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九、我没做好准备

作者:萍水落秋    更新时间:2013-01-15 13:40:33    状态:连载中
  美丽的空姐适时的出现,解决了沐小北的窘境。

  沐小北坐好到座位上,偷偷地瞧了几眼汪傲非,汪傲非的脸色如常,依旧低头看着文件。

  他的侧脸很好看,少了正面的霸气和冷漠,显得柔和许多。

  他的鼻子属于标准英国绅士的鼻子,挺拔英气却也有让人接近的冲动。

  他的下巴带着一点点刚长出的胡茬,仿佛又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美。

  “看够了吗?”

  汪傲非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沐小北的思绪,沐小北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

  汪傲非轻声笑了一下,没有转头。

  这时,飞机再次猛烈地摇晃起来,广播中传来沙沙的声音。

  沐小北绷紧身体,这一次的震动和摇晃比起上一次猛烈数倍,忽然间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下面是太平洋。”耳侧传来汪傲非的声音,此时却更胜天籁。

  “可是我不会游泳。”沐小北的声音都变得颤抖,但是心里却暗暗感激了一下汪傲非,她知道,他是想用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会游泳,你生存的概率也很小。”

  “嘎?”沐小北立即收回刚刚对他产生零点零一秒的好感和感激,顾不得紧张,转过头,瞪着他。

  “据说美国人在太平洋里放了一种人工培植的海洋生物,叫‘鲧鲀’,食肉。”

  “我跟你在一起,它肯定先吃你!”沐小北知道他在开玩笑,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

  “不,只能吃你!”

  “为什么?”

  “‘鲧鲀’大多数都是公的。”

  沐小北的脸立即红了一截,但却不依不饶,“假如正巧咱们碰到的是母的,怎么办?”

  “那我告诉她,我没带套儿。”

  沐小北“噗”一下,差点没把胃液喷出来。

  但是和汪傲非的一来一回对话间,她确实轻松了不少。

  过了一阵子,飞机的震动和摇晃的幅度减小了,沙沙的广播里,又传来了空姐安抚大家的声音。

  在这甜美的声音中,困意渐渐席卷了沐小北。

  临睡前,沐小北故意向窗子一侧移动了一下,反复告诉自己,脑袋一定不要往另一侧歪。

  翌日清晨

  沐小北闭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咦?怎么方向不对?这硬邦邦还带着弹性的是啥?

  沐小北霍地一下撑开水眸,“地、地毯?”

  “腿?”

  沐小北一个激灵,霍地一下坐起来,猛然撞上了身后的座位。

  沐小北揉着发痛的后脑勺,汪傲非则是悠悠睁开眼睛,黑瞳两侧,挂着几条明显的红血丝。

  “呵呵,总裁,早,昨晚没睡好吗?”沐小北立即赔笑。

  汪傲非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似乎不能动了。

  沐小北也讨好地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轰”。

  不看倒好,这一看,沐小北的脸瞬间就像猴子屁股一般。

  她一直都知道,她有个很不好的睡姿,而且还流口水,可是,为何汪傲非的裤子上,竟然有一个跟她枕头上,经常出现的同样的印记?

  想起刚刚她是从他腿上爬起来了,沐小北立即华丽丽地自燃了。

  经过昨天的“共患难”,汪傲非也没有之前那么冷漠,看到沐小北的样子,他也尴尬地咳嗽了一下。

  飞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当他们刚刚走出候机大厅,就看见汪傲非的首席秘书Jane和习卓,以及一个金发美女迎面而来。

  金发美女看到汪傲非,双眼放光,直接扑上来,就是一个香吻。

  汪傲非也不拒绝,绅士地搂过她的腰。

  沐小北看着他们,别扭地笑了一下,心里却是说不出地滋味。

  习卓看了她一眼,结果她手中的行李。

  沐小北本想拒绝,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又不想搏了习卓的面子,于是投过去一记感激的笑容。

  汪傲非揽着金发美女走在前,听着Jane的汇报,至始至终,也没有回过头。

  沐小北自嘲地笑了一下,她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到了“ICE”的分公司,他们受到了极好的接待,谈判也出奇地胜利。

  晚上,分公司的主管们,为了汪傲非和习卓专门安排了接待酒会。

  酒会后,分公司主管们又带着他们去了华尔街最出名的“ONE NIGHT STAND”酒吧。

  但是汪傲非却以“还有应酬”为理由,酒会后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身边,是今日接机的金发女郎......

  不知为何,今日下飞机后,沐小北的脑中就尽是汪傲非的影子,他办公的样子,他戏谑的笑容,他玩世不恭的态度......

  沐小北使劲地摇了摇头,将手中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沐小姐好酒量,已经是第七杯了!不过小心哦,这种调味酒虽然好喝,后劲儿却很大。”很好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沐小北侧过头,眼前是一个模糊的轮廓,高挑而且清丽,依稀记得,好像是分公司公关部的经理。

  “没事儿,酒不醉人人自醉!”沐小北含糊道。

  “你这喝法,别人会误以为你想酒精中毒而死!”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沐小北却毫无知觉,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放心,我绝对比咱们总裁长命!如果不出意外,我猜他会英年早逝!”沐小北说得很爽,一边说,还一边比划。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对身后的异样却毫无察觉。

  “他要是牺牲了,我会为他这样写悼词:日理万妓,纵欲过度,遂英年早逝。”沐小北自以为很爽的说完,结果四周的人都不搭话,眼前的酒保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沐小北哆嗦了一下,明明是夏天,却怎么感觉后背有一道寒气传来?

  戒备地看了一眼其他人,沐小北缓缓转身。

  “轰!”

  她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一般,迷蒙的双眼瞬间聚焦。

  在她眼前放大的,是汪傲非那张铁青的脸!!!

  10

  旁边的习卓捂着肚子笑,同事们也是强忍着,盯着站在正中央的两人。

  沐小北的使劲儿地晃晃头、眨眨眼,笑意盈盈,“总裁好!”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沐小姐?”汪傲非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却浑身散发着冷气,使得沐小北一个哆嗦。

  “嘿嘿、当然知道,你是----花心大萝卜!”沐小北说完,双眼一翻,身体直接向前,扑向汪傲非。

  习卓收起笑容,出于本能地,向前跨了一步,挡在沐小北和汪傲非中间,沐小北很自然地就扑进了习卓的怀中。

  习卓有些诧异地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汪傲非,眼底闪过一抹不解。

  以汪傲非的性格,看到有女人以这种方式“投怀送抱”他绝对第一时间像碰到老鼠药一般躲开,而沐小北倒过来,他竟然还在原地,似乎,还有接住她的准备?

  想到这里,习卓蹙起眉。

  “她怎么了?”汪傲非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断了习卓的思绪。

  “睡着了!”习卓听着沐小北均匀的呼吸声,老实回答。

  分公司的人员扫兴地叹气,纷纷回座。

  习卓和汪傲非一同架着沐小北,在分公司员工的羡慕嫉妒恨中,离开“ONE NIGHT STAND”酒吧。

  +++++++++++

  “二哥,咱们去纽约看看老大吧?听说复健做的不错。”习卓一边开车,一边试探性地了一眼倒车镜里的汪傲非和昏睡的沐小北,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习卓才会亲密的喊汪傲非“二哥”。

  “不去!”汪傲非的脸沉了下来。

  “七年前的意外,就真的只是意外,不是你的错,更不是老大的错!”

  “是那个女人的错!”汪傲非冷冷道,黑瞳中,是冰一样的寒冷。

  “那个女人也许也是受害者。”

  “这么说,你已经查出来她是谁了?”汪傲非眯起眼,凌厉地目光扫向倒车镜。

  “不,不。你也知道老大母亲的厉害,她垄断了当年那场车祸的所有资料,包括警方内部的所有录像,有封锁的所有媒体的报道,我们根本斗不过她!”习卓赶快解释。

  “我,不会放弃!!!”

  “吱-----”习卓猛地踩下急刹车,车体前方,一只通身白毛的泰迪犬跑了过去。

  汪傲非和沐小北的身体,随着重力,突然像前方座位撞去。

  迷迷糊糊的沐小北,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鼻子,不满地哼哼几句,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睡去。

  汪傲非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不是他修长的手指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大腿,指尖已经泛白,还有他额角滑下的冷汗,习卓真的一度以为,汪傲非已经克服了那长车祸的阴影。

  习卓舔了舔嘴唇,尴尬道,“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出来一条生命一样,二哥,安妮的死,你不能怨恨任何人,老大绝对不比你失去的少。”

  “至少他还活着!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汪傲非猛地抬头,牙齿依然在打颤,双目腥红。

  “他没了记忆!他用了七年时间,才让自己恢复了知觉,能正常人一样吃饭、走路,但是你知道这期间他用了多少辛酸和汗水吗??他每天反复纠结于自己是谁,却在每次催眠记忆中,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们的名字。二哥,在老大的内心深处,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份兄弟情,是最珍贵的。至于那个女人,在老大的催眠治疗中,根本就没有记忆。”

  “不要再说了,我跟他已经断绝了七年的联系,除非他帮我找出那个女人,否则,我不会再见他!”

  汪傲非说完,突然打开车门,一只腿刚迈下车,忽然,他的腰间多了一只手。

  他眯着眼转过头,看到沐小北扯着极难看的笑容,“来,咱们喝酒!喝喝喝!”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长臂一捞,一手抱住沐小北后背,一手托起她的膝盖,就把沐小北抱出车。

  “二哥?”习卓打开车门,蹙眉。

  “我今晚需要女人。”汪傲非冷冷地留下一句话,大步离去.......

  11

  总统套房

  盛怒中的汪傲非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沐小北扔在床上,身体就附了上去。

  他狠狠地攫住了沐小北的唇,带着一股肥皂的清新气息扑鼻而来,汪傲非也狠狠地撕咬,狠狠地吻,只想把心中的不快快点的发泄出去。

  .......

  他的身、他的心、他的脑中反反复复地出现有关七年前的七夕的那个夜晚,挥之不去。

  衣服被扯破的声音撕拉撕拉地揪着汪傲非的心,他就像跌入阿鼻地狱的人儿,没有希望、没有救赎,只有无尽的忍耐和痛苦......

  他的周身散发着冻死人的冰冷,就像是一只没有心的野狼,只想连皮带肉的撕扯猎物。

  “嗯......”身下的沐小北极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划破了这夜的沉寂,盛怒中的汪傲非骤然停下自己的动作,撑起身体,吃惊一般看着身下熟睡的人儿。

  她的衣物早已被撕扯得零碎,散落在床边,一道道红色的檩子横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样刺眼,但是她却毫无察觉,嘴角挂着一抹纯净的笑,仿佛做了什么美梦。

  忽然,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汪傲非懊恼地低咒一声,带着他坚挺地欲望走进浴室。

  冰一样的水从花洒中喷出来,像喷泉一般,淋到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冷。

  只因,他早已没有了心......

  待再次回到房间,汪傲非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有多久没抽过烟,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几年前,他因为太痛,喝酒喝到胃出血之后,也不再抽烟。

  淡色火圈在黑夜里一明一灭,跳跃的火光就如他捉摸不透的心。

  一圈圈烟雾弥漫在他眼前,穿透烟雾,汪傲非正好可以看见床上侧卧的人儿。

  她还是睡得那么安详,宁静,就如当年的安妮一般,嘴角始终挂着纯净的笑。

  这样的她,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他从不碰宿醉的女人,今日却为了她破了例,差点就跟她.......

  他从不在员工面前发怒,今日在酒吧,他却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女人。

  他从不管女人的闲事儿,更何况是喝得没有意识的女人,而今天,他却出乎意料地想要接住她,并且带走她......

  使劲的摇摇头,汪傲非狠狠地掐灭还剩大半截的烟,双臂撑开,将头完全放松地养在沙发上。

  他,真的累了。

  翌日一大早,总统套房的门口就传来一阵吵闹声。

  汪傲非悠悠转醒,活动活动麻胀的全身,忽然,他神色一凛。

  门口的声音......

  肖晴?她怎么来了?

  这时,门口的侍应,似乎被说动了,紧接着,是开门锁的声音。

  汪傲非眼神一暗,迅速扯掉自己的浴巾,翻身上床。

  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随之传来。

  汪傲非转了一个身,将沐小北严严实实地裹住,然后揽在怀中,压低她的头,随即,凌厉的目光扫向这群不速之客。

  首先冲进来的是肖晴,紧接着,她的身后跟着酒店的经理、保安.......

  肖晴双目猩红,怒气冲冲。

  经理为难地看了一眼汪傲非,垂下头去。

  “这次又是哪个女人?”肖晴跨步上前,手一伸,就要掀被子。

  “你最好清楚,把被子掀开的后果!”汪傲非冷冽地看向她。

  肖晴的手停顿了一下,一咬牙,霍地将被子一角掀起。

  睡梦中的沐小北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嘟囔了一句,缓缓地撑开了如烟水眸。

  “轰!”满屋子的人!!!

  沐小北登时清醒了一半,出于本能地身体刚一瑟缩,她腰间的大掌就紧了一下。

  手掌所带的温度,似乎紧贴着她的肌肤.......

  沐小北瞠目结舌,按着身体的感觉,缓缓地转过头........

  汪傲非!!!

  沐小北嘴巴合成一个鹅蛋形,还未等叫。

  汪傲非性感的唇就附了上来,蜻蜓点水般,落在她的唇瓣。

  “宝贝儿,早!”汪傲非旁若无人般,对着沐小北露出一个极好看的笑容。

  呆愣中的肖晴看到汪傲非眼中的宠溺的时候,登时像是崩溃一般,歇斯底里:“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

  沐小北蹙了一下眉,喃喃道:“还在做梦、还在做梦!”说完,她身体向下滑了一下,完全隐匿在被子里,单手抱住汪傲非的腰,俏鼻贴上了他的胸膛,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登时,肖晴气炸了。

  不顾形象,像泼妇一般,向沐小北抓来。

  汪傲非眼疾手快地一个转身,横在沐小北和肖晴中间。

  肖晴的爪子直接抓上了他的身。

  刹那间,四道血痕,映射在汪傲非的后背。

  肖晴一怔,呆愣在原地,经理见事情不妙,赶快给保安使眼色,把肖晴架了出去。

  “汪总裁,对不起!”经理鞠了一个躬。

  汪傲非背对着他,没有转身,冷冷道,“等收律师信吧。”

  “对不起,是欧阳总裁亲自下的命令,让那位小姐进来,并且让我转告您,她会赔偿您十倍的精神损失费!”

