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7章:军旅生活(六)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04-27 20:37:10    状态:已完结
田林委屈的接过这根简易的指南针:“老大,怎么又是我拿啊,刚才还说我为大家作了很大贡献的!”无名呵呵一笑:“你以为凯旋这么好去啊,那里可是至尊享受哦!靠,又不是你一个人拿这东西!”田林闻言才喜笑颜开:“老大,怎么不早说,浪费我不少感情厄!”

无名接着又做了两个同样的指南针,一个交给乔少明,另一个自己拿着:“好了,现在可以继续出发了。瑞国,徐杰你们两人和少明走在最前面开路,田林和定阳走中间,胜刚和我断后!三组人要保持5米距离,每隔半小时校正一次方向。没有拿指南针的人都将自己的防身武器拿在手上,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在无名的调配下,大家走了半天的路程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10月的天黑得快,更何况这是在森林里。5点钟左右,无名停下脚步:“这处地方不错,今晚就在这过夜吧,现在大家分头行动。少明,田林和定阳三人留在这搭帐篷,瑞国和徐杰去捡一些枯树枝回来生火,胜刚和我去搞些野物回来,晚上来个烧烤!”“是,老大!”众人都按照无名的指示开始为第一个夜晚的露宿而奋斗。

张瑞国和徐杰不敢离开营地太远,还好这是森林,枯树枝很多。没多久两人就已捡了一大堆,两人生好火,帮乔少明三人搭好帐篷,五人等了许久也不见无名两人回来。刘定阳担心的道:“二哥,老大他们会不会是迷路了回不来啊。天都完全黑下来了!”张瑞国故作镇定的笑笑道:“老大他都带上指南针了和电筒了,应该不会迷路的吧,有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魏胜刚的说话的声音了:“哈哈,晚上大家有口福了,快来帮忙拿东西!”众人闻言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张瑞国和田林起身向魏胜刚说话的方向走去,两人见魏胜刚背上抗着一东西,而无名正拿着电筒在为他照明。

营地里,已搭起一个大大的烧烤架,一只20来公斤重的野猪正放在架上烧烤,正散发出阵阵的香味。魏胜刚正在和大家讲述无名勇斗小野猪的故事,不时的暴出一阵笑声。

“你们还有完没完啊,如果不想吃,那我只好一人吃喽!”无名说着割下一块肉,放在鼻下闻了闻道:“好香啊!恩……味道正点!”本来正在讲故事和听故事的众人一拥而上,手中的刀向那野猪身上割去,手起刀落,那野猪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少去,魏胜刚很干脆,直接用手扯了只猪腿走到一边安心的啃着……

当烧烤架上的野猪只剩下半只左右的时候,大家都舒服的围坐在火堆旁,摸着肚皮剔着牙齿,一天的体力消耗都差不多已经恢复了。

无名看着魏胜刚大口大口的灌水,上去一把夺下他的水壶:“不能这么喝水,还有好几天时间,水要节约点用。还有,大家睡前都在身上各处地方涂些肥皂用来趋避蚂蝗。从现在开始我们七人分成三组,一组放哨三小时,一晚三组轮流下来就差不多了。少明,瑞国你们两人为第一组现在就开始守夜,三小时后叫醒我和胜刚,其他人都去休息吧。”“是,老大!”众人都钻进了自己的帐篷,无名走到乔少明和张瑞国两人身旁,拍着两人的肩膀:“注意自己的安全,还有不要让这堆火灭掉。”“老大你放心,我们会做好的!”“那就好!”无名也转身进了自己的帐篷。

一夜相安无事,五点钟左右,最后一组放哨的田林三人吹响了起床的口哨,被哨声惊醒的众人连忙起床。无名将昨晚尚未吃完的那些野猪肉热过一遍,七人分着吃了,休息半小时,无名让大家将所有的物品都收拾好准备出发。

“大家再看一下,到底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好,如果都没问题了,我将今天的行程计划说一遍。”无名很细致的将自己的背包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转过身向大家道:“昨天我们已经完成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路程了。如果真是那两只老鸟要报复我们的话,他们绝对会在今天要我们的命,过了今天我们的位置就会处在这森林的边缘地带了,他们想干净的抹掉我们也有难度。今天由我和徐杰走在最前面,田林和瑞国殿后,每组人保持15米距离左右。午饭不安营,就地食用干粮。好了,如果没问题就出发吧!”

