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朝堂之争二

作者:月落轻烟    更新时间:2012-12-10 09:02:01    状态:已完结
  主位上总共设了三个坐,其中一个是偏下方一点的,太子和皇后,先后在主位的上方坐下,余下的一个位子,自然就是轩辕青寒的了。

  轩辕青寒一落坐,底下的众臣都开始窃窃私语,

  “这东魏的国主怎么坐在那儿了呀!”

  “听说太子已经打算和东魏联盟了……”

  ……

  随着众人的落坐,宴会正式开始!

  要进入主题前都应该有些前奏,一些歌舞表演,陆续进入。

  众人开始有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进来这么久,司寇烨和皇后,都未曾注意到这厅里多了两个她们不愿意见到的人。

  他们没注意到,并不表示其他人没有。

  轩辕青寒邪笑着拿起桌上的酒杯,眼神看着凤瑶,淫猥的深意藏在眼睛深处,让凤瑶觉得自己像是被他扒光衣服扔在床上,拱他欣赏一样。

  凤瑶毫不示弱的回瞪过去,两人之间的眼神较量,在外人看来,像是眉目传情一样,凤瑶的安静,自然也引起,风逸邪,龙吟箫和穆云叶三人注意。

  只是还未等他们有所反应,主位上的皇后,便忽然站了起来,颤抖着指向凤瑶的身后。

  “你……你……你是青儿。”

  司寇青听到皇后的声音,又往阴影处隐蔽了些,好像那阴影有什么宝贝似的。

  太子机警的站了起来,按住皇后的手,“想不到今日在这里还能见到二皇弟,前些时候听说二皇弟失踪,我们四处派人寻找,可急坏了我和母后。”

  太子笑的有些牵强,看来他是毫无心理准备。

  “呃!是啊!青儿,你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母后一声呢!”皇后讪笑着坐下。

  那个通报的太监在他们耳边说了些什么,说完之后,太子和皇后的脸都变的更加难看起来。

  太子走到轩辕青寒身边,将自己听到又对他说了一遍,轩辕青寒只是笑着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看来今晚好戏真不少啊!

  底下的众人,都被舞女,精湛的舞技吸引住了目光,又加上相隔的较远,所以他们并没有看到主位上发生的事。

  太子走回自己的位子,挥手让舞姬们退下。

  司寇青鼓足勇气,站起来,拱手说道:“儿臣见过母后!臣弟见过太子殿下!”

  “免礼!臣弟能够安然无恙,这也是我灵月之大幸,他日让我抓到行刺臣弟的匪徒,本太子一定将他们凌迟处死!”太子举手投足间,俨然将自己当做了一国之君。

  “多谢太子殿下关心,臣弟今日还带了一个人回来,她就是父皇早年间遗失在外的大公主,司寇瑶!”司寇青转到一边,将凤瑶介绍出来。

  有时候,刻意隐藏住了气息,像太子和皇后这样眼高于顶的人,哪会去注意,只有等到这个人,真的威胁到他们的荣华地位,才会被她们列入危险人物的名单。

  凤瑶缓缓的站起来,像众人示意,光芒与霸气瞬时如一道刺眼的光线,直逼主位上的几人。

  远处的上官姐妹,被这句话炸的是五彩缤纷:她不是一个粗俗的乡野村姑吗?怎么突然就变成一国公主了?这也太好笑了……

  只是她们都忘了,谁也没有告诉过她们,凤瑶是乡野村姑,而不是一国公主!

  要说这里最受打击的,应属皇后。

  皇后跌坐在椅子上,她痛恨一生的脸孔,居然又出现在她眼前,相似的神情,相似的气质,难道真的是她又回来了?

  “你……你……”皇后满眼的惊恐,脸色苍白,显然被吓的不轻。凤瑶淡笑着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不发一言。穿透过她的眼睛,凤瑶看到的是皇后对她,准确的说,是对她母亲的恨、妒、怕集于一身。

  “来人啊!皇后凤体欠安,快扶下去,找太医过来瞧瞧!”太子冷冷的吩咐身旁的太监送走皇后。

  惊愕中的皇后,毫不反抗的任由太监驾着她离开,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看来她真是被吓的不轻。

  不做亏心事,又怎会吓成这样?看来母亲的死,与皇后脱不干系。

  龙吟箫低头静静的喝着酒,轩辕青寒身旁不知何时多出一位美人,为他添酒加菜。两人,一个像是沉溺于美酒之中,另一个像是沉溺于美人的温暖香欲中。都对殿内发生的事,毫不在意。

  太子对下面的人使了个眼色,立马有人站起来道:“早年间,是听说国主有个女儿遗失在外,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谁又能证明你的身份呢?难不成,是个人跑来说是公主,我们都得承认吗?”