  汪傲非身体一震,单臂死死地握住拳。

  欧阳枫风,老大的母亲,她跟自己杠上了吗?!!!

  经理说完,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啪!”

  听到一切已经安静了,沐小北掀开被子,直接扬手,招呼上了汪傲非的俊脸。

  “别以为替我受了伤,我就感激你,龌鹾的男人,乘人之危!”沐小北一边说着,一边又扬起手,还要继续打。

  汪傲非淡淡看了她一眼,大掌抓住了她挥了一半的手,

  “我从不碰没有知觉的女人。”

  沐小北咬着唇,气鼓鼓地瞪着他,视线滑过散落地上的惨不忍睹的衣物。

  汪傲非尴尬地咽了咽口水,“那,是意外!”

  “敢做不敢当,真没品!”沐小北咬牙切齿。

  汪傲非神色一变,两只手一齐发力,像前一压,沐小北的双手一下子被固定在头顶。

  沐小北一惊,猛地抬腿。

  下一秒,汪傲非强劲有力的单腿就将她压住。

  “想让我认,那我就先让它变成事实!”说完,汪傲非的唇,带着一丝怒气就压了下来。

  “唔------”

  他的吻极其霸道,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沐小北撑大眼,全身各个器官都在用力,可是,却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忽然间,七年前的夜晚闯入了沐小北的脑海,一股巨大的无助和屈辱感,涌上心头。

  瞬间,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沐小北的眼角滑落。

  盛怒的汪傲非愣了一下,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伤心欲绝的沐小北,一时间,他竟感到手足无措。

  汪傲非懊恼地皱起眉,他这是怎么了?

  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更不会对女人动粗,为何今日他如此反常。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汪傲非缓缓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一下沐小北眼角,泪水带着一点咸味儿,沾到他唇上。

  “别哭了,我没逾越过你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你不信,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沐小北继续抽泣。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我信。”沐小北还是哭着,含含糊糊吐出两个字。

  “那你为何还哭?”

  “我停不下来!”

  汪傲非满脸黑线......

  12

  沐小北几次申请去纽约,都被驳回,最后,只好跟着汪傲非、习卓、Jane一起回到了青岛。

  回来的时候,还是头等舱,她挨着习卓,但是习卓看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很怪。

  她和汪傲非之间,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不再提那天的事儿,然而,汪傲非对她,似乎越来越疏离有礼。

  沐小北知道,汪傲非已经把她归结到“熟悉的陌生人”行列。

  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她的心里不喜欢这种陌生人的感觉。

  出差后,第一天回到销售部上班,沐小北就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桑罗”公司已经拟好合同跟ICE签约,然而,在ICE销售员的那一栏,竟然写着Sandy的大名。

  当沐小北看着这份文件的时候,脸差点气抽到一起,她拿着她的“桑罗”计划书,怒气冲冲地闯进经理室。

  经理室内,习卓喝着咖啡悠哉看着文件,见到沐小北进来,眉毛轻轻掀了一下“有事?”

  沐小北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努力将语速放缓,

  “‘桑罗’公司一事,我希望经理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习卓眼皮都没抬一下。

  “‘桑罗’的销售员一直都是我,这份计划书也是我写的,为何拟签约那一栏换成别人?”

  “ICE向来做事公道,并且区域划分明确,‘桑罗’的负责人一直联系的都是Sandy,拟签约是她,有何不对?”

  沐小北嘲讽地勾起嘴角,

  “这个项目是你安排给我的任务,我的计划书,也是最早交到你手里的,所以,你心里应该最清楚,这份合同签下来应该是谁的功劳!”沐小北义正言辞。

  “我只看结果!”习卓扬扬眉,抬眼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这份合同的结果就是‘桑罗’公司直接将合同发给了‘Sandy’并且表示愿意签约!”

  “不可能,如果她们要签约,也是应该找我!”

  “你告诉过‘桑罗’你是负责人吗?你有留下联系方式吗?”习卓冷哼。

  沐小北一怔,嘴角抽搐了一下,“就算没有,咱们公司内部也应该有记录,而且这应该是最起码的制度和原则问题!”

  “公司的运营和制度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沐小姐!”

  沐小北恨得牙痒痒,“习卓,你就是想故意找我麻烦是不是?!!!”

  习卓听到这句话,“腾”地从座位站起来,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犯得着故意找你麻烦?”

  “你那么大火气干吗?现在是抢了我的单好不好?!!!”

  习卓一愣,像是被说中心思般,尴尬地别过眼,“我只是实话实说,被抢单,你就要找自身原因和解决办法,不要以为有总裁罩着,就能为所欲为!”习卓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你什么意思?”沐小北火了。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想走潜规则上位的人多了去了,你的手段算是最高明的!”

  “砰!”沐小北把文件夹一摔,愤怒地瞪着习卓。

  习卓移开视线,不去看她,但是声音却没间断,“下次故意装醉的时候,手段高明一点,别一直傻兮兮的笑,像个白痴一样!”

  沐小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多谢经理提醒,下次我会好好改进!”说完,沐小北愤怒地一摔门,走了。

  看着沐小北怒气冲冲的背影,习卓五味俱全。

  他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想提醒她,反思为何被抢单,并且想办法补救的,结果却提起了那晚的事儿,他已经反复警告过自己几遍了,一定不要再提那晚的事儿,可是.......

  说不清楚心里的感觉,但是他真的太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哥把她抱走的时候,他的心为什么忽然间像是塞了一千斤的铅弹一样重?为什么???

  14

  平静下来的习卓,拿出沐小北计划书的影印本,仔细地阅读起来。

  虽然有的地方比较生涩,但是计划书的整体来看,流畅并且可行性高。

  不自觉地拿起笔,习卓将手指半弯抵在鼻尖,另一只手握着笔,在影印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

  ......

  翌日清晨,沐小北还未出家门,电话就响了。

  “喂,您好......”

  “请问是沐小姐吗?我是‘桑罗’公司的总裁秘书罗茜,对于您新递交的计划书,我们总裁很感兴趣,想要跟您详谈,请问您有空吗?”

  沐小北怔住了,“新计划”?

  “怎么,沐小姐有问题?”

  “不,不,有空,那我现在就过去!”

  “好,待会儿见!”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沐小北还仿佛处在呆愣当中,明明已经丢了的客户,竟然主动找上门来?

  来不及多想,沐小北匆匆跟公司说明了情况,就直奔‘桑罗’公司。

  比预计的情况要顺利的多,沐小北到了‘桑罗’公司,简单被问了几个问题,就签了约。沐小北以为是她昨日的电话和亲自登门扭转了乾坤,虽然她并未见到主管。

  殊不知,她跟‘桑罗’签约的这份计划书,比起她所做的那份,公司利润又降了2个点,而这两个点,根本不是她这个级别的销售员能够做得了主的。

  沐小北沉寂在她做销售的第一单喜悦当中,并未想过,谁在背后帮了她。

  回到公司,几个比较生疏的同事跟她说了恭喜,Sandy则是脸色铁青,没有看她。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同事频频看向她这边。

  沐小北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放下背包,直接闯入习卓办公室。

  悠哉地看着报纸的习卓,抬了抬眼,似笑非笑。

  沐小北冷哼了一声,一脸轻蔑,“老天是有眼的,不会永远眷顾你们这些纨绔子弟!”

  习卓扬扬眉,“跟我有关系吗?无论是你还是Sandy签,奖金对于我而言,一毛都不会少!不要像是刺猬一样,到处刺人!”

  “刺猬吗?如果我能变成刺猬,第一个绝对刺死你!”

  习卓放下报纸,腾地一下从座位弹起来,双臂撑着桌子,身体前倾。

  “你,就这么恨我?”

  沐小北一怔,习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那俊美的五官顷刻间近在咫尺,让她一时间语塞。

  习卓戏谑地勾起嘴角,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滑过沐小北的俏鼻。

  沐小北一个激灵,立即退后一步。习卓却不想放过她,长腿迈了几步就到了她身前。

  之前还有一个桌子挡着,沐小北还么那么紧张,而当习卓完美比例的身体,整个欺近她身的时候,沐小北立即屏住呼吸,瞪大水眸。

  习卓满意地看着沐小北的反应,“不过有恨可是从爱开始呢,难不成,你早就爱上我了而不敢说?”

  习卓充满磁性的声音幽幽从耳边响起,沐小北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耍她。

  登时,怒气涌上头,沐小北一咬牙,一个哆嗦,直接勾起右腿,对着习卓的下身猛地一顶。

  “啊!”凄惨无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沐小北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经理,为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着想,最好别再惹我!”说完,沐小北自认为潇洒地转身,结果高跟鞋“咯吱”一声断了一截。

  这时,趴在门口看好戏的同事们纷纷跑回座位,沐小北脸登时黑了一半,脱下鞋,狠狠地瞪了习卓一眼,然后将坏的一半的高跟鞋摔在地上,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该死的习卓,明明看到外面有同事,还故意让他们误会!!!.......

  夜晚的青岛,是海上明珠。

  而“Feeling”酒吧更是明珠中,最耀眼的那颗。

  习卓坐在吧台正中央,冷眼看着舞池中央狂野舞动的人们。

  这时,一个大眼的金发女郎扭动着翘臀,媚笑着走到习卓身旁。

  “习少,好久不见。”金发女郎侧了侧身,用她那饱满的胸部,轻轻地蹭着习卓的胸膛。

  “我见过你吗?”习卓眼都没抬一下。

  “习少,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金发女郎发嗲地说完,整个身体都靠向习卓。

  “放开!”习卓放下手中酒杯,冷冷道。

  “习少----”

  “我不重复第二遍!”

  “你-----”金发女郎脸黑了一半,不情愿的直起身子。

  这时,有几个公子哥打扮的人立即凑了过来,其中一个,跟金发女郎使了使眼色,金发女郎会意,灰头土脸地走了。

  “习少,最近怎么了,很少出来玩不说,昨日竟然加班?是不是汪少逼得太紧了?”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加班?”习卓扬扬眉,随即自言自语,“又是叶四那个大嘴巴!”

  “YES,幸好你还记得我!”叶四从身后窜出来,搂住习卓的肩。

  习卓端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这几个兄弟,还总是能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适时出现。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跟着习卓一饮而尽。

  “话说,咱们习少是有了心上人,没看正烦着呢吗?”

  “谁说我有了心上人?”习卓斜睨了一眼说话的人,不知不觉又干了一杯。

  “熬了整个通宵,就是为了帮一个普通朋友改计划书,这也太不像你的风格了!!”叶四笑着调侃。

  习卓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眼神暗了暗,“她是二哥的女人!”

  习卓话音落下,四周立即没了声音。

  习卓苦笑了一下,又干了一杯。

  叶四尴尬地咳了咳,“习少,到底七年前的七夕你们‘京城三少’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突然销声匿迹,至今还呆在美国;一个从此不碰女人,过着和尚生活;而汪少却从一个极度专情的人变成一个月必换一个女人的花花公子;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却完完全全像是变成陌生人。”

  “算了,不开心的事儿就别提了,既然习少看上了个女人,咱们兄弟怎么样都要弄到手,汪少从不缺女人,抢过来就是了!”不知是谁,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习卓酒劲儿有些上来,迷迷糊糊的,“谁说我喜欢她?”

  “想证明很简单,你敢不敢赌?我赌你就是喜欢她!”

  “赌就赌,谁怕谁!说吧,要怎么赌!”习卓看着眼前的人影一晃一晃的,他有些看不清了。

  “明天,你骗她穿晚礼服高跟鞋,然后把她送到你们ICE新建的厂房那里,然后你开车离开,那里偏远,很少有车经过,她要想回来,至少要穿着高跟鞋走三十公里,所以,如果你忍心让她走回来,我们就相信你不喜欢她!赌注是你那辆宝贝法拉利!”

  “我也加注!”

  “切,小CASE!我的车库又要有两辆新车咯!”

  就这样,习卓迷迷糊糊地“签字画押”了。

  这个晚上,注定了不再平静。

  15

  翌日中午,沐小北刚刚吃完午餐,习卓就拉着她选礼服。

  “你发什么神经?”

  “‘桑罗’邀请我们参加晚宴,你总不能就这样吧?”习卓上下打量了一下沐小北。

  “什么晚宴?我怎么不知道?”

  “邀请函发到销售部,当然由我接收,你要是想取代我,就努力做出点成绩吧!”习卓一边说着,一边扔过来几件衣服。

  沐小北扫了一眼贵得咋舌的晚礼服,悻悻道:“我为何要跟你去?”

  习卓一扬眉,“你以为我想跟你去吗?Sandy的身材似乎更好呢,啧啧!”

  沐小北一听他说“Sadny”,一撇嘴,老实地去换衣间试装。

  首先是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沐小北穿上,慢慢地走出来,习卓看了一眼,摇摇头。

  接下来是一件淡青色礼服,袖口和领口用蕾丝点缀,有点可爱小女人的味道,习卓看了看,撇撇嘴。

  再换的是一件全黑性感网状礼服,今年的最新款,沐小北看着镜中的自己,就像一只性感的狸猫,身上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习卓看了明显一怔,但是随即,使劲地摇摇头。

  沐小北无奈,嘴里念念叨叨数落习卓,他绝对在故意刁难她。

  “哟,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我姐夫的新欢吗?”一个犀利的女声传入沐小北耳中,沐小北循声望去,只见肖晴穿着她试过的第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站在另一个试衣间门口,挑衅地看着她。

  沐小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

  “把她手里拿的那些,全部给我包起来!”肖晴指着站在沐小北旁边的店员,说道。

  店长为难地看了一眼悠哉地看着画册的习卓,“肖小姐,这些是习少选的.......”

