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十四章 我规定的

作者:一叶菩提    更新时间:2013-03-06 11:09:45    状态:已完结
  “我记得不久这前,这河里可不泡着一男一女么?”公子洵越说越来劲,直到汐儿的脸红的跟渚熟的虾子一般,这才哈哈大笑的靠在身后的靠垫上。

  “公子洵!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汐儿怒目相视,双手握紧了又缓缓松开。

  “我还真的很怀念……”

  突然脖子一紧,那张娇俏的小脸顿时放大,汐儿恨不得掐死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我真的很怀念宫里的千层酥!”

  汐儿猛然松手,静静的躲回角落里将公子洵暗骂了千万遍。

  “你一直靠在那个角落里不酸吗?”公子洵收起眼底的笑意,身子也欺了上来。

  “你管我!”汐儿一把将公子洵推了回去。只听“咚”的一声,仿佛后脑勺撞击木板的声音响起,公子洵这才安分一些。

  马车年表看似普通,但几里却奢华的一塌糊涂,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小宫殿,宽大而又舒适,就算是坐上五六个人也不显得挤,马车的底层用精致的楠木铺就,行动时,一股暗香萦绕不去,中间有一个茶桌,不知道是有什么机关,一杯茶放在马车内竟然连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两侧各有一个软榻,公子洵侧卧一边,另一边却空着,两张软榻头是相连的,背后是一个小型的书架,上面放了好些有趣的书籍,这马车的内的一切尺寸都刚刚好,将这里的空间丝毫没有一点浪费的利用上,好像是特意为这辆马车订做的。

  公子洵微动了一下,汐儿立即警惕起来,仿佛随时准备攻击的小豹子。

  “你怕我吃了你不成!”公子洵有些怒意,指了指他身旁的空位子,却见汐儿还是迅速的摇了摇头,公子洵对面有一个位子,又有软垫靠着,相必十分的舒适,可是汐儿若是靠上去,两人的距离就只是一张茶桌了。至于他这种前科不断,下半身明显上半身占据思考的时间要久的人物,她还是有多远避多远。

  在汐儿坚持下,公子洵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再也不理会她,汐儿知道有侧有些暗格,里面装了许多宫中带出来又易于储存的精致点心,索性也拿出来吃的津津有味。

  公子洵早就介绍过他们的行程,一天只走几个时辰,天还未暗就停下来找客栈休息,日上三杆才开始缓缓出发,一路上到也惬意。

  坐在前排赶车的女子依然是上次带她们前往骊山的那个女子,还有一个汐儿到没有见过,汐儿只知道,她们两个一个叫红袖,一个叫天香,她们姐妹俩个从八岁时就跟着公子洵了,现在看来,也不过刚刚二十岁的年纪,红袖是送他们去骊山的那个,而天香。汐儿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风格各异的美女让汐儿身为女人都觉得大饱眼福,这公子洵可真是太艳福了,汐儿只是可惜,这么个美艳的女子竟然只用来给公子洵赶马车,真是暴殄天物!

  -------------------------------------------------

  公子彻从镇公国府出来便转回极北,他甚至未向皇上辞行,为的就只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对于他来说,等同生死!本以为,终于和汐儿在一起了,可是满心欢喜只剩下一腔苦涩,难言之隐无处诉说,就连那道被撒碎的圣旨也没有机会得见天日。汐儿当真是恨极了他!若真是信上所说,他……

  心猛然一阵刺痛,他不敢想这个后果,突然,天空中飞过一只白色的大鸟,那只鸟看到雪地里那一个黑点,俯冲而下。

  公子彻扬手,那只鸟儿立即停在他的胳膊上,拆下那信信件一扫而过,眉宇瞬间由紧!回去还是继续往北让公子彻纠结不已!最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一路向北而去!

  汐儿,你还会等我的,是不是?

  大雪纷飞,却见一人御马前行,丝毫没有因大雪而影响他的速度。

  低矮的茅草房一幢接着一幢,这是极北最人口最多相对能够吃饱穿暖的一个村子,公子彻的“翼王府”就在前方,木门勉强可以抵御呼啸的北风,四合院的结构院子显得格外大,一个老妈子和小丫头见公子彻归来,欢喜的迎了上来。

  公子彻大步跨进一个房间,屋内暖意浓浓,炭火烧得正旺,一个女子着一件白裘子坐在炉前,腹部明显的隆起让公子彻长途劳累的身子一阵激灵。

  “表哥。”纳兰婉仪消瘦身子缓缓站起身来,眼中一阵欣喜,但看到公子彻盯着她的肚子那种复杂的表情,手中正做的针线失手落到火盆中,那是一件未完成的小衣服,顿时被火舌吞没,化成一阵轻烟袅袅升起。

  -----------------------------------------------------

  原本半月的行程,硬是被公子洵拖的一个月也难到达,再好的马车也让人坐的如散架了一般,汐儿忍不住伸了伸懒腰,虽然晚上在客栈休息,可是她跟本就难以入眠,每天都好像很疲惫一样顶着一副睡眼惺松的模样。

