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21章 妒忌暗害 旖旎疗伤

作者:南宫千黎    更新时间:2012-12-20 14:47:59    状态:已完结
  

  一提钱,穆项忠的脸拉下来,这丫头就是不懂事。“缺钱!缺钱!你最近从家里拿的还少吗?你大娘已经为此闹过不少次,你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女儿知道,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真的是最后一次!”

  “你又要钱做什么?皇上和皇后不是赏了孤幼院一大笔钱吗?还不够你用的?”

  “女儿想小钱生大钱,为爹积攒一笔财富。伴君如伴虎,爹是五凤王朝的有功之臣,皇上却对爹如此的不信任,凭几份奏折就差点降罪于爹,所以,女儿打算,以防皇上日后为难爹为难我们一家,女儿提前做准备。”

  穆项忠严肃的眼睛看向她,瞬间变得柔和,“难得你能居安思危,为父果真没有看错你!你的考虑也对,不过,告诉爹,你到底要做什么生意?”

  “女儿想开几家铺子,卖的是女儿家喜欢的胭脂水粉,护肤美容的,女儿会令用一个名字去做,万不会引人怀疑。”

  “考虑得倒是周全。”

  “女儿需要的不多,一百两。只是想凑个数,其他的前,凤麟世子都备好了。”

  “哼哼,一百两怎么够?不要以为你是世子的义妹,就能厚着脸皮贪图利益。”穆项忠略一沉思,“给你一千两,既然是与人做生意,起步要迈好,抛头露面的事要凤麟和沈弘泽去做。”

  “谢谢爹!女儿明白。”

  伊浵把一大叠银票塞在宽宽的腰带中,兴高采烈地走出书房,径直穿过回廊,拐弯上楼。

  却偏偏就在这拐弯处,迎面撞上一个人,“啊呀——”她的手臂上一阵滚烫,痛得她惊呼躲避,随即,一个汤盅落在了地上,摔得爆碎。

  伊浵捂着烫伤的手臂躲到一边,抬头看着罪魁祸首,却是穆静怡。

  她咯咯地娇笑嘲讽,“哎呀!烫着了?妹妹这莽撞的毛病怎么还是改不了?”

  她莽撞?还是她故意陷害?!手臂上痛得难受,伊浵强忍下怒火,刚从穆项忠手上拿到钱,她不想把事情闹大,忍字头上一把刀,这笔帐她迟早收回来。

  “不好意思,借过!”伊浵从旁经过。

  穆静怡不满意自己被无视,厉声叫住她,“穆伊浵,你给我站住!”

  “什么事?”

  “没规没矩,你忘了爹说的话吗?我是嫡,你是庶,见面要行礼!”

  她凭什么要对一个整天和自己过不去的人行屈膝礼?!而且,她们不过差了三四岁而已。

  就是因为这个规矩,伊浵才每天都躲出去。

  “给姐姐请安。”碍于自己揣着一大笔钱,她忍了。

  俯视着屈膝跪在地上的伊浵,穆静怡心里的火气才消减了些,“你要逃脱赵元泰入宫选秀,无可厚非,但你知不知道五凤王朝的规矩?姐妹入宫,皇上只能封一个为妃?!”

  伊浵兀自站起,“爹刚教训过了,让我做宫女。”

  “哼,你满心诡计,让我如何相信?!”

  “姐姐是在怕什么?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妹妹样样都比不上。”

  “虽然妹妹才艺不佳,通过今晚滥竽充数的一舞,妹妹恐怕也成了名震京城的才女!”

  才艺不佳?滥竽充数?伊浵不由气结,她的才艺如果真的拿出来,恐怕会吓死她!“封妃封嫔也是讲出身的,妹妹庶出,怎么攀得上皇家?!”

  “妹妹弄了一个孤幼院,早已经让皇上刮目相看。就连皇后也对你赞不绝口。太子还亲自登门去送赏赐和圣旨,你高攀不起的皇家,可是给足了你面子。”

  看样子,如果不给她一个满意的借口,穆静怡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放过她。

  “姐姐,妹妹年幼,而皇帝已经年过半百,妹妹只喜欢年轻小生,不喜欢老头儿,所以,年长的姐姐可以百分百放心,妹妹绝不会成为姐姐的威胁。”

  “虽然这个理由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勉强算你有诚心。”穆静怡清冷一笑,又丢下一句警告才趾高气扬的离开。“记住,入宫那天不准佩戴任何首饰,不准穿红衣紫衣。”

  “……”穿红衣和紫衣犯法吗?

  算了,反正不想得宠,穿什么衣服也无所谓,可她也不能被刷下来呀。

  看电视里,选宫女就和快男快女海选一样耶,如果她没有什么特色,还怎么被选上?

  唉!真愁人,她只是想平安无事的活下去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她愁眉苦脸地上楼,就见无垠和无雷守在门口,“你们都去休息吧,也累了一天了。”

  “是,小姐。”

  推门进入房内,秋云正在给她整理被褥,而翠儿则正在给她准备安神茶。

  伊浵习惯性地走到内间的小书房,看了眼横梁,见阿斯兰果真在,顿时如临大敌。

  “秋云,翠儿,你们都去厢房睡吧,不必陪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小姐”

  秋云和翠儿都退出去,顺便带上房门。

  伊浵颓然坐到梳妆台前,撩开衣袖,“该死的穆静怡!”果真起了一个巴掌长的水泡,盘踞在手臂上,衣料摩挲,就痛痒难耐。

  “别在上面闭目养神了,下来吧。”

  阿斯兰仍是在横梁上,悠然闭着眼睛,不羁地翘着二郎腿,“我不在上面闭目养神,难道你允许我床上睡?”