  “他选的又怎么样?你别忘了这个店老板姓‘汪’不是姓‘习’!”

  “这.......”

  “这些给她包,你再去把那边架子上的,都给我拿来!”沐小北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淡淡道。

  “那边也都给我包起来。”肖晴立即道。

  “是!”

  “肖小姐很有钱吗?有本事你就全部买光!”沐小北似笑非笑。

  “你以为我买不起吗?”肖晴怒瞪着她。

  “有本事就用自己的钱,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花我老公的钱,你不觉得羞耻吗?”沐小北故意将“我老公”三个字咬的异常响。

  “真不要脸,谁是你老公?”肖晴听到这三个字,脸都快抽到一块儿了。

  “你不是心里清楚吗?不相信,你大可以去汪傲非那看看我们的结婚证!”

  店员一听“汪傲非”三个字,脸登时亮了亮,店长立即赔笑,原来这才是正牌老板娘。

  肖晴气鼓鼓地瞪着她,“给我全部包起来。”说着,肖晴愤愤地拿出一张卡,递过去。

  “对不起,肖小姐.......”

  “都给她!”沐小北出声阻止了店长的话。

  店长看了一眼沐小北,对她的崇敬又上了一分,不但不像肖晴那样嚣张跋扈,而且还这么大度。

  接过肖晴的卡,店长快速地走向收银台。

  半响,店长轻蔑地看了肖晴一眼,“对不起,肖小姐,您的卡余额不足!”

  “什么?不可能!”登时,肖晴的脸涨得通红,怒瞪着店长。

  “旁边就是银行,肖小姐可以去确认一下!”

  “既然钱不够,就别在这显摆,等赚足了钱,再把眼睛放到头顶上,那样,才有资本!”沐小北淡笑着。

  肖晴死死地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一眼沐小北,一甩手,愤恨地向门口走去。

  “等等,肖小姐,请把衣服换下来!”

  肖晴低头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身上还穿着那件大红露背装礼服。

  “不必了,这件礼服就当我送给肖小姐的礼物。”虽然这件礼服的价钱让她心疼,但也比不上让肖晴吃瘪让她爽,所以咬咬牙,沐小北忍了。

  肖晴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也没换,直接摔门而去。

  沐小北这才看向习卓,他的脸很沉,幽深地看着她,黑瞳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涌。

  一时间,沐小北有些语塞。

  “就包这件黑色的吧,和刚刚的那件礼服,一共多少钱?”沐小北也失去了试衣服的兴致,直接道。

  “夫人,您尽管挑,总裁已经吩咐了,您可以随便拿!”店长毕恭毕敬道。

  “夫人?总裁吩咐?”沐小北讶异。

  “刚刚肖小姐那张卡,的确是总裁名下的,所以我请示了总裁,并且汇报了刚刚的情形,总裁让我转告您,都是自己家的,您随便挑,并且他会立即停掉肖小姐的卡。”

  听到‘自己家的’几个字,沐小北的脸登时涨红。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暖流滑过。但是转念又想到刚刚跟肖晴说的话,传到汪傲非耳中,他肯定又以为她别有居心。

  天啊,谁来救救她,怎么不能忍一忍???

  ===========

  换好礼服,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沐小北艰难地跟住了习卓的脚步。

  习卓一直一言不发,脸色沉的可以打酱油。

  看着车窗外一排排的树,沐小北的右眼看是不自然地跳动起来。

  是因为刚刚和肖晴的对峙,还是因为汪傲非的话,亦或是?

  车子来了一个紧急制动,沐小北身体猛地向前一趔趄,然后后脑又撞上了座位。

  沐小北捂着发痛的后脑,低咒一声,“你又发什么神经?”

  “下车!”习卓冷冷道。

  沐小北环视了一周,眼前是一片刚刚建好的厂房,四周很空旷,一个人影儿也没看到。

  “这里是公司的新厂房吗?不是说还没投入使用,为什么来这里?”沐小北一连窜疑问。

  “下车!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沐小北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情愿地打开车门,双脚刚刚沾地,只听“咯”一声,习卓的车反锁上,下一秒,法拉利绝尘而去。

  沐小北瞠目结舌,呆愣地看着眼前一点点消失的黑影,还未能反应过来。

  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冷风袭来,沐小北一个哆嗦。

  远处隐约有几个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沐小北心一紧,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

  16

  ICE五十八楼总裁室

  Jane拿着一堆文件,一个一个给汪傲非汇报。

  “这里是华盛顿分部的报表,请您过目。”

  “这是新股东的股份。”

  “这是…。”

  十五分钟,一分不差,Jane汇报完所有工作,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汪傲非有一丝诧异,这个精明干练的属下会出现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

  “怎么了?”

  Jane蹙了一下眉,“有两件事儿。其一,美国那边已经有了消息,关于七年前那件事的罪魁祸首他们已经有了眉目,据说那个女人还生了孩子。”

  汪傲非一听,黑瞳一亮,腾地一下站起来。

  “是谁?”

  “资料一个星期内会传过来。总裁,也许那个女人也是受害者,您真的要……”

  “如果那个女人是受害者,那么安妮呢?不用说了,出去!”

  Jane的脸色沉了下来,咬了咬牙刚要转身。

  “还有一件事呢?”

  “肖小姐找了黑道的人,向咱们新厂房的地方去了,似乎要报复什么人!”

  汪傲非一听,忽然一张纯净的脸庞浮现在他脑中。想起之前礼服店店长的来电,他原本想借着她远离肖晴,会不会……

  想到这里,汪傲非立即拨通的沐小北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对不起……”

  汪傲非脸色一沉,放下电话,立即抓起外套,飞步奔电梯走去……

  +++++++++++++++++++++++++++

  “feeling酒吧”

  习卓沉着脸,闷着头喝闷酒。叶四等人围在旁边,个个都不敢开口。

  这时,习卓忽然放下酒杯,斜睨叶四,“你们有人跟着?”

  “当然,有两个兄弟在看着她,刚刚还电话说那个女的还在厂房,还没有开始走的意思。”

  习卓抿了一下嘴,面无表情地转过头。

  他的指尖有些发白,冷冷地攥着杯身,似乎在隐忍着。

  忽然,叶四的一个手下急匆匆地跑过来,一脸惊慌。

  “不好了、不好了!”

  “干什么惊惊慌慌的?”叶四有些不耐烦。

  “咱们两个兄弟都被搁到了,说去了一帮人,都是冲着那个女的去的……”

  叶四一愣。

  这时,“啪”地一声响起,习卓原本端着的酒杯,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落,摔在地上,鲜红的红酒犹如血液一般,在他面前划开。

  习卓猛地起身,趔趄地被高脚凳拌了一下,就跑了出去。

  ==

  沐小北看着眼前越走越近的几个男人,森林的感觉涌遍全身。

  出于本能地,她一步一步向后退。

  为首的男人眯着眼,掐灭了手中的烟,“兄弟们,轮着上。”

  沐小北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往后跑。刚跑了两步,她的高跟鞋一歪,脚腕就被扭了一下。

  这时,那几个猥琐的男人yin笑着,三步跨成两步,伸手一抓,就够到了沐小北的裙摆。沐小北一怔,后退向后一腿,细高的跟,猛地踩上了抓她裙摆的男人的手臂。

  “妈的,该死的婊口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行!”猥琐男低骂一声,狠狠地一拽。

  “撕拉”一声,沐小北裙子的下摆就被拽出了一个弧度。这时,有一只咸猪手也搭上了沐小北的肩,她的腰,也被一只大掌袭上。

  沐小北的浑身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七年前的那晚的感觉又如梦魇一般回到她脑中。

  她咬紧牙,忽然像是发疯般,握紧拳头向四周使劲地挥了出去。

  这时,后背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将她推倒在地,紧接着她肩头的衣服又被撕扯开。

  “啊——”沐小北拳打脚踢,指甲像是一只尖锐的猫一般,狠狠地像四周挥舞。

  有一只大掌抓上了她的头发,有一脚踹上了她的肚子……

  沐小北一手捂着肚子,头狠狠地扭过去,对着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狠狠地撕咬下去。

  “啊——”一个男人的惨叫声显得更加诡异。

  “妈的,这娘们儿真辣,一起上!”为首的男人把烟狠狠一扔,其他原本看热闹的几个人也立即扑了上去。

  巨大的屈辱感和死亡气息扑向了沐小北,沐小北憋足了一口气,对着这些撕扯她衣裳的男人们,歇斯底里地攻击回去……

  忽地,一阵猛烈的急刹车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寂静,几个伤痕累累的猥琐男一惊,抬起头。

  黑色大奔的车灯瞬间照亮了这一角。

  车门一开,一个挺拔的身影,拎着一只棒球棍,从车上走下来。

  “老大,来人了?”

  “先搞定他!”

  留了一个猥琐男还跟沐小北撕扯,其他几个纷纷挂着彩,跑向了汪傲非。

  汪傲非看着被按在地下衣衫凌乱的沐小北,极大的怒气充斥了全身神经。

  他扬起棒球棍,对着第一个奔向他的猥琐男的头,狠狠地就挥了下去。

  身后的猥琐男一跳,跳上了汪傲非的身,勒紧他的脖子。

  汪傲非向后一躬身,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猥琐男搁到在地。

  忽地,一个猥琐男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只瓶子,对着汪傲非后脑一砸。

  “碰”鲜血流出的同时,猥琐男的天灵盖,直接硬生生吃了一棍……。

  不出多时,原本干净的地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鲜血和衣服的布料。

  猥琐男们见占不到便宜,有个捂着头有的抱着腿,狼狈地跑开了。

  汪傲非捂着满是鲜血的后脑,缓缓地走到沐小北身边,蹲下身,轻轻地将外套搭在她身上。

  沐小北呆愣着,双眼无神,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汪傲非的声音很轻很轻,他的手臂也轻轻地搭上了沐小北的肩膀,柔声道。

  沐小北死死地咬住下唇,夜的黑虽然掩盖住了她惨白的脸色,却无法掩盖住她的惊悚。

  不知是怎样被汪傲非带上的车,也不知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沐小北就像一只毫无生气的陶瓷娃娃,双眼无神,一言不发。

  汪傲非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但是他的心,却被怒气堵得说不出没了缝隙。

  他已经七年没碰车了,却不想,在知道她有危险那一刻,竟然会毫不犹豫走向被他遗弃七年的车。

  他原本以为是他是抱着不想让肖晴闯出大祸的心情去救她,然而,当他看见她和几个男人撕扯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沾盐水的鞭子抽一样痛。

  握着方向盘的指尖已经攥得发白,他不会放过跟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绝对不会!

  17

  习卓赶到的时候,除了地上星星点点的血渍和残破的衣衫,什么都没有。

  登时,他的心紧抽一起,指尖被他攥得惨白。

  叶四等人的车也随即赶到,刚下车,习卓就挥起拳头,对着叶四的脸狠狠地打了过去。

  叶四捂着脸,一语不发地看着双目猩红的习卓,心中知道事情不妙。

  这样的习卓,这样的表情,只有再七年前才有过一次。

  “发动所有人,把那些人给我找出来!”习卓沙哑的吩咐完,跳上他的保时捷绝尘而去。

  “叶四,你没事儿吧!”

  “只有七年前的那场事故,他才出现这样的表情,快去找把。”叶四仿佛在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般,淡淡说道。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无语。

  =========

  另一侧,汪傲非将沐小北带到了他的别墅。

  沐小北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汪傲非轻轻地拿下外套,外套下瘦弱的肩膀明显瑟缩了一下,汪傲非的心也紧紧收缩了一下。

  刚刚他并没有仔细看,这时他才发现,沐小北的后背已经被抓得血肉模糊,肩膀、手臂、大腿,到处都是紫黑的淤青和皮肤被划破的伤痕。

  “不行,必须要去医院处理一下!”汪傲非抿着嘴,低声道。

  微弱的灯光下,汪傲非鹰一样的黑瞳氤氲了一层雾气。

  汪傲非试探地扳了一下沐小北的肩膀,刚要往门口带。

  沐小北忽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浑身一哆嗦,一把抓起桌台上的水果刀,直指汪傲非。

  “ok,冷静、冷静,我们不去医院!”汪傲非眼皮一跳,随即双手放在半空中,有节奏地摆动了几下,脸上努力挤出一抹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沐小北跟着他的节奏,呼了几口气,咬着唇,戒备的水眸,渐渐暗淡下来。

  汪傲非缓缓地向前迈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握住刀的刀柄,沐小北的手抖了一下,水果刀瞬间到了汪傲非的手中。

  汪傲非将水果刀放回原处,单手轻轻地拍了拍沐小北的后背,“听话,你的伤口必须处理,如果真的不去医院,你自己去浴室处理一下,OK?”

  见沐小北没有说话,汪傲非缓缓地带着她,走向浴室。

  关上了浴室的们,汪傲非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竟然沦落到哄女人都要这么小心翼翼了。

  无奈的摇摇头,身心疲惫的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角挂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汪傲非一个激灵,撑开眸子,墙上的闹钟指向十二点。

  柔了柔发痛的后脑,汪傲非缓缓地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浴室的灯暗了,但是床上却没有人。

  汪傲非迅速起身,大门还是反锁的状态,证明没有人出去。

  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汪傲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每个房间的门都被陆续打开,然而,他看到的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沐小北。

  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汪傲非缓缓地打开了主卧浴室的门。

  门把手和瓷砖发生碰撞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人影,窝在浴室的角落里。

  汪傲非的心凉了一截,“啪”地按下开关,一时间,光明驱赶了黑暗,照亮了浴室的每个角落。

  沐小北瑟缩了一下,用手遮了遮眼睛。

  看着浑身湿淋淋却依旧穿着残破衣衫的沐小北,汪傲非怒气涌上。

  “为什么还不洗?”他的声音很冷、很冷。

  沐小北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偷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我再问你,为什么还不洗?”汪傲非大步上前,一把抓起坐在地上的沐小北。

  沐小北害怕地躲了躲,身体开始发抖。

  “如果你还这样一副好死不活的样儿,就给我滚出这里!”

