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二章 花中圣哲5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2-17 15:02:01    状态:已完结
  梁萧不知就理,定眼细看,没看出鼓槌上的门道,便问:“花生,鼓槌有什么古怪?”花生左右闪避鼓槌,口中大叫:“上面有刺,扎俺手啦!”众人见他激斗中还能说话,均是刮目相看。

  梁萧听他说得含混,心想鼓槌上莫非有暗器,但他目力极强,雷行空若发出暗器,断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他思索不透,忽见铜鼓挥舞更快,鼓声起伏有致,震得众人耳鸣心跳不止,纷纷双手捂耳。四周百花为鼓声冲击,纷纷凋落。花生却如一只鱼儿,避开如潮攻势,左一扭,右一晃,总不与雷行空的鼓槌相接。

  楚仙流瞧他身法,失笑道:“好个‘三十二身相’,闹了半天,老和尚的徒弟到了!”他说来浑不费力,却声声穿透鼓声,落入众人耳中。

  梁萧皱眉道:“‘三十二身相’是什么?”楚仙流笑道:“‘三十二身相’是‘大金刚神力’中的变化!传说如来有三十二化身,《金刚经》有言:‘如来说三十二相,即是非相,是名三十二相。’练到三十二相,也已是‘大金刚神力’中极高的境界,变化如神,攻守难测。只不知小和尚为何只是躲闪,并不出击?”

  花生身在斗场,被鼓声牵动气血,只觉头昏脑胀,一颗心似乎要跳出口外,对那支鼓槌更是畏之如虎,一味只想躲避。这时听了楚仙流的话,心眼活泛起来:“师父说过,这个三十二身相可以打人,但他又说俺手重,不许俺打……”

  雷行空见他忽而皱眉,忽而微笑,忽而眉飞色舞,忽而状似沉思,不觉心中大怒:“他妈的小秃驴,这个当儿还在五思六想!”想着挥鼓举槌,气势更壮。花生让过数招,灵机一动:“方才梁萧让俺摸那个婆娘,说是摸她手脚脸颈,她就会认输。是了,俺只须摸摸这老头儿,他也会认输啦。”想着两眼放光,纵身斜跃,逼近雷行空,使招“三十二身相”中的“举手伏象”,探手在他右手背摸了一把。

  雷行空大惊,铜鼓横扫。花生形同鬼魅,又在他左手背上摸了一把。雷行空鼓槌一挥,向他太阳穴砸到。不想花生一转身,使个“割肉喂鹰”,再于他左颊上摸了一把。众人只瞧花生在雷行空身上摸来摸去,无不惊奇。梁萧又是惊讶,又觉可惜:“小和尚手重一些,雷老儿岂不输了好几回?”

  雷行空连着三次道儿,又惊又怕,连声怒吼,鼓槌频频击鼓,鼓皮反激鼓槌,落向花生。花生如果一味闪避,雷行空拿他无法,可他摸过了雷行空的左脸,又想摸他的右脸,雷行空看得清楚,狠狠一槌挡在他手上。花生半身麻痹,大叫一声,仰天栽倒,急使一个“脱胎雀母”,连打两个滚儿,狼狈向后逃窜。

  雷行空扳回劣势,气势一振,双手狂舞,鼓声震天动地,鼓槌鼓皮之间迸出缕缕火光,射落在地,地上残花败叶化为灰烬。花生无法近身,惶急道:“梁萧,不成啦,俺摸不到他,他也不会认输啦!”

  梁萧一听这话,恍然大悟,苦笑道:“花生啊,我让你摸楚二娘,又没叫你摸雷老头。楚二娘细皮嫩肉,摸了一定认输。雷老头子皮粗肉厚,你摸他百十下,他也不当一回事!”楚羽听得满脸羞红,心想小秃驴这几下进退如风,换了自己,也难躲开。她想到这儿,一时又后怕,又庆幸。

  花生让过一轮急攻,叫道:“不能用摸,那怎么办?”梁萧笑道:“不能用摸,用打就好。”花生摇头道:“不成,师父说了,不许俺动手打人。”梁萧双眉皱起,凝视鼓槌击鼓迸出的白光,心头一动,想起《天机随笔·格致篇》中几句话来:“琉璃交于毛发,生蓝白之火,触手微麻,其性类于九天之电,若聚少成多,未始不能断巨木、焚人畜……”不由脱口叫道:“花生,那不是针刺,是电,九天之电。”

  花生闻言大奇,应声道:“酒店自然是好的,这个酒什么店大大不好!”梁萧不觉苦笑,不知如何解释才好。雷行空却很吃惊,他手中的青铜鼓为上古神物,传说是黄帝征蚩尤时,聚昆山之铜,取雷兽之皮,制成的一面雷鼓。那只鼓槌名为“七阳槌”,是雷兽腿骨所化。雷兽为上古异兽,生于雷泽,早已灭绝。传说兽皮制鼓,震惊百里,其骨制成“七阳槌”,击鼓时能生出九天雷火,藏于“七阳槌”中,寻常人一触即死。这一槌一鼓是雷公堡传家至宝,重达八十余斤,携带不便。此次为了对付楚仙流,雷行空特意携来,不想却被梁萧一眼瞧破奥妙。

  梁萧既知其理,随即拟出破解之法,正要说话,忽听雷震怒道:“梁萧,你也是天下有名的人物,怎么尽做这些违约勾当!”梁萧道:“我又怎么违约?”雷震道:“你明目张胆指点这小和尚,岂不是你两人对付我爹一个?”楚羽相帮丈夫,也道:“是啊,大家堂堂一战,才算本事!”楚仙流点了点头,叹道:“梁萧,头一阵情有可原,这一阵么……小和尚未必会输,你就不要从旁指点了。”梁萧笑道:“其实我也不知如何对付这面破鼓。楚前辈武功绝伦,想必有破解之法?”他既不指点,便来个请教,声音甚大,众人无不听得清楚,楚羽急道:“三叔,别上他当!”

