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章 可恃惟我5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1-13 15:02:01    状态:已完结
  花清渊傻了眼,忙道:“霜君,对不住,我一时心急了。”凌霜君双眼微红,冷笑道:“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却从没见你为我心急过……”花清渊知道她想说什么,忙说:“是我不对,要打要骂随你,要不,我给你磕头也行!”凌霜君咬咬下唇,扬声说:“花清渊,你别以为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嘴脸,就能堵住天下人悠悠之口!”

  花清渊面红如血,嘴唇发抖。花晓霜先为梁萧伤心,又见爸妈这么吵嘴,心头一急,不觉头晕目眩。这时忽听梁萧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回去吧,我不算了。”花晓霜大喜,叫道,“萧哥哥,你真想通了?”梁萧闭目片刻,抬眼说:“我想通了,不算了。”

  花清渊一愣,将他抱起,笑着说:“只要你想通了,我挨打挨骂都不要紧。”说着瞟了凌霜君一眼,见她皱着眉头,胸口起伏,只好叹了口气,先将梁萧抱了回去。

  梁萧心病一去,不药而愈,没过多久,就能下地行走。说起来,也幸好他没有强算“元外之元”,若以天元四元的路子推演,那根本是无法可解的一道算题。直到四百年后,西洋国法兰西,出现了一大拨算学奇才,以西洋算术为根基,最终另辟蹊径,方才解开。但也仅得其法,若要计算,穷一生之力也不可能,又过数百年,借机械之助方得随心所欲。花元茂一代奇才,死得忒冤了。

  又过三四月光景,梁萧大体康复,心想:“这些年我只顾钻研算学,武功全都荒废了,只怕终此一生,也不及萧千绝了。”他解不出“天机十算”,已不做“太乙分光剑”之想。何况当年击掌为誓,就算花无媸愿意传他,他也无脸再学,一时满心凄凉:“我已竭尽全力,爸爸黄泉之下想也不会怪我。唉,那九道算题,无论放到哪本算经里面,都是压轴压卷的题目,可我也一一解开了。以我的能耐,第十道算题根本无法可解。晓霜说得对啊,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这些日子,花清渊起初常来看望,但都来去匆匆,愁眉不展。梁萧好转以后,他来得更少了。花晓霜从那日以后,再没来过。梁萧呆了两日,烦闷寂寞,他这些年只在天元阁与住处来回,许多地方都没去过。

  步出房外,梁萧恍恍惚惚行了一阵,鬼使神差,又到了石壁之前,不由拍着石壁寻思:“晓霜说得对,如今算不出,来日难道算不出来?如果死了,连来日也没有了。”

  这么一想,豁然开朗。抬眼看去,只见远处的“两仪幻尘阵”运转不休,梁萧寻思当年困在石阵,任人摆布,如今通晓周天万象、阴阳易理,不知道还会不会被困住。他有心一试,细观阵法,但觉一目了然。走进阵中,仿佛行走于旷野,心头真有说不出的畅快。

  四顾石像,又想起当夜所悟的武功。那时时间短暂,只学会了几十尊石像的招式,其他的石像还来不及揣摩。于是伸展手足,练起那套“大贤心经”。这一练之下,心中竟又电光石火般悟出许多妙谛,一时大感惊讶。再瞧石像,只觉所想所悟,比起当日,何止高明了十倍。

  这道理说来简单,天机宫的武功以数术为根基,花流水的武功也脱不了这个根基。花元茂如果发现石像之谜,也会成为一代高手,只是他醉心算学,对武功兴致全无,根本没有从这个角度来观察石像。

  梁萧越揣摩,越觉石像奥妙无穷,日日呆在阵里,参透石像武功。

  数月时光一晃而过,梁萧将八百圣贤像全都练完,忽又发觉,石阵还有若干奥妙。仅看石像,彼此间总有些无法贯通,须得将石像在阵法中的方位变化融入武功,前招后式才天衣无缝。他悟到这个地方,对这立像前辈佩服得五体投地。

  “两仪幻尘阵”以天机三轮带动,也生出了九般转法,梁萧由这阵法运转,变出了一套身法。他将这身法练了数日,这一日跨出一步,忽想:“这一步如以九宫变化,或许更是巧妙。”想着重新迈出,哪知本该四步的路程,却被他一步走完,一时大为震惊,想起了一门武功。

  他幼时贪玩好耍,却有过耳不忘的本事。那一日,梁文靖讲述“三才归元掌”精义,梁萧没有刻意去听,但也记下大半,这时细加回想,竟还记得两三成。当时他听父亲讲解,全然不知所云,眼下略一思索,只觉况味无穷。当下画出九宫图,按文靖所说的拳理,推演了半个时辰,便倾尽了“三三步”的奥妙;再以“三三步”为根本,依次推演出“四四步”、“梅花步”、“天罡步”、“大衍步”、“伏羲步”,一直推到“九九归元步”才穷尽,梁萧心中惊讶:“这步法比起石阵身法,似乎还要厉害一些,可惜我功力浅薄,走不到九九归元的地步。”

  他解到这里,心胸舒畅,漫步走出石阵。但见茫茫烟水间,数叶“千里舟”盘旋往来、撒网捕鱼,舟子们悠然自得,以诗词遥相唱和,清扬歌声,响彻湖上。

  梁萧听了一会儿,抬头向两壁看去。只见山崖之上,两行巨字依然如故:“横尽虚空,天象地理无一可恃而可恃者唯我。竖尽来劫,河图洛书无一可据而可据者皆空。”

  梁萧心中反复吟咏数遍,恍然有悟:“所谓竖尽来劫,说的是逝者已矣,将来的事无人说得明白,河图洛书未卜先知,皆是虚妄;所谓横尽虚空,指的是天上地下,变数甚多,没有任何事物当真可以依恃,能够始终依恃的唯有自我。这竖尽来劫,横尽虚空,不就是说:萧千绝看似不可战胜,将来也未必不能胜过,胜他的关键不在别人,只是在我梁萧自己。可惜我这五年来,只想着学别人的剑法,热脸尽贴了冷屁股。哼,难道我就不能凭一己之力,练出打败萧千绝的武功吗?”想到这里,陡然发现了一个崭新境界,豪气顿生,哈哈大笑。这一笑,方觉嗓音粗了不少,再一摸嘴唇,细密茸毛微微扎手,忽忽五年时光,已让垂髫童子长成了英俊少年。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八章 可恃惟我5   花清渊傻了眼,忙道:“霜君,对不住,我一时心急了。”凌霜君双眼微红,冷笑道:“做了这么多年夫妻,却从没见你为我心急过……”花清渊知道她想说什么,忙说:“是我不对,要打要骂随你,要不,我给你磕头也行 2012-11-13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