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7章:草原中的城堡

作者:曾想疯过    更新时间:2008-10-04 14:51:47    状态:已完结
纳兰知心一抿嘴唇,手里的无影剑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映入狼王绿幽幽的眼中,狼往引颈对月长啸,连绵不绝,直扑向天际。啸声中,狼群中的狼纷纷扑向萧无名四人,大有不死不休之意。纳兰知心提起一成内力左手一记外狮子印打在无影剑上,剑身顿时光芒大作,发出一阵阵清澈响亮的金属相激声,宛如龙吟虎啸,深入苍穹!

往前扑的狼群听到这种声音都骤然停住自己进攻的脚步,回头看向狼王,后面那些尚未发动进攻的其他狼悄悄的往后退了几步,有的甚至已开始想溜走。狼本来就怕这种金属的撞击声,更何况现在无影剑发出的声音不仅仅是金属撞击声这么简单,这更像是莽苍时代的龙吟声,啸傲天下万物的王者之音。

狼王好像吃错了药,它后退了一步后又前进了两步,冰冷、深邃的眼神中闪着轻蔑的光芒,它再次引颈长啸,这次长啸并不是撤退的信号,而是继续进攻的命令,最前面的7、8只狼茫然的向狼王看了眼后,再次扑向萧无名四人。狼王的行为触及到纳兰知心的底线了,本想警告一下,让狼王知难而退,狼王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着她这个草原真正王者的心,让她忍无可忍。她娇斥一声,无影剑顺势向外一圈,一片剑幕裹向那些扑过来的狼。犀利的剑气瞬间绞碎了那几只狼,血雨夹着碎肉残肢撒落在雪白的地面,在后面等待进攻的狼狂扑向地上的狼尸,争抢撕夺着狼肉,那只狼王也有些意动,但身为高贵的王者,它没有勇气去吃自己同伴的尸体。

纳兰知心收剑,心生悔意,她将朱雀推到萧无名身边,向萧无名道:“无名哥哥,你们小心点,知心去教训一下那只不长眼睛的家伙!”她见萧无名点头,扭身一闪,腾空而起,脚尖在一只狼的身上点了一下,恍如仙子飞舞,轻轻的落在狼王的头上。

狼王感觉头上有人,狂躁不安的扑闪着身体,想将纳兰知心掀落在地,但任它用尽十八般武艺,纳兰知心始终稳稳的立在它的头上。纳兰知心手上的无影剑在它的头上不停的拍着,狼的头骨很硬,只有不使用内力,纳兰知心也不怕把它敲死。见狼王被人欺负,其他狼狂啸着扑向纳兰知心,玩的兴起的纳兰知心咯咯的笑个不停,而脚下的狼王已经被她敲的头昏脑涨,只差晕过去了。狼王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耷拉着耳朵,无力的趴在雪地上。纳兰知心虽然内力深厚,但这番折腾下来也鼻尖微见细汗,她吸了口气,身子轻飘飘的回到萧无名的身边。狼王不声不响的带着残余的狼离开了,地上的狼尸已经只剩下几根骨头以及弱弱的血腥味。

狼嚎声还在帐篷的四周零零落落的响着,却再也没有不开眼的狼群过来打扰萧无名他们的睡觉。天渐渐的泛白,萧无名悠悠的醒来,他见李素馨还在熟睡中,一脸的娇憨,便悄悄的抽出被她枕的发麻的右手,悄悄的活动了下,钻出了帐篷。

钻出帐篷的萧无名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叮”的一声,拽出承渊剑来。两帐篷四周十来只狼守着,正对着自己门口的是一只全身雪白的白狼,一双金色、深邃的眼睛盯着萧无名,它正吐着猩红的舌头,懒洋洋的趴在雪地上,理也不理手持萧无名手中的剑,其他的狼见那只白狼没有挪动一下身子,便也不动的趴着。