  楚仙流明白梁萧的把戏,微笑不语。梁萧叹了口气,说道:“楚前辈也不知道么?唉,无怪任人撒野,弄得枝残花落,一片狼藉。”楚仙流生平爱花成痴,雷行空施展“雷鼓九伐”,十丈内花木尽摧,令他十分不快,他明知梁萧激将,也不由冷笑说:“‘雷鼓九伐’算什么?‘扰乱六律,铄绝竽瑟’八字,足可破之。”

  梁萧一愣,心想这老头儿跟我拽文,目光一转,向花晓霜问道:“晓霜,你知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花晓霜随口道:“这是《庄子·胠箧》中的话,全句是说:‘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也。’竽和瑟是乐器,‘扰乱六律,铄绝竽瑟’也就是扰乱音乐节奏、销毁演奏乐器的意思!”楚仙流瞥她一眼,默默点头,心想这女娃儿记性了得。柳莺莺却大大犯疑:“她知书达理,咬文嚼字胜我百倍,莫非梁萧就是看中了她这个本事?”一念及此,妒意更浓。

  梁萧听了解释,微微一笑,放声说道:“听你一说,我就明白了!好比有人打鼓,你把他的鼓打破了,他就没辄了!”雷震大怒,厉声道:“他妈的!梁萧,你这算不算违约?”梁萧笑道:“我跟人讨论学问也算违约么?‘铄绝竽瑟’可是楚前辈说的,我打个比方解释,也算违约吗?”他长于诡辩,雷震气得浑身发抖,却不知怎么驳他。

  花生瞅了瞅铜鼓,心想这老儿没了鼓,就没法敲它,师父只说不能打人,可没说不能打鼓。他被雷行空招招紧逼,心里十分憋闷,于是身形一敛,双拳斗合,由“三十二身相”化为“一合相”。《金刚经》有言:“若世界实有者,即是一合相。”“一合相”是世间万物的总和。花生进入这一境界,好似天地万物纳入体内,心中生出无坚不摧、无惧无畏的念头,一时环眼圆睁,现出金刚忿怒之相。

  雷行空见他气势一变,微微吃惊,不防花生身形一晃,双拳陡出,穿过七阳槌的拦截,不偏不倚地击中雷鼓。砰然巨响,雷行空虎口迸裂,雷鼓飞出十丈,重重磕在地上。众人大惊失色,好事者抢上一看,只见一个大洞贯穿雷鼓上下,拿在手上,足可看见脚背。

  “七阳槌”没有鼓皮,不能蓄积雷火,便与寻常棍棒无异。雷行空重宝被毁,心痛欲裂,丢开鼓槌,展开“奔雷拳法”,呼呼两拳打向花生。花生一时性起打破雷鼓,心中十分歉疚:“他这么生气,让他打两拳好了!”双手护住双目与下阴要害,任凭雷行空打在身上。

  雷行空一招得手,惊喜过望,但见花生退了三步,伸手展足,毫无伤损,不由心中骇异,扑上前去,又是两拳一腿。花生退了半步,作“寿者之相”,右手托腮,上身右屈,下身左扭,“大金刚神力”流遍全身,将拳脚劲力统统化去。雷行空拳脚无功,心觉不妙,可又骑虎难下,大喝一声,猱身又上,拳脚连珠炮似地落在花生身上。

  梁萧见花生一味挨打,并不还手,吃惊道:“花生,你给人做沙袋、练拳脚么?”花晓霜也叫:“花生,你打不过就认输吧!”

  两句话的工夫,雷行空连出十拳,拳拳着肉,打得噗噗作响。花生一边以“三十二身相”化解拳劲,一边苦着脸说:“俺打破他的鼓,让他打两拳解气也好。”梁萧听他语气从容,情知无碍,听他说完,不由啐道:“胡说八道,你快快还手,一拳把人放倒,大家省事。”话没说完,砰砰两声,花生的臀上又多了两个灰扑扑的脚印。他忙使“马王飞蹄”,伸腰踢腿,将来劲化解,口中叹气说:“不成啊,师父不许俺打人。”

  雷行空听出便宜,放开手脚,拳脚掌指好似狂风暴雨,直往花生身上倾落。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四十二章 花中圣哲5   梁萧不知就理,定眼细看,没看出鼓槌上的门道,便问:“花生,鼓槌有什么古怪?”花生左右闪避鼓槌,口中大叫:“上面有刺,扎俺手啦!”众人见他激斗中还能说话,均是刮目相看。   梁萧听他说得含混,心想鼓 2012-12-17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