三组人不急不徐的走了5公里左右,在一处地势比较开阔的地方停下来吃过干粮休息半小时左右又开始出发,下午无名又突然让大家加快了行程。就这样行行走走,大半天时间又过去了,大家却连个鬼都没遇到一个。

“会不会是你猜错了,他们根本就没另外派人来取我们的命,而是希望我们活活饿死在这里?”徐杰突然停下来向无名道,他说完后自己想想也不可能的事,但是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到现在了都没遇到所谓的危险。

无名也停下来无奈的向徐杰笑笑:“这个我又不是神仙,掐指一算就能预知祸福的本事我也没学过……”他说到一半,突然从心底冒起一阵恶寒,眼前感觉像是有道白光闪过,无名来不及思考,一把将徐杰拽倒在地同时自己也扑向地上声嘶力竭的喊道:“快趴下!趴下!”他的话音未落,“嗖”“嗖”……几发子弹从他的头顶而过,卷起一阵阵的凉意。无名忙滚到身旁的一颗大树后,他贴着树缓缓的做起身,见身后的乔少明几人没事才松了口气。无名忽然感到左手手臂上有点火辣辣的疼,低头看了下,顿时傻眼,手臂被子弹擦破了,血正不停的顺着手臂流下,滴在地上。

无名打开背包拿出止血药洒了点在伤口上,然后作了个简单的包扎:“妈的,幸好只是点皮外伤,第一次流血差点把自己吓傻了。”作好这一切后,向旁边不远处的徐杰作了个OK的手势。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五枚一元的硬币,自从跟金凤学习飞刀技能后,硬币成了他必不可少的随身物品。他又仔细想了想,又将一枚硬币放回去:“妈的,省着点用!”

无名向抬头向前面看了下,见张瑞国正不停的向他这里靠近,每当他从一棵树闪到另一棵树的时候,总会带来几颗子弹。无名不禁为了捏了把冷汗。十几米的距离,张瑞国花了五六分钟才完成这段艰辛的路,他闪到距离无名只有一米左右的一棵树后,他擦了擦汗道:“老大,要我怎么配合你啊?”“先说说情况吧?”张瑞国稍微思考了下道:“老大你又来考我啊,对方4人以上,手持汤普森冲锋枪,距离我们这大概150米。”无名向他晃了晃大拇指:“不错,不愧是钻研了六七年的天才人物。”“老大,你别损我了,谁敢在你面前自称天才啊,那不是找不自在吗!如果将来我能有老大一半的枪技,我就心满意足了!”无名笑笑:“呵呵,看来你被田林带坏了,也学会在我面前拍马屁了!”“老大,我可没惹你啊,怎么又说我头上来了。”无名的另一方响起田林的声音,吓了无名两人一跳。田林突然又叫道:“老大你受伤了,要不要紧,说着就要往无名这边来。”

无名忙轻声斥道:“妈的,你想死啊!我没事,先把他们解决再说吧,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吧!”无名说完缓缓的站起身,右手扣着那四枚硬币,左手伸出三根手指。田林和张瑞国两人向无名作了OK的手势后,两人脱下身上的外套捏在手上,紧张的看着无名那三手指,3、2、1后两人将手上的外套向两边扔出去。几乎在同时无名闪出树外,右手一扬,四枚硬币已脱手而出,循着枪声响起的方向急速射去。

