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一章 欧阳少衡

作者:萧瑟红    更新时间:2013-01-04 07:02:01    状态:已完结
  又是一日艳阳天。

  窗外暖风带馨香,花枝招颤,緑枝摇曳。

  顾天瑜用过早膳,依旧懒洋洋的躺在花梨木塌上。

  地上的蛇早已经被清理干净,公子玉箫也已经离开。当宋氏撞墙而死时,天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眼前一片模糊,仿佛那在雨中猎猎而舞的衣袂,那被雨打落的翠叶,那雨中花容失色,妆容惨淡的模样,那拥着冰冷的身子,却连一滴泪都落不下来的颓败,一幕幕都重现在眼前。顾天瑜从榻上坐起来,望着气喘吁吁跑来的喜儿,眼底从刚刚的悲戚,瞬间转为温和的笑意。

  “什么事,跑的这么急?”依然是昨日那慵懒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依然是那张云淡风轻的面容。谁也看不出,顾天瑜为那个二娘的死,有过一分触动。

  喜儿眉头轻蹙,有些陌生的望着这样的顾天瑜,随即,唯唯诺诺的开口说道:“福伯说外面来了一个青衣书生,非要给小姐看病,说能治好您的傻症,正和护卫们闹得不可开交。”

  顾天瑜的唇边扬起一抹轻蔑的笑意,柳眉轻挑,微微“哦”了一声,眼眸中荡漾出一抹嘲讽。喜儿站在那里,怔怔的望着自家小姐,只觉得此时的她,若牡丹般艳丽,心思却也如牡丹花开一般,层层叠叠,不知道哪朵才是最美。

  “江湖上的郎中倒是不少,不要管这些了吧,喜儿,你过来。”顾天瑜换了一张小脸,冲喜儿招招手。

  喜儿有些不自然的走上前,却也是远远地站着,不敢靠近。

  昨夜,那一场大雨中,所有人都因着不同情绪而恸哭,有能活下来的喜悦,有为宋氏的悲哀和伤怀,只有两个人,自始至终没有表情的站在那里,紧紧相拥,如两朵立在满地疮痍中傲然开放的锦带花。

  喜儿远远地站着,一双小手紧紧攥着裙裾,顾天瑜不由有些失望,眼底的笑意却更甚,她咯咯娇笑着,漫不经心的问:“你怕我?”

  喜儿呼吸一滞,扑通一声跪下来,忙说:“小姐,喜儿没有别的意思.......”

  “怕我,以后便遣了你去照顾二小姐吧。”顾天瑜的声音听不出真假,喜儿却觉得大难临头一般,忙爬到床榻边,扯着顾天瑜的裙裾说道:“不要......小姐,我错了。”

  顾天瑜望着她,白皙可爱的脸蛋上,泪花点点。顾天瑜垂眸,长长的睫毛,如一把蒲扇般,将她内心失落的心思全部遮掩。

  良久,她将喜儿扶起来,让她坐到自己身边,然后淡淡说道:“我知道,在你眼里,我远不如傻的时候那么善良。明明知道她们母女会让人放蛇,明明知道宋氏和顾婧琪,必定有一个人会死,可是,我装作不知,布下了这么一个圈套,逼的宋氏自杀。”

  喜儿簌簌落泪,摇头说道:“小姐,喜儿错了,喜儿知道,您心里苦,您只是想讨回她们以前欠下的债......二夫人,本来就该死,如果不是她,夫人也不会......也不会积郁成疾,最后撒手人寰,小姐这么多年来,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她紧紧握着顾天瑜的手,期期艾艾的说着,然后在顾天瑜的注视下,咬牙说道:“可是小姐,喜儿不喜欢这样的您,明明您心里难过,明明没那么不在乎,可是小姐......您何必逞强?”

