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五章:此一时彼一时

作者:粘叶不湿身    更新时间:2013-01-02 18:10:46    状态:连载中
  整个屋子的三个人都愣了,尤其是那个女人,不敢相信的看着从外面开门回来的张明浩,反正张明浩这家伙识趣,立刻把灯又关闭,嘴里说:“上帝保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立刻的,那个女人慌乱地穿上衣服逃了出去,甚至没有看项宇一眼,不过这正是项宇所需要的,太他妈尴尬了,还以为是春——梦,原来不是。

  “嘿,你慢点跑,不急。”说完这句张明浩才怦地关上门,把灯打开。

  项宇已经把自己的裤子穿上,但表现非常局促。这是在张明浩家里,那个女人很显然是来找张明浩的,误以为他是张明浩,然后发生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张明浩竟然一副偷着乐的表情,这是什么情况?不应该啊!

  看张明浩走近,项宇防备着,哪怕张明浩脸上挂着笑容,谁知道会不会突然脸色一变举起拳头就揍?

  但事情和项宇想的大相庭径,张明浩走近随即哈哈大笑道:“我的妈啊,你要把我笑死,你竟然看上她?你准备上她?你的品位什么时候掉的这么一文不值了?”

  项宇发愣,还是没有弄清楚状况。

  看项宇不说话,还一副特无辜的表情,张明浩踹了一脚沙发道:“靠,哑巴了?”

  项宇忐忑着说:“你没事吧?”

  “你比较像有事,是不是特不爽?也对,原本打算快乐一射,结果被破坏,不过我觉得我挽救了你这个失足的男青年。”

  项宇没有心情和他扯淡,顿时加重语气道:“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你问我?你俩要干那事了你不知道她是谁?她没和你说?”张明浩一脸恶寒,“日,你原来已经完全没有了品位。”

  “她是不是你的女人?”

  “哈哈,要是我的女人我能这副状态?你要把我笑死,你怎么这么傻?你脑袋让门夹了是不是?”

  “妈的,不是你的女人怎么有你家的钥匙?”

  “我以为来找我,你给开的门,然后你们一拍苟合,那女人骚,估计是她勾引你,不是这样吗?”

  “神经病,我一句话没和她说,我压根不认识她,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张明浩愣了几秒,然后一拍脑袋道:“我靠,难道我喝醉了钥匙就是给了她?”

  “我他妈在睡觉,还以为在做春——梦,然后——结果听到开门声音才反应过来,接着喊了一声,你他妈交的什么朋友?怎么这么随便?你还随便给她你家的钥匙,有毛病啊?”事情弄清楚,项宇开始毛躁起来,这太不可思议,太难接受,必须用这种口吻和张明浩说话才不显得尴尬。

  “你不也很极品吗?有春——梦做的那么真实,完了,这么说来那个女人比想象中更随便,是个男人都想上,哈哈,太逗了,你要把我笑死,你他妈睡觉能别睡的这么死吗?你这是——属于被侵犯对不对?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老子去洗澡。”说完,项宇立刻跳下沙发,把衬衫扒了随手一扔就往浴室冲。

  “哥们,洗干净点,以我看那个女人非常脏,如果你跟她亲嘴了最好上医院洗一洗,因为据我所知这个女人的嘴巴肯定服务过十根八根和你裤裆那根一样的东西——哈哈——”

  项宇被恶心到了,打开门一皮鞋就砸出去:“死一边去。”

  张明浩闪开皮鞋的攻击,躲在沙发后面说:“完了,指不定明天你就一嘴的花——柳梅——毒。”

  “妈的,再说我抽你信不信?”

  “哈哈哈哈——”

  在浴室里面,项宇花了近半小时洗了一个澡,然后又花了五分钟刷了三次牙,张明浩在外面催促了无数遍才走出去,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女人是瞎子吗?不会先看清楚人?怎么可能认错人?或者其实并没有认错,真的就是张明浩所说那样,只要是个有柄子的都适合?

  妈的,真是倒了大霉。

  不过,其实如果不是张明浩说的那么恶心,项宇不至于觉得自己吃了亏,毕竟也摸了过了手瘾是吧?但经张明浩那么一说,真有点倒胃。

  看项宇终于肯出来,张明浩立刻往浴室走,一边走一边说:“憋死老子了。”

  等张明浩从浴室出来,项宇已经换过一身衣服,穿好鞋坐在沙发上,张明浩走到他傍边坐下,很邪恶,很得瑟的看着他。

  项宇说:“干嘛呢?还没有恶心够?”

  张明浩笑道:“其实我没有笑够,哈哈,你说你都遇的什么事?”

  “王八蛋,这是你家,早知道你家这么不安全,我睡大街都不来,现在老子要走了,给我把东西搬下去。”

  “找到房子了?”

  “老子睡大街。”

  “切,肯定找到了房子。”张明浩从口袋掏出香烟给项宇一根,然后自己点燃一根,抽了一口说,“其实没事,你不也没吃亏吗?那个女人不敢怎么着,甚至不敢联系我,你要是担心这个问题,告诉你,完全没有必要。”

  “能不再提她不再提这个事么?”