无名右脚跨出一小步,身子向右一旋,右手不可思议的又射出五枚硬币,这五枚硬币后发先至,撞上了先前的四枚,顿时一阵轻微的撞击声过后,9枚硬币成一个“花”字形向枪声来源的射去,每一枚硬币都在不停的旋转着,“花”字形很快模糊了,随之四声惨响起,而后整个森林又重归静寂。无名重重的坐在地上,忽然哈哈大笑:“妈的,这招‘春去花开’练了一年多了,今天终于成功了,只可惜还不是很圆满啊。瑞国,徐杰你们小心点去前面看一下情况,其他人都就地休息一会,过会我再安排晚上休息的事。”张瑞国和徐杰点点头,小心翼翼向前面走去。

无名悄悄的按住自己的右大腿,那里刚又被一颗子弹擦伤了,他将伤口稍作处理,又检查了下手臂的伤,血已经止住了,他稍稍松了口气,妈的没想到今天一天受了两次伤。无名站起身稍稍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臂和右腿,只是有点火辣辣的感觉。

“老大,老大!你们快来看看,四哥受伤了!”忽然从后面传来刘定阳焦急的声音,无名大吃一惊,忙向刘定阳那边跑去。

刘定阳见无名到来忙道:“老大,快看看,四哥怎么啦!”无名蹲下来打开手电,见魏胜刚正无力靠在树边,眼睑下垂,嘴角有口水流出。无名见此症状马上道:“是被毒蛇咬了,快把他躺下来,先找到伤口再说,其他人都给我过来!”无名让刘定阳和乔少明将魏胜刚平躺在地上。

乔少明向无名道:“老大,伤口在左大腿!”“好,少明你用长鞋带在伤口的向心一侧绑上,每隔几分钟放松2—3分钟。定阳将瑞士军刀放在火上消下毒。”无名边说边用矿泉水反复冲洗伤口表面的蛇毒。他接过刘定阳那把简单消过毒的军刀以牙痕为中心,将伤口的皮肤切成十字形,并在伤口上覆盖5层纱布,用嘴隔纱布用力吸允。十几次过后,流出来的血已经呈鲜红了,将解蛇毒药粉涂抹在伤口周围,让刘定阳帮魏胜刚服下解蛇毒药片。

无名见魏胜刚暂时无碍了,他瘫坐在了地上……

张瑞国和徐杰两人小心谨慎的潜行了130来米,也不见有人袭击他们,两人遂不再躲躲闪闪,光明正大的闪身往前寻找。越往前走血腥味越浓,两人不停的皱着眉,用手捂着鼻子。“徐杰,看来就在这附近了,我们在四周仔细寻找一下。”“恩,好的!”两人分开来在附近搜寻着目标。

徐杰正在四周寻找那些人的尸体,突然听到他身后张瑞国一声大叫,徐杰心头一慌,忙转身问道:“张瑞国,发生了什么事?”张瑞国一脸苍白的跑到徐杰身边,刚想开口说话,却“哇”一声弯腰吐起来。他拉了下徐杰的衣服,往那边指指,让徐杰自己去看。徐杰摇摇头,心道:“你们虽然不同于其他人家的高干子弟,但到底还是出生在富贵人家,见个死人都搞成这付样子。艾!”徐杰向张瑞国所指的方向走去,手电筒的光不停的在他身前的四周晃动。一具尸体映入了徐杰的眼帘,那尸体上的眉心处嵌着一枚硬币,硬币只有三分之一左右露在外面,他的左眼已经成了一个模糊的血洞。徐杰的胃一阵抽搐,他站着运气调息一下,本来翻腾的胃也会归安静了。他再向旁边寻去,又是一具尸体,同样的死法,徐杰看了眼后不再看。就这样每隔一两米就有一具尸体,徐杰一连看到了四具。徐杰终于忍不住,他的胃一收缩,一滩苦水涌上了他的喉咙……

