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以身相许

作者:夏澜    更新时间:2013-08-16 10:23:39    状态:连载中
  离开监狱后,玄无冕屏退随侍的太监与宫女,连窦文景也没带。

  他踏着沉重的脚步向偏东的方向行至而去,眼前是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内有微弱的烛光,显然此处有人在打理,寝宫内随风飘摆的纱幔在空中荡起一个又一个的圈圈。

  偌大的寝宫空无一人,空旷的连呼吸声都有回音,零星的烛火透着说不出来的凄凉。

  站在寝宫中央,他放眼望着,最终抵不过内心思念的煎熬。

  痛苦地跪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脸颊。“母后,母后。无冕来看你了,求求你出来见见儿臣。”

  玄无冕悲痛的开口,求死去的皇后能见见他。

  可那死去的人,怎么会出还阳相见呢?

  “你看到了吗?凌湘儿是萧佩瑶的孽种,儿臣查到了,终于追查到她当年进宫前的苟且之事了。”玄无冕坐在冰凉地上,像个被人抛弃的孩子。

  在他追忆的时候,五岁时的往事呼之欲出。

  天下着倾盆大雨,雷声大作。寝宫内坐着萧佩瑶,她端着茶杯,微微呷了一口香茗。

  “姐姐,今日之事全是皇上下旨要严加惩治,你就别让妹妹我难做。”她装模做样,幸灾乐祸的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女子。

  女子拼命挣扎,那血淋淋的十指指甲全部被扒光。

  她微微抬首,对上萧佩瑶的双眸。“贱/人,你别以为本宫不知一切,是你在皇上耳边搬弄是非,说尽谗言。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祸乱后宫,觊觎本宫的皇后之位,想当皇后,除非等本宫死,否则你休想。”

  萧佩瑶用手掩着嘴,尖锐的笑声暗讽女子的不自量力。

  “哎呦,我的好姐姐,你别生气。等会儿,你就知道,妹妹我有多在乎你。”她挥挥手,太监带着五岁的玄无冕走了进来。

  玄无冕见到跪在地上的皇后,挣脱开太监的手,跑上前。“母后,母后你怎么了?”

  皇后看着哭泣的玄无冕,脸上堆满温柔的笑。

  对于出现的儿子,皇后怒视着萧佩瑶,而始作俑者完全不介意女子的敌意。    “无冕,你听不听母妃的话?”皇后低声询问。

  跪在她面前的玄无冕流着眼泪,拼命点头。“听话,无冕听母后的话。”

  “你闭上眼睛,唱母后教你的那首童谣,要是睁开眼,你就不是母后的好无冕。”皇后要玄无冕做出保证。

  她不想孩子心存阴影,只想他能快快乐乐长大。

  玄无冕抓紧母后的衣袖,“不要,不可以,不能丢下无冕。”

  轰隆隆的雷声打断了回忆,寝宫外竟毫无预兆的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

  他双手捂住头,双眼紧闭,脑海中全部是当年的血色回忆。

  “啊……”悲戚的吼叫回荡在寝宫内。

  窦文景站在寝宫外,浑身被冰冷的雨水浇透。他看着寝宫内跪着的玄无冕,抬起脚迈进了寝宫。

  “皇,既然复仇之路那么痛苦,又何必选择。”他站在玄无冕身后。

  玄无冕从地上起身,背对着窦文景而立。

  “是萧佩瑶逼朕选这条路。”他的眼里充满了阴鸷的冷光。

  这二十年来他夜不能寐,食不知味,只为了保住性命。等待羽翼丰满时,将萧佩瑶一网打尽。

  结果天从人愿,可玄无冕深知,萧佩瑶还有党羽存在,只要党羽出来,她出冷宫就指日可待。只怕,那是他想除掉她就难上加难了。

  看来,他需要换个方式和那个孽种玩玩儿。

  窦文景看不清此时玄无冕的表情,他望着玄无冕那被烛火拉长的身影透着无限的悲凉。心底涌起感叹,生于皇室的无奈与悲哀只怕也只有玄无冕知其味。

  监狱内,凌湘儿昏迷不醒的倒在烂稻草堆上。容洛伸长手,试着利用雨水打湿手绢。透湿的手绢好擦拭凌湘儿额上的冷汗,顺便帮她降温。

  “母妃,好痛,湘儿浑身都痛。”凌湘儿不停呓语,浑身冷的颤抖。

  容洛蹲下身,用手绢擦拭她额头上的汗珠。

  牢房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是宋玉翎。

  “来呀,把她带走。”宋玉翎挥挥手,命令太监带走昏迷不醒的凌湘儿。

  容洛自然不肯,“不要带走公主,你们凭什么带走公主。”

  宋玉翎不理会容洛的大呼小叫,带着凌湘儿走出了监狱。

  出了牢房,她带着太监途径幽暗的小径。隐藏在黑暗中的黑影一闪而过,黑衣人拿在宝剑已经出鞘,锋利的宝剑抵在宋玉翎的脖子上。

  “刚下凌湘儿,不然杀了你。”来者口吻生硬,逼宋玉翎妥协。

  太监吓得尖叫,宫女吓得花容失色。

  宋玉翎站不稳,双腿抖得厉害。“不要杀我,那贱/人在太监手上。”