  沐小北惊骇地看了他一眼,面如死灰。

  她死死地咬住唇,低下头,双臂环住自己,缓缓地向前迈了一步。

  汪傲非低哼一声,长臂一伸,环住她的腰,就要往怀里带。

  “放开我!”沐小北猛地一颤,对着汪傲非拳打脚踢。

  汪傲非也火了,大掌一翻,直接将夹着沐小北就将她按到浴室里。

  “撕拉----”挂在沐小北身上最后的衣料直接被扯掉。

  “放开我!”沐小北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之后,大颗大颗的泪水涌了出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扳过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按在她肩上。

  沐小北哭得更凶了。

  “没事了,有我在这儿.......”

  .......

  不知过了多久,沐小北终于哭累了,靠着汪傲非的肩睡着了。

  汪傲非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脱下沐小北剩下衣服和裤子。

  原本美丽的胴口体,到处都是伤口,汪傲非攥紧了淋浴头,鹰眸湿了。

  翌日清晨,汪傲非刚走到总裁室,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着墙,耷拉着脑袋。

  汪傲非低下头,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习卓?”

  听到声音,习卓猛地抬起头,他脸上挂着浓浓的疲惫,黑瞳中布满了血丝。

  “二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对于他的来意,也猜了八九不离十。

  “进来吧!”

  汪傲非前脚迈进去,习卓后脚就把门死死掩上。

  “二哥,你昨天又碰车了是吗?是你带走了沐小北对不对?她还好,是吗?”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鹰眸冷冷地看着他,“你们这次玩的太过火了。”

  习卓明显怔住了,一脸不解。

  “对于肖晴,你向来比我还要放纵她,别以为在礼服店你们装作不认识就能混过去,真正不知道实情的,只有沐小北一个人而已。”汪傲非缓缓道。

  习卓身体晃了一下,“二哥,你就这么看我?我宠着她,并不代表我会跟她同流合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下手!”

  汪傲非扬了扬眉,“是你把沐小北带去那里的,昨天的一切,你难辞其咎!”

  习卓身体一个踉跄,脸跨了下来,“真的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汪傲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习卓的脸蒙了一层雾色,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汪傲非看着习卓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习卓本性不坏,但是太爱玩了,他没告诉他真相,就是想让他自责一阵子,好好反省,却不想,习卓对沐小北的感情,因为他这次含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美丽的空姐适时的出现,解决了沐小北的窘境。

  沐小北坐好到座位上,偷偷地瞧了几眼汪傲非,汪傲非的脸色如常,依旧低头看着文件。

  他的侧脸很好看,少了正面的霸气和冷漠,显得柔和许多。

  他的鼻子属于标准英国绅士的鼻子,挺拔英气却也有让人接近的冲动。

  他的下巴带着一点点刚长出的胡茬,仿佛又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美。

  “看够了吗?”

  汪傲非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沐小北的思绪,沐小北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

  汪傲非轻声笑了一下,没有转头。

  这时,飞机再次猛烈地摇晃起来,广播中传来沙沙的声音。

  沐小北绷紧身体,这一次的震动和摇晃比起上一次猛烈数倍,忽然间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下面是太平洋。”耳侧传来汪傲非的声音,此时却更胜天籁。

  “可是我不会游泳。”沐小北的声音都变得颤抖,但是心里却暗暗感激了一下汪傲非,她知道,他是想用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会游泳,你生存的概率也很小。”

  “嘎?”沐小北立即收回刚刚对他产生零点零一秒的好感和感激,顾不得紧张,转过头,瞪着他。

  “据说美国人在太平洋里放了一种人工培植的海洋生物,叫‘鲧鲀’,食肉。”

  “我跟你在一起,它肯定先吃你!”沐小北知道他在开玩笑,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

  “不,只能吃你!”

  “为什么?”

  “‘鲧鲀’大多数都是公的。”

  沐小北的脸立即红了一截,但却不依不饶,“假如正巧咱们碰到的是母的,怎么办?”

  “那我告诉她,我没带套儿。”

  沐小北“噗”一下,差点没把胃液喷出来。

  但是和汪傲非的一来一回对话间,她确实轻松了不少。

  过了一阵子,飞机的震动和摇晃的幅度减小了,沙沙的广播里,又传来了空姐安抚大家的声音。

  在这甜美的声音中,困意渐渐席卷了沐小北。

  临睡前,沐小北故意向窗子一侧移动了一下,反复告诉自己,脑袋一定不要往另一侧歪。

  翌日清晨

  沐小北闭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咦?怎么方向不对?这硬邦邦还带着弹性的是啥?

  沐小北霍地一下撑开水眸,“地、地毯?”

  “腿?”

  沐小北一个激灵,霍地一下坐起来,猛然撞上了身后的座位。

  沐小北揉着发痛的后脑勺,汪傲非则是悠悠睁开眼睛,黑瞳两侧,挂着几条明显的红血丝。

  “呵呵,总裁,早,昨晚没睡好吗?”沐小北立即赔笑。

  汪傲非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似乎不能动了。

  沐小北也讨好地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轰”。

  不看倒好,这一看,沐小北的脸瞬间就像猴子屁股一般。

  她一直都知道,她有个很不好的睡姿,而且还流口水,可是,为何汪傲非的裤子上,竟然有一个跟她枕头上,经常出现的同样的印记?

  想起刚刚她是从他腿上爬起来了,沐小北立即华丽丽地自燃了。

  经过昨天的“共患难”,汪傲非也没有之前那么冷漠,看到沐小北的样子,他也尴尬地咳嗽了一下。

  飞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当他们刚刚走出候机大厅,就看见汪傲非的首席秘书Jane和习卓,以及一个金发美女迎面而来。

  金发美女看到汪傲非,双眼放光,直接扑上来,就是一个香吻。

  汪傲非也不拒绝,绅士地搂过她的腰。

  沐小北看着他们,别扭地笑了一下,心里却是说不出地滋味。

  习卓看了她一眼,结果她手中的行李。

  沐小北本想拒绝,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又不想搏了习卓的面子,于是投过去一记感激的笑容。

  汪傲非揽着金发美女走在前,听着Jane的汇报,至始至终,也没有回过头。

  沐小北自嘲地笑了一下,她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到了“ICE”的分公司,他们受到了极好的接待,谈判也出奇地胜利。

  晚上,分公司的主管们,为了汪傲非和习卓专门安排了接待酒会。

  酒会后,分公司主管们又带着他们去了华尔街最出名的“ONE NIGHT STAND”酒吧。

  但是汪傲非却以“还有应酬”为理由,酒会后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身边,是今日接机的金发女郎......

  不知为何,今日下飞机后,沐小北的脑中就尽是汪傲非的影子,他办公的样子,他戏谑的笑容,他玩世不恭的态度......

  沐小北使劲地摇了摇头,将手中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沐小姐好酒量,已经是第七杯了!不过小心哦,这种调味酒虽然好喝,后劲儿却很大。”很好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沐小北侧过头,眼前是一个模糊的轮廓,高挑而且清丽,依稀记得,好像是分公司公关部的经理。

  “没事儿,酒不醉人人自醉!”沐小北含糊道。

  “你这喝法,别人会误以为你想酒精中毒而死!”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沐小北却毫无知觉,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放心,我绝对比咱们总裁长命!如果不出意外,我猜他会英年早逝!”沐小北说得很爽,一边说,还一边比划。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对身后的异样却毫无察觉。

  “他要是牺牲了,我会为他这样写悼词:日理万妓,纵欲过度,遂英年早逝。”沐小北自以为很爽的说完,结果四周的人都不搭话,眼前的酒保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沐小北哆嗦了一下,明明是夏天,却怎么感觉后背有一道寒气传来?

  戒备地看了一眼其他人,沐小北缓缓转身。

  “轰!”

  她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一般,迷蒙的双眼瞬间聚焦。

  在她眼前放大的,是汪傲非那张铁青的脸!!!

  10

  旁边的习卓捂着肚子笑,同事们也是强忍着,盯着站在正中央的两人。

  沐小北的使劲儿地晃晃头、眨眨眼,笑意盈盈,“总裁好!”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沐小姐?”汪傲非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却浑身散发着冷气,使得沐小北一个哆嗦。

  “嘿嘿、当然知道,你是----花心大萝卜!”沐小北说完,双眼一翻,身体直接向前,扑向汪傲非。

  习卓收起笑容,出于本能地,向前跨了一步,挡在沐小北和汪傲非中间,沐小北很自然地就扑进了习卓的怀中。

  习卓有些诧异地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汪傲非,眼底闪过一抹不解。

  以汪傲非的性格,看到有女人以这种方式“投怀送抱”他绝对第一时间像碰到老鼠药一般躲开,而沐小北倒过来,他竟然还在原地,似乎,还有接住她的准备?

  想到这里,习卓蹙起眉。

  “她怎么了?”汪傲非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断了习卓的思绪。

  “睡着了!”习卓听着沐小北均匀的呼吸声,老实回答。

  分公司的人员扫兴地叹气,纷纷回座。

  习卓和汪傲非一同架着沐小北,在分公司员工的羡慕嫉妒恨中,离开“ONE NIGHT STAND”酒吧。

  +++++++++++

  “二哥,咱们去纽约看看老大吧?听说复健做的不错。”习卓一边开车,一边试探性地了一眼倒车镜里的汪傲非和昏睡的沐小北,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习卓才会亲密的喊汪傲非“二哥”。

  “不去!”汪傲非的脸沉了下来。

  “七年前的意外,就真的只是意外,不是你的错,更不是老大的错!”

  “是那个女人的错!”汪傲非冷冷道,黑瞳中,是冰一样的寒冷。

  “那个女人也许也是受害者。”

  “这么说,你已经查出来她是谁了?”汪傲非眯起眼,凌厉地目光扫向倒车镜。

  “不,不。你也知道老大母亲的厉害,她垄断了当年那场车祸的所有资料,包括警方内部的所有录像,有封锁的所有媒体的报道,我们根本斗不过她!”习卓赶快解释。

  “我,不会放弃!!!”

  “吱-----”习卓猛地踩下急刹车,车体前方,一只通身白毛的泰迪犬跑了过去。

  汪傲非和沐小北的身体,随着重力,突然像前方座位撞去。

  迷迷糊糊的沐小北,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鼻子,不满地哼哼几句,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睡去。

  汪傲非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不是他修长的手指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大腿,指尖已经泛白,还有他额角滑下的冷汗,习卓真的一度以为,汪傲非已经克服了那长车祸的阴影。

  习卓舔了舔嘴唇,尴尬道,“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出来一条生命一样,二哥,安妮的死,你不能怨恨任何人,老大绝对不比你失去的少。”

  “至少他还活着!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汪傲非猛地抬头,牙齿依然在打颤,双目腥红。

  “他没了记忆!他用了七年时间,才让自己恢复了知觉,能正常人一样吃饭、走路,但是你知道这期间他用了多少辛酸和汗水吗??他每天反复纠结于自己是谁,却在每次催眠记忆中,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们的名字。二哥,在老大的内心深处,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份兄弟情,是最珍贵的。至于那个女人,在老大的催眠治疗中,根本就没有记忆。”

  “不要再说了,我跟他已经断绝了七年的联系,除非他帮我找出那个女人,否则,我不会再见他!”

  汪傲非说完,突然打开车门,一只腿刚迈下车,忽然,他的腰间多了一只手。

  他眯着眼转过头,看到沐小北扯着极难看的笑容,“来,咱们喝酒!喝喝喝!”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长臂一捞,一手抱住沐小北后背,一手托起她的膝盖,就把沐小北抱出车。

  “二哥?”习卓打开车门,蹙眉。

  “我今晚需要女人。”汪傲非冷冷地留下一句话,大步离去.......

  11

  总统套房

  盛怒中的汪傲非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沐小北扔在床上,身体就附了上去。

  他狠狠地攫住了沐小北的唇,带着一股肥皂的清新气息扑鼻而来,汪傲非也狠狠地撕咬,狠狠地吻,只想把心中的不快快点的发泄出去。

  .......

  他的身、他的心、他的脑中反反复复地出现有关七年前的七夕的那个夜晚,挥之不去。

  衣服被扯破的声音撕拉撕拉地揪着汪傲非的心,他就像跌入阿鼻地狱的人儿,没有希望、没有救赎,只有无尽的忍耐和痛苦......

  他的周身散发着冻死人的冰冷,就像是一只没有心的野狼,只想连皮带肉的撕扯猎物。

  “嗯......”身下的沐小北极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划破了这夜的沉寂,盛怒中的汪傲非骤然停下自己的动作,撑起身体,吃惊一般看着身下熟睡的人儿。

  她的衣物早已被撕扯得零碎,散落在床边,一道道红色的檩子横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样刺眼,但是她却毫无察觉,嘴角挂着一抹纯净的笑,仿佛做了什么美梦。

  忽然,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汪傲非懊恼地低咒一声,带着他坚挺地欲望走进浴室。

  冰一样的水从花洒中喷出来,像喷泉一般,淋到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冷。

  只因,他早已没有了心......

  待再次回到房间,汪傲非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有多久没抽过烟,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几年前,他因为太痛,喝酒喝到胃出血之后,也不再抽烟。

  淡色火圈在黑夜里一明一灭,跳跃的火光就如他捉摸不透的心。

  一圈圈烟雾弥漫在他眼前,穿透烟雾,汪傲非正好可以看见床上侧卧的人儿。

  她还是睡得那么安详,宁静,就如当年的安妮一般,嘴角始终挂着纯净的笑。

  这样的她,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他从不碰宿醉的女人,今日却为了她破了例,差点就跟她.......