“少明,你们先在这看着胜刚,我先去那边看一下,瑞国他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张瑞国叫声的无名忙摇晃的站起身,向乔少明几人道。乔少明几人担忧的问道:“老大,你没事吧?看你走路都在摇摇晃晃的,是不是不小心吸进蛇毒了?”“我没事,应该是刚才精神过度集中了,现在看上去精神差点,过一会就没事,晚上就在这安营吧,你们先准备下。”他说完用力呼吸一口气感觉没什么问题,然后向张瑞国那而去。

“呵呵,怎么样,好点了吧!”吐完后的张瑞国跑到徐杰身边,拍拍他肩膀笑道。徐杰难得的微微一笑:“算了,你也不用笑我,刚才是谁在鬼叫啊!”张瑞国奇怪的道:“咦,这具尸体怎么不是被老大的硬币射死的,徐杰你快过来看看!”徐杰闻言蹲下来,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那尸体上下没有一点伤痕,只是皮肤看上去很苍白,摸过去有点冷意。徐杰脸上微微一变,暗道:好精深的内力啊!像是寒冰三绝中幽兰绝,是那个家族的独门武功,只有她才能……

“瑞国,你刚才在鬼叫什么?”无名的话音打断了徐杰的思考。张瑞国不可思议的站起身看着无名问道“老大,你刚才看过那四具尸体了,难道一点感觉都没吗?”无名嘿嘿一笑:“自己杀的人心里有数,会有什么感觉啊,平时让你看点恐怖片培养自己的心里素质,你们就是推三阻四的。厄,怎么有五具尸体?”无名也蹲下来,向徐杰问道:“有什么发现吗?他是怎么死的?”“他是被绝寒内力打进体内,而使血液循环不畅而死的。通俗点就是被活生生冻死的!”“你知道是什么门派的功夫吗?”徐杰看了无名一眼然后缓缓的摇摇头。无名慢慢站起来道:“算了,想不出就不管了,反正那神秘人和我们是友非敌,到时忍不住他自己会现身的!把他们身旁的东西全部拿回去,我们回营地,胜刚被毒蛇咬伤了,不知道现在好点没?”“什么,老四被毒蛇咬伤了,那我们快回去吧!”张瑞国说完撒腿就往回跑。无名和徐杰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摇摇头,两人将那五人的尸体处理掉后,又将他们的物品都扛回去。

无名两人回到魏胜刚那的时候,乔少明几人已将临时营地安好。魏胜刚也被几人移近帐篷里了,他还是昏迷不醒。大家围坐在一起,草草的啃过干粮。“老大,现在怎么办,胜刚不早点治疗的话,恐怕有生命危险啊!”张瑞国焦急的看着无名。其他几人也都在等无名的决定。“对了,你们先去看下,那五人的包上有没有通信工具,现在关键是和外面的人联系上!”无名思考了下道。

“老大,有!有!这里有个手机!”田林拿着手机兴奋的跑到无名身边叫道。大家眼前一亮,无名接过那手机,马上给舅舅李向武拨了个电话。

“喂,舅舅,我是无名!我们被困在天泽山脉的那一小片原始森林里,胜刚被毒蛇咬伤了,情况比较危急!你快点派人到山脉南麓的出口处等我们!带上医生!”无名一口气说完,李向武听完电话后只有一句话:“好!我立刻赶来!”无名挂上电话向众人道:“看胜刚的情况应该是被神经性毒蛇咬伤,在8-72小时内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我们离出口还有一天的路程,我准备连夜启程,在天明之前就有可能遇到我舅舅派来的人。瑞国你带大家去做个担架,少明你来照顾胜刚,记住每隔10来分钟将鞋带松两分钟。大家将背包都给我!”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37章:军旅生活(六) 田林委屈的接过这根简易的指南针:“老大,怎么又是我拿啊,刚才还说我为大家作了很大贡献的!”无名呵呵一笑:“你以为凯旋这么好去啊,那里可是至尊享受哦!靠,又不是你一个人拿这东西!”田林闻言才喜笑颜开:“ 2008-04-27 20:37: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