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7章:补充母爱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08-28 12:21:19    状态:已完结
专机还在跑道上滑翔,李家三姐妹便以控制不住情绪,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哭声在北京南苑飞机场上空回旋,悲伤感染着现场大部分的人。一点五分,飞机终于停稳,放下舷梯,机场奏起哀乐,覆盖着国旗的灵柩被四名运灵兵抬下飞机,走在前面的是此次李长清访日的陪同人员之一,他正拿着李长清的遗像。李德文忙从他的手中接过遗像,走在前头,所有家属跟着灵柩的后面缓缓前进,现场所有人员都脱帽默哀致敬。

三分钟的默哀时间已过,运灵车缓缓启动开往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到那后,在八宝山大礼堂举行了一个临时的遗体告别会后,大家相继离开。

三天后,国家主要领导人、军界要员及家属在八宝山大礼堂为李长清举行追悼会,共同缅怀这位战功赫赫的帝国虎将。萧无名最后看了眼外公的仪容,从虎目中滚出一滴泪珠,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李长清的遗体被推进火葬场火化。装着骨灰盒的灵柩被运往八宝山公墓存放。

一位帝国虎将的陨落,是不是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但是李长清的陨落却为世界风云突变拉开了序幕,这道序幕是不知用了多少人的鲜血染成的红色序幕,而漩涡的中心正是太平洋的岛国——日本。

萧无名从八宝山回来便瘫软在床,他已经连续四个晚上没好好睡过觉了,看着萧无名和衣躺在床上呼呼入睡的模样,轻轻的抚摸着他那多日不曾剃掉的胡渣,李玉蓉不经有些心痛,她轻柔的帮萧无名拉上被子,一直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儿子,这样温馨的场面好久不曾有过了……

平淡的两三天,虽然有些温馨,却也不乏失落。家中骤然失去李长清,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回忆,特别是李玉蓉三姐妹,一天中的大半时间都坐在李长清的书房中,呆呆的看着李长清的看过的书籍,他写的字迹,现在也只能对着这些东西缅怀一下了。

这几天,李家的几个男人很忙,忙着招呼前来串门的亲朋好友,一些李长清的亲密战友不时的来访。北京军区的几位大佬轮流跨入李家的大门,每次这些人来访,都是李向武招待,但他身边陪他的只有萧无名,就连李德文也不行。这些天来,李玉君大多和两位姐姐在一起,而萧无名又和李向武在一起,两人很少有独处的机会。第四天,李玉君黯然离开北京,踏上回杭州的路程。临走前,她只让萧无名一人送她,十来年前的骤然分离留下的遗憾这次依然没有补上,那次的分离她曾向萧无名许下过诺言,这次还是没能实现……

亲戚大部份都已散去,李长清的死好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真的是这样吗?第二天,一纸调令很好的回答了问题。李向武调离南京军区,调入北京军区任北京军区司令部作战部部长,兼北京军区副参谋长。这次任命是张为民等几位李长清生前的好友极力争取的,这次的调令也说明了原本充当两大派系调停人的一些军界要员已经为李长清的死鸣不平了。军部如此大的动作让有些人难以忍受,他们将矛头指向李家的另一人:李德文。李家好像成了两大派系斗争的旋风口。

“舅舅,日本那边有消息了吗?”萧无名陪着李向武从魏明德家里出来,突然向李向武问道。

“还没,过去的五人竟然毫无头绪,看来我们要从国内着手了,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不好下手,据说为此事日本三口组等几家黑道组织跳出来了。”李向武摇头苦笑。

“三口组,日本黑道?”萧无名喃喃自语着,又道“难不成这事还跟黑道有关?我也派了140多人过去了,让他们联和在一起,有事也方便一点!这140人是沈军和高成一手带出来的,单个比不上舅舅的那五人,但是他们黑道方面的知识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应该能帮的上一些忙。”

“沈军和高成两人训练的人手应该差不到那里去,这是他们的联系号码,以后这五人就暂时交给你吧,不要让我失望了!”

“放心吧舅舅!就算你不吩咐我也不会放过和此事有关的人员的。对了,跟外公同去日本的那十来名陪同人员有头绪了没?”

