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6章:白色的呼伦贝尔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10-02 11:02:10    状态:已完结
这是一所军事监狱,也有中国第一监狱之称,由于保密性工作做得好,大多数人不知道有这所监狱的存在。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得存在国家机器,这是稳定的前提,军人也是人,也会犯错。凌嘉全和李向武从名人中学出来,直接将那人投入这所监狱,关在壬三零五号监室,这里有10幢监舍分别以十大“天干”命名。凌嘉全没有先去为儿子凌风办理后事,而是与李向武一起来了个突击审讯,审讯室就设在监室里,不准任何人接近,。四个小时后,两人面无表情的从监室里出来,李向武带着在门口等候的魏胜刚三人离开,凌嘉全强忍着悲意回家准备为凌风办理后事,这次的风波好像就此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7点30分,一架飞往海拉尔的飞机在首都国际机场起飞。头等舱,萧无名正仰头靠在座椅上,他身边是纳兰知心和李素馨,身前做的是朱雀,她正幽怨的看着萧无名身边的两女。昨天萧无名和纳兰知心从学校里回来后,在收拾行李,朱雀在一旁软磨硬泡的非要跟着来,最后挨不过她的磨叽,萧无名还是同意了。而雪凤却被金凤和火凤留了下来,尽管满脸的不愿意,但闻及公司很忙,她还是没有过分的反对。9点35分,飞机在海拉尔的东山机场降落。萧无名四人走出机舱时明显感到一股寒意,其他三人倒还好,毕竟都是练过武功的,只有李素馨感觉有些吃不消,这里的天气和北京差了十几度。下了舷梯,萧无名从旅行箱中又给拿了件大衣披在她身上,她才感觉暖和一点。

海拉尔是呼伦贝尔市政府所在地。地处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呼伦贝尔市中部偏西南,大兴安岭西麓的低山丘陵与呼伦贝尔高平原东部边缘的接合地带,海拉尔东连东北经济区,西接俄罗斯、蒙古,素有“草原明珠”之称,“海拉尔”是因城市北部的海拉尔河而得名。海拉尔是由蒙古语“哈利亚尔”音转而来,意为“野韭菜”,因海拉尔河两岸过去长满野韭菜,故取名为“海拉尔”。纳兰知心边走边介绍,她的家就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腹地。

紫宸苑小区,凌家还沉浸在悲痛中,料理完凌风的后事,凌嘉全仿佛一下子佝偻了许多,以前满脸英武之气也经不住悲伤的打磨,两鬓已稍现白斑。凌若惜从名人中学回来后,就一直不吃不喝的,日渐消减。无论董玉燕如何开导,她就是那副神态,她的灵魂像是已经剥离了躯体。凌嘉全夫妇没有办法,请了个医生每天为她输液,维持着身体所需的养分。

由于凌嘉全并没将名人中学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妻子董玉燕,因此她一直认为凌若惜是因为凌风的死过于悲伤所致,实在没法可想的她想到了萧无名,想让萧无名来安慰一下凌若惜。于是便和凌嘉全提及此事,谁知凌嘉全支支吾吾的将前番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董玉燕。董玉燕至此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嘉全,你能跟我说实话吗?到底是谁害死了风儿,和萧无名有没有关系?”

凌嘉全呼了口气,摇头道:“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萧无名杀的风儿。”

董玉燕闻言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萧无名杀了自己的儿子,那就不是绝路。“那你准备怎么办,萧无名是个心高气傲的孩子,你在众目睽睽之下扇了他一巴掌,他如何忍受的了,再说若惜她……”她也不知道该说萧无名和凌若惜两人谁对谁错,其实两人谁都没错,作为一个男人和作为一个女人在那种情况下做出的都是正常反应。

面对董玉燕的问题,凌嘉全根本无力回答,他无言的起身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着。

“我看你还是去道歉一下吧,不要以为自己的身份地位高高在上,就不能向一个孩子道歉,他不是孩子,已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董事长了,再说你平时不是说很欣赏他的吗?”董玉燕小心翼翼的道,她说这话更多的还是为了女儿凌若惜考虑,她不想断了女儿的期望,当期望变成绝望时,她很难相信若惜不做出些什么傻事来,凌若惜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

凌嘉全闻言一愣,他从没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在凌嘉全的脑子里还真有身份地位的思想。当他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时,他不禁有些踟蹰,毕竟这是几十年身处高位所形成的,不是一夕所能改变的。

“老爷、夫人,外面何先生父子来访!”一名佣人进来向凌嘉全夫妇说道。

“哦,知道了!”凌嘉全挥手示意那名佣人退下,自己携着妻子出去迎接何尚龙父子。门口,何彦钧正捧着一大束花及一些营养品站在父亲的身后。

凌嘉全夫妇来到门口,一时间几声寒暄和客套,众人在客厅里坐下,佣人给他们父子俩上了茶。“凌兄,若惜好些了没?彦钧这孩子天天惦记着,这不今天我正好有空,便带他来一起看看若惜!”何尚龙抿了口茶道。