  “好,不提,抽烟。”

  “还有,别笑,不要告诉别人。”

  “好,保证不告诉。”张明浩奸笑道,“不过中午这顿饭是不是该你付账?”

  对于张明浩的趁机要挟,项宇只能哑巴吃黄连。

  抽完烟,张明浩很爽快,说了声饿了赶紧走,自己先把昨天刚扛上来的大纸箱又扛起来打开门往外面走,项宇则拉着行李箱跟出去。

  到了楼下,把东西弄上车,张明浩说:“去哪儿吃?”

  项宇郁闷道:“随便你。”

  “好吧!”张明浩开车了,开出一段路后问,“你真的被解雇了?”

  “咋啦?良心发现了?还是觉得应该你请我吃饭?”

  “想得美,我就是八卦一下,总得有个被解雇的原因吧?肯定是个爆炸性的事情,说说。”

  “说个屁啊,我现在无法回答你,专心开车。”

  “什么意思?”

  这事情项宇暂时也说不清楚,还不知道结果怎么说?虽然不介意告诉张明浩,反正他们之间没有秘密,张明浩同样也把自己的所有事情告诉他,甚至和女人做那事的各种感觉都会说。

  “算了!”张明浩叹了口气,“看你这样子,老子不问了,你想说了告诉我,还有,无论如何我支持你。”

  还是哥们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都表明了态度,除了自己家里人之外就只有哥们能做到这一点,项宇顿时心里感觉舒服了许多,轻轻道:“去花容路,房子在那边。”

  张明浩点头道:“没问题,我去过那边,知道有个专门吃鱼的火锅店,不贵,我们去尝尝。”

  车子在路上开了十多分钟,到了花容路一个火锅店门前,张明浩先下车,等项宇下车了和项宇一起走进去,选了一个靠近窗的位置。

  火锅店还是不错的,虽然店面不是新装修,但四周还比较干净,就是广告张贴的太多,前后左右,无论目光往那边投都能看见广告。而由于已经差不多两点的缘故,店里非常安静,让人感觉很舒服。

  服务员的态度也非常不错,匆匆倒了茶上了小吃,拿菜单问项宇和张明浩吃点什么?

  张明浩翻了翻菜单,点了一个鱼类火锅套餐,要了两瓶啤酒,服务员离开以后他点了根烟抽着,用很严肃的语调对项宇说:“我想辞职。”

  “啊?”项宇吓了一跳,“为什么?你不是做的很好么?而且你这工作不是没有前途。”

  “太烦人,整天到处跑。”

  “瞎扯,你之前怎么说的?你说喜欢到处跑,到处认识美女,遍地开花,把种子散播到全国,你这个伟大的宏愿还没有实现你就阳——痿了?”

  “哥们,此一时彼一时,跑腻了想安定下来,我想好了,到郊区开个餐厅。”

  “神经病。”

  “真的,我计划了好久,这餐厅和你想的普通餐厅不一样,做特色的,我包一片山地用竹子搭建一个顶棚,地下直接压平,水泥面都不铺,反正要多简陋就弄的多简陋,前提是必须天然。然后在后山养鸡,绝对不喂食一颗饲料,餐厅专门做自养鸡,而且是自主做菜,焖一遍以后直接用锅端上去,加一把锅铲,客人自己炒,不用煤气和电磁炉,用火炭,桌子用水泥打造,就像农村那种土灶一样,不过不是长方形两个洞,而是圆形一个洞。”

  看张明浩说的这么认真,而且细节都已经思考好,项宇严肃的想了想,好像可行,现在做饮食生意不就是首先要有特色吗?要是有特色,要是食物可口,蹲在草地上吃都有人愿意,现在的人就那么贱。不过张明浩有经验吗?有资金吗?能坚持下去吗?这是个必须问的问题:“听着觉得这个生意可行,特色不缺,但是经验,资金以及坚持你都不缺吗?”

  “经验是做出来的,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所以我不说,就好像你看苍老师看了几年,自己第一次上阵还不是几秒钟就缴械投降?坚持吧,我既然经过深思熟虑做好决定,肯定心里有谱。”张明浩脸上露出笑容,而且还稍微有点奸恶,“至于资金,不是有你么?”

  项宇瞪着眼睛说:“靠,我没有多少钱。”

  “我知道你没有钱,我只想你和我一起做,你现在不是失业吗?你要是答应,我明天立马辞职。”

  “神经病,我不能答应你,但我可以把仅有的钱给你百份之五十,你给我转换成股份,前提是你先做一个完整的计划书出来,不然就是空谈。”如果张明浩说真的,项宇能做到,虽然没多少钱,但能帮上多少忙就帮吧,哥们应该这样。

  张明浩爽快道:“好,一言为定,谁反悔谁是三分钟——”



温馨提示:
偷心攻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偷心攻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偷心攻略全文阅读和偷心攻略txt全集下载。偷心攻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偷心攻略 第十五章:此一时彼一时   整个屋子的三个人都愣了,尤其是那个女人,不敢相信的看着从外面开门回来的张明浩,反正张明浩这家伙识趣,立刻把灯又关闭,嘴里说:“上帝保证,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立刻的,那个女人慌乱地穿上衣服逃了 2013-01-02 18:10: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