“十来个人就你外公一人有事,明显那些人中有问题。但是这几人一回到国内就被人控制起来了,为此事,张老爷子一再劝告我要控制住情绪,哎,要不是现在形势太微妙,我早就闯进他们窝里将他们拽出来了。”李向武愤愤的道。两人回到家后,径直进了李向武的书房,李向武拿了份资料给萧无名:“这是他们的资料,你回去好好研究下,该怎么就怎么整着,张老爷子说过不让我出手,但没说过不准你出手啊。”

萧无名接过资料,翻了翻,里面个个来头都很大,也是,能陪着李长清访日的会是一般人吗!萧无名从书房中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将自己回到北京后所发生的事情联串了一下:前面一段时间还算太平,自参加王家的生日舞会后第二天就遭遇刺杀;去天津又遇到龙帮的高手;收购靖荣集团遇到阻力,最后以黄氏集团和三菱集团注资而失败告终;遇到凌若惜后又莫名奇妙的出了个凌风;外公李长清的访日竟然突然提前;自己第二次遇刺后,萧胜宇突然来了招金蝉脱壳,他好像早已知道今天的局势,不然他不可能在之前就说世界将会风云突变。看来萧胜宇和靖荣集团是这件事的关键,萧无名想到这精神一振,萧胜宇?萧无名冷笑一声,不是有一张底牌吗,希望这张底牌不要让我失望了。

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萧逸尘闪身进入卧室,他在萧无名的身边坐下,“小兔崽子还没睡啊,怎么,在想些什么?”

萧无名翻了个身:“老头子,萧家是不是出事了,要不然这次你的老头子也不可能不来一趟吧。”

萧逸尘闻言一愣:“不错,但是也算不了大事,你爷爷的几个兄弟在到处蹦跳着,这也是十几年的事情了,只不过近来闹得厉害点而已。我老头在那压着暂时脱不开身,我看这件事跟萧家的几个败类有可能有些关系,我提醒你一句眼睛睁着点。”

“知道啦!萧德钦最近是不是不在伦敦啊?”萧无名懒洋洋的道。

“当然不在了,看来一切尽在你的掌握中啊,我这提醒纯粹是自作多情喽,就当我没说过这话!嘿嘿。”萧逸尘轻轻一笑,萧无名的反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还怕萧无名应付不过来,毕竟现在李家处在风头浪尖上,四周都是血红色的狼眼在瞧着李家的这块肉。现在看来自己的儿子应付起来还游刃有余,他得意的笑着,直夸自己的品种优良,生下萧无名这天才人物。“既然你能应付的过去,那我们也该回去了,这地方还真不是我呆的地方,一看到那些老头正儿八经的摸样,我的心直打颤。”

“这么快就回去?你自己先回去吧,把老妈留下,从小就母爱不足,得找时间补充补充!”萧无名腾的一下坐起身,咬牙切齿的向萧逸尘道。

门口响起噗嗤的笑声,李玉蓉推开虚掩的门,笑意盈盈的进了卧室,这是近几天来露出的第一次笑容,“想要怎么补充母爱啊!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说话还像个孩子。”

“不管孩子长的多大,在父母的眼里始终是孩子嘛。你说是吧,妈妈?”

“无名说得很对,说吧想要些什么补偿?”李玉蓉将萧逸尘推开,坐在萧无名的身边,理了理萧无名那蓬乱的头发,柔声道。萧逸尘摇摇头,暗道这母子两人可真绝配,他悄悄出了萧无名的卧室,站在门口为母子两人说悄悄话放哨,省的有人打扰。不热衷名利的他却十分看重温馨的家,如果有人想要破坏他这个家,他不惜任何代价也要让这人灰飞烟灭。

萧逸尘果然有先见之明,他刚出来站在门口还没几分钟,乔少明匆匆的来非要找萧无名不可。“萧叔叔,我真的有很要紧的事要找老大,你别拉着我啊!”被萧逸尘拽到一边的乔少明感到莫名其妙。

“不行,现在的时刻很重要,这关系着我未来一个月内的生活能不能幸福,如果你贸然闯进去,我的幸福生活跟谁要去?”萧逸尘嘿嘿一笑,坚决不放行。

“但是我的事情真的很重要,老大很期待我的消息哦!”

萧逸尘奸笑道:“什么消息,跟我说也一样,你老大还是我儿子呢,有什么事情我还不能知道的么?”

“萧叔叔,这话可就不对了,你可不是我的老大哦,这事还真不能和你说!你再拦着我找老大,我就自己喊喽!”乔少明不依不饶的道,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这哪还用他喊啊,光他说话的声音,整幢李家别墅都能听到了。果然,萧无名卧室的门打开,萧无名背着手出来,向萧逸尘道:“老头子,我妈就交给你了,明天我很忙就不去送你们了!”说完不等萧逸尘出言反对,和乔少明出了家。

“老大,日本方面传来消息了,高成说那边黑道查的很严,如有人问起你外公有关的事就会被好多人盯上。饶是如此,高成他们还是探听道一个很有趣的消息,三口组的老大山口荣新和柳生家族的柳生信原都听命于一个中国人!”

“一个中国人实际控制了三口组和柳生家族?是什么人?”萧无名惊讶的问道。

“郑云天的外甥徐亦峰,这个徐亦峰也是名人堂的创建者,后来逃往日本,在日本蛰伏了十来年,近来武功突然大进!”乔少明将高成从日本发来的消息向萧无名说了一遍。

“徐亦峰?还跟我有仇?难道这件事跟他有关,是他为了报复我而杀害我外公吗!”萧无名捏紧拳头,背上冷汗涔涔,如果真如自己所分析的那样,恐怕自己万死莫赎了!

