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一章 主仆情深

作者:夏澜    更新时间:2013-09-12 16:58:40    状态:连载中
  皇陵外寸草不生,四周荒无人烟。荒野之外,偶尔传来鸟兽的叫声,怪声在深林中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窦文景侯在马车外,静等玄无冕下车。

  纵身跃下马车,玄无冕站在空旷的野外,他仰头遥望远处的连绵起伏的山峦之巅,苍劲有力的古树。

  这里同他当年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如今物是人非,皇陵里安葬着他们西霞国的列祖列宗。

  “皇,末将守在此地。”窦文景恭谦的说。

  皇陵除了皇室中人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

  玄无冕点点头,迈开沉重的脚步向前走去。推开皇陵的门,他见到了守护皇陵的死士。那些死士均为皇室效命,死士不得娶妻的规矩流传至今。他们为了守护皇陵而存活,忠于皇室,这里面一共有一百零八个死士,每一位死士守一道关卡,各司其职。

  “卑职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守门死士跪在地上向玄无冕请安。

  他摆摆手,示意其起身。“免礼,朕自行来,你不必跟了。”

  打发掉死士,他轻车熟路的往皇陵地下宫走去。

  来到一间石室,他抬头看到石墙上挂着的两幅画像。一副是先帝,一副是先后。

  他缓步向前走去,走到棺柩前掀开龙袍下摆跪在了地上。

  长这么大,他下跪的除了列祖列宗就是双亲。

  “父皇,母后,冕儿来看你们了。”他轻声说,声音里满是哽咽。

  他跪着上前,到了先后的棺柩,双手抚摸着棺柩外围,眼眶变得湿润。

  这是他日夜思念的人啊,也是这辈子最尊敬的人。

  “母后,无冕终于能为你报仇了,我要那妖妇痛不欲生,尝试失去至亲的滋味。否则,这辈子儿臣绝不宽恕她犯下的死罪。”他说着话,人已经起身。

  内心深处对萧佩瑶怀着如此强烈的痛恨,那恨比天高,比海深。

  五岁之后,他失去了双亲,永远活在痛苦之中。

  为了能保住性命,幸得先后身边的人照料他,才让玄无冕幸免一场死劫。然,没人知道他当年被囚禁在先后居住的寝宫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座属于先后的寝宫也是玄无冕登基为帝后,重新命人翻新的。

  “母后,你等着儿臣用萧佩瑶鲜血来祭你和父皇的那天。”玄无冕双拳紧握,眼神是那么坚定。

  走出皇陵,窦文景迎上前。“皇,天色已晚,不如启程。”

  他伫立原地,遥望群山翠林,继而对窦文景点头。

  “也好,朕有些乏了。”他径自上了马车。

  凤仪阁内凌湘儿躺在床榻上,整个人昏昏沉沉。

  容洛去请了陈太医,碍于宋玉翎的吩咐,太医院内人敢来给凌湘儿就诊。一来大家畏惧宋玉翎在玄无冕心中得宠的地位,二来凌湘儿还未被册封,大家伙更没当她是一回事儿。

  “咳咳……”她悠悠转醒,浑身骨头痛的像断成两截。

  守着凌湘儿的容洛见她醒来,忙上前查看。“公主,你能听到奴婢说话吗?”

  凌湘儿动了一下眼皮,她虚弱到连说话的力气都被抽干。

  好痛,真的好痛。母妃,湘儿想回南郡国,就算死也还过死在你身边。为了保护你,女儿只得背井离乡。为何湘儿那么渴望得到自由,上天却偏生不给呢?

  她的眼里溢满了热泪,泪滴沿着眼角两边肆虐而流。

  看的容洛哭了起来,“公主,不要哭,会哭坏眼睛。”

  眼睛会哭坏?从小到大,她暗自不知流了多少眼泪。抱着母妃也哭,独自一人也哭,逢年过节留在冷清的冷宫也哭。

  “容洛……我活得连蝼蚁都不如,畜生尚且懂得偷生。而我呢?”好想出宫,好想生在寻常百姓家。

  身体开始冷热交替,虚汗不断冒出来,凌湘儿无力地闭上眼。

  “公主……求求你不要睡。不可以丢下容洛,不要丢下奴婢一人在异乡。”容洛哭倒在地上。

  容洛想到什么,马上起身,俯下身,握住了凌湘儿的双手。

  “公主放心,奴婢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救你。你一定要挺住,求你了。”她狠狠抹去眼泪,转身跑出了凤仪阁。

  照着今早去承乾宫的记忆一路狂奔,生怕去晚了凌湘儿会丢了性命。

  她刚跑到承乾宫院落,玄无冕也是刚回来不久。

  不顾一切,容洛跑上前,提着裙摆重重跪在了玄无冕面前。“皇上,求你发发仁慈之心,放过我家公主。”

  玄无冕一颗头隐隐作痛,心情原本阴郁,被容洛一哭一闹更是生气。

  窦文景怕容洛遭罪,对侯在两边的太监投去一个眼神。

  “还不快拖下去……”窦文景对太监吩咐。

  容洛整个人匍匐在地上,“公主,公主危在旦夕,再不就诊恐怕性命不保,求皇上开恩啊!”

  良久,还未见玄无冕出声,容洛做了决心,打算豁出去。

  “可怜我家公主从小受尽虐待,虽有公主之名却无公主之实。身子骨虚弱,一日三餐不济。与打入冷宫失宠的凌妃娘娘相依为命,她对奴婢说,愿用公主之名换取一生平凡。”容洛肝肠寸断,哭的泣不成声。

  在场的宫女和太监被容洛的话说的动容,眼眶不禁泛红。哪有公主当成这样,这简直比普通人家的孩子都不如。

  窦文景微微抬首想试探玄无冕的意思,谁知玄无冕面无表情。

  “朕要听实话,凤仪阁刚住进去没多久就不省人事。”他冷声一哼,要容洛老实交代。

  容洛深知宋玉翎在皇宫中嚣张跋扈,背后有玄无冕撑腰。她要是状告宋玉翎根本得不到便宜,反而还会害了凌湘儿。

  她磕了个头,“启禀皇上,公主犯得是旧疾。”

  想用避重就轻来回避玄无冕的问话,今天之后容洛万事三思而后行。不想再给凌湘儿找麻烦,毕竟保护主子是她的使命。

  “文景,派陈太医去凤仪阁。”他丢下一句话,径自进了承乾宫。

  看来是宋玉翎在闹事儿,他不想深究她的恶行。

  得到玄无冕的恩典,容洛破涕为笑。

  公主,奴婢一定会救你,你要撑着。为了以后,求你一定要撑住。



温馨提示:
嗜血暴君的弃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嗜血暴君的弃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嗜血暴君的弃后全文阅读和嗜血暴君的弃后txt全集下载。嗜血暴君的弃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嗜血暴君的弃后 第十一章 主仆情深   皇陵外寸草不生,四周荒无人烟。荒野之外,偶尔传来鸟兽的叫声,怪声在深林中回荡,令人毛骨悚然。   窦文景侯在马车外,静等玄无冕下车。   纵身跃下马车,玄无冕站在空旷的野外,他仰头遥望远处的连绵起 2013-09-12 16:58:4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