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九章 杏林医隐5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2-14 15:02:01    状态:已完结
  她躺在床上,如饮醇酒,晕陶陶的,兴奋莫名,满脑子都是梁萧的影子。只想着明日见了他,说什么话儿才好,做什么事儿才妥当。这么辗转反侧,到了三更,迷蒙中,忽觉眼前微微发光,睁眼看去,屋内灯火亮堂,梁萧坐在床沿,眼中含笑。花晓霜芳心大乱,想要坐起,梁萧按住她笑道:“别起来,小心着凉。”花晓霜只好依言躺着,但觉被子里恰似燃了一炉火,不觉香汗淋漓,一张芙蓉脸儿烧得火红,颤声道:“萧哥哥,你……你怎么来了?”梁萧笑道:“晓霜,你记不记得,当年我在天机宫答应过你一件事。”花晓霜微微一怔,笑道:“去看日出么?”

  梁萧叹道:“你还记得?”花晓霜微微一笑,心想:“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梁萧沉默一下,说道:“趁着天还没亮,我们这就上山。”花晓霜满心欢喜,说道:“好,我添一件衣服。”梁萧笑道:“不用了,天寒露重,我用被子裹你上去。”花晓霜吃了一惊,忙道:“那……我岂不成了个大粽子。”梁萧笑道:“对啊,是个美人馅的大粽子。”花晓霜垂下头,心想:“我可不美!”

  梁萧将她裹紧,抱着出门,展开轻功向山顶奔去。花晓霜耳边风响,好似腾云驾雾,飞在天上,只觉得心中喜乐,浑忘一切,不知不觉竟打了个盹,忽听梁萧道:“到了!”她张眼看去,前方暗沉沉地涌动不已,应该就是东海了。

  梁萧放下她,两个人并肩坐在一块大石上,风声凄凄,时来时去。梁萧想要说话,又不忍打断这难得一有的宁静。他默不作声,花晓霜也不好开口。两人静静坐了一会儿,梁萧心生疲惫。他内功精湛,打仗时数昼夜不休不眠也是神采奕奕。此时并未如何劳累,眼皮却越来越沉,此情形前所未有,迷糊渐生,不待日出,竟然睡着了。

  过了好一会儿,一阵山风打来,梁萧悚然一惊,急声叫道:“晓霜,晓霜……”叫声中满是惊惶,花晓霜心头诧异,应道:“萧哥哥,你叫我么?”梁萧见她,吁了一口气,心中十分奇怪,他向来惊觉,今天怎么如此大意,一不留神,竟睡过去了。”

  举目看去,太阳升起大半,黑云将收未散,便似浓浓的墨鱼汁里煮着半个蛋黄。梁萧大觉无趣,侧目望去,花晓霜凝目遥望,神色专注,瘦削的脸儿被朝阳映着,发出柔和恬淡的光彩。梁萧望了两眼,睡意又生,情急间,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花晓霜应声看来,吃惊道:“萧哥哥,你做什么?”

  梁萧脸一红,好在被旭日红光照着看不出来,讪讪说:“我打蚊子!”花晓霜奇道:“这么冷也有蚊子?”梁萧苦笑一下,不知如何回答。

  花晓霜被他一岔,也没了观日的心情。斜目望去,却见一株华通花,孤零零地长在山崖上,随着晨风左右摇晃,不由心中一动,低声吟道:“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是远而!”梁萧问:“晓霜,你说什么?什么反儿反爹的?”花晓霜笑道:“这是孔子的话,意思是说华通花开,翩翩摇摆,难道我不思念你么?想是家离太远……”说到这儿,她神色一黯,默默垂下头去。

  梁萧望着她,忽道:“晓霜,你想家了?”花晓霜眉眼一红,轻轻点了点头。梁萧道:“我正想问你,为什么你会离开天机宫到崂山来?”花晓霜沉默时许,仿佛鼓足勇气,望着他认真地说:“萧哥哥,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梁萧点了点头。花晓霜叹了口气,说道:“那天,你被明归爷爷抓走……”梁萧不悦道:“你怎么还叫他爷爷?”花晓霜面色泛红,低声说:“我叫顺口啦。总之,那天许多人都去救你,爸爸、姑姑,还有秦伯伯、左元爷爷、修谷爷爷都去了。我一个人留在宫里,难过得要命,又焦急得要命,天天盼他们救你回来。可过了两个多月,爸爸回来了,脸色十分难看,我问他你怎么了,他只是摇头叹气,却不说话。后来过了许久,我才听梅影姐姐说……说你已经死了。”说着泪水止不住地落下来。

  梁萧十分疑惑,皱眉说:“不对,左元和修谷见过我,怎么会说我死了?”花晓霜一愣,也觉不解,梁萧想了想,咬牙道:“这两个老混蛋,一定恨我破坏他们的奸计,故意不说我还活着。晓霜,你也真笨!”他苦笑一下,叹道,“我这样的祸害精怎么会轻易死掉呢?”

