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76章 对不起,我还爱着你

作者:南宫千黎    更新时间:2013-02-28 15:58:16    状态:已完结
  

  “你之前和我在丞相府巧遇,和我在一起,夜夜睡在我身边,就是为了从丞相府探听动静。你伪装成赵元泰将军,一步一步对五凤王朝用计,夺取三座城池,后来又对凤伦用计,设下陷阱,步步为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伊浵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平静的说出这些话。大概,是因为她受伤太多,心已经麻木了吧!不,大概是因为她失去孩子的痛,让其他的痛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有爱,就有痛,这是必不可少的。

  从前世的辛浩开始,她经历过太多了。

  看到阿斯兰和古丽娅并肩站在龙化城上,那么般配,她曾经吃醋过,生气过,可是,他没有珍惜她。

  那段情,他错过了,她放下了,所以,她再也不会为他痛。

  阿斯兰不想承认这些。除了复仇,他那么贪恋地留在仇敌之国,都是为了她。

  但是,一想到她刚才抱着他,却痴情地唤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他就怒不可遏,他妒忌,他抓狂,他恨。

  “不错,我是为了复仇,凤敖霆和你爹合谋杀了我父亲,害我雪狼族折损三十万精兵,害我万千子民水深火热,这笔帐,我一直都记在心里。”

  伊浵嘲讽轻扬唇角,“既然为仇而来,你却偏要强调情分这个词,是不是太客气了?”

  阿斯兰听得出,她误会了,可他却无法再解释。

  她躺下来,闭上眼睛,“凤敖霆就在不远处最大的那处营帐,你可以去杀他。父债子还,我帮我爹偿还你的仇,希望你饶他一命。”

  他转头看向床榻,就见她平静地闭着眼睛,做好了赴死准备。

  “来吧,杀了我。”她淡然笑着,视死如归。“凤伦大概已经在黄泉路上等我,我们一家三口,很快就能团聚,我再也不必担心,这个万恶的世界吞噬我的灵魂。”

  阿斯兰倒是真的想杀了她,这种不知天高地厚,胆敢背弃他感情的蠢女人,她就该死。

  可是,为什么,他竟然下不了手?

  她那样闭着眼睛等死的样子,不是宣判自己的死刑,是在宣判他的死刑。

  他担心她去了雪狼族活不下去,他担心她受到伤害,硬着心肠把她留在五凤王朝,让她用他允许的方式活下去,等复仇之后,大权在握之时,再迎娶她,原来是他想的太天真。

  在这世上,有很多事,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继续做;有很多人,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再见到面;你以为日子既然这样一天一天地过来的,当然也应该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昨天、今天和明天应该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就会有那么一次:在你一放手,一转身的刹那,有的事情就完全改变了。

  那年,母妃将他送去拜师学艺,只为让他成为父皇最器重的皇子。当他返回,再见到母妃时,她的尸体已经是冰的。她被她最宠信的四五个宫人按住,而她最好的姐妹指挥着他们,给她灌下了鸩酒。

  那年,父皇说,他要结束那场战争。他等到的是大军被围困凹口的噩耗,而他带兵赶去支援时,正看到父皇人头落地。

  去年,他最爱的女人,情意缠绵地说要在青竹阁等他返回。他真的返回时,竟看到她奄奄一息的一幕,她周围的人都静心等待她咽气。他好不容易救活了她,等到的却是她与另一个男人共赴黄泉的决绝。

  为什么上天对他这样不公平?为什么这个唯一给过他快乐,让他忘记过痛苦的女人,竟对他如此残忍?

  他走到床前,大手骨骼咔咔作响,化为尖利狰狞的狼爪,高大的身躯挡住她面前所有的光。

  只要这一掌打下去,穆伊浵,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就会变成一堆肉泥。

  从此,他再也不必计较她爱上了什么人,这天下都被他收入囊中,将会有成千上万的女人匍匐在他脚下,跪求他的恩宠。

  巨掌挥下去,他的怒气却猛然压住,强大的力道陡然放缓,落在她的心口的狼爪变成了修长的的手,她却没有睁开眼睛,仍是那么平静的躺着,甚至对他无丝毫眷恋。

  她的心跳声就在他的掌下,噗通噗通……平静地震颤他的掌心,并没有为他碰触而改变分毫。

  这颗心曾经是属于他的,她若想死,心里也只能装着他!这样杀了她,实在太便宜她!

  他在心底挣扎着,收回手,紧握成拳。他要让她知道,她这辈子只能是他的人,凤伦,不过是他允许范围之内的小插曲。

  感觉到他的杀气收敛,她才睁开眼睛,“为什么不杀我?”