  此时喜儿微微抬眸,模样怜人。顾天瑜清浅一笑,心底有什么如被化开一般,变成一抔春水,撩人轻柔。她揉了揉喜儿的头,起身,走到门前,斜倚在门框上说道:“纵然表现出悲哀又如何?你也看到了,顾婧琪昨夜望着我的眼神,她现在是恨透我了,而我这始作俑者,又何必假惺惺的要流泪?何况,正如你所说,她本就是该死之人,我又何必难过?”

  “可是小姐明明......”当目光与顾天瑜那有几分萧索的背影,喜儿咬唇,将要冲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却还是不甘心一般,螓首说道:“小姐昨夜做噩梦,一直在哭......”

  顾天瑜却并没有回头,只呵呵一笑说道:“那是因为我梦见了娘亲。”说罢,望着窗外大树上的喜鹊,不由又笑了起来,说道:“对了,宋氏的葬礼,不举行了么?”

  喜儿走过来,站到她身边,叹息道:“本就是罪人一个,老爷只让人将她用席子一裹,就那么葬了。”

  想起当初宋氏的嚣张气焰,喜儿心中不由唏嘘,真真是沧海桑田。

  正想着,前方却突然传来顾知秋爽朗的大笑。

  昨儿晚上才死了小妾,今儿便笑的这般开心,还真是个冷心肠的家伙。顾天瑜抬眼望去,只见拱门外,一袭暗紫九蟒五爪长袍,上补金丝绣仙鹤,自右肩铺陈而下,到了前胸便戛然而止,戴金鱼袋。整个人走过来,步伐稳健,丰神俊朗,那张在阳光中看不清晰的容颜,让人有些不敢逼视。、

  顾天瑜望着还未褪下官服便匆匆赶来的顾知秋,目光淡然的从他身上掠到了另外一边,只见那陪在顾知秋身边的男子,一袭青衫,纤尘不染,墨发用玉簪束起,步履之间,长袖在阳光下浮动,似是要带着阳光一路前来。

  同样是看不清的一张脸,比顾知秋少了几分刚毅硬朗,多了几分儒雅翩然来,一如那在葱茏碧绿的山间,一泻千里的白练,说不出的干净清爽。顾天瑜不由多看了几眼,待他们两人穿花拂叶而来时,她才看清那人的容貌,端端是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比那开在枝头的梨花还要干净几分。

  他遥遥站在那里,见到顾天瑜时,微微拱手,十分规矩的说道:“见过皇妃。”

  顾天瑜这才想起,自己这个傻子,一时间看人看的有些入迷。转过脸,便看到喜儿这花痴,也已经目瞪口呆,甚至两颊染上一抹嫣红,啧啧,这就是美男的力量么?往这儿一站,立刻便能搅乱一池春水,让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恨不得当场开膛破肚,挖了心肝捧到他面前,告诉他:我已动心。

  微微叹息,顾天瑜便一把扯过喜儿,有些怯弱的只从她的后背露出半个脑袋,一双大大的眼睛上下打量着青衫男子,怯怯地说:“你是谁?”

  那男子含笑起身,一双明媚的眸子只叫周围的艳花绿叶羞得无地自容。顾知秋此时轻咳两声,笑得十分温柔慈爱的说:“天瑜,这位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欧阳少衡公子。”

  喜儿“哎呀”一声,忙又捂住嘴巴,小身板儿却是止不住的乱颤。顾天瑜有些好奇的问:“欧阳少衡是谁?可以吃么?”