  他从不在员工面前发怒,今日在酒吧,他却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女人。

  他从不管女人的闲事儿,更何况是喝得没有意识的女人,而今天,他却出乎意料地想要接住她,并且带走她......

  使劲的摇摇头,汪傲非狠狠地掐灭还剩大半截的烟,双臂撑开,将头完全放松地养在沙发上。

  他,真的累了。

  翌日一大早,总统套房的门口就传来一阵吵闹声。

  汪傲非悠悠转醒,活动活动麻胀的全身,忽然,他神色一凛。

  门口的声音......

  肖晴?她怎么来了?

  这时,门口的侍应,似乎被说动了,紧接着,是开门锁的声音。

  汪傲非眼神一暗,迅速扯掉自己的浴巾,翻身上床。

  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随之传来。

  汪傲非转了一个身,将沐小北严严实实地裹住,然后揽在怀中,压低她的头,随即,凌厉的目光扫向这群不速之客。

  首先冲进来的是肖晴,紧接着,她的身后跟着酒店的经理、保安.......

  肖晴双目猩红,怒气冲冲。

  经理为难地看了一眼汪傲非,垂下头去。

  “这次又是哪个女人?”肖晴跨步上前,手一伸,就要掀被子。

  “你最好清楚,把被子掀开的后果!”汪傲非冷冽地看向她。

  肖晴的手停顿了一下,一咬牙,霍地将被子一角掀起。

  睡梦中的沐小北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嘟囔了一句,缓缓地撑开了如烟水眸。

  “轰!”满屋子的人!!!

  沐小北登时清醒了一半,出于本能地身体刚一瑟缩,她腰间的大掌就紧了一下。

  手掌所带的温度,似乎紧贴着她的肌肤.......

  沐小北瞠目结舌,按着身体的感觉,缓缓地转过头........

  汪傲非!!!

  沐小北嘴巴合成一个鹅蛋形,还未等叫。

  汪傲非性感的唇就附了上来,蜻蜓点水般,落在她的唇瓣。

  “宝贝儿,早!”汪傲非旁若无人般,对着沐小北露出一个极好看的笑容。

  呆愣中的肖晴看到汪傲非眼中的宠溺的时候,登时像是崩溃一般,歇斯底里:“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

  沐小北蹙了一下眉,喃喃道:“还在做梦、还在做梦!”说完,她身体向下滑了一下,完全隐匿在被子里,单手抱住汪傲非的腰,俏鼻贴上了他的胸膛,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登时,肖晴气炸了。

  不顾形象,像泼妇一般,向沐小北抓来。

  汪傲非眼疾手快地一个转身,横在沐小北和肖晴中间。

  肖晴的爪子直接抓上了他的身。

  刹那间,四道血痕,映射在汪傲非的后背。

  肖晴一怔,呆愣在原地,经理见事情不妙,赶快给保安使眼色,把肖晴架了出去。

  “汪总裁,对不起!”经理鞠了一个躬。

  汪傲非背对着他,没有转身,冷冷道,“等收律师信吧。”

  “对不起,是欧阳总裁亲自下的命令,让那位小姐进来,并且让我转告您,她会赔偿您十倍的精神损失费!”

  汪傲非身体一震,单臂死死地握住拳。

  欧阳枫风,老大的母亲,她跟自己杠上了吗?!!!

  经理说完,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啪!”

  听到一切已经安静了,沐小北掀开被子,直接扬手,招呼上了汪傲非的俊脸。

  “别以为替我受了伤,我就感激你,龌鹾的男人,乘人之危!”沐小北一边说着,一边又扬起手,还要继续打。

  汪傲非淡淡看了她一眼,大掌抓住了她挥了一半的手,

  “我从不碰没有知觉的女人。”

  沐小北咬着唇,气鼓鼓地瞪着他,视线滑过散落地上的惨不忍睹的衣物。

  汪傲非尴尬地咽了咽口水,“那,是意外!”

  “敢做不敢当,真没品!”沐小北咬牙切齿。

  汪傲非神色一变,两只手一齐发力,像前一压,沐小北的双手一下子被固定在头顶。

  沐小北一惊,猛地抬腿。

  下一秒,汪傲非强劲有力的单腿就将她压住。

  “想让我认,那我就先让它变成事实!”说完,汪傲非的唇,带着一丝怒气就压了下来。

  “唔------”

  他的吻极其霸道,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沐小北撑大眼,全身各个器官都在用力,可是,却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忽然间,七年前的夜晚闯入了沐小北的脑海,一股巨大的无助和屈辱感,涌上心头。

  瞬间,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沐小北的眼角滑落。

  盛怒的汪傲非愣了一下,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伤心欲绝的沐小北,一时间,他竟感到手足无措。

  汪傲非懊恼地皱起眉,他这是怎么了?

  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更不会对女人动粗,为何今日他如此反常。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汪傲非缓缓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一下沐小北眼角,泪水带着一点咸味儿,沾到他唇上。

  “别哭了,我没逾越过你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你不信,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沐小北继续抽泣。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我信。”沐小北还是哭着,含含糊糊吐出两个字。

  “那你为何还哭?”

  “我停不下来!”

  汪傲非满脸黑线......

  12

  沐小北几次申请去纽约,都被驳回,最后,只好跟着汪傲非、习卓、Jane一起回到了青岛。

  回来的时候,还是头等舱,她挨着习卓,但是习卓看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很怪。

  她和汪傲非之间,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不再提那天的事儿,然而,汪傲非对她,似乎越来越疏离有礼。

  沐小北知道,汪傲非已经把她归结到“熟悉的陌生人”行列。

  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她的心里不喜欢这种陌生人的感觉。

  出差后,第一天回到销售部上班,沐小北就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桑罗”公司已经拟好合同跟ICE签约,然而,在ICE销售员的那一栏,竟然写着Sandy的大名。

  当沐小北看着这份文件的时候,脸差点气抽到一起,她拿着她的“桑罗”计划书,怒气冲冲地闯进经理室。

  经理室内,习卓喝着咖啡悠哉看着文件,见到沐小北进来,眉毛轻轻掀了一下“有事?”

  沐小北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努力将语速放缓,

  “‘桑罗’公司一事,我希望经理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习卓眼皮都没抬一下。

  “‘桑罗’的销售员一直都是我,这份计划书也是我写的,为何拟签约那一栏换成别人?”

  “ICE向来做事公道,并且区域划分明确,‘桑罗’的负责人一直联系的都是Sandy,拟签约是她,有何不对?”

  沐小北嘲讽地勾起嘴角,

  “这个项目是你安排给我的任务,我的计划书,也是最早交到你手里的,所以,你心里应该最清楚,这份合同签下来应该是谁的功劳!”沐小北义正言辞。

  “我只看结果!”习卓扬扬眉,抬眼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这份合同的结果就是‘桑罗’公司直接将合同发给了‘Sandy’并且表示愿意签约!”

  “不可能,如果她们要签约,也是应该找我!”

  “你告诉过‘桑罗’你是负责人吗?你有留下联系方式吗?”习卓冷哼。

  沐小北一怔,嘴角抽搐了一下,“就算没有,咱们公司内部也应该有记录,而且这应该是最起码的制度和原则问题!”

  “公司的运营和制度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沐小姐!”

  沐小北恨得牙痒痒,“习卓,你就是想故意找我麻烦是不是?!!!”

  习卓听到这句话,“腾”地从座位站起来,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犯得着故意找你麻烦?”

  “你那么大火气干吗?现在是抢了我的单好不好?!!!”

  习卓一愣,像是被说中心思般,尴尬地别过眼,“我只是实话实说,被抢单,你就要找自身原因和解决办法,不要以为有总裁罩着,就能为所欲为!”习卓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你什么意思?”沐小北火了。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想走潜规则上位的人多了去了,你的手段算是最高明的!”

  “砰!”沐小北把文件夹一摔,愤怒地瞪着习卓。

  习卓移开视线,不去看她,但是声音却没间断,“下次故意装醉的时候,手段高明一点,别一直傻兮兮的笑,像个白痴一样!”

  沐小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多谢经理提醒,下次我会好好改进!”说完,沐小北愤怒地一摔门,走了。

  看着沐小北怒气冲冲的背影,习卓五味俱全。

  他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想提醒她,反思为何被抢单,并且想办法补救的,结果却提起了那晚的事儿,他已经反复警告过自己几遍了,一定不要再提那晚的事儿,可是.......

  说不清楚心里的感觉,但是他真的太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哥把她抱走的时候,他的心为什么忽然间像是塞了一千斤的铅弹一样重?为什么???

  14

  平静下来的习卓,拿出沐小北计划书的影印本,仔细地阅读起来。

  虽然有的地方比较生涩,但是计划书的整体来看,流畅并且可行性高。

  不自觉地拿起笔,习卓将手指半弯抵在鼻尖,另一只手握着笔,在影印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

  ......

  翌日清晨,沐小北还未出家门,电话就响了。

  “喂,您好......”

  “请问是沐小姐吗?我是‘桑罗’公司的总裁秘书罗茜,对于您新递交的计划书,我们总裁很感兴趣,想要跟您详谈,请问您有空吗?”

  沐小北怔住了,“新计划”?

  “怎么,沐小姐有问题?”

  “不,不,有空,那我现在就过去!”

  “好,待会儿见!”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沐小北还仿佛处在呆愣当中,明明已经丢了的客户,竟然主动找上门来?

  来不及多想,沐小北匆匆跟公司说明了情况,就直奔‘桑罗’公司。

  比预计的情况要顺利的多,沐小北到了‘桑罗’公司,简单被问了几个问题,就签了约。沐小北以为是她昨日的电话和亲自登门扭转了乾坤,虽然她并未见到主管。

  殊不知,她跟‘桑罗’签约的这份计划书,比起她所做的那份,公司利润又降了2个点,而这两个点,根本不是她这个级别的销售员能够做得了主的。

  沐小北沉寂在她做销售的第一单喜悦当中,并未想过,谁在背后帮了她。

  回到公司,几个比较生疏的同事跟她说了恭喜,Sandy则是脸色铁青,没有看她。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同事频频看向她这边。

  沐小北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放下背包,直接闯入习卓办公室。

  悠哉地看着报纸的习卓,抬了抬眼,似笑非笑。

  沐小北冷哼了一声,一脸轻蔑,“老天是有眼的,不会永远眷顾你们这些纨绔子弟!”

  习卓扬扬眉,“跟我有关系吗?无论是你还是Sandy签,奖金对于我而言,一毛都不会少!不要像是刺猬一样,到处刺人!”

  “刺猬吗?如果我能变成刺猬,第一个绝对刺死你!”

  习卓放下报纸,腾地一下从座位弹起来,双臂撑着桌子,身体前倾。

  “你,就这么恨我?”

  沐小北一怔,习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那俊美的五官顷刻间近在咫尺,让她一时间语塞。

  习卓戏谑地勾起嘴角,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滑过沐小北的俏鼻。

  沐小北一个激灵,立即退后一步。习卓却不想放过她,长腿迈了几步就到了她身前。

  之前还有一个桌子挡着,沐小北还么那么紧张,而当习卓完美比例的身体,整个欺近她身的时候,沐小北立即屏住呼吸,瞪大水眸。

  习卓满意地看着沐小北的反应,“不过有恨可是从爱开始呢,难不成,你早就爱上我了而不敢说?”

  习卓充满磁性的声音幽幽从耳边响起,沐小北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耍她。

  登时,怒气涌上头,沐小北一咬牙,一个哆嗦,直接勾起右腿,对着习卓的下身猛地一顶。

  “啊!”凄惨无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沐小北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经理,为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着想,最好别再惹我!”说完,沐小北自认为潇洒地转身,结果高跟鞋“咯吱”一声断了一截。

  这时,趴在门口看好戏的同事们纷纷跑回座位,沐小北脸登时黑了一半,脱下鞋,狠狠地瞪了习卓一眼,然后将坏的一半的高跟鞋摔在地上,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该死的习卓,明明看到外面有同事,还故意让他们误会!!!.......

  夜晚的青岛,是海上明珠。

  而“Feeling”酒吧更是明珠中,最耀眼的那颗。

  习卓坐在吧台正中央,冷眼看着舞池中央狂野舞动的人们。

  这时,一个大眼的金发女郎扭动着翘臀,媚笑着走到习卓身旁。

  “习少,好久不见。”金发女郎侧了侧身,用她那饱满的胸部,轻轻地蹭着习卓的胸膛。

  “我见过你吗?”习卓眼都没抬一下。

  “习少,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金发女郎发嗲地说完,整个身体都靠向习卓。

  “放开!”习卓放下手中酒杯,冷冷道。

  “习少----”

  “我不重复第二遍!”

  “你-----”金发女郎脸黑了一半,不情愿的直起身子。

  这时,有几个公子哥打扮的人立即凑了过来,其中一个,跟金发女郎使了使眼色,金发女郎会意,灰头土脸地走了。

  “习少,最近怎么了,很少出来玩不说,昨日竟然加班?是不是汪少逼得太紧了?”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加班?”习卓扬扬眉,随即自言自语,“又是叶四那个大嘴巴!”

  “YES,幸好你还记得我!”叶四从身后窜出来,搂住习卓的肩。

  习卓端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这几个兄弟,还总是能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适时出现。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跟着习卓一饮而尽。

  “话说,咱们习少是有了心上人,没看正烦着呢吗?”

  “谁说我有了心上人?”习卓斜睨了一眼说话的人,不知不觉又干了一杯。

  “熬了整个通宵,就是为了帮一个普通朋友改计划书,这也太不像你的风格了!!”叶四笑着调侃。

  习卓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眼神暗了暗,“她是二哥的女人!”

