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传统武侠 > 昆仑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二章 花中圣哲7

作者:凤歌    更新时间:2012-12-17 15:02:01    状态:已完结
  他逢招破招,举重若轻,梁萧心头佩服,笑道:“楚老哥,敢问‘小桃剑’后,还有什么招数?”楚仙流笑道:“自然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剑招化繁为简,疏疏落落,好似簇簇青莲,迎风摇曳,每出一剑,都有极大威力。

  梁萧竹剑脆弱,不敢硬接,连退七步,厉声道:“‘莲花剑’算什么,看我‘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长剑上下翻飞,下法大地江河,上效皓月星辰;守若大地磐石,攻若星斗运行。到了这个地步,“归藏剑”将“天行剑法”纳入其中,再也难分彼此。

  楚仙流长剑久旷,遇上如此对手,喜不自胜,纵声叫道:“‘莲花剑’不算什么,你再看看这个。”剑招再走清逸,长吟道,“愁眼看霜露,寒城菊自花。”这一路剑招自是“菊花剑”了,菊有傲霜之姿,清美之余,又带了一股子刚烈。楚仙流随手融入剑法,大有绵里藏针之妙。

  花生看得奇怪,问道:“晓霜啊, 他们打架就打架,干吗尽说一些俺听不懂的话?”花晓霜道:“他们不是说话,是在念诗。”花生挠头道:“念诗?谁念得好,对方就认输吗?”花晓霜点头道:“那也差不多!”花生叹道:“早知道,俺也该跟梁萧学念诗,念上两句,那位老先生低头认输,俺也有酒喝了!”花晓霜苦笑道:“那不成,萧哥哥不光会念,还知道诗中的意思!”花生问:“怎么才能知道意思?”花晓霜道:“那就要多看诗书了。”花生吓得倒退一步,双手乱摆:“别提这个‘书’字,俺最怕看书了。”柳莺莺忽地掉头,冷笑道:“看了几本臭书就了不起吗?诗书诗书,哼,我看到臭书就想撕,看见贱女人就想杀!”花晓霜见她目射寒芒,心子发抖,默默低下头去,可又担心胜负,不时抬眼偷看。

  场上二人来来去去,起起落落,斗了四十来招。梁萧笑道:“有花无酒不成欢。老哥菊花虽好,少了好酒,终归不美。”花生听到这个酒字,心头大乐,笑道:“还是‘酒’字听来可爱。”瞅着地上摔破的酒坛,两眼放光,狠咂舌头。柳莺莺本来生气,见他滑稽模样,又噗地笑出声来。

  梁萧喝了不少酒,激斗已久,酒劲上涌,步履踉跄,剑招中多了几分醉意,招招出人意表,似非人使,而自天来。楚仙流见状,也觉酒意入脑,长笑道:“好啊,咱俩就来个‘携壶酌流霞,搴菊泛寒荣’!”

  梁萧摇头道:“非也非也。”楚仙流道:“那便是‘山花对我笑,正好衔杯时!”梁萧笑道:“也不对!”楚仙流笑道:“我知道了,你定是嫌两人太少!哈哈,那么就‘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快哉快哉,你我一人一影,算上明空朗月,可就是五个人了!”梁萧笑道:“老哥你句句不离花,我却偏不说花。”楚仙流讶道:“怎么说?”梁萧大笑道:“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

  话才出口,一把竹剑变化出奇,好似汪洋惊涛,将楚仙流的剑招一时压住。楚仙流不由大笑道:“好小子,你把秋都醉杀了,让我这菊花怎么开去?”他垂名江湖数十载,忽地落了下风,众人不由目瞪口呆,均想:“岂有此理,这奸贼的剑法,怎会高到这个地步?”

  楚仙流随手化解对手攻势,忽地笑道:“梁萧,常言道‘酒不醉人人自醉’,你可知是什么缘故?”梁萧道:“我怎知你的花花肠子?”楚仙流袖手一指花晓霜等人,笑道:“提点一下,答案就在那三人中间。”梁萧笑道:“美人还是和尚?若是和尚,那就只会喝酒,还是不会醉的。”

  楚仙流微微一笑,忽地放声高歌:“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吟唱间剑挥目送,神态痴绝,好似眼中除却美人如花,再无别物,剑势极尽婉曲之妙,将梁萧啸傲江湖的冲天豪气一时压住。久战不下,楚仙流终于使出他独步武林的“名花美人剑”。

  顷刻交锋二十余合,梁萧渐感吃力,忽见楚仙流身形一转,又吟道:“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雁依红妆……”吟唱未绝,忽地泪涌双目。剑走空奇,仿若巫山云雨,灵幻无常;身法宛转,恍若飞燕妙舞,掌上尤轻。其中绝妙之处,难以用言语形容。

  原来,楚仙流年少时,曾与一位王妃有过一段刻骨之情。那时他买醉京都,倚马斜桥,惊才绝艳,旷代风流,无数女子投怀送抱,但他从来都是逢场作戏,没一个当真瞧在眼里。谁料那日与那王妃相逢一面,竟鬼使神差,倾心不已,由此创出了“名花美人剑”。他天性真挚,不动情则已,一发不可收拾。王妃长他两岁,已有一个儿子,初时一心相夫教子,但终究年少情热,敌不住楚仙流引诱,居然抛弃一切,与他私奔。她身处江湖,心中思念儿子,隐居两年,沾上痼疾,郁郁而终。楚仙流伤心欲绝,抱剑返回天香山庄,以花为伴,终日长醉,再也不履红尘。武林中人只道他斗剑败北,故而退隐,却无人知其真实缘由。楚仙流三十年不动剑,此时被梁萧逼出这路剑法,念及往事,心与剑和,以情御剑,威力增长数倍,不出十招,杀得梁萧左支右拙、遮拦不及。

  楚仙流使出这路剑法,虽占上风,却越使越悲,越使越愁,长叹一声,哀声歌道:“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依阑干……”唱到此处,情难自禁,不觉泪水纵横,剑法却出神入化,越发凌厉。众人虽觉他时哭时笑,说不出的古怪,但见此剑法,也不觉彩声雷动。

  “归藏剑”本是遇强越强的剑法,梁萧此时造诣,远胜石公山时,遇上这一路“名花美人剑”,处处受制之余,也被激发出无穷的潜力。八方遮拦,苦苦支撑,忽听楚仙流哭声凄凉,也不由为之心酸,长声叹道:“君不见‘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求之不得,何必自苦?”剑法越发张扬,大有上穷碧落下黄泉,法天象地,充塞十方之势。

  楚仙流听其诗,观其剑,心头忽地通明,飘退八尺,抛开铁木剑,拍手大笑道:“快哉,快哉,好个求之不得,何必自苦!”他一语成悟,三十年心结一时解脱,挥手道:“意尽于此,无须再斗,这一阵算是平手!”说着一拂袖,仰天长笑道:“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一朝求美人,卅年尽忘机。”且歌且行,没入万花深处。



温馨提示:
昆仑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昆仑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昆仑全文阅读和昆仑txt全集下载。昆仑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昆仑 第四十二章 花中圣哲7   他逢招破招,举重若轻,梁萧心头佩服,笑道:“楚老哥,敢问‘小桃剑’后,还有什么招数?”楚仙流笑道:“自然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剑招化繁为简,疏疏落落,好似簇簇青莲,迎风摇曳,每出一剑,都 2012-12-17 15: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