  花晓霜红着脸说:“我念起那时的心情就想大哭一场。从小到大,我从没那么难过的,几乎……几乎就不愿活了……”

  梁萧心生感动,两眼酸热,怕被看见,匆匆别过头去。却听花晓霜又叹了口气,说道:“当天夜里,我就病倒了,天幸师父留在宫里,要么我就再也见不着你了。谁知那段日子,爸妈又闹起别扭,天天吵架,起因是奶奶要他们给我添个弟弟,以后好做天机宫的宫主。”

  梁萧道:“这是好事啊,他们干吗还要争吵?”花晓霜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听妈妈说,爸爸对她不好,当年她被一个女人打伤,爸爸明明制住那人,又将她放了。唉,我从没见妈妈那么生气,她说恨死爸爸了,要让花家断子绝孙。奶奶见妈妈不肯生弟弟,就说,花家人丁单薄,才引起明归的反叛,如果妈妈不从,她就要爸爸休妻再娶。妈妈气得大哭,爸爸也说,他已害了妈妈,不能再害第二个女子,宁可一死,也不再娶。”梁萧早先听明归说过花清渊与韩凝紫的情事,听到这里,不觉暗暗点头:“就此事而言,花大叔做得窝囊,但他不肯休妻,倒也有些血气。”

  花晓霜说:“总之,奶奶使尽各种软硬法子都不能逼爸爸妈妈就范,终于生起气来,指着我说:‘霜君,你好,你不听我的话,我就把她关起来。你一天不生孩子,一天见不着她……’”梁萧忍不住破口大骂:“花无媸这个臭婆娘!”

  花晓霜轻轻啊了一声,面颊通红。梁萧还想再骂,可终归忍住,心想她要不是晓霜奶奶,我立时前往天机宫,打她个落花流水。

  花晓霜定了定神,又说:“奶奶说到就做,动手抓我,妈妈想要护我,可又打不过。这时师父来了,大骂奶奶。奶奶却说:‘这是花家的家事,不要你恶华佗管!’师父说:‘那可不行,她是老……不,是我的病人,谁动老……嗯,我的病人,我就跟谁拼命……’”梁萧拍手道:“好啊,说得痛快。”心中对吴常青平添好感,冲这几句话,看他些脸色也无所谓了。

  花晓霜仍是闷闷不乐,说道:“我见他们闹翻,心里十分难过,就对奶奶说,我拜吴爷爷为师,到崂山去,妈妈不生弟弟,我就不回天机宫。唉……我一直想跟师父学医,我从小生病,十分难受,师父每次给我看病,痛苦就要轻些。所以我就想啊,天下有许多人害病,一定与我一样难受。我有了师父的本事,就能让他们减轻痛苦。从那以后,我看了许多医书,并向师父请教,他也随意指点。可我每次说要给他做徒弟,他总不做声。”说到这儿,她微微一笑,“那天他和奶奶赌气,一口答应收我为徒,真是因祸为福的快事。”

  她说得轻描淡写,梁萧却知道,为了这些事,她一定受了许多委屈,不由叹道:“晓霜,你受苦了!”花晓霜摇头道:“这也不算苦,听到你的死讯,那才叫苦呢!若非学医救人忘了苦恼,我……我也许早就难过死了。”突然之间,她深深注目梁萧,眼里涌满泪水,

  梁萧见她眼神,胸口似被打了一拳,不禁掉过头去,心子怦怦狂跳:“她这眼神与阿雪何其相似,莫非我看错了?”偷看花晓霜一眼,她的瓜子脸与阿雪的圆脸绝不相似,只有眼里的凄伤一般无二。梁萧心痛如割,心潮起伏,凝注东方旭日,一时默默不语。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三十九章 杏林医隐5   她躺在床上,如饮醇酒,晕陶陶的,兴奋莫名,满脑子都是梁萧的影子。只想着明日见了他,说什么话儿才好,做什么事儿才妥当。这么辗转反侧,到了三更,迷蒙中,忽觉眼前微微发光,睁眼看去,屋内灯火亮堂,梁萧坐 2012-12-14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