  习卓话音落下,四周立即没了声音。

  习卓苦笑了一下,又干了一杯。

  叶四尴尬地咳了咳,“习少,到底七年前的七夕你们‘京城三少’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突然销声匿迹,至今还呆在美国;一个从此不碰女人,过着和尚生活;而汪少却从一个极度专情的人变成一个月必换一个女人的花花公子;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却完完全全像是变成陌生人。”

  “算了,不开心的事儿就别提了,既然习少看上了个女人,咱们兄弟怎么样都要弄到手,汪少从不缺女人,抢过来就是了!”不知是谁,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习卓酒劲儿有些上来,迷迷糊糊的,“谁说我喜欢她?”

  “想证明很简单,你敢不敢赌?我赌你就是喜欢她!”

  “赌就赌,谁怕谁!说吧,要怎么赌!”习卓看着眼前的人影一晃一晃的,他有些看不清了。

  “明天,你骗她穿晚礼服高跟鞋,然后把她送到你们ICE新建的厂房那里,然后你开车离开,那里偏远,很少有车经过,她要想回来,至少要穿着高跟鞋走三十公里,所以,如果你忍心让她走回来,我们就相信你不喜欢她!赌注是你那辆宝贝法拉利!”

  “我也加注!”

  “切,小CASE!我的车库又要有两辆新车咯!”

  就这样,习卓迷迷糊糊地“签字画押”了。

  这个晚上,注定了不再平静。

  15

  翌日中午,沐小北刚刚吃完午餐,习卓就拉着她选礼服。

  “你发什么神经?”

  “‘桑罗’邀请我们参加晚宴,你总不能就这样吧?”习卓上下打量了一下沐小北。

  “什么晚宴?我怎么不知道?”

  “邀请函发到销售部,当然由我接收,你要是想取代我,就努力做出点成绩吧!”习卓一边说着,一边扔过来几件衣服。

  沐小北扫了一眼贵得咋舌的晚礼服,悻悻道:“我为何要跟你去?”

  习卓一扬眉,“你以为我想跟你去吗?Sandy的身材似乎更好呢,啧啧!”

  沐小北一听他说“Sadny”,一撇嘴,老实地去换衣间试装。

  首先是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沐小北穿上,慢慢地走出来,习卓看了一眼,摇摇头。

  接下来是一件淡青色礼服,袖口和领口用蕾丝点缀,有点可爱小女人的味道,习卓看了看,撇撇嘴。

  再换的是一件全黑性感网状礼服,今年的最新款,沐小北看着镜中的自己,就像一只性感的狸猫,身上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习卓看了明显一怔,但是随即,使劲地摇摇头。

  沐小北无奈,嘴里念念叨叨数落习卓,他绝对在故意刁难她。

  “哟,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我姐夫的新欢吗?”一个犀利的女声传入沐小北耳中,沐小北循声望去,只见肖晴穿着她试过的第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站在另一个试衣间门口,挑衅地看着她。

  沐小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

  “把她手里拿的那些,全部给我包起来!”肖晴指着站在沐小北旁边的店员,说道。

  店长为难地看了一眼悠哉地看着画册的习卓,“肖小姐,这些是习少选的.......”

  “他选的又怎么样?你别忘了这个店老板姓‘汪’不是姓‘习’!”

  “这.......”

  “这些给她包,你再去把那边架子上的,都给我拿来!”沐小北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淡淡道。

  “那边也都给我包起来。”肖晴立即道。

  “是!”

  “肖小姐很有钱吗?有本事你就全部买光!”沐小北似笑非笑。

  “你以为我买不起吗?”肖晴怒瞪着她。

  “有本事就用自己的钱,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花我老公的钱,你不觉得羞耻吗?”沐小北故意将“我老公”三个字咬的异常响。

  “真不要脸,谁是你老公?”肖晴听到这三个字,脸都快抽到一块儿了。

  “你不是心里清楚吗?不相信,你大可以去汪傲非那看看我们的结婚证!”

  店员一听“汪傲非”三个字,脸登时亮了亮,店长立即赔笑,原来这才是正牌老板娘。

  肖晴气鼓鼓地瞪着她,“给我全部包起来。”说着,肖晴愤愤地拿出一张卡,递过去。

  “对不起,肖小姐.......”

  “都给她!”沐小北出声阻止了店长的话。

  店长看了一眼沐小北,对她的崇敬又上了一分,不但不像肖晴那样嚣张跋扈,而且还这么大度。

  接过肖晴的卡,店长快速地走向收银台。

  半响,店长轻蔑地看了肖晴一眼,“对不起,肖小姐,您的卡余额不足!”

  “什么?不可能!”登时,肖晴的脸涨得通红,怒瞪着店长。

  “旁边就是银行,肖小姐可以去确认一下!”

  “既然钱不够,就别在这显摆,等赚足了钱,再把眼睛放到头顶上,那样,才有资本!”沐小北淡笑着。

  肖晴死死地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一眼沐小北,一甩手,愤恨地向门口走去。

  “等等,肖小姐,请把衣服换下来!”

  肖晴低头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身上还穿着那件大红露背装礼服。

  “不必了,这件礼服就当我送给肖小姐的礼物。”虽然这件礼服的价钱让她心疼,但也比不上让肖晴吃瘪让她爽,所以咬咬牙,沐小北忍了。

  肖晴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也没换,直接摔门而去。

  沐小北这才看向习卓,他的脸很沉,幽深地看着她,黑瞳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涌。

  一时间,沐小北有些语塞。

  “就包这件黑色的吧,和刚刚的那件礼服,一共多少钱?”沐小北也失去了试衣服的兴致,直接道。

  “夫人,您尽管挑,总裁已经吩咐了,您可以随便拿!”店长毕恭毕敬道。

  “夫人?总裁吩咐?”沐小北讶异。

  “刚刚肖小姐那张卡,的确是总裁名下的,所以我请示了总裁,并且汇报了刚刚的情形,总裁让我转告您,都是自己家的,您随便挑,并且他会立即停掉肖小姐的卡。”

  听到‘自己家的’几个字,沐小北的脸登时涨红。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暖流滑过。但是转念又想到刚刚跟肖晴说的话,传到汪傲非耳中,他肯定又以为她别有居心。

  天啊,谁来救救她,怎么不能忍一忍???

  ===========

  换好礼服,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沐小北艰难地跟住了习卓的脚步。

  习卓一直一言不发,脸色沉的可以打酱油。

  看着车窗外一排排的树,沐小北的右眼看是不自然地跳动起来。

  是因为刚刚和肖晴的对峙,还是因为汪傲非的话,亦或是?

  车子来了一个紧急制动,沐小北身体猛地向前一趔趄,然后后脑又撞上了座位。

  沐小北捂着发痛的后脑,低咒一声,“你又发什么神经?”

  “下车!”习卓冷冷道。

  沐小北环视了一周,眼前是一片刚刚建好的厂房,四周很空旷,一个人影儿也没看到。

  “这里是公司的新厂房吗?不是说还没投入使用,为什么来这里?”沐小北一连窜疑问。

  “下车!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沐小北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情愿地打开车门,双脚刚刚沾地,只听“咯”一声,习卓的车反锁上,下一秒,法拉利绝尘而去。

  沐小北瞠目结舌,呆愣地看着眼前一点点消失的黑影,还未能反应过来。

  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冷风袭来,沐小北一个哆嗦。

  远处隐约有几个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沐小北心一紧,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

  16

  ICE五十八楼总裁室

  Jane拿着一堆文件,一个一个给汪傲非汇报。

  “这里是华盛顿分部的报表,请您过目。”

  “这是新股东的股份。”

  “这是…。”

  十五分钟,一分不差,Jane汇报完所有工作,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汪傲非有一丝诧异,这个精明干练的属下会出现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

  “怎么了?”

  Jane蹙了一下眉,“有两件事儿。其一,美国那边已经有了消息,关于七年前那件事的罪魁祸首他们已经有了眉目,据说那个女人还生了孩子。”

  汪傲非一听,黑瞳一亮,腾地一下站起来。

  “是谁?”

  “资料一个星期内会传过来。总裁,也许那个女人也是受害者,您真的要……”

  “如果那个女人是受害者,那么安妮呢?不用说了,出去!”

  Jane的脸色沉了下来,咬了咬牙刚要转身。

  “还有一件事呢?”

  “肖小姐找了黑道的人,向咱们新厂房的地方去了,似乎要报复什么人!”

  汪傲非一听,忽然一张纯净的脸庞浮现在他脑中。想起之前礼服店店长的来电,他原本想借着她远离肖晴,会不会……

  想到这里,汪傲非立即拨通的沐小北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对不起……”

  汪傲非脸色一沉,放下电话,立即抓起外套,飞步奔电梯走去……

  +++++++++++++++++++++++++++

  “feeling酒吧”

  习卓沉着脸,闷着头喝闷酒。叶四等人围在旁边,个个都不敢开口。

  这时,习卓忽然放下酒杯,斜睨叶四,“你们有人跟着?”

  “当然,有两个兄弟在看着她,刚刚还电话说那个女的还在厂房,还没有开始走的意思。”

  习卓抿了一下嘴,面无表情地转过头。

  他的指尖有些发白,冷冷地攥着杯身,似乎在隐忍着。

  忽然,叶四的一个手下急匆匆地跑过来,一脸惊慌。

  “不好了、不好了!”

  “干什么惊惊慌慌的?”叶四有些不耐烦。

  “咱们两个兄弟都被搁到了,说去了一帮人,都是冲着那个女的去的……”

  叶四一愣。

  这时,“啪”地一声响起,习卓原本端着的酒杯,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落,摔在地上,鲜红的红酒犹如血液一般,在他面前划开。

  习卓猛地起身,趔趄地被高脚凳拌了一下,就跑了出去。

  ==

  沐小北看着眼前越走越近的几个男人,森林的感觉涌遍全身。

  出于本能地,她一步一步向后退。

  为首的男人眯着眼,掐灭了手中的烟,“兄弟们,轮着上。”

  沐小北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往后跑。刚跑了两步,她的高跟鞋一歪,脚腕就被扭了一下。

  这时,那几个猥琐的男人yin笑着,三步跨成两步,伸手一抓,就够到了沐小北的裙摆。沐小北一怔,后退向后一腿,细高的跟,猛地踩上了抓她裙摆的男人的手臂。

  “妈的,该死的婊口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行!”猥琐男低骂一声,狠狠地一拽。

  “撕拉”一声,沐小北裙子的下摆就被拽出了一个弧度。这时,有一只咸猪手也搭上了沐小北的肩,她的腰,也被一只大掌袭上。

  沐小北的浑身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七年前的那晚的感觉又如梦魇一般回到她脑中。

  她咬紧牙,忽然像是发疯般,握紧拳头向四周使劲地挥了出去。

  这时,后背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将她推倒在地,紧接着她肩头的衣服又被撕扯开。

  “啊——”沐小北拳打脚踢,指甲像是一只尖锐的猫一般,狠狠地像四周挥舞。

  有一只大掌抓上了她的头发,有一脚踹上了她的肚子……

  沐小北一手捂着肚子,头狠狠地扭过去,对着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狠狠地撕咬下去。

  “啊——”一个男人的惨叫声显得更加诡异。

  “妈的,这娘们儿真辣,一起上!”为首的男人把烟狠狠一扔,其他原本看热闹的几个人也立即扑了上去。

  巨大的屈辱感和死亡气息扑向了沐小北,沐小北憋足了一口气,对着这些撕扯她衣裳的男人们,歇斯底里地攻击回去……

  忽地,一阵猛烈的急刹车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寂静,几个伤痕累累的猥琐男一惊,抬起头。

  黑色大奔的车灯瞬间照亮了这一角。

  车门一开,一个挺拔的身影,拎着一只棒球棍,从车上走下来。

  “老大,来人了?”

  “先搞定他!”

  留了一个猥琐男还跟沐小北撕扯,其他几个纷纷挂着彩,跑向了汪傲非。

  汪傲非看着被按在地下衣衫凌乱的沐小北,极大的怒气充斥了全身神经。

  他扬起棒球棍,对着第一个奔向他的猥琐男的头,狠狠地就挥了下去。

  身后的猥琐男一跳,跳上了汪傲非的身,勒紧他的脖子。

  汪傲非向后一躬身,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猥琐男搁到在地。

  忽地,一个猥琐男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只瓶子,对着汪傲非后脑一砸。

  “碰”鲜血流出的同时,猥琐男的天灵盖,直接硬生生吃了一棍……。

  不出多时,原本干净的地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鲜血和衣服的布料。

  猥琐男们见占不到便宜,有个捂着头有的抱着腿,狼狈地跑开了。

  汪傲非捂着满是鲜血的后脑,缓缓地走到沐小北身边,蹲下身,轻轻地将外套搭在她身上。

  沐小北呆愣着,双眼无神,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汪傲非的声音很轻很轻,他的手臂也轻轻地搭上了沐小北的肩膀,柔声道。

  沐小北死死地咬住下唇,夜的黑虽然掩盖住了她惨白的脸色,却无法掩盖住她的惊悚。

  不知是怎样被汪傲非带上的车,也不知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沐小北就像一只毫无生气的陶瓷娃娃,双眼无神,一言不发。

  汪傲非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但是他的心,却被怒气堵得说不出没了缝隙。

  他已经七年没碰车了,却不想,在知道她有危险那一刻,竟然会毫不犹豫走向被他遗弃七年的车。

  他原本以为是他是抱着不想让肖晴闯出大祸的心情去救她,然而,当他看见她和几个男人撕扯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沾盐水的鞭子抽一样痛。

  握着方向盘的指尖已经攥得发白,他不会放过跟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绝对不会!

  17

  习卓赶到的时候,除了地上星星点点的血渍和残破的衣衫,什么都没有。

  登时,他的心紧抽一起,指尖被他攥得惨白。

  叶四等人的车也随即赶到,刚下车,习卓就挥起拳头,对着叶四的脸狠狠地打了过去。

  叶四捂着脸,一语不发地看着双目猩红的习卓,心中知道事情不妙。

  这样的习卓,这样的表情,只有再七年前才有过一次。

  “发动所有人,把那些人给我找出来!”习卓沙哑的吩咐完,跳上他的保时捷绝尘而去。

  “叶四,你没事儿吧!”

