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五章 蛇啸雀来1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2-10 15:02:01    状态:已完结
  宋德佑元年五月,宋廷得知元人西北危急,丞相陈宜中斩杀元朝议和使节,上奏谢太后,誓言夺回两淮。谢太后凤颜大悦,命张世杰执掌三军帅印,聚集舟师万余艘,与靳飞合军一处,号称水陆二十万,进围京口。李庭芝也率步骑五万出扬州,进击阿术。当此存亡之秋,大宋一扫奸佞妖氛,精兵良将齐聚淮东,与元军决一死战。

  宋人来势猛烈,京口守备土土哈连连告急。梁萧率军渡江,进抵京口。同月,元军诸将陆续汇集,两军对峙于焦山,战舰数万,阻江断流。

  尚未交战,降将范文虎面见阿术,说道:“此去二十里有石公山,登山一望,宋军阵势尽收眼底。”阿术大喜,偕军中大将往石公山观敌。

  石公山耸峙江畔,山高百仞,颇有奇气。元军诸将登顶眺望,大江阔远,烟水苍茫,金山、焦山两峰遥峙,宋军战船千万,于两山间不时出没,阵势似方非方,似圆非圆,十船一队结成方阵,舻舳间十分紧密。

  梁萧默察宋阵,忽道:“不对!”阿术奇道:“如何不对?”梁萧道:“宋军这个阵势,叫做‘天地玄黄阵’。十船一队,居中结成五阵,合以东、西、南、北、中五岳之位;五岳内外夹杂九阵,法于邹衍的大九州之数:晨土东南神州,深土正南邛州,滔土西南戎州,并土正西廾州,白土正中冀州,肥土西北柱州,成土北方玄州,隐土东北咸州,信土正东阳州。十四阵相生相衍,结成后土之象。”众人循其指点,果见宋阵内隐隐分作十四块,不由暗暗称奇。

  梁萧又指宋军外阵:“后土阵外有玄天阵,又分化为二十四小阵,合以二十四节气: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他一边述说,一面指出二十四阵方位,“玄天阵合于周天节气,后土阵合于八方地理,天地交泰,变化不穷。据我所知,此阵早已失传,当初我也只见过残简。不过残简有言:‘此阵囊括天地,吞吐日月,御千万之兵如拈一芥,进退裕如,破无可破。’”

  阿术听得神色一变,皱起眉头。忽听有人哈哈笑道:“晦气晦气,大好江山,却无人会赏,只得野狗一群,在此嚎东嚎西!”

  众将一惊,回头瞧去,忽见光溜溜大石上,凭空多了一个邋遢儒生,对着大江把酒临风,意态潇洒,宛如图画中人。

  梁萧心中一凛,向那儒生拱手道:“公羊先生,许久不见,怎么一见面就骂人?”众将心中诧异:“梁萧怎么认识他?山下有精兵把守,这人又怎么上来的?”

  公羊羽笑笑说道:“我自骂野狗,哪里又骂人了?”众将听出嘲讽,无不大怒。梁萧皱了皱眉,扬声道:“你是云殊的师父?”公羊羽瞥他一眼,淡淡说:“那又怎样?”梁萧面无血色,点头道:“我懂了。”

  公羊羽冷笑道:“你懂个屁!”目视大江,双眉一扬,举手拍打石块,沉吟道,“天地本无际,南北竟谁分?山前多景,中原一恨杳难论!却似长江万里,忽有孤山两点,点破水晶盆,为借鞭霆力,驱去附昆仑!望淮阴,兵治处,俨然存!看来天意,止欠士雅与刘琨,三拊当时顽石,唤醒隆中一老,细与酌芳尊,孟夏正须雨,一洗北尘昏!”

  阿术听得奇怪,收摄心神,低声问水军总管张弘范:“他唱的什么曲子?”张弘范颇通诗词,小声说:“这曲子说的是,江山壮美,我要像祖逖、刘琨一样驱逐胡虏,如诸葛孔明一般北伐中原。”

  阿术面色一沉,以汉话叫道:“足下是谁?”公羊羽瞧他一眼,笑道:“你问我是谁?哈,我朝游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三醉岳阳人不识,一剑飞过洞庭湖!”众亲兵忍耐不住,飞身扑上,谁知刚刚举刀,就觉浑身一麻,不能动弹。公羊羽的诗句还没念完,十多个亲兵早已张口怒目,犹如木塑泥雕,一个个定在当场。

  公羊羽大袖一垂,长笑道:“阿术,你道我是谁?”这首诗是吕洞宾所作,公羊羽随口引来,本是以风流神仙自况,阿术不解其意,只觉眼前诡异莫名,背脊生寒,厉声叫道:“大伙儿当心,这酸丁会妖法!”

  公羊羽“呸”了一声,说道:“分明是仙术,你却说是妖法。唉,人说鞑子蠢如牛马,果然不假,跟你说话,真叫对牛弹琴!”阿术定了定神,沉声道:“闲话少说,足下到底有何贵干?”公羊羽笑嘻嘻地道:“区区穷困潦倒,贵干不敢当。李太白曾有言:‘天地赌一掷,未能忘战争。’我这次来,只想和你们那个鸟皇帝忽必烈天南地北,赌上一局!”

  阿术只觉此人言辞古怪,心想:“遇上这种大刺客,走一步算一步,跟他说话拖延时机。”假意想了想,说道:“好啊,足下要怎么赌?”

