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21章:不祥的预感

作者:蓝少1    更新时间:2013-05-27 00:02:01    状态:已完结
  官霓纤的神情是憔悴的,面色是苍白的,就似一朵快要雕零的花,引人呵护,楚楚忧怜。

  她打起精神来,笑道:“没事,不过一点小伤而已。”后背的伤刚刚好转。但是这新伤又来……只有她自己知道,全身有多么僵硬,有多疼。每一个骨头都像是承受了莫大的压力一般,舒展不开。

  毕竟被人不停的砸,哪怕武器不致命,但也够疼的!

  大夫给她的额头消毒,上药。

  “王妃只要记着二天内不要碰水,好好静养,小的保证不会留下疤痕。”

  “好的,有劳了。”

  上完药,何笑把从送出去,一会儿又折了回来。

  官霓纤坐在桌前没动,总感觉何笑有话对她说一样。

  但是何笑进来好半响,似一个木偶一样站在那儿,半句话也不吭。

  她还是忍不住了,呷了一品茶,“何笑,有话你就说吧,不用觉得为难。”

  何笑停了一会儿,才慢慢的开口,“王妃……”欲言又止。

  “说吧。”

  “王爷让您不要出俯。”何笑这才说出来,像是一股作气说的一般,像是怕伤到官霓纤。

  官霓纤听后也只是怔了一下,随后又笑起来。冲着何笑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来,“原来是这个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你看你……”

  她停了一下,继续道:“但是,如今的荣王爷凭什么管我?又凭什么关我?我是死是活与他何关!我必然要出去的!”她在说这话时,眼里依然在笑,甚至于比前一秒笑得更深。摇晃着手里的杯子,水顺着杯沿直晃,清澈见底。

  何笑显然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当时愣了几秒。

  不过随后又反应过来,“好的,我会把这话带给王爷。王妃,好好休息。”一由公事公办的态度,出去了,顺便关上了门。

  笑容自那精致的脸上终于退了下来,眸里有着怒意!

  手里握着的杯子,被她捏得死紧!若这是一个人脖子,恐怕小命不保!

  哐!

  是杯子扔到墙壁上又弹到地上的声音!

  青花瓷样的杯子立刻肢离破碎!水漫延开来……

  官霓纤站在桌前,双手撑着桌子,五指犯青犯白!紧抿着唇,眸里已是汉涛汹涌,怒气翻滚!

  过了好大一会儿,她才慢慢的收回手指,放在身侧……手指自然下垂,无精打采的倒在床上,脸埋在被子里,拳头又一次握得紧紧的!

  像是对命运的挣扎……

  白天回来时,已经晚上了。一回来,累得气喘吁吁的。只是歇了一小会儿,便去给小姐弄吃的。

  但是她敲了好久的门都没人应,于是她大着胆子捅破了窗户,从外望去,只见小姐倒在床上睡觉,她这才放下心来………今天小姐也真是受了苦,想来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算了,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何笑再次来时是在二天后,给官霓纤换药。

  事后,官霓纤问,“何笑,若我有事情请你帮忙,你会帮么?”

  何笑道:“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帮!”他还没谢谢她的救命之恩,又怎么会推辞。

  “其实很简单,只是想像你打听一件事而已。你和荣王爷经常出入皇宫,那你知道太后抓了一个丫头吧?她在哪儿?怎么样了?”朱朱目前一筹百展,先救身边的人!

  何笑的脸色变了变……虽然他的表情很冷,现在的他和面摊没啥区别,但官霓纤还是感觉到了。

  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芳心……她该不会……

  “王妃……”何笑开口叫了好,便再没说下去。

  “她……死了?”她几乎是颤抖的说出这两个字,一个无辜的生命,呆在她的身边天数极少,但是毕竟是她醉仙楼出来的人,毕竟是于妈留给她的,毕竟是一条人命!

  “没死!”

  官霓纤听到这两个字,眸子又亮起来,“那人呢?”

  “她被押去了边关,去了军队。”何笑只说了这几个字,便像官霓纤鞠躬,走了出去。

  然而这几字也就够了……

  押去边关,军队……

  一个女人……

  军妓!

  芳心竟然会送去当军妓!

  官霓纤震了半响,有些消化不了这个消息!

  “小姐,你怎么了?”白天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生性单纯,也没经历过什么事情,看到小姐刹那间变白的脸色,不禁问道。

  却不像……

  官霓纤像发疯一样冲着她吼道:“出去,滚!”

  白天被吼得一愣一愣的,跑了躲了起来。

  官霓纤紧握着拳头,还要怎么样?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受伤,一个个的遇害……她是扫把星不成?

  堤拉泽!

  你好狠!

  三天后。

  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她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纯白的布料没有一丝修饰,腰间同色系的腰带,娉婷玉立,有如白莲,独世而妖!长发如墨,一泄而下,直达腰迹,美得不食人间烟火。

  白天愣愣的看着她,感叹……小姐长得真漂亮。

  但是一会儿后她又发现了不同……

  小姐从来都不这样打扮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而且她怎么出院子了?

