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章 皇上驾到

作者:萧瑟红    更新时间:2012-12-29 07:02:01    状态:已完结
  沈墨浓的脸色很难看,一双原本温和的眸子里,此时透着隐隐的愠怒。顾天瑜顾不得其他,忙往门外冲出去,谁知脚下被门槛一绊,下一刻,整个人已经摔了出去,沈墨浓与喜儿一同奔过去,顾天瑜只是嘤嘤的哭着,拉着喜儿便跑了,临走前,还不忘楚楚可怜的望了沈墨浓一眼。

  沈墨浓怔怔的站在那里,望着顾天瑜飞奔而去的背影,此时红灯笼下,长廊中一半沉浸在阴影中,一半明晃晃若坠了珠宝一般,两相辉映下,她的身影一闪而过,显得那般弱不禁风。

  心不由抽搐一分。沈墨浓想起以前,每当顾天瑜受了委屈,总是一个人躲在林子里哭,而只要自己柔声安慰她,她便如一只兔子一般蜷缩在自己的怀中,许久,才会喃喃的喊一声“墨浓哥哥,不喜欢,这里。”

  起初,他对顾天瑜只有心疼,看着她在少女最可爱的年纪,竟然若惊魂之鸟一般,虽傻,却也懂得畏惧,懂得隐忍与沉默,窝在这没有一丝温暖的丞相府,不敢动弹一分。这看起来金碧辉煌的丞相府啊,竟是连一个傻子都要这样小心翼翼。

  而后来,顾天瑜却成了他无法忽视的一个人。他也不懂,自己为何会爱上一个傻子,她不会什么琴棋书画,甚至连字都不识几个,然而,自己就喜欢喜欢她那样虽然傻,却善良单纯的性子。

  傻子多好呀?那时候他总这样想,因为傻,所以顾天瑜总能做一些让他开心的事情,她会一遍遍不厌其烦的在地上练习写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是沈墨浓教的,她会十分直接的对他说:“墨浓哥哥,喜欢。”她虽然说不全,然而他知道,她心里喜欢他,将他当成了除了喜儿之外,待自己最好的一个人。

  很简单的一个人,却十分复杂的走进了他的心里。沈墨浓站在长廊外,身上的一袭白衣,随风微微浮动,那张淡若墨水画的温和面容上,渐渐扯起一个温柔的笑意,那双如玉一般温润的眼眸中,千丝万缕的,满满都是心疼。

  顾知秋跨出门槛,此时早已经闻不见顾天瑜的哭声,一片绿叶悠悠飘落,打在他的肩头上,虽是五月,却让他觉得不甚萧索。自己这么久以来,都未曾多看顾天瑜一眼,若不是因为她离家出走,若不是因为今夜她表现出来的精明让他惊骇,他或许依然不会关注她。

  然而,现在心中竟升起几分心疼和内疚来。

  沈墨浓转身,恭谨的对顾知秋行礼,说道:“丞相大人,既然皇上来了,我也不必在此久留,天瑜的礼物,烦请大人交给她,在下先告辞了。”

  他的话,带着几分淡漠疏离,他本该唤顾知秋一声“姨夫”,然而,此时他眼中一片凄凉,想起喜儿的话,便不由有些厌恶面前这个君子一般的小人。

  自己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原来就算有自己在,她的生活环境,根本没有一分的改善,还好,外公很快要从边疆回来,到时候,看谁还能欺负他的天瑜!

  顾知秋心中有怒,沈墨浓家是书香门第,他的父亲沈离是当朝三品御史大夫,他也是少年才子,名声享誉京城。而因为沈年在,沈离并不加入任何党派,是少有的效忠皇帝的人,所以,顾知秋一心想拉拢沈墨浓。然而今晚一事,他知道沈墨浓已经动气,但即便如此,他也是堂堂丞相,沈墨浓如此冷着脸,自己一张脸往哪里隔?

  他这样想着,然面若沉水,没有一分异常。

  见着沈墨浓已经要离开,顾知秋突然上前一步,与他并行,说道:“墨浓你无须走的这般急切,皇上他现在该是到了门口,若你现在离去,皇上说不定还以为你‘做贼心虚’。”

  沈墨浓顿了顿,他目光复杂的望着含笑望着自己的顾知秋,心中十分不是滋味,当下便垂了眸,不着痕迹的掩了眼底的厌恶,淡淡道:“既然如此,叨扰丞相了。”

  他们深谙官道,皇上既然来了,定是事先有些安排的,谁也不能确定,公子玉箫突然到来,是因为知道沈墨浓深夜过来,怕他已经投靠了丞相,因为除此之外,他们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两人一同走出丞相府,果不其然,刚刚站定,一顶枣红色四角坠花的轿子便停了下来,轿子旁跟着一个老太监,老太监一身便装,然那黄脸模样,一看便让人觉得不舒服。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个护卫,两左两右的骑马跟着。

  轿子掀开,公子玉箫款款从轿子中走出来,他今儿穿了一身灿金色长袍,袍子上花纹繁复,颜色却浅淡,说不出的雍容与清雅。一双漆黑长靴,不似白日里缀着硕大的宝石,而是简单的用金丝绣着叶子的纹样,但依然显出一派贵气。