萧无名拔剑的声音惊动了另一个帐篷中的纳兰知心,她忙起身钻出帐篷。她见萧无名收起了手中的剑,笑着解释道:“无名哥哥,它们都是知心的朋友,是来替我们看门的,有它们在,就不怕别的狼群来打扰我们了!”她边说边走到那只白狼跟前,蹲下身子,抱着狼头,轻轻的抚摸着它身上雪白的皮毛。白狼柔顺的靠在她的脚跟前,没有一丝反抗的痕迹。“无名哥哥,它叫大三元,名字是我二哥给它取的,不过我还是喜欢叫它天元。它是这一片草原的真正狼王,没有其他的狼敢不听它的话,其他的几只狼大多也是一个狼群的狼王哦!”白狼好像听的懂纳兰知心夸它的话,昂着头看了一眼萧无名。纳兰知心在它头上拍了一下,手指指着萧无名向白狼笑道:“刚夸你一下,就昂首挺胸了,以后要听我无名哥哥的话,不然他揍你我可不帮你哦!”

“哇,好可爱的狼哦!”李素馨浑然忘记了昨晚听到狼嚎声发抖的糗事,此时一见到如此可爱的白狼,便忍不住咋呼道。她的人悄悄的移到白狼天元的身边,她见天元只是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再没有其他的反应,便胆子越来越大,喜悠悠的蹲下来,她可不敢像纳兰知心那样抱着狼头摇晃,只是轻轻的抚了一下天元雪白的皮毛,兴奋的咯咯直笑。

有了天元等几只狼相伴,萧无名一行四人在草原前进的速度快了不少,一路伴随着狼嚎与少女的笑声,终于在第四天的黄昏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纳兰知心的家纳兰山庄。横在四人面前的是一排连绵的土木结构的房屋。不,这根本就是一个欧洲中世纪的大庄园,呼伦贝尔草原中的城堡,天元与那几只狼王已悄然的隐入黄昏的草原中。

紫宸苑小区,李向武是第一次来到凌嘉全的别墅,凌嘉全夫妇招呼他和魏胜刚三人坐下。凌若惜听了董玉燕的劝慰,终于重新恢复了往日的生气,已经进入党校学习,同时也在自考大学,学习政治学。

李向武率先开口问道:“首长,对方有什么反应?”

“呵呵,他们还在等待,那个杀手落入我们手中,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吧!想杀人灭口,几十年的交情了,把我凌嘉全也看的太简单了。不过这次都亏了胜刚他们三人啊!”凌嘉全轻轻的呷了口茶,满脸笑意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魏胜刚三人。

“凌伯伯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得,这也是为了我们老大及若惜!”乔少明谦逊的道。

“首长,准备下一步怎么走?其实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也无所谓秘密不秘密了,照我的意思干脆摊开了大家明刀明枪的干一架就算了。”李向武有些不耐烦,他有自己的打算,摊开了对掐,无论是谁死谁活都与自己的外甥萧无名没有关系。而凌嘉全又偏偏不公开的和对方干,非要将自己栓在一条绳子上,自己这几人好像成了凌嘉全保驾护航的雇佣兵了。

凌嘉全仰起头闭目沉思,良久才徐徐的道:“这个由不得我啊,我一个国防部的副部长,只是孤家寡人一个,凭什么和对方斗啊!虽然证据确凿,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却万万不能,他们真的不容小觑!”说完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萧无名稍稍打量了下眼前的这座城堡式的庄园,一排红色的打灯笼挂在门前,一对高约一人左右的石狮摆在门口,为庄园增添了几分气势和古雅。两扇厚重的红色的木门上方挂着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纳兰山庄”四个字,遒劲有力,飘然若飞。

“爷爷!”纳兰知心娇声唤道,飞身扑入站在最中间的那位老头怀里,他就是纳兰山庄的主人纳兰铭,也是天榜第四名的高手。他轻轻的拉开纳兰知心,慈祥的笑骂道:“没规矩!”说完脸色一肃,向着萧无名走来,他身边的纳兰家族的人自动的跟在他身后。纳兰铭走到萧无名跟前笑道:“您就是萧……萧无……名吧!”他的语气很尊敬,让萧无名摸不着头脑。萧无名茫然的看了眼纳兰知心,微微颌首道:“不错!久仰纳兰前辈大名,今日得见,是无名幸甚!”说着弯腰一礼。令他奇怪的是纳兰铭闪在了一边,并没接受他的这一礼。