  白天立马跟上去,“小姐,您去哪儿?”

  官霓纤淡淡的看着她,“怎么?王爷是把我囚禁了么?”

  “不……不是……”白天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便是何管事有交代过,小姐若是出了这个院子,一定要禀告他……最好不要让小姐出这院子。现在这情况,要她怎么说?

  “ 既然如此,那就让开!”官霓纤不想和她多纠缠,她知道白天身上的职责。何笑那天不也对她说过么?

  白天又怎么拦得住她?官霓纤执意要出,她没法。又不好当着小姐的面,跑到前院去打小报告!

  她只得跟着官霓纤,一直走到正院去!

  一路上不免有异样的目光,官霓纤置若罔闻,倒是白天睁着大大的眼睛,毫无杀气的瞪了回去!胆子小的立刻缩回了头,胆子大的反倒笑起白天来。

  到了前院,守卫看到官霓纤,好像傻眼了……

  怔怔的看着她,这人怎么突然出现?

  以至于都忘了前去禀告。

  然而官霓纤走了几步,也没走了……大老远的便能听到院子里的声音。

  “我说荣王爷,你没哑吧,你倒是说句话啊……亏我这么多天陪着你进进出出,板着张脸做什么?”何沁阳说这话带着一丝娇嗔。很难想象,如她那样的人,撒起娇来会是什么样。

  显然慕容七夜也在,但是听不到他的声音。

  倒是有另一个清润如风的腔调,“你这女人脸皮太厚了,没看到我七哥不想理你么?赶紧滚!”

  何沁阳吼起来,“慕容白,你找死啊!麻烦把你那猪脸上的吻痕擦去,死变态!”

  “哼,你羡慕嫉妒恨吧。本公子就是不滚!”

  “你丫读过书没?摄合一对绝世姻缘,胜造七级浮屠,你眼瞎啊!你没看到我在……我在……”何沁阳竟娇羞的说不出来。

  想不到消失了多日的慕容白回来了……

  官霓纤几乎能想到何沁阳娇羞的样子,柔化了她张扬的姿态,那又是怎样的风情万种?

  “小姐……”白天极小声的喊着,她不知道小姐怎么了,面部表情没变,但总感觉这一刻的小姐不一样,从骨子里发出一种悲哀的讯息来。

  “没事儿,走。”官霓纤冲她道,迈脚便走了进去。

  却不想这时院门口的侍卫终于回过神来,持剑挡住了她,“你不能进去!”

  官霓纤眸目一利:“我为何不能进去?”

  “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荣王爷的俯院,谁都能进么?”那人一脸鄙夷的看着官霓纤。

  “若我非要进呢?”官霓纤利道。

  白天不满的咕噜着,但也不敢说什么。

  何管事对小姐都客客气气的,你们算什么东西啊!

  里面依旧欢声笑语的,何沁阳与慕容白对骂着,何沁阳偶尔叫一声荣王爷……而慕容七夜不是最讨厌这样吵闹的女人么?却没有赶她,放任她闹去!

  想着拳头一禁更握紧了些!

  那人拨出敛来,一脸的凶神亚煞,“王爷正在里面会客,你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好哇!睡了这么多日,身子骨是该好好活动一下。”官霓纤摇着手腕,邪笑着,盛气凌人!

  “好哇!睡了这么多日,身子骨是该好好活动一下。”官霓纤摇着手腕,邪笑着,盛气凌人!

  然而那侍卫并不是真的想打架,在王爷院子外打架,他又不是找死!也只是想吓唬她而已。

  他拿起刀指着官霓纤,怒呵:“滚开!别逼我动手!”

  白天眼看着情势不对,冲上去挡在官霓纤的前面,小姐身上还有伤呢。

  “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小姐可是王爷的贵客,伤了她——你不想活了!”白天有一双清澈的眼睛,哪怕是瞪着人也无半点杀气!反倒可爱极了!

  那人一见是个小丫头冲他叫嚣!

  哟,他可不服气了!

  用剑销尾端猛的戳过去,白天吃痛后退而倒在地上!

  “干什么?”官霓纤单手拉起白天,簿怒道!

  “走开!”那人也不耐烦起来。

  官霓纤这时注意到……里面的声音停了。她的眸子里蓦然闪过一丝异样来……她往前两步,靠近那侍卫。



温馨提示:
本宫代号008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本宫代号008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本宫代号008全文阅读和本宫代号008txt全集下载。本宫代号008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本宫代号008 第121章:不祥的预感   官霓纤的神情是憔悴的,面色是苍白的,就似一朵快要雕零的花,引人呵护,楚楚忧怜。   她打起精神来,笑道:“没事,不过一点小伤而已。”后背的伤刚刚好转。但是这新伤又来……只有她自己知道,全身有多么僵 2013-05-27 00: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