  精虫上脑的色胚,三句话不离床。伊浵白了眼横梁,“下来帮我上药,我手臂烫伤了。”

  他挺得一怔,瞬间便到了她面前,眸光森冷地盯着她手臂上的水泡,“怎么回事?谁给你烫的?”

  “还不是穆静怡?!”伊浵气得咬牙切齿,“怕我入宫抢了她的风头,故意烫伤我,这么大一片伤,恐怕十天半月都好不了。”

  阿斯兰撕下脸上的易容面具,拉过她的手臂瞧了瞧,细美手臂上,水泡胀鼓鼓地,要爆开似地,他的心却莫名揪成一团。

  是她受伤,他疼个什么劲儿呀?“穆伊浵,你真是笨!明知道她会害你,遇上她你就不知躲远点?”

  口气这么恶劣,还戳她额头?他是嫌她伤得还不够重吗?“我哪知道她埋伏在楼梯拐角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以后,不准受伤。”

  “我是要你帮我……”上药两个字她还没有说出口,便被他吻住。

  伊浵圆睁着桃花瓣似地眼睛,眼底满是指责,这个大色狼,怎么动不动就吻她呀?在花园还没有吻够吗?现在她可是受伤了耶。

  他却极其享受这个吻,微眯的眼睛里瞬间泛动出滚烫的火花,气息也变得粗重。

  可她眼睛里的指责实在扫兴,他霸道抬手盖住她的眼睛,加深这个吻,另一只手则轻轻抚上她手臂上的伤口……

  一早,伊浵睁开眼睛,就看到昨晚她穿过的舞衣散在床沿上,而她头上戴过的发簪珠花,则零星散在了地上。

  赫然想起昨晚暧昧缠绵的一幕,她顿时双颊充血,背后是一堵宽阔滚烫的胸膛,壮硕的手臂就缠在她不萦一握地水蛇腰上。

  为什么这家伙又……唉!罢了,出尔反尔已经是这恶狼的家常便饭,她认栽。

  可是,这家伙不是伪装成镇远将军赵元泰了吗?早上他得去上朝呀!太阳都照进窗子了,他竟然还睡?这卧底做得也太不称职了吧!

  她挪动了一下,一阵凛然的快意直冲脑门,让她忍不住轻吟出声——体内竟然有个异物?上帝,他一整晚就这样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睡觉的吗?

  “伊浵,我们永远这样连接在一起,好不好?”他口气惺忪,呢喃着,不忘在她敏感地后颈上印下几个吻,有意无意地撩拨冲撞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她不由自主的妥协迎合,他满足地低哑叹息,忍不住加快速度,“一睁开眼睛,怀中就有你,真好!”

  “阿斯兰,你不是易容……易容成了赵元泰吗?你该去上早朝的。”

  “别说这种扫兴的话,我的伊浵……”

  她轻笑揶揄讥讽,“真好,大色魔,你竟然没有叫错名字?”

  而这句讥讽换来的却是她一整天的羞赧疲乏。

  她沐浴之后,才又想起昨晚被穆静怡烫伤的事,但是,手臂上却完好无暇,没有任何伤痕水泡。

  是阿斯兰帮她疗伤的吗?他用了什么方法?

  该不会是和他睡一夜,她的伤就能痊愈吧?

  她回想昨晚的细节,试图分辨出烫伤在哪个环节愈合的,却怎么都想不到,满脑子里都是脸红心跳的激情画面。

  呕——她还是拎着自己的脑袋去撞墙吧!明明说了不准喜欢他,却还一再沉沦。她真是越来越没骨气了。

  昨晚,他狂野地吓人,一遍一遍不知餍足,似隐忍了许久突然爆发的火山,也把她完全点燃。

  他一定认为她是个很虚伪的女人,或许,她的拒绝已经被他认定为欲拒还迎了,唉!真是困扰,剪不断,理还乱,该怎么办才好呢?

  白天要出去见人,以免穆静怡怀疑,她还是把手臂包扎一下比较好。

  “小姐,您要睡到几时呀?这都该用午膳了!”秋云在外面拍门板,“宫里来的徐姑姑还要教小姐规矩呢!”

  徐姑姑还不是来和她的英俊老爹穆项忠私会的?伊浵把银票收在宽大的蝶袖中,确定妆容精致,无可挑剔,才拉开门,“一早有没有去过孤幼院,凤麟世子在那边吗?”

  “奴婢去看过,世子并不在那边。”

  “备车,去肃廉王府,我去找凤麟。”

  秋云无奈提醒,“小姐,徐姑姑还在花厅里等着呢。”

  “爹在家吗?”

  “老爷在书房。”

  伊浵摇头一笑,“那就让徐姑姑去我爹的书房吧,反正我是要入宫做宫女的,之前学得那些也够用了。”



温馨提示: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全文阅读和我和狼王有个约会txt全集下载。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 第021章 妒忌暗害 旖旎疗伤      一提钱,穆项忠的脸拉下来,这丫头就是不懂事。“缺钱!缺钱!你最近从家里拿的还少吗?你大娘已经为此闹过不少次,你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   “女儿知道,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真的是最后一 2012-12-20 14:47: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