纳兰铭脸色微微一红:“知心,你先带你的朋友们去后院休息一下,连日来长途跋涉辛苦了,晚上为大家洗尘!”他并并没向萧无名介绍身边的人,说完后闪在一遍,稍稍的躬身向萧无名做了个“请”的动作,其他的人都自动闪在两旁,跟他的姿势差不多。萧无名总觉得的气氛有些诡异,自己虽然是第一次来纳兰家族,但也用不得如此这般恭敬吧?他再次看了眼站在门口的纳兰知心,想从她的眼里看出些什么,但她只是无奈的吐了下香舌。萧无名举步向纳兰山庄门口走去,李素馨和朱雀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看着纳兰知心带着萧无名三人向后院行去,直到看不见萧无名的人影,纳兰铭才直起身子,其他人也连忙抬起头,直起身体。刚才出了纳兰铭四兄弟,其他人都没敢抬头直视萧无名,这是纳兰铭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他们可不敢违反。“管家,赶快吩咐下人准备酒席,不能怠慢了!”纳兰山庄的管家纳兰和点点头,飞似的跑进山庄吩咐下人去了。

“大爷,他也就一个毛头小子,我们干嘛非得这般尊敬?何况妹妹都是他的人了,他迟早是您的孙女婿哦!”纳兰若望不解的问道。不等纳兰铭动手,纳兰威已经甩了他一巴掌,“混账东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二弟,你也不用过分责备若望,毕竟他还不知道这事。刚才能听我的话,老老实实的做到那份上已经不错了,也总算没丢了我们纳兰家族的面子。”纳兰铭制止了他兄弟纳兰威的话,一脸喜意的接下去道:“明天,你们就知道我们为什么对萧……萧无名这么尊敬了,他的身份非同一般!二弟,明天你们继续印接前来的宾客,这是千年来的第一次盛事,也是我们纳兰家族的荣耀,绝对不可以出半点差错!他的起居饮食由我亲自来安排,免得你们得罪人尤不自知!”他说到萧无名的名字时,总是吞吞吐吐有些尴尬,在他的心里直呼名字简直是大不敬。

萧无名三人在纳兰知心的带领下,一路行来都是来来往往忙碌不已的身影,好像是在办什么喜事。到了后院,才少了人影,这是一个相对独立的院落,清幽雅致,竟有假山花园,萧无名有了几分喜意。纳兰知心引领大家在后院中堂大厅歇下,四个佣人忙打了四盆热水让四人洗漱一番,四人的精神好了许多,这几天来可没用过热水洗脸,没喝一口热水。洗漱过后,那四人又送来几盘可口的点心,先让大家稍微填一下肚子。

一番忙碌过后,那四人撤下盘子,萧无名进来后还没观察过这个厅堂,他从上位的太师椅上起身,四处打量着厅堂。正堂壁上挂着一副清朝时期的画像,下款提着纳兰性徳四个字,画左侧是一副狂草而就的《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这词是纳兰性徳最为出名的几首词之一。画的右侧是《南乡子为亡妇题照》,为正楷书就而成。

萧无名指着那副画像,向纳兰知心问道:“知心,你们同姓纳兰,莫非与他有什么渊源吗?”

“哈哈,这个自然!纳兰是金代女真“白号之姓”中皆封广平郡的第二大支系三十个姓氏之一。满洲叶赫地区的纳兰氏,始祖本是蒙古人,姓土默特,后来,灭了女真的纳兰部,占其领地,遂以纳兰为姓。传至后世,扈伦国分为四大部落,分散居住在松花江沿江流域,被称为“海西女真”,又被称为扈伦四部。这四大部落分别为:叶赫那拉部、哈达那拉部、辉发那拉部、乌拉那拉部。我们纳兰家族就是乌拉那拉部,而纳兰性徳是叶赫那拉部的杰出词人。”纳兰铭哈哈大笑的从外面进来,向萧无名解释道。

“乌拉那拉氏后裔多改汉姓为赵,你们怎么还保持着纳兰姓氏?”

