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75章 再相见,情不在

作者:南宫千黎    更新时间:2013-02-27 16:45:20    状态:已完结
  

  伊浵嘲讽冷笑,“殿下当初设计一场刺杀蓄意接近我,借以对我好,笼络我爹,我曾经原谅殿下。当时,我就在殿下身边,可是殿下心心念着的是如何左手拉住丞相,右手拉住坤乐郡主背后的荆南王。”

  “伊浵,你还在怪我吗?”

  她摇头,挣开他捧在脸上的大手,“伊浵不敢,伊浵只是提醒殿下,过去的事,不可能再重来。再说,殿下夜夜恩宠之人是坤乐郡主,而伊浵有夫有孕,你我早已不是从前的凤羽穹与穆伊浵。”

  凤羽穹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但她既然约他出来见面,就还有希望。

  “伊浵,自从你救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这辈子,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你一句话,我定为你做到。其实,只要你脱胎,就能再回到我身边。”

  “凤伦怎么办呢?”

  “你应该清楚,他是回不了皇宫的。”

  “伊浵不值得殿下如此,也无需殿下如此。”

  说这话时,伊浵扬起唇角,因为她看到岸上的树林中已经有刺目的光亮在闪烁,那是刀剑反射了阳光发出的。

  “不过,若是皇上和皇后给殿下这个机会,伊浵也就没有必要拒绝殿下好意了。”

  凤羽穹听出她话中有话,“伊浵,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她对着岸上,大声高呼,“既然来了,就来杀吧,我人已经在这里。”

  树林中蹿出十几个黑衣人,挥刀直袭而来。

  凤羽穹只觉得自己上当了,他一把扼住伊浵的手腕,不让她有机会逃走,其实,她又能逃去哪呢?除了所在的栈桥之外,三面都是水,她根本不会游泳,也不会傻到自寻死路。

  “这是怎么回事?你骗我来,是想杀了我吗?”

  “我怎么敢要殿下的性命?殿下还不明白吗?皇上和皇后已经决定要除掉我,所以,我走投无路,只能依靠殿下逃过这一劫。”

  凤羽穹深邃含怒的眸光转瞬释然一笑,却并无怪罪,“很荣幸,能被你利用回去。我更高兴你在遇到危险时,第一个想到我。”

  说完,他把伊浵护在怀中,从腰间抽出佩剑,从容迎战。

  伊浵被他带着忽高忽低,飞上飞下,一会儿又倒退,一会儿又前进,一会儿又转身,一会儿又踢腿,人却还是因为他的话疑惑,为什么他不骂她卑鄙?为什么他不伤心?为什么他如此心甘情愿地被她利用?为什么?

  迎面一刀劈过来,伊浵大惊失色,她闭上眼睛,这一刀下来,自己这张脸怕是要彻底毁掉了,也可能,她会直接被劈为两半,死无全尸。

  有温热的液体喷在她的脸上,刀却没有落在她的脸上,她睁开眼睛时,凤羽穹正从她脸前收回被砍伤的手臂。

  她注意到他手臂上的伤,也注意到周围已经躺下了三四个黑衣人,而凤羽穹的背上,肩上也有伤痕。

  这些黑衣人武功高强,而且招招攻取凤羽穹的要害,他们似乎并不知道他的身份!

  怎么会这样呢?他们是皇后派来的,怎么会不认识太子?难道是皇后派人从宫外寻的人?想起平安提及的“山贼”,她心中骇然。

  她原以为,借着凤羽穹在此,他们就算来了,也不敢出手妄动,谁知,竟是这样的结果?!

  凤羽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深可见骨,她不敢去看,血已经浸透他金黄的锦袍,肩上的血流到了一直晕染到了腰间。

  她恐惧,她担心,她怕他们都逃不过这一劫。

  她听到自己的心在飞快地跳着,像是快要虚脱似地难受,耳边只有刀剑碰撞与划过半空的嗖嗖呼啸……为什么她利用了这个曾经利用过她的男人,心里却并没有半分快意?

  “太子殿下,你快走吧!”

  这声惊叫让一群黑衣人的动作陡然一顿,他们面面相觑,转而朝伊浵砍去。

  凤羽穹不是没有注意到他们攻势的变化,他恼怒将伊浵护在身后,“不准再多嘴,我怎么能丢下你不管?”

  “太子殿下,我不值得你这样拼命!他们是皇后派来杀我的。”

  “住口!”她不是要利用他吗?为什么不干脆利用到底?