  他含笑望着站在门口恭谨的对自己揖礼的两人,飞扬的眉上挑,一双眸子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映着灯笼的火光,染了几分邪魅和猖狂。

  “二位免礼。”公子玉箫声音温和的说道,然后将目光落在沈墨浓的身上,说道:“沈公子还有几日便能在朝为官了,丞相也真是爱才,早早的便邀了他来府邸作客么?”说话间,他已经来到了门楼底下,当先进了宰相府。

  沈墨浓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慌乱,只淡淡道:“皇上说笑了,墨浓深夜前来,乃是听说失踪多日的表妹回来了,所以迫切的想来看一看。”

  此时,三人已经入了院子,老太监跟在公子玉箫一旁,目光小心翼翼的在丞相府内游离。

  公子玉箫清浅一笑,转身,黑发飞扬,一时间竟让人看的有些痴了。他目光定定的望着沈墨浓,说道:“表妹?莫不是就是那个传的满城风雨的傻女?”

  沈墨浓眉头轻蹙,深深一揖,不慌不乱的说:“多谢皇上挂念,表妹她从小便心智不足,好在虽傻,性格却极单纯善良。”

  公子玉箫冷笑,转过脸,不让身后人看到自己眼底的不屑,依然语气悠悠的说道:“是么?呵呵,那也必定是个倾城绝代的美人儿吧,否则,沈公子怎么会顶着全国百姓的异样目光,和你爹娘的强烈反对,也要娶她过门呢?”

  与顾天瑜一般,公子玉箫并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人会爱上一个傻子,何况,顾天瑜没有半分呆傻,他甚至有些怀疑,沈墨浓是否早就知道?

  顾知秋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眼眸中闪过无数算计和疑惑,公子玉箫今夜来的唐突,自己的人也是急急赶来通知的,似乎是临时起意才前来。来了之后,他也总是问起顾天瑜,难道......一个念头在脑海中生成,顾知秋摇摇头,不可能,皇上会看上一个傻子?而且,知道顾天瑜长相的人应该不多吧,他如何能这般询问?

  来到正厅门口,公子玉箫一掀衣摆,帅气的端坐在了最中央的太师椅上,沈墨浓与顾知秋得了谕旨,分别坐在下首两旁。

  公子玉箫单手撑腮,目光在一旁的盒子上定住,不由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回皇上的话,这是墨浓送给小女的礼物。说起来,墨浓对小女真是一片痴心啊。”顾知秋笑意盈盈的说道。

  沈墨浓垂眸,想起顾天瑜,眼底也泛起一层笑意。

  偌大的房间,房门大开,灯火通明,院子里的木兰花香浓郁芬芳,压过牡丹,一阵阵的传入房间内。

  公子玉箫懒懒的坐在那里,脸上满是不屑的神情,斜飞着眼睛望着神思的沈墨浓,淡淡道:“可是我听说,前几日御史大夫已经退亲了,因为丞相谪女无故失踪,着实不像个大家闺秀。是么?”

  沈墨浓面色有些难看,眼眸也冷了几分,垂眸淡淡道:“难为皇上日理万机,竟连这些事情都知道的这么清楚。不过没有关系,我决定再次来下聘,外公也要回来了,他一定会说服爹爹和娘亲的。”说到这里,他的眼眸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纵然爹娘都不同意又如何,只要外公知道,自己真心爱着天瑜,而天瑜在这丞相府一直过着这样提心吊胆的生活,也一定会放心让自己娶了她的。

  丞相心下一沉,关于沈年要回来的事情,他几日前也已经听说,由此,才会十分紧张的让人去寻找顾天瑜,毕竟,沈年当年就那么一个女儿,疼的跟个宝贝似的,至于沈离,虽说是沈知微大哥,但是谁都知道,他乃当年沈年收养的。想来,他还没来得及询问管家,是在哪里找的顾天瑜的。这样一想,顾知秋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公子玉箫不再说话,只是懒洋洋的端起案几上的茶盏,用茶盖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眼眸低垂,眼底隐隐含着一抹笑意,然后轻轻喝了一口,细细品了,不紧不慢的说道:“果然是好茶,丞相家的宝贝还真多呢。”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各自调开,丞相是不惧怕公子玉箫的,然而,这几年公子玉箫虽依然骄奢淫逸,却总叫他不心安,让他不得不开始仔细防范起来。当下,他轻笑道:“皇上说笑了,这丞相府的东西再好,又如何好得过宫中?”



温馨提示:
窈窕傻姬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窈窕傻姬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窈窕傻姬全文阅读和窈窕傻姬txt全集下载。窈窕傻姬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窈窕傻姬 第九章 皇上驾到   沈墨浓的脸色很难看,一双原本温和的眸子里,此时透着隐隐的愠怒。顾天瑜顾不得其他,忙往门外冲出去,谁知脚下被门槛一绊,下一刻,整个人已经摔了出去,沈墨浓与喜儿一同奔过去,顾天瑜只是嘤嘤的哭着,拉着喜 2012-12-29 07: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