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5章:三堂会审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06-05 19:30:43    状态:已完结
“哈哈,好有高手气势啊,我真的好怕……”战堂的副堂主哈哈大笑着,笑声未歇,人已断气,玄武从他的腹部抽出一把沾满他的血的弹簧刀,一把细长却锋利无比的弹簧刀。他的尸体仰天倒下,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死在被人称为废三的玄武手里。玄武在那把弹簧刀上轻轻的吹了口气,刀上的血迹纷纷飘落在地。酒吧里那寥寥的几人早已逃光,老板和服务员也不知在何时悄然躲开。

“你认为你能扛的下所有事情吗?”玄武轻蔑的看着那位陈大队长三人,杀人的感觉永远是这么美妙,杀人也是一门艺术,什么时候才能修到像圣主那般谈笑间取人性命,挥手间伤敌于无形呢,玄武蓦然叹了口气。

玄武再次举着那把半长的弹簧刀,疯狂的刺向陈大队长,即使不是对手,也要勇敢的挥出手中的刀,即使死在敌人的刀下也好过死在敌人的讥笑声中。陈队长轻轻松松的躲过这一刀,他的手屈指扣向玄武的刀,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对战,陈队长一招制住玄武,他玄武冷哼一声,他拉着玄武的刀,搂着女人的右手忽然推开那个女人,接着身子向右侧滑一步。刀还在玄武手上,刀尖已插在那名战堂帮众的腹部,陈队长轻轻的松开左手:“恭喜你杀了第二个人,现在就是圣主也保不了你了,跟着我回去接受惩罚吧!”

玄武无动于衷,他再次向陈队长挥出一刀,刀势很轻柔,角度很刁,没学过武功的玄武却挥出浑然天成的一刀,将陈队长的退路全都封死。陈队长愕然,这还是玄武攻来的招式吗?避无可避的他力聚双手,想以双手夹住玄武的弹簧刀,他成功了,玄武却笑了,“叮”,玄武按下刀柄上的弹簧按钮,本来只有半长的弹簧刀又变长了,刀尖已刺破陈队长的衣服……

玄武冷冷一笑,手上一加劲,刀锋刺入陈队长的下腹约两分深,玄武没有再用力,他不想就这么弄死陈队长,再说已经杀了两人,再杀了他即使自己很有理由也难以向帮主萧胜宇交代。玄武狠狠一转弹簧刀,握着刀锋的陈队长手上已是鲜血淋淋。

“出了事你扛着?现在废三想问问你,还扛的了吗?告诉你,玄武不是一个任人随意捏玩的软柿子!”玄武说完,在陈队长的后脑勺重重的敲了下,陈队长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老猫不等玄武的吩咐,去玄武堂口找了辆车,将尸体和陈队长搬上车,玄武冷冷的看着那个女人:“怎么,还要我亲自扶你上车吗?”

“老大,你也要把她弄走啊!”老猫坐在驾驶室里奇怪的问道。

“废话,这个女人是重要的认证,不能让她置身事外,是吧,小姐!”玄武在她的胸前摸了一下:“好香啊,可惜是个贱货!”老猫淫荡一笑,启动车子离开了北区。两人到盛丰大厦后,玄武自己带着陈队长向萧胜宇请罪,老猫则自己留在这等萧无名,解释所发生的事情。

听完故事萧无名上了顶楼,天圣帮统一黑道以来这里就正是定为天圣帮的总部,原来用作掩护的盛丰集团也搬出盛丰大厦。会议室,玉凤帮萧无名推开门,天圣帮的四大堂主及五位副堂主都在,众人看着萧无名进来,都起身行礼,只有那位被玄武杀死的战堂副堂主大马金刀的躺在地上。

“很好,很热闹,天圣帮来了次三堂会审!”萧无名眼睛冷冷的扫了一眼众人,坐下来,没有萧无名的发话,其他人都没敢坐下来,包括萧胜宇也面无表情的站着。

“胜宇叔叔,这点小事又何必招这么多人来呢,你是帮主,只要秉公处理,谁敢不服啊!好了,大家都坐下吧,既然来了就问问,当场问出个结果来,该杀的杀了,该放的放了!”萧无名悠悠的道。

“这个还有什么好问的,自古就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玄武既然向自己人动手,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他,按照道上的规矩办就是了!”战堂的堂主郭才首先开口。

“郭堂主这话好像不太公平吧!也不问问事情的起因结果,就贸然要杀人偿命,这如何让手下的兄弟们信服呢?弟兄们不服,心就不齐,天圣帮迟早会走入没落,这个道理就是我这个小混混也知道,郭堂主不会不知道吧!我觉得应该先听听双方的理由,再让圣主定夺比较好!”林伟看着别人都不说话,于是开口替玄武辩解道,他和玄武的经历有些相似,都身居高位却得不到别人的尊重,林伟还好些,在青龙堂还能说的上话,玄武在自己的堂口说话也未必有几人能听得进去。惺惺相惜,如果他也不出来帮玄武一下,林伟就怕下个就轮到他自己了。

“我关向辉也认为林副堂主说的有理!”有了一个出头鸟,关向辉也不再害怕。

萧胜宇看了看萧无名,见其没有反应,便对玄武道:“玄武,那你就将当时的情况如实向大家再说一遍,如有半句假话,可别怪天圣帮的帮规森严!”