  “只有七年前的那场事故,他才出现这样的表情,快去找把。”叶四仿佛在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般,淡淡说道。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无语。

  =========

  另一侧,汪傲非将沐小北带到了他的别墅。

  沐小北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汪傲非轻轻地拿下外套,外套下瘦弱的肩膀明显瑟缩了一下,汪傲非的心也紧紧收缩了一下。

  刚刚他并没有仔细看,这时他才发现,沐小北的后背已经被抓得血肉模糊,肩膀、手臂、大腿,到处都是紫黑的淤青和皮肤被划破的伤痕。

  “不行,必须要去医院处理一下!”汪傲非抿着嘴,低声道。

  微弱的灯光下,汪傲非鹰一样的黑瞳氤氲了一层雾气。

  汪傲非试探地扳了一下沐小北的肩膀,刚要往门口带。

  沐小北忽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浑身一哆嗦,一把抓起桌台上的水果刀,直指汪傲非。

  “ok,冷静、冷静,我们不去医院!”汪傲非眼皮一跳,随即双手放在半空中,有节奏地摆动了几下,脸上努力挤出一抹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沐小北跟着他的节奏,呼了几口气,咬着唇,戒备的水眸,渐渐暗淡下来。

  汪傲非缓缓地向前迈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握住刀的刀柄,沐小北的手抖了一下,水果刀瞬间到了汪傲非的手中。

  汪傲非将水果刀放回原处,单手轻轻地拍了拍沐小北的后背,“听话,你的伤口必须处理,如果真的不去医院,你自己去浴室处理一下,OK?”

  见沐小北没有说话,汪傲非缓缓地带着她,走向浴室。

  关上了浴室的们,汪傲非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竟然沦落到哄女人都要这么小心翼翼了。

  无奈的摇摇头,身心疲惫的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角挂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汪傲非一个激灵,撑开眸子,墙上的闹钟指向十二点。

  柔了柔发痛的后脑,汪傲非缓缓地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浴室的灯暗了,但是床上却没有人。

  汪傲非迅速起身,大门还是反锁的状态,证明没有人出去。

  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汪傲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每个房间的门都被陆续打开,然而,他看到的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沐小北。

  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汪傲非缓缓地打开了主卧浴室的门。

  门把手和瓷砖发生碰撞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人影,窝在浴室的角落里。

  汪傲非的心凉了一截,“啪”地按下开关,一时间,光明驱赶了黑暗,照亮了浴室的每个角落。

  沐小北瑟缩了一下,用手遮了遮眼睛。

  看着浑身湿淋淋却依旧穿着残破衣衫的沐小北,汪傲非怒气涌上。

  “为什么还不洗?”他的声音很冷、很冷。

  沐小北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偷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我再问你,为什么还不洗?”汪傲非大步上前,一把抓起坐在地上的沐小北。

  沐小北害怕地躲了躲,身体开始发抖。

  “如果你还这样一副好死不活的样儿,就给我滚出这里!”

  沐小北惊骇地看了他一眼,面如死灰。

  她死死地咬住唇,低下头,双臂环住自己,缓缓地向前迈了一步。

  汪傲非低哼一声,长臂一伸,环住她的腰,就要往怀里带。

  “放开我!”沐小北猛地一颤,对着汪傲非拳打脚踢。

  汪傲非也火了,大掌一翻,直接将夹着沐小北就将她按到浴室里。

  “撕拉----”挂在沐小北身上最后的衣料直接被扯掉。

  “放开我!”沐小北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之后,大颗大颗的泪水涌了出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扳过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按在她肩上。

  沐小北哭得更凶了。

  “没事了,有我在这儿.......”

  .......

  不知过了多久,沐小北终于哭累了,靠着汪傲非的肩睡着了。

  汪傲非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脱下沐小北剩下衣服和裤子。

  原本美丽的胴口体,到处都是伤口,汪傲非攥紧了淋浴头,鹰眸湿了。

  翌日清晨,汪傲非刚走到总裁室,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着墙,耷拉着脑袋。

  汪傲非低下头,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习卓?”

  听到声音,习卓猛地抬起头,他脸上挂着浓浓的疲惫,黑瞳中布满了血丝。

  “二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对于他的来意,也猜了八九不离十。

  “进来吧!”

  汪傲非前脚迈进去,习卓后脚就把门死死掩上。

  “二哥,你昨天又碰车了是吗?是你带走了沐小北对不对?她还好,是吗?”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鹰眸冷冷地看着他,“你们这次玩的太过火了。”

  习卓明显怔住了,一脸不解。

  “对于肖晴,你向来比我还要放纵她,别以为在礼服店你们装作不认识就能混过去,真正不知道实情的,只有沐小北一个人而已。”汪傲非缓缓道。

  习卓身体晃了一下,“二哥,你就这么看我?我宠着她,并不代表我会跟她同流合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下手!”

  汪傲非扬了扬眉,“是你把沐小北带去那里的,昨天的一切,你难辞其咎!”

  习卓身体一个踉跄,脸跨了下来,“真的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汪傲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习卓的脸蒙了一层雾色,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汪傲非看着习卓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习卓本性不坏,但是太爱玩了,他没告诉他真相,就是想让他自责一阵子,好好反省,却不想,习卓对沐小北的感情,因为他这次含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美丽的空姐适时的出现,解决了沐小北的窘境。

  沐小北坐好到座位上,偷偷地瞧了几眼汪傲非,汪傲非的脸色如常,依旧低头看着文件。

  他的侧脸很好看,少了正面的霸气和冷漠,显得柔和许多。

  他的鼻子属于标准英国绅士的鼻子,挺拔英气却也有让人接近的冲动。

  他的下巴带着一点点刚长出的胡茬,仿佛又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美。

  “看够了吗?”

  汪傲非充满磁性的声音打断了沐小北的思绪,沐小北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

  汪傲非轻声笑了一下,没有转头。

  这时,飞机再次猛烈地摇晃起来,广播中传来沙沙的声音。

  沐小北绷紧身体,这一次的震动和摇晃比起上一次猛烈数倍,忽然间让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下面是太平洋。”耳侧传来汪傲非的声音,此时却更胜天籁。

  “可是我不会游泳。”沐小北的声音都变得颤抖,但是心里却暗暗感激了一下汪傲非,她知道,他是想用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会游泳,你生存的概率也很小。”

  “嘎?”沐小北立即收回刚刚对他产生零点零一秒的好感和感激,顾不得紧张,转过头,瞪着他。

  “据说美国人在太平洋里放了一种人工培植的海洋生物,叫‘鲧鲀’,食肉。”

  “我跟你在一起,它肯定先吃你!”沐小北知道他在开玩笑,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一些。

  “不,只能吃你!”

  “为什么?”

  “‘鲧鲀’大多数都是公的。”

  沐小北的脸立即红了一截,但却不依不饶,“假如正巧咱们碰到的是母的,怎么办?”

  “那我告诉她,我没带套儿。”

  沐小北“噗”一下,差点没把胃液喷出来。

  但是和汪傲非的一来一回对话间,她确实轻松了不少。

  过了一阵子,飞机的震动和摇晃的幅度减小了,沙沙的广播里,又传来了空姐安抚大家的声音。

  在这甜美的声音中,困意渐渐席卷了沐小北。

  临睡前,沐小北故意向窗子一侧移动了一下,反复告诉自己,脑袋一定不要往另一侧歪。

  翌日清晨

  沐小北闭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咦?怎么方向不对?这硬邦邦还带着弹性的是啥?

  沐小北霍地一下撑开水眸,“地、地毯?”

  “腿?”

  沐小北一个激灵,霍地一下坐起来,猛然撞上了身后的座位。

  沐小北揉着发痛的后脑勺,汪傲非则是悠悠睁开眼睛,黑瞳两侧,挂着几条明显的红血丝。

  “呵呵,总裁,早,昨晚没睡好吗?”沐小北立即赔笑。

  汪傲非嘴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似乎不能动了。

  沐小北也讨好地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轰”。

  不看倒好,这一看,沐小北的脸瞬间就像猴子屁股一般。

  她一直都知道,她有个很不好的睡姿,而且还流口水,可是,为何汪傲非的裤子上,竟然有一个跟她枕头上,经常出现的同样的印记?

  想起刚刚她是从他腿上爬起来了,沐小北立即华丽丽地自燃了。

  经过昨天的“共患难”,汪傲非也没有之前那么冷漠,看到沐小北的样子,他也尴尬地咳嗽了一下。

  飞机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当他们刚刚走出候机大厅,就看见汪傲非的首席秘书Jane和习卓,以及一个金发美女迎面而来。

  金发美女看到汪傲非,双眼放光,直接扑上来,就是一个香吻。

  汪傲非也不拒绝,绅士地搂过她的腰。

  沐小北看着他们,别扭地笑了一下,心里却是说不出地滋味。

  习卓看了她一眼,结果她手中的行李。

  沐小北本想拒绝,但是碍于这么多人,又不想搏了习卓的面子,于是投过去一记感激的笑容。

  汪傲非揽着金发美女走在前,听着Jane的汇报,至始至终,也没有回过头。

  沐小北自嘲地笑了一下,她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到了“ICE”的分公司,他们受到了极好的接待,谈判也出奇地胜利。

  晚上,分公司的主管们,为了汪傲非和习卓专门安排了接待酒会。

  酒会后,分公司主管们又带着他们去了华尔街最出名的“ONE NIGHT STAND”酒吧。

  但是汪傲非却以“还有应酬”为理由,酒会后就离开了,他离开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他的身边,是今日接机的金发女郎......

  不知为何,今日下飞机后,沐小北的脑中就尽是汪傲非的影子,他办公的样子,他戏谑的笑容,他玩世不恭的态度......

  沐小北使劲地摇了摇头,将手中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沐小姐好酒量,已经是第七杯了!不过小心哦,这种调味酒虽然好喝,后劲儿却很大。”很好听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沐小北侧过头,眼前是一个模糊的轮廓,高挑而且清丽,依稀记得,好像是分公司公关部的经理。

  “没事儿,酒不醉人人自醉!”沐小北含糊道。

  “你这喝法,别人会误以为你想酒精中毒而死!”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沐小北却毫无知觉,继续自顾自地说着。

  “放心,我绝对比咱们总裁长命!如果不出意外,我猜他会英年早逝!”沐小北说得很爽,一边说,还一边比划。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对身后的异样却毫无察觉。

  “他要是牺牲了,我会为他这样写悼词:日理万妓,纵欲过度,遂英年早逝。”沐小北自以为很爽的说完,结果四周的人都不搭话,眼前的酒保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沐小北哆嗦了一下,明明是夏天,却怎么感觉后背有一道寒气传来?

  戒备地看了一眼其他人,沐小北缓缓转身。

  “轰!”

  她的脑子像是被炸开了一般,迷蒙的双眼瞬间聚焦。

  在她眼前放大的,是汪傲非那张铁青的脸!!!

  10

  旁边的习卓捂着肚子笑,同事们也是强忍着,盯着站在正中央的两人。

  沐小北的使劲儿地晃晃头、眨眨眼,笑意盈盈,“总裁好!”

  “你还知道我是谁吗,沐小姐?”汪傲非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却浑身散发着冷气,使得沐小北一个哆嗦。

  “嘿嘿、当然知道,你是----花心大萝卜!”沐小北说完,双眼一翻,身体直接向前,扑向汪傲非。

  习卓收起笑容,出于本能地,向前跨了一步,挡在沐小北和汪傲非中间,沐小北很自然地就扑进了习卓的怀中。

  习卓有些诧异地看着仍然站在原地的汪傲非,眼底闪过一抹不解。

  以汪傲非的性格,看到有女人以这种方式“投怀送抱”他绝对第一时间像碰到老鼠药一般躲开,而沐小北倒过来,他竟然还在原地,似乎,还有接住她的准备?

  想到这里,习卓蹙起眉。

  “她怎么了?”汪傲非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打断了习卓的思绪。

  “睡着了!”习卓听着沐小北均匀的呼吸声,老实回答。

  分公司的人员扫兴地叹气,纷纷回座。

  习卓和汪傲非一同架着沐小北,在分公司员工的羡慕嫉妒恨中,离开“ONE NIGHT STAND”酒吧。

  +++++++++++

  “二哥,咱们去纽约看看老大吧?听说复健做的不错。”习卓一边开车,一边试探性地了一眼倒车镜里的汪傲非和昏睡的沐小北,只有在没人的时候,习卓才会亲密的喊汪傲非“二哥”。

  “不去!”汪傲非的脸沉了下来。

  “七年前的意外,就真的只是意外,不是你的错,更不是老大的错!”

  “是那个女人的错!”汪傲非冷冷道,黑瞳中,是冰一样的寒冷。

  “那个女人也许也是受害者。”

  “这么说,你已经查出来她是谁了?”汪傲非眯起眼,凌厉地目光扫向倒车镜。

  “不,不。你也知道老大母亲的厉害,她垄断了当年那场车祸的所有资料,包括警方内部的所有录像,有封锁的所有媒体的报道,我们根本斗不过她!”习卓赶快解释。

  “我,不会放弃!!!”

  “吱-----”习卓猛地踩下急刹车,车体前方,一只通身白毛的泰迪犬跑了过去。

  汪傲非和沐小北的身体,随着重力,突然像前方座位撞去。

  迷迷糊糊的沐小北,揉了揉被撞得生疼的鼻子,不满地哼哼几句,调整了一个姿势,继续睡去。

  汪傲非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不是他修长的手指死死地掐住自己的大腿,指尖已经泛白,还有他额角滑下的冷汗,习卓真的一度以为,汪傲非已经克服了那长车祸的阴影。

  习卓舔了舔嘴唇,尴尬道,“就像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冲出来一条生命一样,二哥,安妮的死,你不能怨恨任何人,老大绝对不比你失去的少。”

  “至少他还活着!还有那个该死的女人,不知道在哪儿逍遥快活!!!”汪傲非猛地抬头,牙齿依然在打颤,双目腥红。

  “他没了记忆!他用了七年时间,才让自己恢复了知觉,能正常人一样吃饭、走路,但是你知道这期间他用了多少辛酸和汗水吗??他每天反复纠结于自己是谁,却在每次催眠记忆中,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们的名字。二哥,在老大的内心深处,咱们从小一起长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份兄弟情,是最珍贵的。至于那个女人,在老大的催眠治疗中,根本就没有记忆。”

  “不要再说了,我跟他已经断绝了七年的联系,除非他帮我找出那个女人,否则,我不会再见他!”

