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六章 假鸾乘风4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2-11 15:02:01    状态:已完结
  梁萧闻言心动,沉吟半晌,拍手笑道:“阿雪,你说得是,咱们就变成鸟儿,飞得远远的,叫那个大恶人再也追不上。”他见阿雪瞧着自己,眼中尽是不解,便笑道:“你还记得我以前做过的竹鸟么?”阿雪见他笑嘻嘻的,也觉开心,点头道:“记得,上好机括就能飞来飞去。可惜第一只被土土哈射坏了,第二只这次走得急,忘了带上。”

  梁萧笑道:“不打紧,咱们再做一只大的,把你我带下山去。”他目光转到那颗老松上,“若要木材,这棵树尽也够了。”他拔出铉元剑来,审视半晌,叹道,“铉元啊铉元,你本是神兵利器,可惜主人无能,只好累你屈尊降贵,做一次斧斤。”

  他说罢,忽见阿雪向着老松合十默祷,不由奇道:“阿雪,你做什么?”阿雪道:“我在向这棵树说,大树啊大树,你在这里苦苦活了千百年,可惜哥哥和我要活命,只有牺牲你了。你若有知,我事后必然烧香拜佛,佑你往生极乐。”

  梁萧欲要发笑,但瞧那棵茕茕老松,忽又笑不出来,寻思:“草木且堪怜惜,何况天下苍生?我攻城破坚,杀人无算,又算什么呢?”闷了一会儿,按捺心事,画图伐木。他涉足西方算学以后,机关术更进一层,这只木鸟较之当年所造的竹鸟更为精巧。梁萧不敢怠慢,昼夜兼工,即使入夜也燃着松明火把赶造。

  次日凌晨,木鸟完工。形若大鹰,左右翅长两丈,前后一丈五尺。下腹装设机轮,上方两侧均有绞柄,头尾、两翅共有风车四部,与绞柄相连。木鸟下端有圆木轮,轮下斜搁两条木轨,以为起飞之用。

  木鸟尽管造好,其时风向不定,不便起飞。梁萧心中惴惴不安,要知此事自古未有,稍有差池,自己粉身碎骨也罢了,阿雪若有三长两短,自己九泉之下也难心安。

  贺陀罗白天用鸟笛封锁下山路径,夜里在山腰石洞运功疗伤。棒伤深入骨髓经脉,婆罗门内功尽管深湛,可要治好也不容易。他向采药人打听,这座山峰名叫天都峰,意即“天仙都会”,本是黄山七十二峰中的第一险峰。自古以来,鲜有能人登顶。贺陀罗一听,雄心大起。第三日清晨,他的肩伤稍稍痊愈,迫不及待出了山洞,抖擞精神,飞猱般向上攀援。

  阿雪监视山下,云雾遮眼,不觉贺陀罗上山,等到发现,敌人距离崖顶不过三十来丈。梁萧暗骂:“老贼来得好快!”这时风偏西北,并不适合起飞。他放手一搏,搀着阿雪坐上木鸟,奋力绞动手柄,四部风车呜呜鸣转,搅得峰顶烟尘四起。

  梁萧一挥剑,斩断后方绳索。木鸟顺着木轨滑下,呼的一声,没能起飞,直愣愣地向下俯冲。变生仓促,阿雪吓得双眼紧闭,尖声惊叫。梁萧也变了脸色,心中暗暗叫苦。

  贺陀罗眼看登顶,忽觉头上狂风大作,只当梁萧居高临下,趁机施袭,情急翻掌托出。这一掌以下对上,用足了十成内劲,巨力可撼千钧。木鸟被他掌风一托,向上一蹿,四部风车逆风转动。木鸟一沉又升,稳稳当当飞了起来。

  梁萧惊喜莫名,大笑道:“贺陀罗,多谢相送!”贺陀罗趴在崖上,呆望二人乘风而去,脸上尽是不信之色,倏尔手脚一软,几乎掉下悬崖。

  阿雪从木鸟起飞开始,始终闭眼尖叫,直待木鸟再无颠簸,方才定住心来,张眼偷望。前方青峰簇簇,破云而出。晨光如水,在漠漠云海上染上绚烂的金色。极远处,江河如错金玉带,穿山越岭,东流入海。这几日里,她看惯了黄山美景,却没一刻如眼前这么美丽。

  木鸟因风起,载着两人经过光明顶、莲花峰,穿梭在黄山七十二峰之间。清风阵阵,吹得二人衣发飘飘,心快神畅。梁萧情难自禁,搂住阿雪纤腰,阿雪低头偎入他的怀里。刹那间,两人的身心都似化去,尘世间的种种纷扰仿佛眼前云烟,缥缈散去。

  木鸟飞了一阵,被清风送出山区。遥见平原上阡陌纵横,有农人望见木鸟,纷纷奔跑叫喊。

  梁萧俯视下方平野,叹道:“阿雪,若能永远飞下去该多好!”阿雪张口说道:“好啊!”梁萧微微苦笑,望见前方已是长江,当下摇动手柄,木鸟向江水俯冲下去,落在江面,顺流漂去。

  梁萧折下木鸟一翼,当作木桨,划到岸边。两人踏足江岸,望着木鸟漂远,心中满是惜别之情。过得良久,梁萧挽起阿雪的手,叹道:“走吧。”