玄武不卑不亢的看了眼在场的众人,缓缓将早上的事说了一遍,他所说的和萧无名从老猫那听说的一模一样。玄武说完之后加了句:“我说过,你们可以辱骂我玄武,甚至可以动手打我,我无所谓,玄武本来就是贱命一条。但是,侮辱圣主的人都该死,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行!”他的声音很清,但是说话的语气很坚决。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你太让我失望了,圣主是什么人,他是我的少爷,是我的主子知道吗,你辱骂他就是辱骂我知道吗?”萧胜宇说话很激动,向萎靡的躺在地上的近卫队队长咆哮道。

“帮主,不是这样的,他完全在胡说霸道,你要相信我啊!”陈队长大声喊道。

萧胜宇蹲下来,冷冷的看着陈大队长。“那你说说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啊!”

萧无名突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好了,三堂会审的戏也看过了,清者自清,死了的让人抚恤一下,还能说话的将他们都放了吧,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

“可是圣主……”不等郭才继续说下去,走到门口的萧无名突然转过身,阴森森的道:“以后不准提及此事,同时我也不想再看到此类事情发生,否则,一律杀无赦!”一条霸道的宣言,堵住了在场众人的心,其实双方的人都满意眼前的结果,玄武杀了两人不用偿命了,萧胜宇也保住了自己的心腹手下,虽然这个心腹做事能力让他很恼火,但培养一个人才实在不容易。只有躺在地上的两人死的很冤枉,可惜他们不能开口喊冤了。

人渐渐散去,空荡荡的会议室中只剩下萧胜宇和那个陈队长。沉默,会议里静寂无声。还是陈队长先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气氛:“对不起帮主,实在想不到这个玄武竟然这么狡猾,一不小心就着了他道,所以才……才……”

“才什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以后还敢用你去完成大事吗?妈的,谁让你说那些脑残的话的,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的小命都差点不保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该说的话不说,不该说的却说了一大堆,还不快点给我滚下去,把那个女人给处理了。”萧胜宇越说越气,一脚踢在陈队长的屁股上,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胜宇,你那边的情形怎么样了,要加快行事速度,以免夜长梦多!”

“爸,放心,一切事情都照计划进行中,不久的将来就能看到结果了。爸,他们确定这件事万无一失吗,你也知道那人的力量,稍有不慎,大家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没事,你只管放手去做,一切事情都由上边的人顶着!”

萧胜宇的办公室,萧胜宇放下手中的电话,陷入沉思中……

昏暗的夜,摇曳的路灯,下班匆匆回家的人们,夹杂在其中的天圣帮近卫队队长心里在忐忑不安的跳动。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奉萧胜宇之命前去解决那个女人的。他感觉没必要这么做,那件事都已经解决了,又何必让他杀那个尤物呢,可是他不敢违抗老大的命令。女人,他玩过也不少,像那个女人这般风骚够劲的却不多。一想起那女人丰满的样子,在床上的情形,陈队长一阵冲动。“他妈的,不用白不用,最后一次玩玩那对迷人的奶子,享受一次,再让他在快乐中安心的上路!不错,就这么办!”陈队长打定主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伐。

眼前的套间就是那个女人的住所,他来过不知多少次,每次都能满意而归,这次呢?陈队长摇摇头不去想这个,门被他轻轻的一推就开,房间里一片黑乎乎的,只从门外走廊里昏黄的路灯光泄进房间,可以看清卧室的门敞开着,一个人模模糊糊的躺在床上。怒火填膺的他扑向那个女人掐着她的脖子,面目狰狞的叫道:“贱货,敢背着老子偷女人,死有余辜,老子先掐死你,再好好享受!”

“你现在可以享受了,老大怕你做的不干净,让我们来帮你做了这件事!”一个冷冷的声音在房门口响起,一高两矮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门口。陈队长转过身,面对着三人,“你们是谁?”

“要你命的人,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跟了一个不该跟的老大,所以你得死!”话音一落,不等陈队长辩解,拳头已经出现在陈队长的眼前,刚还在外面门口的大个子,在一眨眼间已出现在陈队长跟前。陈队长伸手想架住这一拳,“蓬”三只手碰撞,两声骨折声响起,拳头还在前进,双手骨折的陈队长睁大着眼睛,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人:“你……你是魏……”再也没有多余的话,陈队长的尸体滑落在地,一高两矮的身影无声的离开了房间。

“萧无名,你昨天怎么没来上课啊!”早上,教学楼楼梯口,萧无名和凌若惜不期而遇,凌若惜的脸上有些紧张。

“凌若惜,呵呵,昨天不想来上课而已!怎么,今天孤身一人啊,难道你的护花使者不陪你一起来吗?”

