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6章:再见李玉君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07-08 19:17:37    状态:已完结
“最后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萧无名突然站起来。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那女孩子突然嚎啕大哭,银牙紧咬:“不说就是不说。哼,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吧,我死了之后自然会有人替我报仇的。”萧无名闻言淡然一笑,走到女孩子的身前,右手捏在女孩子的下巴,女孩想反抗但发现身子竟然不能动弹了。原来萧无名在走近她时,顺便的点了下她的脐窝正中的神阙穴,萧无名笑眯眯的道:“谁说会让你死了,这世界上比死更可怕的事情还有很多,有人说过,人并不怕死,其实怕的是死之前的恐惧。”说完瞄了眼女孩的胸,摇摇头:“太小了,但是惹怒我的话,也不介意纵横驰骋一番哦!”

“你……你无耻,你这个流氓,快给我解开穴道。”女孩子嚷嚷道。

萧无名刚想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起,电话是他舅舅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后,那边的李德文好久都没说话,使萧无名的心往下沉,他失去和女孩子继续玩下去的兴趣,默默的走出青龙堂的堂口,“舅舅,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萧无名接连问了四五次,电话那头终于传来李德文的声音,是断断续续的轻微啜泣声,一个大老爷们哭的这么伤心,萧无名的心沉到低谷,脸色一下子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萧无名的手机放在耳边,静静的倾听着李德文的哭声,心里在不断的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大约过了一两分钟左右,李德文终于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向萧无名断断续续的道:“无、无名,你……外公在日本出事了,快打开中央电视台的新闻直播。”说完不等萧无名反应过来,匆匆的挂了电话。

李德文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将萧无名炸的晕头转向,不知东西南北,一颗硕大的泪珠滑出他的眼眶,挂在他俊逸的脸上。这是他出生以来流出的第一滴泪,悠悠枭雄泪!萧无名讷讷的道:“电视,我要电视!”他突然冲进来仰天吼道:“哪里有电视,快说!”说罢,人疯狂的走来走去,半长不短的头发无风狂舞着。

萧无名的这副摸样让众人大吃一惊,平时就算天塌下来都色不变的萧无名到底为了什么事情而疯狂?青龙忙让人搬来一台电视,一阵惊慌的忙碌,萧无名哆哆嗦嗦的打开电视,找到中央电视台的频道。

电视上一阵让人慎得慌的哀乐,画面上正躺着身上盖着国旗的李长清的遗体,屏幕下面是滚动字条:“军委副主席李长清同志今日访问日本之时,遭遇恐怖份子袭击不幸身亡,目前尚没组织宣布对此事负责。”萧无名看到这副画面,脑袋轰的一声像是炸开了,空白的脑子再也没法思考接下来的事情。

其他人看了电视后总算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有个感觉,天要塌下来了。萧无名早已泣不成声,嗖的一下,将手中的遥控器扔向眼前的电视机,大声喊着:“假的,这一定是假的!哈哈……”纳兰知心和金凤两女双眼噙着眼泪,缓缓的走到萧无名的身边,用力的抱着萧无名不停抖动的身躯,纳兰知心陡然点了他睡穴,喃喃道:“无名哥哥,你先睡一觉,醒来就不会心痛了!”说完和金凤一起扶着萧无名,准备离开青龙堂的堂口,先回家看看。

乔少明转头向青龙道:“青龙大哥,那女孩你先照顾着,要小心点,我们先回去了!”

“好的,乔兄弟放心!请圣主他节哀顺便!”青龙点点头,看着众人上车离开后才转身。

“老大,圣主和李副主席是什么关系啊,看他这么伤心不会是他爷爷吧?”刚替萧无名搬电视的那两名手下,疑惑的向青龙问道。

“不该知道的事情少知道为妙,如果不怕圣主的话你们就到处出去嚷嚷吧!”青龙冷冷的道。

李家别墅早已像炸开了的蜂窝一般,到处都是哭声,李德文看到纳兰知心和金凤搀扶着萧无名从车上下来,心里一慌,“无名,他、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他刚从李素馨的嘴上听闻萧无名的早上遇刺的事情。如果萧无名再有个三长两短,他李德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叔叔放心,无名哥哥只是情绪有些不稳定,早上的伤已经不碍事了。”纳兰知心看到眼圈红红的李德文,惨然一笑,忙解释道。

“那就好,先扶他到家里休息一下!”