  黑衣人避开宋玉翎,看了一眼后面伤痕累累的凌湘儿。

  “把她扶过来。”他命令太监。

  吓坏的太监抖着双手双脚,把凌湘儿送到了黑衣人面前。

  那人蹲下身,打横将凌湘儿抱起。

  宋玉翎正要追,黑衣人掏出飞到,杀死了一名太监,吓得宋玉翎停住了脚步。

  黑衣人带着凌湘儿,他轻车熟路的躲开巡逻的侍卫,进了一座冷宫。这座冷宫外面单看外观和一般的宫殿大小异同,不同的是里面的格局。

  庭院外围着竹篱笆,院中有一个用竹排打造的凉亭。寝宫的旁边是一间小屋,秋风拂过,一阵幽香扑鼻而来。

  这是兰花,花香高洁而优雅,淡淡的,似水无痕,似风月无光。

  那人抱着凌湘儿进了主殿,把她轻轻地放在干净的床榻上,动作轻柔,如同呵护一间稀世珍宝。

  看凌湘儿伤痕累累,黑衣人拿出药箱,接着又出去,在院中打了一盆干净的水。折回寝宫后他顾不得男女有别,解开她的衣带,替她擦拭着身上粘稠的冷汗。完事后,替她盖上锦被。再是仔细的为包扎伤口。

  一番折腾后,他也累了。坐在床畔前,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凌湘儿。

  脸色苍白,黛眉深锁,连睡着都担惊受怕。刚才帮她擦洗冷汗时,发现她身上有诸多伤疤。

  她到底有着如何不为人知的过去?

  带着疑问,那人累得打起了盹。

  一夜秋风大雨,转而大雨已停歇,曙光透进来,照射在床榻上躺着的两个人身上。凌湘儿不安地动了动,打盹的人听到动静也醒来。

  “容洛,快醒醒。”凌湘儿睁开双眼,唤了一声容洛的名儿。

  那人起身站在凌湘儿面前,正要解释自己的身份。

  凌湘儿抓过一旁的枕头丢向了那人,那人的脸上戴着青铜面具,无法看清楚他的五官,那刚毅的下巴和紧抿的薄唇线条,在半截面具下展露无疑。

  “我不是什么坏人,你差点死在宋玉翎手中,是我救了你。”那人的声音凉凉的,不惊不喜,不卑不亢。

  难道是自己错怪好人了?可,她又怎么会在这里,要是不见了她,只怕玄无冕会向南郡国开战。

  不等凌湘儿开口,那人解释自己的身份。“我乃西霞国六皇子,玄庭佑。”

  原来是六皇子,难怪能够从宋玉翎手中救下自己。

  “不行,我必须回去,若让皇上发现我不见了,会惹来杀身之祸。”凌湘儿急的下床,滑落的锦被让她顿觉凉意。

  然后,锦被下的春光却被玄庭佑看的一清二楚。

  她的小脸倏尔转红,变得火辣辣。平常第一次在男性面前如此失礼,不知为何,眼前的人让她安心,舒意。

  玄庭佑转过身,“床榻上放着一套干净的女装,是我皇妹从前留下的。”

  他走出了寝宫,站在庭院中,放眼眺望远处的金色晨曦。

  凌湘儿着装完毕后走出了寝宫,来到玄庭佑的身旁。看着雨后的清晨,有生之年她第一次感受到晨曦的美,长这么大难得有惬意的一天。

  “我要走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他日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六皇子。”她说着对玄庭佑盈盈一拜。

  玄庭佑勾起唇角,“那你不如以身相许。”

  他的话,吓到了凌湘儿。

  她抬头,瞪大了一双杏眼,贝齿轻咬着红唇,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其实你不必回去,玄无冕不会再找你,算起来你是在西夏国皇宫出事,他想攻打南郡国,只怕是出师无名。”六皇子淡然地解释着。

  看到凌湘儿快哭出来的份上,他才收敛玩世不恭的态度,

  他温情的一番话,令凌湘儿有了想留下来的心。

  记得以前她的母妃总对她说,有机会一定要出宫去,像平常人一样过平凡日子。

  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她是不是应该勇敢一次?

  尽管这里依然是皇宫,却和皇宫大有不同。这座冷宫到处充满人情味,令身在其中的人心间流淌着一股暖意。

  这也许就是她为何对陌生的六皇子不再惧怕,而是有了想亲近他的错觉。

  一路走来她都是一个人,南郡国是,这里也是。

  难得上天给了她机会,让她和眼前的人相遇。她有了想靠近眼前人的心,有了想过平凡日子的心思。

  “西霞国没人会找我,也没有记得我。我在十年前就死了,死在一场大火中。”玄庭佑解释自己的经历。

  友善的态度,试图想给凌湘儿一点安心的理由。

  难怪他戴着面具,想必应该是大火的原因吧?凌湘儿凝视着六皇子的黝黑的双眸,她的眼里竟流下了泪。

  好奇怪,为何看着他的眼,她会不自觉的流泪?

  母妃,湘儿看着他的眼,感受到他的内心有很深很深的伤口,和湘儿一样的痛,那种痛是孤独的,是寂寞的,是无依无靠的。

  好比是,我见到了另一个自己。

  我想保护他,想给他一些温暖。母妃,湘儿想过与世无争的日子。



温馨提示:
嗜血暴君的弃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嗜血暴君的弃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嗜血暴君的弃后全文阅读和嗜血暴君的弃后txt全集下载。嗜血暴君的弃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嗜血暴君的弃后 第六章 以身相许   离开监狱后,玄无冕屏退随侍的太监与宫女,连窦文景也没带。   他踏着沉重的脚步向偏东的方向行至而去,眼前是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内有微弱的烛光,显然此处有人在打理,寝宫内随风飘摆的纱幔在空中荡起一 2013-08-16 10:23:3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