  阿雪抬眼瞧来,二人目光一交,想起木鸟上的亲昵情形,均是面红心跳。梁萧别过头去,惊觉方才木鸟上,心中除了阿雪,再也没有别人。侧目望去,阿雪敛眉低头,不知想些什么。一股暖意顺着她的小手传来,梁萧身心俱暖,恨不能仰天长啸。

  两人手挽着手,向东走了一日,抵达京口大营。守营士卒望见梁萧,匆匆报与营内。营门大开,飞出三骑,正是土土哈、李庭与囊古歹。三人白衣白甲,神色十分惨淡。

  还没奔近,李庭跳下马来,一把抱住梁萧,失声痛哭。梁萧猜到缘由,拍拍他肩,欲要说话,嗓子却被哽住。阿雪奇道:“李庭,出什么事了,王可呢?”李庭身子一震,涕泪交流。土土哈黯然说:“阿雪,王可战死了……”

  阿雪口唇微张,眼泪一转,夺眶而出。土土哈一咬牙,续道:“梁萧你不告而别,阿术平章很生气,骂你不守军规。我听不过,就说即便你不在,我们也不会输。阿术说,军中无戏言,如果开战,你们打先锋,胜了算你们的功劳,败了严惩梁萧。不多久,宋军下书挑战,平章率军迎敌。宋人阵法厉害,我们损伤很大。王可说:‘我们死了不打紧,决计不能连累梁大哥。’就和李庭带了水师,装满火器,冲入宋军阵中,我和囊古歹两翼掩护。李庭半途被宋军截住,王可先将自己的船烧了,冲入宋军阵心。火器爆炸,借着风势,将宋军十多艘大船都烧着了,跟着东风一紧,百里内的宋军战船都被这把火烧光了……”说到这儿,土土哈嗓子一哑,涩然道,“宋军败了,王可也没回来,连……连尸首也没见着……”

  李庭已哭到身子发软,泪眼模糊中,见梁萧神色木然,叫道:“梁大哥,你……你要为王可报仇!我瞧见了,姓云的就在宋军中指挥,他先害了赵山、杨榷,如今又害了王可,我……我跟他誓不两立……”说到这里,忽见梁萧身子一晃,哇地吐出一口血来,不由惊道,“梁大哥!你怎么啦?”

  梁萧拭去口角鲜血,瞧了瞧灰茫茫天空,忽地纵声惨笑,边笑边走,一眨眼,走进营门,消失在众人视野之外。

  京口一战,宋军水师灰飞湮灭。消息传到临安,大宋朝野尽失主张。元廷本为灭宋与否争得不可开交,京口战报传来,伯颜上表请战,要以破竹之势直捣临安。忽必烈阅罢奏章,不顾西边战事,拜伯颜为右丞相,阿术为左丞相,梁萧为平章政事,南下灭宋。

  伯颜返回军中,命阿术继续围困扬州,以梁萧为先锋,进逼常州。

  常州是神鹰门发源地,京口战败,靳飞与云殊率残兵败将退回常州。听说元军南下,二人在书房内密议许久,也没定出一计半策。云殊呆了半晌,忽道:“师兄,你我战死沙场也是应当,娘亲与姊姊怎么办? 文儿还小,也跟着殉国吗?”

  靳飞摇头说:“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云殊皱眉道:“依我之见,不妨让姊姊带着娘亲与文儿,趁夜离城……”靳飞怒道:“胡说!你我身负守城之责,此时迁移家眷,成何体统?”

  云殊脸一白,还未说话,“吱嘎”一声,房门大开。一位素衣老妪站在门前,面如满月,鬓已星星。身后一名三旬美妇,眉眼与云殊依稀相似。

  二人神昏智乱,都没留心房外有人。靳飞慌忙起身,施礼道:“师娘!”又看了那美妇一眼,小声说:“阿……阿璇!”云殊也站起身来,向那素衣老妪道:“妈!”又对美妇说:“姊姊。”

  老夫人淡淡说道:“适才路过,你俩的话我听到了!”她嗓音沙哑,说出话来别有一番威严。老夫人目光一转,盯着云殊道:“你方才的龌龊念头,与贾似道有何分别?莫非你父亲教的道理,都被狗吃了?”

  她这话说得严厉。云殊冷汗淋漓,一膝跪倒,颤声道:“孩儿独自受难也罢了,累着您和姊姊,心里便觉不安。”老夫人叹道:“国已如此,家又何存?鞑虏乱华,家破人亡者何止千万,多我云家,算得什么?妈不是寻常妇人,阿璇也是深明大义的孩子。我云家世代忠义,岂独男儿?”她的语气淡定从容,云殊听在耳里却觉心如刀割,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云夫人长叹一口气,扶起云殊道:“殊儿,你知道你名字里这个‘殊’字的含义么?”云殊道:“父亲说过,是特出的意思。”云夫人点头说:“是了,万程起这个名字,就是要你特出于众人之上,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大英雄、大豪杰。瞻前顾后,也是英雄所为吗?”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昆仑 第三十六章 假鸾乘风4   梁萧闻言心动,沉吟半晌,拍手笑道:“阿雪,你说得是,咱们就变成鸟儿,飞得远远的,叫那个大恶人再也追不上。”他见阿雪瞧着自己,眼中尽是不解,便笑道:“你还记得我以前做过的竹鸟么?”阿雪见他笑嘻嘻的, 2012-12-11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