两女点点头,扶着萧无名进了卧室躺下休息,纳兰知心在里面陪着他,而金凤出去帮忙了,现在李家就一个李德文在忙着。

到下午五点钟左右,出差的李玉湘赶回李家,五点二十分左右,李向武的直升机在军区大院停下,兄弟姐妹三人相见又是一番嘘唏,李向武已经六年多没有回家了。而李玉蓉、李玉君两姐妹明天才能回北京。

睡过一阵后,萧无名的情绪已不在狂躁,见到李向武后悲从中来,忍不住再次掉下眼泪。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流泪不是懦弱的表现,而是发泄的需要。

草草的吃过晚饭,李长清的书房,李家的四大男人静静的坐着。房中烟雾缭绕,他们也不知道手中的烟已是第几支,只知吸完立即点燃,手上一时没烟也感觉空落落的无聊。

李德文先忍不住满室的烟味,平时他很少吸烟,再加上身体文弱,如此狂吸下来哪还受得了呢,他灭掉手中的烟,出去呼吸下新鲜的空气。书房内的三人也不好意思再吸下去,都灭了手中的香烟。四五分钟后,李德文又回到书房落座。“上面打电话过来,老爷子的遗体将与明天下午一点钟乘专机回来,他们还劝告我们要保持克制,不要做出过激的行为,以免影响中日两国的关系!”李德文强忍着心中的悲意,缓声道。

“克制?他妈的,问问他们失去至亲的人后能不能克制,我看就是那帮狗日的东西使用借刀杀人之计,现在敏感时刻还去什么日本,这事我说什么也不会就这么放手的。”李向武一拍桌子,蓦地大声吼道,把众人吓了一跳。李德文忙道:“向武,小声点,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关键是让老爷子的身后事。”李向武的脾气他是知道的,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在军营中混了大半辈子,没有收敛多少,反而是越来越强硬,这大概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吧。说句好听点的话,这就是李家的血性,即使李德文是文官,他也有这种血性。

“怕什么,老子在家里说句话难道也犯法吗,让老子知道是什么人出得馊主意,老子第一个毙了他!”

“其实想要抓出这只黑手也不难,现在政局混乱,两大派系的人在斗的你死我活,这水搅的越混,陷进去的人也就越多。老爷子这一出事,跟老爷子一样充当调停人的军界一帮老头就不能置身事外,把这帮老头拉下水,有些人摸起鱼来就顺手。现在还不到我们出手的时候,跟老爷子常在一起的人自然会忍不住,我们只要跟着这些人顺藤摸瓜,自然能抓到这只黑手。”李玉湘的丈夫蒋豫东分析道,蒋豫东是政法部法制司副司长,受家庭的影响,对当前政局研究颇深。

萧无名忽然道:“日本就由我去了,凡事和外公之死有关的人一个也不会放过,上面的事情我不想掺和太多,我也没能力去搞这些事情,就交给舅舅你们了。”恢复理智的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如何找出凶手,让他外公李长清能够瞑目。

不等李德文说话,李向武马上接口道:“好,有无名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无名准备什么时候去日本?”

“过完春节!”

萧无名的回答让其他三人一愣,他们还以为萧无名说越快越好呢。李向武愣了下后问道:“为什么?难道不怕凶手溜了?”

“有舅舅在,难道还怕他们溜到哪里去?”

李向武轻声一笑:“哈哈,不错,我在来之前已经让人去日本调查了,我暂时把他们交给无名你指挥!日本,希望有生之年能血染日本岛。”

萧无名森然的道:“舅舅放心,我会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浓厚的杀意从萧无名的身上散出,就是连李向武这位军营滚爬了大半辈子的军人也不寒而栗。即使身入修罗道也在所不惜,对日本的恨意让萧无名堕入杀道。

“无名……哎,你好自为之!”李德文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最后默默的叹了口气。

四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始终没商量出什么头绪,最后决定先看看事态的发展再作决定,于是四人各自回房休息。

萧无名从书房中出来后,开着那辆宝马出了李家别墅去往豪都大厦,在车上又打了个电话,让高成马上回豪都大厦,沈军还在负责训练基地的建设,一时脱不开身。

到了豪都大厦下面时,高成已带了两人在门口迎接萧无名,看他的脸色,显然已经知道李长清出事的事情。他拉开车门,向萧无名道:“圣主,你来了!”萧无名点点头,他没进去坐坐的意思,让高成上了车。高成挥挥手,示意两名手下注视周围的环境。

“高成,你也知道我外公的事了吧!”

高成点点头:“将军出了这件事我很难过,还请圣主节哀顺变!”

“废话就不多说了,现在侦察组大概有多少人左右,除去沈军那边的几人。”

“大约340人左右!其中有60多人是新招的,刚通过考核期。其他的都是干了有些年头的。”高成详细的道。

“那好,留下那60人及40名精练一点的人员,继续负责训练招收新手。其他的人由你亲自带队潜入日本,帮我调查外公的死因,我舅舅已派人去了,我会让他们跟你联系的。要求只有一个,在元宵节前查出些眉目,元宵节过后我会亲自踏上日本国土的。这次任务非同一般,你们自己小心,费用明天我会打到你卡上的!”