  公羊羽拍手笑道:“果然是对牛弹琴!所谓天地赌一掷,当然是掷骰子了。赌注么?就是这天这地。不过赌徒有了,赌注有了,骰子也不能少!”从身边提起一个布囊,随手一抖,布囊中骨碌碌滚出一颗人头。

  阿术看清人头容貌,失声叫道:“燕铁木儿!”公羊羽笑道:“这个家伙叫燕铁木儿吗?我瞧他耀武扬威,顺手将他带上来了。”他嘻嘻一笑,指着人头,“这算我第一个骰子,听说他是劳什子马军万夫长,所以算做三点。”燕铁木儿是元军万户,骁勇善战,如今身首分离,直叫众将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阿术身为大将,不甘示弱,冷笑说:“万夫长是三点的骰子,本帅想必是六点了。”公羊羽大指一翘,笑道:“果真是三军统帅,大有自知之明。可惜,六点只得一个,掷不出六六大顺、至尊豹子。不过,天幸还有三位总管,姓梁的小兔崽子是水陆大总管,算做五点。陆军总管阿剌罕算四点,水军总管张弘范算四点。参议政事董文炳带兵不多,官品尚可,好歹也算四点。至于这个范文虎?卖国求荣,败类中的败类,算一点都抬举他了,拿来做骰子,脏了老子的手。”范文虎被他骂得狗血淋头,面带怒容,心里却是一阵窃喜。

  此时日未中天,江水如带,远景旷夷,原本十分写意,但这小小的石公山头,气氛却是沉重如铅。公羊羽始终笑容不改,好比赴会清谈。但他越是谈笑风生,诸将越觉喘不过气来。他们平日号令千军万马,手握无数人的性命,但如这样身为鱼肉、任人宰割,却是从未有过的奇事。

  公羊羽手拈胡须,又笑道:“赌徒赌徒,非三即六。穷酸我方才手风不顺,只掷了个三点,敢问诸位,穷酸下一回掷个什么点数才好?”目光扫过诸将,眼见无人出列,他冷冷一笑,正要讥讽,忽见梁萧足不点地越众而出,挥手在一名亲兵背上拍落,那人四肢乱舞,穴道顿解。梁萧在人堆里左一穿,右一突,身若蝶飞,掌如电闪,眨眼间,十余亲兵前仰后俯,全都活动开来。梁萧身形一敛,足下不丁不八,淡淡说道:“公羊先生请了!”

  公羊羽的脸上青气一闪,口中却笑着说:“五点来了,好得很!”右掌一扬,徐徐拍向梁萧胸际。他的掌风凝若实质,梁萧挥掌一迎,胸中气血翻腾,不由倒退三步。后方一名亲兵不知好歹,抢上扶他,指尖刚刚碰到脊背,整个人飞出六丈,一个筋斗落下悬崖,凄厉惨呼,远远传来。

  公羊羽不待梁萧站定,一闪身到他头顶,大笑道:“兔崽子,下山去吧!”梁萧不敢硬接,长剑出鞘,直奔对手胸腹。公羊羽哼了一声,袖里青螭剑破空而出,剑如薄纸,曲直无方,宛如群蛇攒动,刺向他周身要害。

  二人剑若飞电,乍起乍落拆了五招,出招虽快,剑身却无半点交接,看似各舞各的,实则无一不是避实击虚的杀招。

  公羊羽五剑落空,心中又吃惊,又难过:“此子假以时日,必成一代宗师。可恨他助纣为虐,武功越强,祸害越大,若不将他铲除,还不知要害死多少宋人?”心肠忽变刚硬,长剑一疾,刺向梁萧面门。

  梁萧向后一纵,忽觉足底踏空,心头大为震惊:“糟糕!后面是悬崖!”刚要稳住去势,公羊羽剑势如风,长驱而来,就在众人惊呼声中,梁萧身形后仰,坠落悬崖。他情急智生,望着崖壁缝隙,奋力运剑刺入,“呛啷”一声,梁萧一手捉剑,身子悬空,随着浩荡江风来回飘荡。

  公羊羽并不追击,拈须笑道:“这招‘猴子上吊’使得好!”梁萧自知难免一死,索性扬声高叫:“公羊羽,你使招‘野狗吃屎’来刺我啊!”他所在方位甚低,公羊羽心想:“如果刺他,势必俯身,形如野狗匍匐,岂非中了他的言语。”犹疑间,背后风响,众亲兵挥刀扑来。公羊羽转身一掌,扫翻四个,众亲兵悚然止步,忽听阿术大喝:“后退者斩!”他军令如山,亲兵们纷纷拼死上前。

  公羊羽笑道:“虾兵蟹将,一点都不算,如果掷出来,老子岂不大输特输。”软剑缩回袖间,一晃身,抓住阿术心口,举在手里笑道,“你口口声声叫人送死,自个儿的本领倒也平常。”诸将眼见主帅被制,无不大惊失色。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三十五章 蛇啸雀来1   宋德佑元年五月,宋廷得知元人西北危急,丞相陈宜中斩杀元朝议和使节,上奏谢太后,誓言夺回两淮。谢太后凤颜大悦,命张世杰执掌三军帅印,聚集舟师万余艘,与靳飞合军一处,号称水陆二十万,进围京口。李庭芝也 2012-12-10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