  于是她成功的看到顾知秋的脸上表情僵了僵,欧阳少衡的嘴角也是一抽,随即,两人一个苦笑,一个开怀大笑。

  顾天瑜偷偷揉了揉额角,她是真的不知道呀。

  顾知秋有些尴尬的对身边的欧阳少衡说道:“公子莫怪,小女傻了这么多年,没听到您的名号也是正常。”

  欧阳少衡摇摇头,眉眼中依然掩不住笑意,说道“没事没事,丞相大人,少衡向来只喜欢给有缘人看病,我说了,皇妃是有缘人,所以,在下一定会还您一个聪慧过人的女儿。”

  “如此,便多劳欧阳公子费心了。如果皇上知道,也一定会重重有赏的。”说罢,顾知秋别有深意的望了顾天瑜一眼,十分慈祥的说:“天瑜,无需害怕,这位欧阳公子,乃是扁鹤后人,素来有‘扁鹤在世’一说。有他在,说不定你的病就能好了。”

  顾天瑜挑眉,扁鹤后人?难怪如此嚣张,当下不动声色的说:“我才没病!”

  欧阳少衡浅笑出声,漫不经心地说:“一般有病的人,从来都不会说自己有病,就好像图谋不轨的人,永远都会称自己忠心耿耿一般。”

  说话间,他已经拾级而上,依然是笑的温婉柔和,而他身后,顾知秋的身体却是募得一僵,脸色难看。顾天瑜微微蹙眉,不由越发觉得这个欧阳少衡有几分诡异。

  “丞相大人,少衡治病喜静,能让这些人离屋子远些么?”欧阳少衡依然十分温和的说道。

  顾知秋蹙眉,有些为难地说:“可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话未说完,欧阳少衡已经说道:“那让这位姑娘也陪着在屋里罢。”

  顾知秋略一沉吟,然后便下令,让所有人不得靠近厢房,然后又看了顾天瑜一眼,这才转身,走出了竹林苑。

  顾天瑜转身进了房间,喜儿还有些扭捏,娇滴滴的说:“公子请。”

  欧阳少衡淡淡一笑,便也跨过门槛,走了进去。只是当喜儿要进来时,欧阳少衡说道:“烦请姑娘在外面帮忙盯着点儿。”说罢,大门一关,便将喜儿的失落和吃惊,统统阻隔在外。

  顾天瑜坐在桌前,漫不经心的品茶,欧阳少衡走过来,掀袍坐下,笑着望着顾天瑜说:“敢问皇妃,何故要装傻呢?”说话间,他已经将背后的包袱卸下来,葱白的手指小心翼翼的将扣带解开。

  顾天瑜白了他一眼,用硬生生的语气说:“有病,你有病。”虽然知道这个欧阳少衡不好糊弄,但她依然不肯轻易放弃。

  “哈哈,皇妃真是太可爱了。”欧阳少衡也不恼,垂眸,将包裹打开后,宝贝一样的摸着那几个朱红色的木匣子,一边笑的温和一边打开来,说道:“小姐,不说实话可是不好哦。”

  顾天瑜的目光,在看到那木匣子里琳琅满目的长锥时,顿时惊恐的瞪大,欧阳少衡怕是被这惊诧的目光所吸引,不由扑哧一笑,手拈了一根细长的银锥,说道:“若皇妃不说实话,在下应了丞相的允诺,也只好动手了。”

  顾天瑜咬牙切齿的望着欧阳少衡,总觉得他像极了一个人......虽没有那人邪魅,却因这温和,更让人害怕。

  她突然一脚叫中间那牙板透雕葡萄纹饰的圆凳踢过去,谁知欧阳少衡动都未动,那圆凳真的狠狠的冲他砸了过去。

  不会武功?顾天瑜冷着一张脸,没有一分内疚的表情。



温馨提示:
窈窕傻姬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窈窕傻姬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窈窕傻姬全文阅读和窈窕傻姬txt全集下载。窈窕傻姬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窈窕傻姬 第二十一章 欧阳少衡   又是一日艳阳天。   窗外暖风带馨香,花枝招颤,緑枝摇曳。   顾天瑜用过早膳,依旧懒洋洋的躺在花梨木塌上。   地上的蛇早已经被清理干净,公子玉箫也已经离开。当宋氏撞墙而死时,天下了一场瓢泼大雨 2013-01-04 07: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