凌嘉全叹了口气,“哎,还是那个样子,多谢何兄及彦钧记挂着!玉燕你带着彦钧上去看看若惜吧!”凌嘉全并没说让何彦钧一人上去,这好像有些反常,但何氏父子并没什么怀疑。

“凌兄,听说已经抓到嫌犯了,而且这事还和萧无名有关,是真的吗?有没有问出些什么消息来!”等董玉燕带着何彦钧上楼后,何尚龙关心的问道。

“近一段时间都在忙着为犬子办理身后事,没空去理这些事,准备过几天再让人提审他,至于和萧无名有没有关系,只有审讯过才知道!”凌嘉全说着,紧皱着眉头,满腹心事的模样。

“哦!凌兄若需要什么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跟我就不必客气了!”何尚龙拍了下凌嘉全的肩膀。

凌嘉全激动的道:“那就多谢何兄了!”

萧无名四人在海拉尔区逗留了几天,看过北部的鲜卑族祖庭嘎仙洞,及西部的满洲里国门后,准备启程深入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腹部。

从海拉尔区至纳兰知心草原的家,驱车只要一天左右的时间,但是萧无名四人为了体院草原,准备走进去,因此除了李素馨外其他的三人身后都有一个大大的背包,当然朱雀身后的要相对小一点,也轻一些,饶是如此,她还是不满意李素馨空手。一进入草原,尽管早有心里准备,众人还是被眼前壮观的景象所震撼,一片茫茫的白色的呼伦贝尔草原,雪花大片的飘飘洒洒,偶有草原风刮起,拽着雪花在空中飞舞。地上已经看不到枯草的踪迹,全是白茫茫的雪地。一直想看看诗句中“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现牛羊。”所描写的景象的李素馨有些怅然,既不能骑马,又不能牧牛羊,冬天的呼伦贝尔草原迷人只有那一片无垠的净白,滑雪,李素馨想到了滑雪。萧无名早就准备了四幅滑雪板,滑雪要比徒步前进当然要省力的多。四个渺小的身躯在茫茫的雪地中蹒跚的前进着,粗犷的呼伦贝尔草原上留下道道浪漫的滑雪板痕迹,三双幽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四道人影。

秦城监狱壬三零五号监室,杀凌风的嫌犯沈迁自第一天被凌嘉全和李向武突击审讯后,就一直每人管过他,好像所有的人都已忘记了他的存在。沈迁想起那天的审讯,四个小时的审讯时间,凌嘉全和李向武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更没动过刑罚,两人只是一个劲的抽烟。但是自己受不了从两人身上发出的肃杀之气,最后一五一十的招了,凌嘉全两人离开后,沈迁好像刚从身上搬去一座山,身心俱疲。如今已是第六天了,沈迁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可是等死的滋味并不好受啊,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次闯的祸会是这么大,竟然杀了国防部副部长的儿子。沈迁起身,在这个20平米不到的监室中不安的走来走去,算算时间,应该快到放风的时间了吧。果然,外面的铁门响起开锁的声音,接着木门也被打开。

半天的时间,萧无名四人一路嬉游下来,还没走到原定路程的三分之二,但萧无名并不急,反正不赶时间,何不趁机玩个痛快呢。简单的吃过准备的干粮,休息半个小时后继续启程,令人奇怪的是,四人一路走来好像没看到多少蒙古包,越往前走就越少,好像已经深入呼伦贝尔草原的腹部一样。

见萧无名三人眼里的疑惑,在前边带路的纳兰知心解释道:“无名哥哥,这一带很少有人活动是因为后面跟着的那些小东西活动的很猖獗,没人敢到这里来放牧,而且越往里面越多,知心的家处在它们的包围圈中呢!”纳兰知心所说的东西当然是远远绰在四人后面的的狼,萧无名早就发现身后跟着三只狼,估计是某一狼群的探子吧。但艺高人胆大,萧无名并不担心几只狼,遂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听纳兰知心所说,这里好像并不只有一两群狼,自己和纳兰知心倒不怕,可身边还有个毫无武功的李素馨,及一个半吊子油瓶的朱雀。

“无名哥哥放心,知心自有办法应付哦,这里的狼王知心大部分都认识,它们不敢动我们纳兰家族的客人,也许有些不长眼睛的狼王,但毕竟是少数。”纳兰知心胸有成竹的道。萧无名不知道9岁的纳兰知心几乎已是这里的真正王者,好多狼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虽然事隔十一年,各支狼群更新换代迅速,但那些老狼应该还认识纳兰知心这个女魔王。

监室的门被打开,沈迁的眼神一阵急剧的收缩,来开门的并不是前几天那位狱警,眼前这位虽然也穿着狱警的服装,但沈迁还是闻出了他身上暴戾的杀气,只有杀手才会有这样的杀气。沈迁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指着那位假狱警哆哆嗦嗦的道:“你是什么人!”他突然扯开嗓子喊着救命……

