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五章 万物归藏4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1-30 15:02:01    状态:已完结
  梁萧扬眉道:“羽灵?”他顾视阿雪,“莫不是被韩凝紫腰斩的那个?”阿雪有些吃惊,说道:“我倒是听阿冰姊姊说过,羽总管少时在华山呆过。”梁萧“嗯”了一声,说道:“想必就是他!这个奸贼,从小不是好货。”再看眼前茕茕孤冢,心生凄惶:“爸爸死了,玄音道长也死了,莫非皇天无亲、不佑善人?”思来想去,不觉痴了。

  了情见他如此神情,叹道:“当年我来此地,十分苦闷。玄音道长虽在生死边缘,对我多有宽慰,我入玄门,也是感他所言。他于我算有半师之分,可惜还是救不了他。哎,世人生死,各有所归,小施主你也不必太难过。”

  梁萧略一沉默,冲土坟拜了三拜。阿雪看到,也跟着跪下,拜了三拜。梁萧奇道:“你拜什么?”阿雪道:“你是我哥哥啊!”梁萧心道:“是了,我的长辈,也是她的长辈了。”

  祭拜已毕,四人入观。玄音观以茅草做顶,不大不小约有两进。前面一间,挂了一张老君骑牛图,年代已久,色泽脱落。左右有厢房两间,后进是书斋。阿雪与哑儿同住一间厢房,梁萧则宿在书斋。

  用过斋饭,梁萧十分无聊,翻看书籍,发现了不少父亲的笔迹,当真又惊又喜。原来,梁文靖少时常来观中读书,又爱在书里写写画画。梁萧一路看去,其言天真笨拙,如“氓之蚩蚩,抱布贸丝”,上批“勿要上当,拿住此贼痛打”;读到“硕人之宽”,又批:“如此健壮女子,与冯家六婶相类”;读到“父慈子孝”,却写道:“正午时分,父亲痛击我臀”。如此类似,不一而足。梁萧好笑之余,又添伤感,时哭时笑,难以自已。

  他看到半夜,心潮澎湃,了无睡意,于是起身踱步。走了片刻,忽听远处传来断续的箫声,调子凄凉,枯人心血,摧人肝肠。

  梁萧被箫声触动心事,披衣出门。才一出门,箫声忽止,唯有习习清风,拂过耳畔。他穿过松林,四顾无人,便在玄音坟前站住,想起母亲惨别,父亲枉死的情形,不由得悲愤难抑,又想到柳莺莺,更生出无边的恨意。回想起那“穿心七式”,拔出剑来,使了几招,大觉无趣。想起楚仙流的话,抬起头来,只见夜空爽朗,繁星明灭。

  梁萧目视诸天斗数,心头一动:“楚仙流说剑道不是杀人,而是养心,我的心在那儿呢?”刹那间,他生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念头。被这念头震了一下,梁萧望着满天星斗,无穷剑意涌上心来。一时间,他剑若飘风吹雪,挥洒开来,走龙蛇,飞矫电,仰刺北斗,斜引参商,精光点点,与漫天星斗上下辉映。使到得意处,胸中郁积之气化入剑中,剑光如斗转星移,日月盈缩,处处暗合天文数理。

  梁萧一任性情,将这路剑使了足足半个时辰,方才消尽胸中块垒,收光罢影,微微喘息。这时忽听得有人拍手赞道:“好剑法!”梁萧举目一看,了情手持一支斑竹洞箫,悄然凝立前方。

  梁萧收剑入鞘,拱手笑道:“原来是道长的箫声。吹得凄凄惨惨,愁杀人呢!”了情笑道:“贫道信口乱吹,扰施主清梦了。”梁萧笑道:“左右我也睡不着。我叫梁萧,道长叫我姓名吧,施主来施主去,叫得我浑身不自在。”

  了情莞尔道:“好!我托个大,叫你梁萧!”微微一顿,“方才你的剑法似乎蕴藏天文。”梁萧惊道:“道长好眼力!”了情笑道:“谁教你的?”梁萧苦笑道:“没人教我,我心血来潮,自己乱想出来的。”了情讶道:“这剑法是你自创的?”梁萧道:“前段日子我被困在一个地方,无所事事,唯以钻研天文为乐。刚才瞧着天上星图,忽有所悟,胡乱使了几剑。”

  了情笑道:“你小小年纪,能悟通天象,新创剑法,真是不容易。嗯,是了,这路剑法参星御斗,效天之行,叫做天行剑法好么?”梁萧笑道:“道长抬举人了,这点微薄伎俩,怎当得起‘天行’两字。”了情道:“别自谦,你于剑理知之甚少,故而有心无力。若明白绝顶的剑理,世间万物皆可入剑,又何止于区区天文?”梁萧听得神往,问道:“说到绝顶,楚仙流的剑法算不算绝顶?”

  了情笑道:“你认得他?嗯,以剑法而论,楚仙流也算是顶尖儿的人物了。”梁萧道:“道长与他斗剑,谁更厉害?”了情微微笑道:“贫道萤烛之光,如何能同皓月争辉?”梁萧大不服气,抗声道:“道长何必谦逊!”了情摇头道:“不是谦逊,楚仙流剑术超绝,为人洒落。剑法人品,都担得起‘皓月当空’四字。”说到这里,若有所思,幽幽叹了一口气,道,“只不过,月华虽浓,却总不及太阳光炽烈。”梁萧笑道:“是了,楚仙流号称天下第二剑,不知谁是第一剑?”了情默然不答,目光投向极远处。梁萧循她目光望去,云开雾霁,弦月如弓,照得山崖上下皆白。

  过得良久,了情悠悠说道:“当今论及剑之一物,有两人堪称宗师。一位名叫欧龙子,乃是铸剑的宗师。此人有个怪癖,铸一剑必毁一剑。”

  梁萧奇道:“铸便铸了,何以要毁?”了情笑道:“欧龙子自言:非天下第一利器不铸。天下之剑,能入前三甲者,莫不是他一手铸出。故而他不能超越先铸之剑,绝不动手再铸,只要铸出一剑,必是天下第一。而后,这位欧先生也必定千方百计将先前所铸的剑毁去。”了情说到这里,微微一笑道,“因他自负一代宗师,绝不会铸出一柄‘天下第二剑’!”

  梁萧笑道:“这人有趣。遇上了也让他帮我铸把剑。”了情摇头道:“欧龙子绝迹江湖多年了。”梁萧一怔,叹道:“可惜。”了情笑道:“也莫泄气,万事皆有缘法,若有缘,必能遇上。至于另一个人,却是用剑的大宗师。此人文武双全、学究天人,可惜一生多舛,习文时直笔犯禁,屡考不中,沦为官府小吏。他混得潦倒,却热心时务,上书朝廷,针砭时弊。结果触怒权贵,严刑拷打,流配三千里,家资尽被抄没;父母也遭差人殴辱,相继病死。”说到这儿,了情悠悠一叹,忽地沉默下来。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二十五章 万物归藏4   梁萧扬眉道:“羽灵?”他顾视阿雪,“莫不是被韩凝紫腰斩的那个?”阿雪有些吃惊,说道:“我倒是听阿冰姊姊说过,羽总管少时在华山呆过。”梁萧“嗯”了一声,说道:“想必就是他!这个奸贼,从小不是好货。” 2012-11-30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