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十三章 伺机

作者:萧瑟红    更新时间:2013-02-18 08:02:01    状态:已完结
  东娥宫中,顾天瑜呆坐在房间内良久,待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周身已经满是细汗。她从床榻上起身,拍了拍脸颊,决定不再去想那些恼人的事情。

  掀帘走出房门,小凳子的笑脸立时占据眼底。他笑眯眯的抓着三丫,邀功一般道:“主子,我帮您把三丫喂饱了。”

  顾天瑜蹙眉,望向小凳子的眼神有些古怪,她接过三丫,发现此时三丫肚皮鼓鼓,正惬意的闭目养神。见顾天瑜出来,它“吱吱”叫了两声。顾天瑜忍不住笑出来,宠溺道:“真是吃货!”

  走出院子,虽然依然是一派葱茏,但她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喜儿此时正在给花浇水,见顾天瑜出来,立时笑容满面的奔过来,笑眯眯道:“小姐,您休息好了么?”

  顾天瑜望着这个眼神一如既往清澈见底的小丫头,想起几个月前自己穿越而来,从她身上感受到的脉脉温情,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原本以为,过了这么久,除了喜儿,她还有其他可以交心之人。可是......不是!除了喜儿,她还是一无所有!

  喜儿见顾天瑜神色落寞,有些担忧道:“小姐,您怎么了?”

  顾天瑜摇摇头,忙道:“无事。刚刚皇上离开这里后,是不是又去了莲云殿?”

  喜儿微微一愣,随即低垂眼帘,咬咬唇道:“他们说是......好像二小姐以一曲《凤求凰》向皇上示好,皇上就......”她担忧的看了一眼顾天瑜,咬咬唇,踌躇道:“喜儿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刚听外出送东西的太监回来说的。小姐,您不要太伤心,皇上说不定只是暂时被二小姐迷了心窍,他心中,肯定还是喜欢您的。”

  顾天瑜没有说话,那曲凤求凰,的确弹的不错,曲调扣人心弦,连她也被迷醉其中,不知不觉便回忆起与公子玉箫从相遇开始的故事。不过她并没有多惊讶,顾知秋这人老奸巨猾,定会未雨绸缪。他既然早就决定让顾婧琪入宫,琴棋书画的训练又怎么少得了?

  她没有说话,沉默着来到玫瑰藤椅上坐下来。喜儿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公子玉箫是不可能真的宠爱顾婧琪的,否则,当初他去丞相府,也不可能讥讽顾婧琪,甚至将顾婧琪的娘亲逼死。

  而今早,她想了很多。正如公子玉箫所说的那般,顾天瑜虽不愿,终究还是问了自己的心。无法舍弃,这唯一的爱意,这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的男人。她不想就这么放弃。

  于是,他一遍遍的回忆,一遍遍的搜寻,想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是否真的有所遗漏,否则,最讨厌瑕疵的自己看,为何会如此难以割舍掉这一份情感。最终,她想起自姜国回来的路上,曾经问过公子玉箫的一句话。

  为何,顾知秋没有借机发难,为何,顾知秋会允许他这当朝国君跋山涉水独闯姜国皇宫。顾天瑜知道,顾知秋没那么好心,不可能真的想救自己,那么他们两人之间定有什么交易。

  这交易是什么,她本想不明白。然而,这段时日,顾天瑜几近放弃之时,终于想通,顾知秋究竟拿她这不值钱的女儿的命,与公子玉箫交换了什么样的条件。

  是啊,她一开始便知道,公子玉箫怎么可能会轻易爱上别的女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丞相最宝贝的次女?只是,一直不愿承认罢了。觉得若是承认了公子玉箫是那样的男人,她就会放弃掉这段感情,殊不知,这份爱已经铭心刻骨,她又怎会轻易放弃?

  公子玉箫......为了我,你究竟承受了多少?

  ......

  不知道东娥宫中顾天瑜的内心波动,此时的莲云殿内,顾婧琪与李淑华正神色凝重的坐在那儿。

  李淑华自刚刚询问开始,顾婧琪便一直沉默不语,起初的嚣张气势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间的游移不定。

  李淑华望着这样的她,知道她定有什么好的办法,终于忍不住道:“好妹妹,你不要害怕,若真的出了事,一切都由我李淑华担待着还不行么?”

  顾婧琪抬眸,眼眸中满是狐疑,淡淡道:“你可知道若事情败露,我们面临的惩罚是什么?”

  李淑华的手缓缓用力,捏紧桌角,随即冷冷道:“还能有什么?皇上那么爱顾天瑜,定会将我们打入冷宫,毕竟我兄长和你爹爹的地位在那里,皇上是不可能让我们死掉的。而我会承担一切后果,也就是即使被打入冷宫,那也一定只是我,你不必担心。”

  顾婧琪这一次倒是有些意外,不知道李淑华心底的仇恨被激发后,竟然比她想象的还要猛烈千万倍。不过,这样更好不是么?

  她的唇边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冷笑,脸上却故作为难道:“可是......若真如此,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被皇上原谅。”

  李淑华冷哼一声,眼眸中闪过一抹狠厉,咬牙切齿道:“皇上现在也不爱我不是么?何况,若真的成功了,顾天瑜定会失宠,到时候皇上也会伤心,我们这些人,趁着那时候大献殷勤,皇上很快便会把那个女人忘了的。”

  顾婧琪点点头,叹息道:“姐姐既然主意已定,妹妹也不再阻拦你。只是......这法子颇为凶险,且牵涉甚广,不知......姐姐有没有那个能力......”