“是,圣主!”高成见萧无名没有别的吩咐,便下了车,带着两名手下淹没在黑夜中。

又是匆匆的一夜过去,早上10点钟左右,首都机场,纳兰知心和四凤在翘首期待,眼看伦敦到北京的BA039号航班马上就要到了,可是还没萧无名的影子,萧无名从昨晚出去后就一夜没曾回来。正当五女等的心急时,萧无名的宝马7系终于出现了,不过从车上下来的可不只萧无名一人。跟着他身后的是一个美女,一身警服肩上由一道银色横杠缀钉一枚四角星花,三级警督警衔,她就是萧无名的小姨李玉君。

萧无名为大家介绍过身份后,向纳兰知心几解释了下,昨晚他从与高成分别后,又去了趟青龙堂坐了一会儿,突然接到一个李玉君的电话,她准备连夜驾着一辆保时捷赶回北京,但在京津唐高速公路上抛锚了,便打电话给萧无名,让他开车来接她,一夜折腾下来,才匆匆忙忙的赶到机场。

四凤是第一次见到李玉君,自李玉君英国回来后,在家呆了几天便去了浙江,从此就很少回家。李玉君说到做到,她曾说过不靠家里的关系,要自己从零开始拼搏,短短的几年间,凭自己的实力从警员开始到现在的东林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警衔。其实萧无名也是自伦敦分别后第一次和她见面,上次从军营中回来特地经过杭州也扑了个空。

上午10点半,一架波音777客机在首都机场徐徐降落,等人快走光了还没自己父母的人影,萧无名不禁有些心急。这时萧逸尘夫妇总算出现在机舱门口,让萧无名心头松了口气,连日来一连串的事情将萧无名弄的如惊弓之鸟,就怕出事这两字。

萧逸尘完全没有了往日那幅什么都不在乎的神态,脸色看上去很凝重,他提着一个皮箱紧紧的跟着妻子李玉蓉的身后。李玉蓉一袭白色的衣裳,头上一顶遮阳帽,戴着一幅太阳镜,她戴太阳镜也是万不得已,完全是为了遮住那双哭的红肿的双眼。当她看到萧无名时,表情一滞,七八年没见了,最后一次和儿子在一起时他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子,没想到现在的他已是翩翩少年郎了,但是他的眼里为什么会流露出那么深沉的沧桑感呢。李玉蓉的心一痛,又想起刚刚去世的父亲,悲伤又开始弥漫上她的心头。

走在后面的萧逸尘见妻子发呆,香肩在轻微的颤动,知道她估计又是触景生情了,自从她知道李长清的死讯后,茶饭不思,双眼红肿。他轻轻的在李玉蓉的耳畔道:“玉蓉,好多人看着呢。不要让无名看到你哭了,你看到双眼布满血丝,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你哭他就更难心安了。”听萧逸尘这么说,李玉蓉勉强止住了心里悲意,轻轻的转过脸去,悄悄的抹去眼泪,勉强挤出一副“笑脸”后下了飞机舷梯,向着萧无名他们迎来。

还没走到萧无名的跟前,站在萧无名身后的李玉君乍见姐姐,眼圈一红,再也忍不住,投入李玉蓉的怀里:“姐姐……”姐妹两人就这样抱头痛哭。这是李玉君回北京后的第二次痛哭,她在刚见到萧无名时曾抱着他哭过一回,眼泪打湿了萧无名的衣襟,也渗透了他的心。姐妹两人都已很久没见过父亲李长清,李长清突然撒手而去,让她们活着见上最后一面都成了奢侈的愿望,这番痛哭也许是姐妹俩在向死去的父亲忏悔吧。

萧逸尘父子俩和思凤费尽一番口舌,才算渐渐劝住了两人悲惨的哭声,由于离下午一点钟李长清遗体的专机只有2个小时左右了,而且回李家再去南苑机场要花上一个多小时,于是萧逸尘决定先不回李家,在机场附近随意的找了间饭店草草的吃过午饭,启程去往北京南苑机场准备迎接李长清的遗体回来。

时间还算早,但萧无名他们赶到机场时看到眼前的情形还是吓了一跳。这里竟已是人山人海,人虽多秩序却并不混乱,他们自动排起了两队长龙,这些人大多是政界、军界和新闻媒体届的人员,也有李长清生前的好友同事。

到中午十二点50分左右,机场的戒备再次提高了好几个等级,十来辆红旗在众多的警车的簇拥下,缓缓驶进南苑机场,萧无名一看这场面及车牌就知道是谁来了。果然十几位中国政界金字塔最顶尖的人物依依下了车,他们一脸肃然的跟李长清的家属一一握手,并简单的说了些场面话,便肃立一旁等待运载着李长清遗体的专机的到来。时间到达下午1点钟时,一架飞机在南苑机场上空盘旋,并缓缓的在跑道上降落。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96章:再见李玉君 “最后问一遍,你叫什么名字!”萧无名突然站起来。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那女孩子突然嚎啕大哭,银牙紧咬:“不说就是不说。哼,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吧,我死了之后自然会有人替我报仇的。”萧无名闻言淡然一笑,走 2008-07-08 19:17:3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