那假狱警摇摇头,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个小声的动作,展颜一笑:“兄弟,不用白费力气了,这里的人听不到你的叫喊声,即使听到了也不会理你的,哈哈……”他边说边往前走,跨进了监室,反手去关门,关了一下没关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卡着。他缓缓的转过身,见身后的门口正站着一位跟自己差不过个子的人正龇牙向自己笑。“等你很久了,没想到你们能这么沉得住气!”魏胜刚一手推着那扇木门,故作深沉的道,可惜咧嘴而笑的他始终没有深沉的样子,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秦城监狱重地!”狱警转身看着魏胜刚问道。

魏胜刚再次一笑:“一个等了你很久的人……”话音一落,人如电闪般欺向那名假狱警,那人没想到魏胜刚这么无赖,两个招呼也不打就出手。魏胜刚手中的拳头软绵绵的,好像一点也不着力,那人看了暗自摇头,大叹魏胜刚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速度,该死的速度,怎么会这么快!”假狱警还没笑完,突然发现魏胜刚的拳头已然近在眼前,根本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眼前一黑,便已失去知觉,魏胜刚并没把他一拳打死,他要活的。他一把扛起那个假狱警,瞪了一眼沈迁后从容离去,接着前几天一直在的狱警出现在门口,重新关上监室的两道门,沈迁不知所措的坐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他看的云里雾里的……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萧无名四人一起动手扎下帐篷,准备露宿,帐篷只有两个,萧无名和李素馨和用一个帐篷,纳兰知心和朱雀一起住一个,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以防万一。后面的狼也跟越多,已有5条了,而且以萧无名的观察,这五条中好像并不是属于一个狼群的,分成两边互相提防着对方。

雪花已经不再飞舞,明天也许是一个大晴天,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地,几人也懒得去弄什么枯草生火了,天一黑,大家各自钻进帐篷取暖!

风呼呼的刮着,草原上的四人早已钻进帐篷却难以入眠。李素馨已整个人蜷缩在萧无名的怀里,饶是如此,她还是很不太满足,恨不得融入他的身体。阵阵的处子幽香不停的撩拨着萧无名的神经,即使他久经沙场也让他的心怦怦直跳,寂静的夜,响起几声幽咽的狼嚎声,此起彼伏,好像在传递什么信息。从没听过如此渗人的狼嚎声的李素馨有些惊悸,她无助的扬起臻首,双眼中略有几分惊慌和彷徨,萧无名在额前温柔的吻了下,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拍着。

狼嚎声越来越密集,萧无名无奈的坐起来,给李素馨披上一件貂皮大衣,又塞了把手枪在她的手上,牵着她的手踱出了帐篷。一轮明亮的圆月升上了天空,月下的草原一片惨白,倒让人也能勉强看到周围的东西。纳兰知心和朱雀此时也出了帐篷,绿幽幽的光芒在四周越聚越多,也越来越近,在距离四人十来米左右停下,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着萧无名四人,等待着狼王发起进攻的信号,萧无名稍微估计了下,周围大概有100多只狼,绝对算是大型狼群了。他看向纳兰知心,见她一副毫不在意的摸样,于是微微一笑,静静立在一旁看纳兰知心如何击退狼群。

纳兰知心嫣然一笑,她右手拇指和食指放在唇上,陡然一声清脆、激昂、响亮的口哨声从她的唇边飘出,撕碎了呼伦贝尔的夜空。哨声持续了半分钟左右,伴随着狼群一阵异常骚动,本来十分整齐的阵型在悠扬的哨声中溃散,一大堆狼毫不犹豫的退出了这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剩下的狼茫然的看着狼王,等待狼王的命令,狼王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它在狼群中不安的走动了几步,不知该不该向包围圈中的四人发动进攻。高贵的狼王,并没有被纳兰知心的哨声吓跑,它是新晋的狼王,并不知道刚才的那声哨声所富含的意义,幽幽的眼神,渐渐的坚定起来,高高耸起的肩胛骨像嶙峋的山峰,血红的舌头舔着闪着寒光的牙齿,冷风擦过雪白的皮毛,耳朵骄傲地耸着,脚掌下锐利的指甲已经渐渐按捺不住……

虽然溜走了近三分之二多的狼,但纳兰知心还是秀眉微蹙,没想到十一年没来草原,这里已经有这么多狼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她幽幽的叹了口气,暗道在自己心上人面前丢了面子。她翘着着嘴,右手拔出无影剑。狼群中的狼王停下不安的脚步,坚定的看着眼前的四个猎物,冬天的草原,捕食真的不容易,特别是这个地区更加不容易。那双深陷幽灵似的眼睛,放出贪婪的渴望杀戮的光芒,刺入萧无名四人的心灵深处。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106章:白色的呼伦贝尔 这是一所军事监狱,也有中国第一监狱之称,由于保密性工作做得好,大多数人不知道有这所监狱的存在。其实,只要有人的地方就得存在国家机器,这是稳定的前提,军人也是人,也会犯错。凌嘉全和李向武从名人中学出来, 2008-10-02 11:02: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