“喂,萧无名,不要老向我提那个什么护花使者啦,何大哥只是我爸朋友的儿子,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我跟他又没什么!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下身边的两位美女吗?”凌若惜似笑非笑的看着萧无名三人,捧着书本放在胸口的双手无意间握的很紧。

“你好像很在意她们哦,纳兰知心和雪凤,都是我萧无名的女人!”萧无名指着身边的两女,邪笑道。这时,上课铃声响起,萧无名向凌若惜笑笑,揽着纳兰知心和雪凤两人的纤腰进了教室。凌若惜撇撇嘴,一天没见到他,满心期待第二天的相遇,结果却让凌若惜怅然若失。凌若惜第一次感觉上课很烦,老师讲课的声音像是不停在耳旁“嗡嗡”叫着的苍蝇。凌若惜忽然想起《童年》中的一句歌词: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是一件心烦的事,哪怕等的时间只是一秒。

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这四句诗描写的就是纳四水灵气,挟长江之势,昼夜不舍汇流入海的八百里洞庭湖。不是元宵节,也不是旅游节,现在的洞庭湖上却飘着一艘彩船,整艘船就像是一条欲跨江腾空而起的巨龙,威严气势逼人。船上坐着七个人,其中两人坐在上首,其他五人分坐两旁,杨绩勇赫然在列。

“龙主,我儿子惨死,这口气无论如何我也咽不下!”刚经历丧子之痛的杨绩勇仿佛一夜间老了十几年,已然白发斑斑,佝偻着身躯,高手的气势荡然无存。

“杨叔,此事我们当然不会置之不理,慢则一两月,快则十天八天,此事定会有结果!”龙主是位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深深陷进去的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微闭着眼睛,下面的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是七年前接任龙主之位的,上任龙主退出龙帮归隐山田,没有人知道这位龙主叫什么名字,也没人知道他武功的深浅,却没人敢出手试试,这是大不敬之罪,龙主是高高再上的帝王,掌握着龙帮的三大神秘部队,虽然龙魂的成员日前已经死伤过半,但是龙魄,天罚这两只王牌部队却藏得很深。

“龙主,此事欲速则不达,北京现在看似平静无波,实则已是暗涛汹涌。前些日四川唐家之主进入北京,南方王家也早已北上,更有日本的柳生家族派出好几名忍者潜入。乱成一锅粥的北京,我们何必踏足进去呢,何不让他们先咬一阵再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急于一时!”最后一句话,龙师是转向杨绩勇说的,龙师是地位仅次于龙主的人,是龙帮的智囊,说的话很有分量,就是龙主也不能轻易反驳龙师的话。

“等?丧子之痛谁绩勇,你还有没有把龙帮放在眼里!”南方龙将陡然站起来,身上的气势狂涌而出,压向能等的了!”杨绩勇狂然叫道。

“放肆,竟然向龙主和龙师这样大喊大叫,杨杨绩勇。

“不得无礼!”龙师右手一挥,南方龙将的劲气消于无形,“蹬蹬”的后退了两步才站稳身体。南方龙将满脸惊骇的看着龙师,心底早已激起千层狂澜:“对不起,龙师!属下逾礼了!”

龙师微微一笑。“无妨!龙主既然杨兄等不了,那就让其和北方龙将带几名龙魂成员北上吧!”

“龙师此言正和我意,大家都先退下吧!”

四大龙将都起身相继离开了船舱,独留下龙师和龙主两人在里面。船向岸边靠拢,几位龙将上岸离开了龙船……

皇天不负有心人,下课的铃声终于响起,凌若惜一反常态,第一个冲出了教室。当她跑到高三1教室外时,她犹豫了,冒然的冲进去,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向萧无名说喜欢你,她没有这个勇气,凌若惜更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算不算喜欢上了萧无名,只见过两次,一齐吃过一顿饭就能爱上一个人吗?人们都说一见钟情是最美的恋爱,在凌若惜的眼里一见钟情很轻浮。

“若惜,你怎么站在这里啊,你要找谁啊!”

“哦,是何大哥啊,我……我……我没事,刚想上洗手间,可是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才想的入神了,现在没事了!”说完连忙跑回自己的教室。何彦钧看着明明在后边的洗手间,摇摇头想不通凌若惜刚在干什么!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75章:三堂会审 “哈哈,好有高手气势啊,我真的好怕……”战堂的副堂主哈哈大笑着,笑声未歇,人已断气,玄武从他的腹部抽出一把沾满他的血的弹簧刀,一把细长却锋利无比的弹簧刀。他的尸体仰天倒下,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死在被人 2008-06-05 19:30: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