  凤羽穹防备严密,黑衣人无法得手,便默契地分为两组,一组假意进攻凤羽穹拖住他,另一组围击伊浵。

  凤羽穹却并没上当,稳稳地把伊浵护在怀中,不让他们有机可趁。

  树林中突然飞来一支利箭,伊浵越过凤羽穹的肩,正看在眼中。

  对方是想正中他的肩胛骨,让他丢掉长剑。

  “不——”她在他怀中猛地一转身,只觉得后背一阵刺痛。

  北疆战场上,一场胜仗又结束,正在巡视受伤将士的凤伦,仿佛被人从背后重击了一掌,整个人往前一个趔趄,在摔倒之际,他身边的副将忙伸手搀住他的手臂。

  “元帅……您也受伤了吗?”

  凤伦站不稳,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副将身上,他的心被钻剜似地剧痛,血脉被抽断似地痉~挛,骨头被巨锤打砸似地难以忍受,他痛不欲生——伊浵出事了!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尽管骤影回来之后,说她稳操胜券,他还是一直担心,旋即又让骤影前往。这个时间,怕是骤影还没有赶到。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整个皇族都容不下他,容不下一个小小的穆伊浵,容不下狼人和人类混血的无辜幼子。

  “扶本帅回寝帐。”说话间,他口中一股腥甜上涌,“噗——”一口血喷出来,那股难熬的锥心刺骨的剧痛消失,他却再也撑不住,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而栈桥彼端,黑衣人见伊浵被射中,个个暗喜。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们也无需再恋战,转身便飞蹿入树林,顷刻间消失无踪。

  凤羽穹盯着伊浵背后的箭翎,却顿时红了眼眶,眸中怒火狂炽。

  “穆伊浵,你这个蠢女人!撑着,我带你回营。”

  他小心地横抱起她,奔向远处的坐骑。

  伊浵只觉得后心刺痛,生命就沿着背后的箭慢慢地流逝,“我是不是……是不是……快要死了?我再也见不到……见不到凤伦了,是不是?”

  听到口中念出的名字,她很意外,为什么她说出的不是阿斯兰?

  她以为自己还深深爱着的男人,竟已经是她上辈子的记忆了。

  阿斯兰离她竟这样远,远的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碰不到,触不到,远到,在临死,都不愿意想起他。

  凤羽穹忙安慰她,“你会见到的,你要活着,一定要活着,我答应你,等他回来,定让他见你。”

  他飞身上马,让她小心地侧坐在怀中,手臂避开她背后的箭,“驾——”

  远远地看到营地,伊浵却再也打不起精神,小腹坠痛的厉害,她心口窒闷地喘不上气,腿间的湿润粘稠,“太子,我的肚子也好痛……”

  凤羽穹一低头,就见她裙摆上有大片的血,“没事,没事,一会儿就好了。”

  营地上的人一见他们返回,就都迎过来。

  宫女,太监,官员,将军,护卫,妃嫔……一个个都不可置信,他们为何在一起,但是,当他们注意到伊浵背后的利箭和裙摆上的血时,便不敢再猜疑。

  有人大叫着“王妃受伤了!”

  有人大叫着“太子受伤了!”

  御医匆匆赶来,皇后在营帐中听到叫声奔出来,就见坤乐正奔向凤羽穹,口中还厉声质问着,“你说过陪我去打猎的,为什么会和这个贱~人在一起?你说话呀!”

  凤羽穹恼怒瞪了眼坤乐,目光精准地盯住迎过来的皇后,“如果没有穆伊浵,你和我只是一介阶下囚!”

  坤乐顿时哑口无言。

  皇后上前的脚步死死定住,看着儿子满身的血污,她竟没有勇气再靠近。她听得出,那句话,他不是说给坤乐听的,而是说给她听的。

  她之前的确答应过他,不伤害穆伊浵。但是,穆伊浵就算对她们母子有救命之恩,有这么重要吗?他真的要为了这个女人,憎恨自己的亲生母亲吗?

