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七章:极北之地

作者:一叶菩提    更新时间:2013-01-27 15:10:12    状态:已完结
  “什么?”汐儿没听清楚。

  “没什么!”五皇子立即挥挥手,突然想到藏在自己怀里几年了的荷包。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送给汐儿。

  “五殿下,这次多谢你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啦!”汐儿说完,拍拍五皇子的肩膀。

  “汐儿!”五皇子大声唤道,这是他第一次唤端木汐的名字。

  “嗯,还有事吗?”汐儿转过身来问。

  “这个,这个送给你。”公子煜从怀里将那个荷包掏了出来。

  “哇,好漂亮!”汐儿接在手中,虽然这个荷包没有用过,怎么会显得有些旧了呢?

  “这个,上书房第一次见你就准备了想送给你的,可是,一直没机会。”公子煜解释道。

  第一次进上书房?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他竟然将这个荷包揣了这么久!汐儿将自己身上的荷包散了下来,将里面的东西全都装到公子煜给她的这个荷包中。

  “以后,我就用这个了,谢谢啦!”汐儿说完,跑跑跳跳的朝凤阳殿而去。

  才不过几日,果然传出西夏与北朔和亲的消息,西夏若鸿公主嫁于北朔景帝,赐封为洛贵妃。由于洛贵妃人已在宫中,皇上便派出使臣将聘礼千里迢迢的送往西夏,送礼的队伍犹如长龙,册封礼奢华无度,地位直逼皇后!

  体朝三日,普天同庆,整整三日,宫内礼乐昼夜不停,汐儿吵的三天都没睡着觉,这一结束,倒头便睡。

  宫中又恢复宁静,汐儿很庆幸那天偷偷看到洛贵妃的真容,就算是册封礼那日,她也是红纱遮面,显然并不想其它人见到她的真实面目。

  一连几日,一只白色大鸟盘旋在皇宫的上空,通体雪白,双腿朱红,嘴弯弯且尖,一双翅膀要比普通鸟儿都大,开竟看不出是何种类。

  汐儿推开窗子,便见到这只鸟儿落在不远处的一枝大树上,悠闲的整理着雪白的羽毛,一副很臭美的样子。

  “姐姐,你快来看,那是只什么鸟?”汐儿兴奋的唤着若惜。

  若惜快步而来,看到那只鸟时,一阵欣喜。

  “汐儿,那是彻儿的雪鸮!”

  “臭小子的鸟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他回来了!”汐儿兴奋的跑到殿外,又觉得不对,他若想来,又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若惜也跟着出了殿外,突然想到什么。

  “汐儿,彻儿临行前,可给过你什么东西?”

  “东西?”汐儿细想了一会,“有!是一只竹哨子!”汐儿忙翻开荷包从里面拿出好个竹哨子,轻轻的放在嘴边吹了一下。

  只见那只正在梳理羽毛的鸟儿听到这声竹哨,如鹰一般的眼睛立即朝这边望来,展开双翅一个俯冲向汐儿飞了过来。

  “啊!”汐儿见雪鸮迎面飞来吓了一跳,失声呼叫,只见雪鸮在汐儿的头顶上盘旋了一下稳稳的落到汐儿肩膀。

  “什么破鸟!和他的主人一个德性!”汐儿忍不住暗骂。

  “汐儿,雪鸮的腿上好像有东西。”若惜指着那个好像竹筒一样的东西。

  汐儿惊魂未定,心情及差,一把将雪鸮从肩膀上捉了下来,雪鸮抗议似的扑腾了一下翅膀,最终还是敌不过汐儿的蛮力。

  “别动!小心我拔光你的毛!”汐儿一边威胁一边将雪鸮腿上的东西取了下来。

  只见是一小块羊皮纸,缓缓展开,几行字映入眼帘:

  “团子,吾妻,为夫一切安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团子可曾挂念为夫?今有雪鸮传递消息,团子切记,勿要人知。照料姐姐之情,不敢言谢,归来之期,当以重聘相迎,从此,鹣鲽情深,恩爱逾恒。”

  千里迢迢,他就送这些几句话来?谁说要嫁他来着!他就贸然这么称呼!真是气死她了!这臭小子的脸皮简直比城墙拐弯还厚!

  “彻儿还有这等柔情缠绵时候!”若惜打趣一般说道。

  “姐姐!”汐儿娇嗔一声。

  “早就觉得你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事,原来是早就私定终身了!”若惜拿着羊皮纸晃了晃。

  “没有的事!”汐儿连忙说道。

  “你不喜欢彻儿吗?要不然,你留在宫中陪我,替彻儿求情算什么?”若惜一点也相信汐儿会对公子彻一点感情都没有!

  “我才不喜欢他“汐儿立即否认,他们两个一见面,只有吵吵打架的份,就算是有情也就是那狩猎场迷路之后一直到回宫时那段时间同生死共患难的相互扶持之情!绝对只有这些!

  “我在宫里陪你,只因为咱们的姐妹情谊,跟公子彻那臭小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汐儿一副伤心的样子,感情她这么对若惜,若惜都算到公子彻头上去了!