  “穆伊浵,你不是要救凤伦吗?”他在床沿上坐下。

  “我救不了他。”她自作聪明,以为自己可以鱼跃龙门,翻江倒海,扭转乾坤,却无奈,连自己,连自己的亲骨肉都救不了,又怎么可能救千里之外的凤伦?

  “你这是求人的样子吗?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他和你爹活得好好的。”

  她睁开眼睛,满是希冀地凝视着他,“你决定帮我了?阿斯兰……我就知道,你一定有办法。”

  他怕自己会心软,僵冷地扭过头,不与她含泪的眼对视,“不是帮,是交换,我从不无条件的帮别人。”

  他这是在谈判吗?她坐起身,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欣喜地说道,“你想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都答应?”凤伦和穆项忠值得她这样牺牲?无碍,他会让她知道,她所付出的一切,都是白费心机。“取悦我。现在。”

  “你说什么?”她怀疑自己听错了。

  “取悦,你不懂吗?”

  取悦?她听懂了,他是在生气,是要羞辱她。但是,她做错了什么?

  “你……真的想要我这残破的身体吗?”她苦笑,“我刚刚没了孩子,对你来说,我的身体一定是肮脏龌龊的,怎么可与你那些侍妾和你的古丽娅郡主相比?而且,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取悦男人。”

  这就是她拒绝的理由吗?故意说得让他厌烦,让他介怀,让他越是无法忘记她和那个男人如何亲密?她真是聪明,懂得什么让他最难堪,最痛。

  “你已经康复了,而且身体比以前更好。”

  “可是,阿斯兰,我的心在流血。”她黑发散在枕畔,巴掌大的鹅蛋脸苍白无血,眼眶灼红,如在泣血,越显得凄艳。

  “那又如何?我要的就是一时开心而已。”

  他非要这样羞辱她吗?他们曾经那样相爱呀!她不得不与他商讨着条件。“我可以去给你找个如花似玉地处女,我知道你是喜欢干净的人。”

  “我不要别人,就要你。要不然,你得到的就是两具尸体,整个五凤王朝也会被我夷为平地。”

  他轻描淡写,听着她倒抽冷气,他很耐心地等着她的决定。

  “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仔细考虑,我不喜欢强迫女人。”

  然后,他远离有她在的床,走到桌前,坐下来,优雅倒了一杯茶,轻抿品尝,眼睛却含笑盯着她。

  夜明珠太过明亮,照亮了整个寝帐,也照出他笑容里暗藏的阴沉,狂怒,嘲讽,伤痛。

  伊浵只是看了他一眼,便没有勇气再与他对视。

  她知道,他还爱着她,可是,为什么他们要走到这一步?被子下未着寸缕的娇躯也因为他凌厉的眼神儿颤抖着。

  他曾经救过她两三次,这次他不但救了她,还帮她救凤伦和穆项忠,他们都是他认定的仇人,所以,他要她的身体作为代价并不过分。她这样安慰自己,心便冷静下来,却还是不甘。

  “阿斯兰,我们非要如此吗?”

  “我们?这个词在你心里还存在吗?你用‘我们’来央求我饶过你,是要玷污我曾经对你的感情,还是要玷污凤伦和穆项忠性命的价值?”

  曾经对她的感情?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对她没有感情了。

  他一口气把茶喝完,“时间到了,我的耐心没了。”

  他起身,朝寝帐门口走。

  伊浵一咬牙,掀了被子扑过去,自后抱住他腰际。

  他脚步猛然顿住,身体僵硬地立着,感知着她身体婀娜的曲线,他却无法回转身体,只宛若一尊石雕。

  她竟然真的这样做?为了两个曾经伤害过她的人,献出她的身体。为什么现在她不求死?为什么她要这样折磨他?

  阿斯兰满心绞痛,却又庆幸,她献身的人是他,是他提出了这样的交易,反正她会成为他的人,她会重回他身边,过程有什么重要的?他当初离开她时,不就是这样想的吗?

  就在他紧握双拳,矛盾地自我安慰时,她绕到他面前,捧住他的脸,踮起脚尖,吻住他的唇。

  取悦而已,并没有这么难,她死过两三次了,活着才最重要,自尊,算个屁!

  她了解他的身体,她知道哪个部位能让他最愉悦最敏感,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每个夜晚她都承欢他身下,没什么难为情的。

  可是,她的吻却因为与他视线相触的一刻而迟疑,而笨拙,为什么他的眼神里会有憎恨?

  “阿斯兰,你不是让我取悦你吗?”

  “是。”

  “你没有反悔?”