  静静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思绪早已飘远,公子彻去了极北,他要给自己一个什么答案?汐儿的心中还是有些隐隐的期待,期待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还未到达朔州,公子彻便会追来。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道硬扯着汐儿,汐儿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朝那个空着的软榻上扑了过去。感觉腰间一紧,一股清新的味道扑面而来。

  “你干什么?”汐儿推开公子洵,自己也坐了身起来,别说,软榻真比坐在马车的一角舒服多了,怪不得公子洵看起来精神百倍,没有一丝疲倦。

  “躺下!不然我不介意一直这样抱着你。”公子洵的威胁起了作用,汐儿听话的躺了下来。

  “晚上春梦连连了还是怎么的?天天见你一副精神萎靡的模样。”公子洵的声不大不小的传来,又好似只是随口一问,又好像在期待汐儿回答。

  “要是真能做做春梦也好,也不枉我一直对周公这么好。”汐儿闭着双眼随口答道,反正和公子洵在一起,三句话绝不离老本行,他是色字当头,非得搞得所有人和都他一样。

  “小丫头,你说咱们这样算不算同床共枕?”公子洵打趣道。

  汐儿一愣,却没有睁眼。

  “团子,你说咱们这算不算同床共枕?”同样的话,他也说过,汐儿的心中一阵酸涩。

  “他日归来,我定当以重礼相聘,让你成为全北朔最幸福的新娘。”泪水忍不住在眼中打转,汐儿吸了一口气,强忍了回去,她会忘记他所过的每一句话,只不过她需要时间而已。很快便会全忘了!更不会为了他而心痛的无法呼吸。

  见汐儿又陷入她自己的思绪之中,公子洵的眸子也暗淡了些。

  久久之后,汐儿缓缓睁开眼,只是眼眶去忍不住红了。

  “尝尝这个。”公子洵递上一个颜色通红的小点心,汐儿想也没想接过来放入口中。一股难忍的辣意充斥着整个口腔,汐儿刚刚憋回去的泪水喷涌而出,谁知这个东西入口即化,想吐都吐不出来!汐儿顾不得泪流满面,只是张着嘴巴用力的呼吸着。

  公子洵将如此难受的汐儿一把揽入怀中,一抹疼惜闪过,“辣怕什么,哭一场就没那么辣了!”

  这句话,却被汐儿消化理解成了:痛怕什么,哭一场就没那么痛了。

  强忍的泪水更加控制不住,趴在公子洵的怀里哭个痛快。真如他所说,辣意稍减,就连心里的痛都缓和了很多,可是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汐儿疲惫的在公子洵怀里睡去,挂着泪痕的小脸梨花带泪,让人心中揪紧,公子洵轻轻吐了一口气,将汐儿轻柔的放在软榻上。拭去汐儿脸上的泪水,手却怎么也不愿离去。

  “你究竟是什么时候闯入我心里的?”公子洵像是再问汐儿,又似在问自己。

  汐儿再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马车停在一个湖边,对面青山连绵,璀璨的霞光在湖面上尽情的挥洒,公子洵这么静静的站在湖边,目光仿佛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让人无法追寻。

  “舒服些了没?”公子洵向悄悄走到他身侧的汐儿问道。

  汐儿没有回答,而是静静的点点头。

  “还痛吗?”

  汐儿微愣,淡淡一笑以示回应,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的心是苦涩的。

  “人最难逃避的其实是自己的心,它的反映最真实,最直接,让你无法掩盖,无法遮藏。”公子洵淡然道。

  “其实,痛啊痛啊的也就麻木了。”

  公子洵听到这声回答,沐浴在晚霞中的目光仿佛有无限柔情与疼惜。

  “你看,野鸭子!”汐儿指着湖面逃开公子洵的目光。

  “笨,那是鸳鸯。”

  “你怎么知道?我看像野鸭子!”

  “只有鸳鸯才是一对,鸭子是一群。”

  “谁规定鸭子不能一对一对的?”

  “我规定的!”

  ……

  马车晃晃悠悠前行,不远处,一个高耸的城楼出现在眼前,城墙上用宽大的青石筑起,给人以无坚不摧的气势!城门之上正中的位置,一块略微突出的青石上刻着朔州二字。



作者的话:
求花花,群么!求支持,大家猜谁会是第一个炮灰?真不好意思,一直都是后台预定发文的,结果粗心的提子忘记存到哪一天了,所以,今天就发多几章,把前几天的补上,群么~~~

温馨提示:
第一萌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第一萌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第一萌后全文阅读和第一萌后txt全集下载。第一萌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第一萌后 第六十四章 我规定的   “我记得不久这前,这河里可不泡着一男一女么?”公子洵越说越来劲,直到汐儿的脸红的跟渚熟的虾子一般,这才哈哈大笑的靠在身后的靠垫上。   “公子洵!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汐儿怒目相视,双手握紧了又 2013-03-06 11:09:4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