  “那三皇子呢?他不惜触犯众怒而大胆请旨赐婚。”若惜轻问,汐儿也不小了,早晚会面对这些。

  “姐姐,你今天怎么净问些不着调的事,我才没有想过呢!”汐儿红着脸回应道。

  唉!娘亲老说古人早熟,老说十八岁才算成年,二十几岁再找个男人相处几年,合适就过,不合适就散,三十结婚生子也无不妥。唉!偏偏她生的这个年代就是十三出嫁,十五抱娃才算正常,要真像娘亲所说,二十几再差个男人相处几年,估计也只有黄花枯败,孤独一生了。

  真想套用一句娘亲的话说:“古人,真是早熟啊!”

  “其实,天下男人还不是一样,皆薄凉,想要你时,就把你捧在手心里,不需要你时,再无半分恩情。”若惜看着天空若有所思道,她再也不会相信男人!因为她知道,当他要伤害你的时候,会有多么绝情!就像她的父皇!

  汐儿看着若惜,她知道,若惜可能一生也不能从自己的阴影里走出来,有哪个孩子能够接受自己的母亲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那个凶手还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是汐儿没想到,若惜会因此而不愿再去相信任何男人。

  “汐儿,我内心深处是希望你和彻儿在一起,毕竟我和他一胎所出,我相信他会好好对你的。”

  “姐姐说什么呢!”汐儿娇嗔一声。若惜已值舞勺之年但是赐婚一事却没有人愿意提起,得此美人,自然如获致宝的宠着,皇上恐怕也早就把若惜的事情给忘了吧!不管怎么样,将来总是要嫁的,可是她却生了主样的心思,估计她以后,很难敞开心扉去接受且信任一个男人。

  “姐姐,你说有没有可能,一个男人只能爱一个女人,只能娶一个女人?”汐儿不由得想到皇上的三宫六院,可是她从心底深处排斥一夫多妻,更无法接受。就像爹爹和娘亲那样多好。

  若惜诧异的看着汐儿,好像有些震憾,又好像听到了多么荒谬的言论。

  “就当我没说。”汐儿忙解释。

  若惜突然若有所思,渐渐的有些迷茫。

  “民间也许有,但是帝王家,绝对不可能!官宦之家也一样,婉仪妹妹从一生下来就是弟弟的人,不管是正妃也好,还是侧妃也好,就看她的命,你若选了彻儿,她就是侧妃,你若选了其它皇子,她就有可能是正妃。还有三皇子,五皇子,六皇子,他们也一样,母家都有定好的人选,只不过,还未公开罢了,到了年龄,自然就要纳侧妃或者迎妾室。”若惜悠悠的说着。

  汐儿乍一听到婉仪的名字,心中顿时有些不舒服,但是她又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原来他们早就有婚约的,不知为何,一股失落涌上心头,酸酸涩涩的很不是滋味。切!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就算是公子彻要娶纳兰婉仪又跟她有什么关系?跟本是一个铜子的关系都没有!

  “可惜,纳兰一家没落,婉仪妹妹也不知去向,彻儿又被贬极北之地,即使他有心对你,也未必有这个福气。”若惜再次开口,语气之中满是失意。

  “今天不知明天会发生什么,又何须担忧?公子彻说过,他会回来的。”汐儿的语气十分笃定,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信任公子彻。

  傍晚时分,在宫中盘旋了几日的白色大鸟掠过高高的宫墙,沐浴着晚霞向西北方向而去。昼夜不停,直到飞入一片白雪苍茫的世界。

  这里,从平坦的大地到高耸的山峦全被白雪铺盖,一层一层,如厚重的棉被一般,即使艳阳高照,依然难以融化。灿烂的阳光下,雪白的世界耀眼夺目。雪中,一匹黑色的快马迎风奔驰,马上,一男子一身黑色劲装,脸上刚毅的线条仿佛风霜雕琢,细长的凤眸如一块纯净的湖波,但却给人一种烟雾缭绕看不真切的感觉。这个弱冠少年,已然将所有的情绪都藏于心底。

  翻身下马,腰间的配剑应声出鞘,寒光乍起,凌空挥舞,一招一势,扫起片片雪花凌乱粉落,少年发间片刻便一片银白。

  空中,传来一声鸟叫,少年剑花一挽,剑落回剑鞘之中,从腰间拿出一只竹哨子轻轻一吹,雪白的鸟儿立即直冲少年而来。

  少年拿下雪鸮腿上的信件,唇角上扬,那双眸子也变得澄亮无比,看完信的内容,笑意更加扩散。

  “团子,我辛辛苦苦不分日夜训练雪鸮,只为给你送信,可你就让雪鸮千里迢迢送来这几个字?”



温馨提示:
第一萌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第一萌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第一萌后全文阅读和第一萌后txt全集下载。第一萌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第一萌后 第二十七章:极北之地   “什么?”汐儿没听清楚。   “没什么!”五皇子立即挥挥手,突然想到藏在自己怀里几年了的荷包。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送给汐儿。   “五殿下,这次多谢你了,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啦!”汐儿说完,拍拍五 2013-01-27 15:10:1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