  他挑眉,口气却厌弃,“没有反悔,只是忽然对你没有兴趣。”

  “我就说了,我的身体脏了。”她从他身上退开,“既然交易你已经提出,不如,我给你跳支舞吧。”

  “也好。”

  她从衣箱里翻找,终于,找出她第一次在他面前跳舞时穿得红色纱衣,然后,当着他的面,罩在身上。

  红纱如水,婀娜娇美的身躯在荡漾飘逸的红纱下若隐若现,丰盈的胸部颤颤巍巍呼之欲出,一举一动,撩抚他的欲~火。

  她还记得,那天她跳了舞之后,他在丞相府的花园里忘情的吻她,他说,不准她再穿这样的红色舞衣在人前跳舞,他说,他爱她,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她拉着他在床边坐下,任由他厌烦地打量着自己,任由他怒火爆燃的绿眸狠狠地盯着她凌迟。

  “我给你跳什么好呢?”她隐忍着心底翻江倒海地羞赧与耻辱,扬起一抹清苦的笑,“《游园惊梦》是我和凤伦的舞,你一定不想看。”

  《游园惊梦》他听说过,这是她和凤伦夫妻情深的甜蜜回忆!

  阿斯兰再也隐忍不住,一把扯过她,把她按在床上,三两下撕碎她身上的舞衣。

  红纱如血雨,飘落满头满身,她雪白的身子被片片遮掩,她却宛若一根木头,不动不惊,冷静忧郁地盯着他。

  “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挣扎?”发怒而已,竟也觉得寂寞?!

  “你让我取悦你,我为何要反抗呢?”

  “穆伊浵,你很聪明。”她懂得戳他的死穴。

  伊浵看到了,他还爱她,他还会吃醋,她却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难过。

  “把我的身体拿去,让凤伦和我爹毫发无损地返回五凤王朝,我们的交易就成了。”

  “很好。你最好满心想着你的凤伦,不要因为我,而动摇了心智。”

  他扯掉身上的袍子,欺身压住她,没有吻,没有以往抵死缠绵的爱~抚,没有任何言语安慰,他直接撞入她的体内。

  她被那股撕裂的剧痛震惊,尖叫出声的一刻,他冷笑俯首,吞没她的气息。

  确定她疼痛和缓,他抵着她甜美如昔的唇,也挤入她身体最深处,邪肆如兽地宣布,“伊浵,你的第一次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都只能是我的。”

  然后,他开始缓慢地挺动腰肢,并吻她,细细地啃咬着她的身体,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她隐忍着在体内一波一波炸开的快意,瞪大眼睛怒视着他,抗拒着他,她挥手打他,尖锐的指甲在他背上留下一道道伤痕,又迅速痊愈……

  但是,她能抗争多久呢?她的精力实在有限。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攻势,她除了在身体癫狂的愉悦中承受,什么都做不到。

  她原以为强韧的面具破碎,懊悔与恐惧,在心头交织,她直到此时此刻才彻底明白,她完全低估了阿斯兰,这个乱世之魔,邪恶得远超过她想象。

  寝帐外的夜风呼啸,这里毕竟是旷野,林木掀起缭乱不安地响动。

  阿斯兰紧拥着怀中倦极沉睡的女人,沉默不语。

  她耗费了太多力量,用来抗拒与承受他的强烈需索,她才刚刚痊愈,就算再不甘心,仍是体力有限。

  他原本想用她的身体,羞辱她,折磨她,让她痛不欲生,让她懊悔背叛他的爱。

  到了最后,他的冷静却一败涂地,狂乱失控,除了与她纵情欢爱之外,再也无法思考其它。

  记忆所及,尤其是在女人这件事上,他总是能恰当地拿捏住分寸。只有对她,他才会失控。

  极为缓慢的,阿斯兰收紧双臂,直到她娇小的身躯,完全贴进他的胸膛,才停止用力。

  以前,他总是这样欣赏她姣美脱俗的睡容,吹弹可破的如雪肌肤因为前一刻沉溺欢愉,还有红晕未褪,双唇被他吻的嫣然,修长的睫毛被泪浸湿越显的浓黑,她的俏颜不管是喜怒哀乐,还是沉睡,永远都这样生动美艳,让他看不够,爱不够。

  他就这样注视着她,无声品味着这无人打扰的寂静,任由心底的疼惜与宠爱泛滥成灾。



作者的话:
看到亲的评论了,千黎努力的每天多更啊!努力!

温馨提示: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全文阅读和我和狼王有个约会txt全集下载。我和狼王有个约会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我和狼王有个约会 第076章 对不起,我还爱着你      “你之前和我在丞相府巧遇,和我在一起,夜夜睡在我身边,就是为了从丞相府探听动静。你伪装成赵元泰将军,一步一步对五凤王朝用计,夺取三座城池,后来又对凤伦用计,设下陷阱,步步为营……你所做的一切 2013-02-28 15:58:1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