纳兰铭笑道:“其实我们有两个姓,一是纳兰,当然也可姓赵,一般口头上我们都是自称姓纳兰,这种称呼了上百年的习惯不是一下子能改过来的。”

萧无名点点头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纳兰前辈,无名有个问题不吐不快,还望纳兰前辈如实相告!”

“但说无妨!”纳兰铭呆了呆,马上道。

“我们只是初次想见,更何况我是知心的朋友,照理我应该以爷爷之礼相称才对,你为什么反而对我礼敬有加!”

纳兰铭摇摇头,歉声道:“这个问题不是我不回答你,只是现在时间没到,有些事情尚不好说明白,快则明日,慢则后天,你就能明白其中的原因了。现在外院前厅已经备下酒席,请大家移驾前厅入席,待会我为你介绍几位朋友!”他说着又是微微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既然纳兰铭不肯当场说出,萧无名也不勉强,反正这两日就能知道其中的原因了,也不急于一时。现在的他很有耐心,能等得这一两天。看纳兰知心的表情,她显然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可惜这丫头其他的事情都肯惟命是从,就只有这件事始终守口如瓶。

萧无名心里暗笑,几年前知心如此神神秘秘行为,自己肯定受不了刺激,现在经过军营锤炼,有些事还真的不能也不想计较太多。他忽然想起凌若惜来,他的心里颤动了一下,自己到底算是小气还是容量大?

“请入席!”纳兰铭的声音打断了萧无名的思绪。“哦!”萧无名抬头看了下左右,不知不觉间已跟着纳兰铭到了前厅,其他人都已坐下,就只等自己了!自己面前的座位竟然是上首,此地的主人纳兰铭竟然站在自己的下首,萧无名推辞了一番,才无奈坐下。这个大厅更像是一个大会堂,现在已经摆了四桌的酒席,估计还可以摆下六七桌大圆桌左右。上面纵横交错的栋、椽挂着一盏巨大的灯笼,四个角落挂有四盏水晶宫灯,发出柔和的光芒。

萧无名这一桌除了萧无名四人外,其他六人都是老头子,看着六个老头子都是一招一式,战战兢兢的好像要失了礼数一般。老冬烘几个,萧无名有些郁闷,向下首的纳兰铭道:“纳兰前辈,现在这社会,我们都是后学末进,酒桌上也未必能懂得你们那些礼数,大家何不放开畅饮一番,也别管这些合不合礼数,如何?像你们这般你来我往玩太极推手一般,难能尽兴哦!”

萧无名的话让其他六人呆了下,个个都老脸一红。其实他们平时也不会这般吃饭,只因现在跟他们坐在一起的人身份实在有些特殊,不得不努力维持着这个礼数,这些东西他们也是从一些放的发霉的书中找出,特意苦练一番,以期引起萧无名的注意,讨得萧无名的欢心。没想到是适得其反,想想也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纳兰铭马上道:“那好,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晚准备仓促,也做不出什么好东西来,后天请大家尝尝108道满汉全席菜肴!来,我先敬无……名一杯!”说着端起手中一杯茅台转身向萧无名示意。



温馨提示:
天圣宫风云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天圣宫风云录全文阅读和天圣宫风云录txt全集下载。天圣宫风云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天圣宫风云录 第107章:草原中的城堡 纳兰知心一抿嘴唇,手里的无影剑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映入狼王绿幽幽的眼中,狼往引颈对月长啸,连绵不绝,直扑向天际。啸声中,狼群中的狼纷纷扑向萧无名四人,大有不死不休之意。纳兰知心提起一成内力左手一记外狮 2008-10-04 14:51:4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