  李淑华立刻拍案而起,愤愤道:“只要妹妹能说出法子,本宫定不负你所望!”

  顾婧琪思量一番,随即给小翠使了个眼色,小翠躬身退下,临关门前,还确定了一遍四下无人。顾婧琪这才趴在李淑华的耳边,嘀嘀咕咕一番。

  李淑华眼眸中先是生出一抹惊讶,随即眼眸微眯,不断点头,然后便兴冲冲道:“妹妹,这个法子好啊。看来......咯咯,你想了很久吧?怎么将那个女人置于死地?”

  顾婧琪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喃喃道:“我可以忍耐一切,但并不代表我不会愤怒。”说罢,她握住李淑华的手,言辞恳切道:“姐姐,若这件事真的成功了,那么你就是为我报仇的大恩人......你放心,从此之后我定不会与你争宠,并且会自请遁入空门,带发修行,以超度我那可怜的娘亲。”

  李淑华怔怔的望着她,已经记不清自己今儿个是多少次吃惊了。但她在惊诧后,便难掩内心欢喜,唇角带笑,秀眉却轻蹙,假惺惺道:“那样......不好吧?何况,若你真如此,丞相一定也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这样的人被送入宫中......其实都带着目的的。你虽然不说,我也很明白......”

  顾婧琪苦笑着迎上她的目光,淡淡道:“姐姐放心,若皇上不宠爱我,一切不就结了?我已经想好了,若实在不行,我定将自己毁容,让皇上厌恶我这张脸......”

  “这......这怎么可以?”李淑华忙阻拦道,心中却得意的不得了。

  顾婧琪满面痛苦道:“要不然......我现在便动手,以让姐姐安心,如何?”

  李淑华刚要点头,下一瞬已经大惊失色,忙将头摇成了个拨浪鼓,阻拦道:“不不不,这怎么可以?若真是这样......哥哥他也一定会难做的。”李淑华虽愚钝,却已经多次听到哥哥分析此时两人的处境了。或许李浩然的势力足以牵绊公子玉箫却万不能与丞相抗衡。

  丞相那么聪明,若顾婧琪此时毁容,他定将这笔账算到自己头上,到时候......想及此,她有几分不悦,总觉得顾婧琪似是故意,然抬眸间,看到顾婧琪那恳切的表情,又觉得自己是多想了,遂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妹妹不必如此,只要妹妹记住今日的话便好。本宫这就着手准备,你就等着为你娘亲报仇雪恨吧!”

  “那么,一切拜托姐姐了。”顾婧琪依依不舍的松开李淑华的手,目送她疾步离开,脸上悲戚神色渐渐收拢,待小翠来时,她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狠厉肃杀,手指搅动着锦帕,唇边噙起一抹邪笑,阴冷道:“顾天瑜,老天不可能永远眷顾你的。这一次,我就要你知道,你的心慈手软,会让你落入什么田地!”

  虽然是要入八月的夏日,骄阳似火,似是要将人的一层皮给烤焦,但是喜儿站在长廊下,仍觉得周身被冷意席卷,几乎动弹不得。

  “差人通知爹爹,就是我有要事,想见他。”顾婧琪轻描淡写道,随即便转身,将朱门紧闭。

  “是。”小翠依然规矩的行礼,然后匆匆跑下台阶,找人报信去了。

  不消多久,顾知秋便接到消息匆匆赶来,自从将顾婧琪送入宫中,两人便没有见过面。他知道顾婧琪一直在怨怪自己,然而,他疼了这个女儿多年,顾婧琪并不是不识抬举之人,从这段时日里公子玉箫对她的宠爱,和她安分守己的表现便能看出来,她还是在帮助自己这个爹。

  来到莲云殿,他站在那里,刚要行礼,顾婧琪已经上前阻止了他,柔声道:“爹爹不必多礼。”和顾天瑜不同的态度,顾知秋满意的望着这个女儿,点点头,笑道:“谢娘娘。”

  顾婧琪引他入座,待小翠奉上茶盅后,顾婧琪挥退她,用手去端茶盅,然而,手却微微颤抖,似是难掩心中激动。

  顾知秋蹙眉,沉声道:“娘娘,此番叫臣来,是不是有什么要事要与我商议?”

  顾婧琪清浅一笑,为顾知秋的淡漠疏离感到悲哀,她点点头,目光犀利的望向顾知秋,正色道:“在说这件事情之前,女儿想问爹爹一件事情。”

  见顾知秋品茶不语,她眼底的犀利越发刺眼逼人,声音有些激动道:“爹爹......想不想拉拢沈家?”

  一语毕,顾知秋露出惊诧神情,然这惊诧不同于李淑华的惊诧,而是由衷的震撼,因为,他知道,顾婧琪不可能平白无故问这个问题,而且还是以这种语气。



温馨提示:
窈窕傻姬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窈窕傻姬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窈窕傻姬全文阅读和窈窕傻姬txt全集下载。窈窕傻姬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窈窕傻姬 第八十三章 伺机   东娥宫中,顾天瑜呆坐在房间内良久,待反应过来时,才发现周身已经满是细汗。她从床榻上起身,拍了拍脸颊,决定不再去想那些恼人的事情。   掀帘走出房门,小凳子的笑脸立时占据眼底。他笑眯眯的抓着三丫,邀 2013-02-18 08: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