  伊浵觉得自己像是堕入了炼狱,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周身剧痛,一会儿又四肢麻木,腹部好像被剜空了似地,感觉不到胎动。

  她脑海中一片繁乱的画面,觥筹交错的晚宴,龙椅上冷盯着她的凤敖霆,对她照顾有加却笑里藏刀的皇后,虚与委蛇的妃嫔,恭恭敬敬的大臣,不敢与她对视的沈弘泽,还有……飞来的利箭,她毫不犹豫,帮为她拼死奋战的凤羽穹挡了下来,然后看到营地时,她觉得腹部剧痛……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孩子……”

  她无助在半空挥舞抓握的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手牢牢握住,她被冷汗浸透的冰凉身子被揽入一个温暖的怀中,然后,她的耳朵贴在了一个心口上,她听到异乎寻常的快速稳健的心跳声。

  “凤伦,凤伦,你回来了……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我一定是死了,对不对?”

  拥住她的健硕的身躯一僵,黑暗中,他墨绿的双眸陡然变得危险莹亮,大手安慰轻抚在她光润无瑕的玉背上,力道却还是温柔。

  她本能地抱住贴紧她的健硕腰肢,“凤伦,对不起,我保护不了自己,我该死,我保护不了孩子……我没用!”

  他干脆闭上眼睛,关上心门,只当她轻声唤着的,是他的名字。

  “凤伦,我们都死了是不是?”

  他咬住牙,不吭声。

  “你答应我,再也不离开我,你答应我,要每天晚上给我吹笛子听……你告诉我,那些人再也不可能伤害我们。”

  谢天谢地,她没有再叫那个让他厌恶到极点的名字。

  “好,我答应你。”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满足地在他怀中寻到一个舒服地姿势,紧紧地抱住他,生怕他再丢下她。

  “凤伦,你回到我身边真好,我好想念你亲手给我做的鸡丝面,一想到你给我熬鸡汤时的样子,我就好心疼……你为我,为我们的孩子,做了这么多,我却什么都做不到,我真是个废物!”

  他终是听不下去,愤然推开她,烦躁地坐起身,从枕下拿出拇指大的夜明珠,将整个寝帐映照地亮如白昼。

  伊浵被刺目的光芒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一张如妖似仙冷魅如死神的脸映入眼帘,他逼仄的怒火,强烈的存在感,还有霸气张狂的气势,让她紧张地喘不上气。

  “阿斯兰?你……你怎么在这儿?”她半个月前就让苏嬷嬷找他求救,他迟迟没有出现。“我以为,你再也不会见我了。”

  她躲避他视线的细微举动,让他忍不住讥讽冷笑,“没有看到你的凤伦,很失望?”

  她坐起身来,锦被滑下去,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未着寸缕。想起刚才的拥抱,她羞耻地更是不敢抬头,但是平坦的腹部,却让她移不开视线。

  原本五六个月身孕的臃肿不再,腰肢已经奇迹般恢复了孕前的紧致纤细,而她感觉到,背上也没有痛楚——很明显,在她被胎死腹中与重伤折磨得奄奄一息时,阿斯兰及时救了她。

  见她没有以往见到他时的羞赧欣喜,只是盯着自己的腹部悲痛发怔,他不禁更是恼怒。

  “我赶到时,这里的御医已经帮你处理干净了。”

  她没有开口,但他知道,他说的是她的孩子。她不喜欢“处理”这个词,好像她的孩子是个脏东西。

  阿斯兰强压着怒火,背转过去,干脆不再看她。但是,她的忧郁,她的悲伤,她的痛苦,却如一只手,清晰地传递到他的心口上,扼住他的心脏,让他无法忽略。

  “伊浵,如果……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可以给你。”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愿望。

  “我再也不要孩子。”

  “你是在拒绝我?”

  她慢慢地握住被子拉高,盖住自己的身体,“苏嬷嬷应该已经对你说了吧?我想要你帮我救凤伦和我爹。”

  让他去救那两个她最在乎的男人?“不可能!”

  “为什么?”

  “所有五凤王朝的人,都是我的死敌,我没有踏平这里,已经是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格外开恩。”

  “原来如此。”

  她奇怪于自己听到这个答案之后,竟无悲无痛,亦无怒。

  是了,她早就明白的,不是么?

  



作者的话:
亲爱的们,收藏,打赏撒花哦O(∩_∩)O~千黎有小宝宝要照顾,更新慢了,抱歉!

温馨提示: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全文阅读和我和狼王有个约会txt全集下载。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 第075章 再相见,情不在      伊浵嘲讽冷笑,“殿下当初设计一场刺杀蓄意接近我,借以对我好,笼络我爹,我曾经原谅殿下。当时,我就在殿下身边,可是殿下心心念着的是如何左手拉住丞相,右手拉住坤乐郡主背后的荆南王。”   “伊浵, 2013-02-27 16:45: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