  此言一出,立即引来一片附和之声。

  太子笑着伸手安抚众人,“我想诸位多虑了,这位姑娘美若天仙,怎会说谎呢!不会的!”

  “太子殿下胸怀坦荡,只是这皇族的血脉,怎能容得有人冒充呢?还请太子殿下,严惩不贷!”一位身着青色官服的中年人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道。

  “爱卿严重了,这是本太子的家事,一切还是等到此次登基大典完成之后,再做定论吧!”

  “太子殿下英明!”……

  凤瑶冷然的看着他们一唱一喝的精彩表现,太子表面说的理所当然,实则却是油滑无比。一旦他登基成功,那么凤瑶的公主之名,还有什么意义。

  “太子殿下此言差异,”龙吟箫开口了,“据我所知,灵月国国主此前并未立下遗召,你只是空有一个太子之名,并无实权,何来登基之说!”

  龙吟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哪!

  “北王殿下真是关心本国的国事啊!”太子这句话,就是在告诉他,南晋国的人,没有权力去干涉他国内政,这是两国相交的大忌!

  “不错,父皇虽没有立下遗召,但是朝内朝外,也只有本太子符合帝位的条件,你说是吧!轩辕兄!”

  轩辕青寒优雅的站起来,“司寇兄说的极是!这太子之位除了你,谁还有资格坐呢!”

  “轩辕国主此言有误吧!这里不是还有二皇子和大公主在场吗?难道她们就没资格?”风逸邪适时插进来。

  轩辕青寒缓缓步下台阶,走向凤瑶几人坐着的地方,一股阴风随着他的脚步扑面而来,好冷!

  凤瑶不惧他的磁场,坦然与他对视。风逸邪和穆云叶,以及对面的龙吟箫都在密切关注着轩辕青寒的一举一动。防止他又出什么阴招。

  “这位姑娘,你说你是灵月国大公主,可有什么证据?莫不是身上有什么特殊的记号吧!如果真是这样,本王不介意亲自查验一番!”轩辕青寒眼露色YU,贪婪的注视着凤瑶曼妙的身体,还用手拭了下嘴角。

  “你……”

  凤瑶双手按住身边的两人,“轩辕国主说笑了,本公主就是有个什么胎记之类的,也不用劳烦您,一切只有它为证!”

  她从怀中拿出龙形玉佩,举到太子眼前,“这个,太子认得吗?”

  “这不是陛下的玉佩吗?”

  “是啊!这可是历代国主的随身之物啊!怎么会在她那!”

  “难道她真是公主?”

  ……

  下面的臣子们开始议论纷纷,太子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唯独几位亲王,不声不响。

  成亲王站起来,“陛下的玉佩与他形影不离,你是如何得到的?”

  司寇道融暴病一事,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这女子怎能得到国主的贴身之物呢!

  “对!一定是你偷来的!来人啊!将这个入宫行窃的女子给我拖出去杖毙!”太子显然沉不住气了。

  好狠的话!居然要将她杖毙!他的一句话把凤瑶从公主的身份立刻贬为一名宵小窃贼,不可不谓狠毒。

  太子在朝中还是有一定势力的,不光因为他是谪出皇子,还有皇后一族在背后支持他,所以他根本不用这么早就露显失态。

  “玉佩是父皇未卜先知,委托神鹰阁的风阁主转交给我的,不信你们可以问他!”凤瑶指向身旁的风逸邪。

  只要不是瞎子,人人都看得出来,这位风阁主是属于哪派的,还用得着问吗?

  不过场面话,还是要说的,风逸邪笑说:“是啊!本阁主受了国主委托,找回他失踪多年的女儿,这件事只有本公子一人知道。陛下特意交待下来,不能将此事告知任何人,包括太子殿下您,这一点,本阁主也不是很明白呢!”

  风逸邪似真似疑的话,让太子有些尴尬,也有些将信将疑!

  “风阁主,你说是国主委派你的,可有人给你证明啊!”轩辕青寒笑的诡异。

  风逸邪看向龙吟箫,“轩辕国主是在质疑神鹰阁的声誉?”

  都说了只有他一人知道,哪还会有人给他证明。



温馨提示:
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全文阅读和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txt全集下载。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凤舞九天:邪妃戏冷皇 朝堂之争二   主位上总共设了三个坐,其中一个是偏下方一点的,太子和皇后,先后在主位的上方坐下,余下的一个位子,自然就是轩辕青寒的了。   轩辕青寒一落坐,底下的众臣都开始窃窃私语,   “这东魏的国主怎么坐在那 2012-12-10 09: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