见萧无名的脸色不对,乔少明忙道:“老大现在下这种结论还为时太早,这徐亦峰到底是中国人,而且他父亲也是北京市的高层,应该不会这么做吧!”

许久,萧无名的脑中闪过数种念头,最后才悠悠的叹了口气:“少明,这事我越来越怕查下去了,如果事情真不幸被我言中的话,我萧无名就是李家的罪人啊,这事交给你负责吧。”他又掏出舅舅李向武给他的那个电话,向乔少明说了下李向武派过去五个人的事情。他本来还想出去找青龙的,但乔少明突然而来的消息让他做什么事情都感觉索然无味。又聊了几句,乔少明告辞回家,萧无名独自一人坐在李家别墅前的石椅上,什么都不去想,放任思维遨游太虚。亮银色的月光洒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落寞,有些沉重。

忽然,传来几声很轻微的脚步声,惊醒了萧无名,他抬头看了眼,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跟前。看到她,萧无名的心里直发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适时出现在他的脑中,他硬着头皮打声招呼:“婉茹,怎么还没睡觉啊!”然后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虽然成功的几乎为零,但他还是迈出了步伐。可惜他刚踏出第一步,身后就传来轻轻的梗咽声:“我就知道哥哥很讨厌我,一见到我就逃,呜呜……”

萧无名一阵暴汗,忙缩回跨出去的那只脚,干笑一声:“哥哥那会讨厌婉茹呢,喜欢还来不及呢!”他蹲下来,摸着这个小萝莉的头,挤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

“真的吗?那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要跑!”

“我这不是逃,刚准备和你完藏猫猫呢,没想到被你发现了!”萧无名一本正经的道,那态度要说有多认真就有多认真。

“真是这样吗?”婉茹好像还不是很相信萧无名的话,但看到他那副认真的表情,她还是选择了相信,她欢呼一声,刷的一下窜入萧无名的怀中,萧无名只好伸出双手抱着她。这萝莉就是婉婷的妹妹,才14岁,跟着她姑姑在美国生活,虽然人小,但粘人的功夫却是一流。她还有一个好管闲事的毛病,对于她,可是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也笑不得,总之一句话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萧无名暗叹一声,晚上的幸福要交代给她了。

“哥哥,我们去逛街好不好!”婉茹像一只小猫咪一样蜷缩在萧无名的怀里,仰头扑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萧无名,萧无名知道不答应的后果,可是看了看漆黑的夜色,他始终提不起逛街的兴趣。

“婉茹,外面黑乎乎的逛街也不好玩,要不哥哥讲故事给你听吧!”话刚说出口,萧无名马上后悔了,他还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算了,我们还是去逛街吧!”

“不嘛,我要听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故事!”说完,一颗水汪汪的泪珠在她的眼眶里打转,眼看就要滚出眼眶了。

萧无名郁闷的叹了口气,只好坐下来讲那个不知讲过多少遍的故事,这个故事基本上都是小萝莉自己编的,但萧无名每次讲,她都听的很认真,而且讲完后还要例行提问。萧无名讲的口干舌燥,总算讲完了,他硬着头皮问道:“故事讲完了,婉茹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她兴奋的叫道:“有啊!有啊!哥哥,你看我的胸大还是白雪公主的胸大啊!”说着钻出萧无名的怀里,挺起胸脯,一脸的骄傲。

萧无名心里一阵恶寒,瞄了眼她的胸前,实在看不出她的胸哪里算大的,比太平公主要稍好点,但要说大却还得等几年。但他不敢说真话,只好模模糊糊的道:“算是你的大吧!”

“不对啊,哥哥,那白马王子为什么不喜欢我,而非要跟白雪公主在一起呢!”

萧无名有些坚持不下去了,“这个基本上和人的气质有关系,我想大概是白雪公主的气质被你好吧!”

“那怎么才算有气质呢?”婉茹大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气势,没有让她满意的答案,看来是不会放过萧无名的。

“气质嘛,最重要的是女人不能哭……”没想到他还没说完,又被婉茹反驳了,她振振有词的道:“还是不对,白雪公主也很喜欢哭,她一见到白马王子就哭的稀里哗啦的,不知有多伤心呢!”

“算了,还是先去睡觉吧,有可能白马王子是个瞎子,看不到婉茹的优点呢,明天再讨论这件事!”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97章:补充母爱 专机还在跑道上滑翔,李家三姐妹便以控制不住情绪,再次撕心裂肺的痛哭起来,哭声在北京南苑飞机场上空回旋,悲伤感染着现场大部分的人。一点五分,飞机终于停稳,放下舷梯,机场奏起哀乐,覆盖着国旗的灵柩被四名运 2008-08-28 12:21:1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