  汪傲非说完,突然打开车门,一只腿刚迈下车,忽然,他的腰间多了一只手。

  他眯着眼转过头,看到沐小北扯着极难看的笑容,“来,咱们喝酒!喝喝喝!”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长臂一捞,一手抱住沐小北后背,一手托起她的膝盖,就把沐小北抱出车。

  “二哥?”习卓打开车门,蹙眉。

  “我今晚需要女人。”汪傲非冷冷地留下一句话,大步离去.......

  11

  总统套房

  盛怒中的汪傲非毫不怜香惜玉地将沐小北扔在床上,身体就附了上去。

  他狠狠地攫住了沐小北的唇,带着一股肥皂的清新气息扑鼻而来,汪傲非也狠狠地撕咬,狠狠地吻,只想把心中的不快快点的发泄出去。

  .......

  他的身、他的心、他的脑中反反复复地出现有关七年前的七夕的那个夜晚,挥之不去。

  衣服被扯破的声音撕拉撕拉地揪着汪傲非的心,他就像跌入阿鼻地狱的人儿,没有希望、没有救赎,只有无尽的忍耐和痛苦......

  他的周身散发着冻死人的冰冷,就像是一只没有心的野狼,只想连皮带肉的撕扯猎物。

  “嗯......”身下的沐小北极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划破了这夜的沉寂,盛怒中的汪傲非骤然停下自己的动作,撑起身体,吃惊一般看着身下熟睡的人儿。

  她的衣物早已被撕扯得零碎,散落在床边,一道道红色的檩子横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显得那样刺眼,但是她却毫无察觉,嘴角挂着一抹纯净的笑,仿佛做了什么美梦。

  忽然,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汪傲非懊恼地低咒一声,带着他坚挺地欲望走进浴室。

  冰一样的水从花洒中喷出来,像喷泉一般,淋到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但是他却感觉不到冷。

  只因,他早已没有了心......

  待再次回到房间,汪傲非坐到沙发上,点了一根烟。

  他已经有多久没抽过烟,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几年前,他因为太痛,喝酒喝到胃出血之后,也不再抽烟。

  淡色火圈在黑夜里一明一灭,跳跃的火光就如他捉摸不透的心。

  一圈圈烟雾弥漫在他眼前,穿透烟雾,汪傲非正好可以看见床上侧卧的人儿。

  她还是睡得那么安详,宁静,就如当年的安妮一般,嘴角始终挂着纯净的笑。

  这样的她,是那么的令人......着迷。

  他从不碰宿醉的女人,今日却为了她破了例,差点就跟她.......

  他从不在员工面前发怒,今日在酒吧,他却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女人。

  他从不管女人的闲事儿,更何况是喝得没有意识的女人,而今天,他却出乎意料地想要接住她,并且带走她......

  使劲的摇摇头,汪傲非狠狠地掐灭还剩大半截的烟,双臂撑开,将头完全放松地养在沙发上。

  他,真的累了。

  翌日一大早,总统套房的门口就传来一阵吵闹声。

  汪傲非悠悠转醒,活动活动麻胀的全身,忽然,他神色一凛。

  门口的声音......

  肖晴?她怎么来了?

  这时,门口的侍应,似乎被说动了,紧接着,是开门锁的声音。

  汪傲非眼神一暗,迅速扯掉自己的浴巾,翻身上床。

  与此同时,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随之传来。

  汪傲非转了一个身,将沐小北严严实实地裹住,然后揽在怀中,压低她的头,随即,凌厉的目光扫向这群不速之客。

  首先冲进来的是肖晴,紧接着,她的身后跟着酒店的经理、保安.......

  肖晴双目猩红,怒气冲冲。

  经理为难地看了一眼汪傲非,垂下头去。

  “这次又是哪个女人?”肖晴跨步上前,手一伸,就要掀被子。

  “你最好清楚,把被子掀开的后果!”汪傲非冷冽地看向她。

  肖晴的手停顿了一下,一咬牙,霍地将被子一角掀起。

  睡梦中的沐小北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了一下,嘟囔了一句,缓缓地撑开了如烟水眸。

  “轰!”满屋子的人!!!

  沐小北登时清醒了一半,出于本能地身体刚一瑟缩,她腰间的大掌就紧了一下。

  手掌所带的温度,似乎紧贴着她的肌肤.......

  沐小北瞠目结舌,按着身体的感觉,缓缓地转过头........

  汪傲非!!!

  沐小北嘴巴合成一个鹅蛋形,还未等叫。

  汪傲非性感的唇就附了上来,蜻蜓点水般,落在她的唇瓣。

  “宝贝儿,早!”汪傲非旁若无人般,对着沐小北露出一个极好看的笑容。

  呆愣中的肖晴看到汪傲非眼中的宠溺的时候,登时像是崩溃一般,歇斯底里:“为什么又是她?为什么?”

  沐小北蹙了一下眉,喃喃道:“还在做梦、还在做梦!”说完,她身体向下滑了一下,完全隐匿在被子里,单手抱住汪傲非的腰,俏鼻贴上了他的胸膛,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登时,肖晴气炸了。

  不顾形象,像泼妇一般,向沐小北抓来。

  汪傲非眼疾手快地一个转身,横在沐小北和肖晴中间。

  肖晴的爪子直接抓上了他的身。

  刹那间,四道血痕,映射在汪傲非的后背。

  肖晴一怔,呆愣在原地,经理见事情不妙,赶快给保安使眼色,把肖晴架了出去。

  “汪总裁,对不起!”经理鞠了一个躬。

  汪傲非背对着他,没有转身,冷冷道,“等收律师信吧。”

  “对不起,是欧阳总裁亲自下的命令,让那位小姐进来,并且让我转告您,她会赔偿您十倍的精神损失费!”

  汪傲非身体一震,单臂死死地握住拳。

  欧阳枫风,老大的母亲,她跟自己杠上了吗?!!!

  经理说完,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啪!”

  听到一切已经安静了,沐小北掀开被子,直接扬手,招呼上了汪傲非的俊脸。

  “别以为替我受了伤,我就感激你,龌鹾的男人,乘人之危!”沐小北一边说着,一边又扬起手,还要继续打。

  汪傲非淡淡看了她一眼,大掌抓住了她挥了一半的手,

  “我从不碰没有知觉的女人。”

  沐小北咬着唇,气鼓鼓地瞪着他,视线滑过散落地上的惨不忍睹的衣物。

  汪傲非尴尬地咽了咽口水,“那,是意外!”

  “敢做不敢当,真没品!”沐小北咬牙切齿。

  汪傲非神色一变,两只手一齐发力,像前一压,沐小北的双手一下子被固定在头顶。

  沐小北一惊,猛地抬腿。

  下一秒,汪傲非强劲有力的单腿就将她压住。

  “想让我认,那我就先让它变成事实!”说完,汪傲非的唇,带着一丝怒气就压了下来。

  “唔------”

  他的吻极其霸道,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沐小北撑大眼,全身各个器官都在用力,可是,却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忽然间,七年前的夜晚闯入了沐小北的脑海,一股巨大的无助和屈辱感,涌上心头。

  瞬间,大颗大颗的泪水从沐小北的眼角滑落。

  盛怒的汪傲非愣了一下,缓缓撑起自己的身体,看着伤心欲绝的沐小北,一时间,他竟感到手足无措。

  汪傲非懊恼地皱起眉,他这是怎么了?

  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更不会对女人动粗,为何今日他如此反常。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汪傲非缓缓地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亲吻了一下沐小北眼角,泪水带着一点咸味儿,沾到他唇上。

  “别哭了,我没逾越过你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你不信,我陪你去医院检查!”

  沐小北继续抽泣。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我信。”沐小北还是哭着,含含糊糊吐出两个字。

  “那你为何还哭?”

  “我停不下来!”

  汪傲非满脸黑线......

  12

  沐小北几次申请去纽约,都被驳回,最后,只好跟着汪傲非、习卓、Jane一起回到了青岛。

  回来的时候,还是头等舱,她挨着习卓,但是习卓看她的眼神开始变得很怪。

  她和汪傲非之间,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不再提那天的事儿,然而,汪傲非对她,似乎越来越疏离有礼。

  沐小北知道,汪傲非已经把她归结到“熟悉的陌生人”行列。

  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她的心里不喜欢这种陌生人的感觉。

  出差后,第一天回到销售部上班,沐小北就听到一个晴天霹雳。

  “桑罗”公司已经拟好合同跟ICE签约,然而,在ICE销售员的那一栏,竟然写着Sandy的大名。

  当沐小北看着这份文件的时候,脸差点气抽到一起,她拿着她的“桑罗”计划书,怒气冲冲地闯进经理室。

  经理室内,习卓喝着咖啡悠哉看着文件,见到沐小北进来,眉毛轻轻掀了一下“有事?”

  沐小北压抑住自己的怒气,努力将语速放缓,

  “‘桑罗’公司一事,我希望经理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习卓眼皮都没抬一下。

  “‘桑罗’的销售员一直都是我,这份计划书也是我写的,为何拟签约那一栏换成别人?”

  “ICE向来做事公道,并且区域划分明确,‘桑罗’的负责人一直联系的都是Sandy,拟签约是她,有何不对?”

  沐小北嘲讽地勾起嘴角,

  “这个项目是你安排给我的任务,我的计划书,也是最早交到你手里的,所以,你心里应该最清楚,这份合同签下来应该是谁的功劳!”沐小北义正言辞。

  “我只看结果!”习卓扬扬眉,抬眼看着她,一字一句道,“这份合同的结果就是‘桑罗’公司直接将合同发给了‘Sandy’并且表示愿意签约!”

  “不可能,如果她们要签约,也是应该找我!”

  “你告诉过‘桑罗’你是负责人吗?你有留下联系方式吗?”习卓冷哼。

  沐小北一怔,嘴角抽搐了一下,“就算没有,咱们公司内部也应该有记录,而且这应该是最起码的制度和原则问题!”

  “公司的运营和制度还轮不到你来评判,沐小姐!”

  沐小北恨得牙痒痒,“习卓,你就是想故意找我麻烦是不是?!!!”

  习卓听到这句话,“腾”地从座位站起来,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你以为你是谁啊?我犯得着故意找你麻烦?”

  “你那么大火气干吗?现在是抢了我的单好不好?!!!”

  习卓一愣,像是被说中心思般,尴尬地别过眼,“我只是实话实说,被抢单,你就要找自身原因和解决办法,不要以为有总裁罩着,就能为所欲为!”习卓的声音明显小了很多。

  “你什么意思?”沐小北火了。

  “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想走潜规则上位的人多了去了,你的手段算是最高明的!”

  “砰!”沐小北把文件夹一摔,愤怒地瞪着习卓。

  习卓移开视线,不去看她,但是声音却没间断,“下次故意装醉的时候,手段高明一点,别一直傻兮兮的笑,像个白痴一样!”

  沐小北牙齿咬得咯咯直响,“多谢经理提醒,下次我会好好改进!”说完,沐小北愤怒地一摔门,走了。

  看着沐小北怒气冲冲的背影,习卓五味俱全。

  他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想提醒她,反思为何被抢单,并且想办法补救的,结果却提起了那晚的事儿,他已经反复警告过自己几遍了,一定不要再提那晚的事儿,可是.......

  说不清楚心里的感觉,但是他真的太想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二哥把她抱走的时候,他的心为什么忽然间像是塞了一千斤的铅弹一样重?为什么???

  14

  平静下来的习卓,拿出沐小北计划书的影印本,仔细地阅读起来。

  虽然有的地方比较生涩,但是计划书的整体来看,流畅并且可行性高。

  不自觉地拿起笔,习卓将手指半弯抵在鼻尖,另一只手握着笔,在影印纸上唰唰地写了起来。

  ......

  翌日清晨,沐小北还未出家门,电话就响了。

  “喂,您好......”

  “请问是沐小姐吗?我是‘桑罗’公司的总裁秘书罗茜,对于您新递交的计划书,我们总裁很感兴趣,想要跟您详谈,请问您有空吗?”

  沐小北怔住了,“新计划”?

  “怎么,沐小姐有问题?”

  “不,不,有空,那我现在就过去!”

  “好,待会儿见!”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沐小北还仿佛处在呆愣当中,明明已经丢了的客户,竟然主动找上门来?

  来不及多想,沐小北匆匆跟公司说明了情况,就直奔‘桑罗’公司。

  比预计的情况要顺利的多,沐小北到了‘桑罗’公司,简单被问了几个问题,就签了约。沐小北以为是她昨日的电话和亲自登门扭转了乾坤,虽然她并未见到主管。

  殊不知,她跟‘桑罗’签约的这份计划书,比起她所做的那份,公司利润又降了2个点,而这两个点,根本不是她这个级别的销售员能够做得了主的。

  沐小北沉寂在她做销售的第一单喜悦当中,并未想过,谁在背后帮了她。

  回到公司,几个比较生疏的同事跟她说了恭喜,Sandy则是脸色铁青,没有看她。也有一些幸灾乐祸的同事频频看向她这边。

  沐小北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放下背包,直接闯入习卓办公室。

  悠哉地看着报纸的习卓,抬了抬眼,似笑非笑。

  沐小北冷哼了一声,一脸轻蔑,“老天是有眼的,不会永远眷顾你们这些纨绔子弟!”

  习卓扬扬眉,“跟我有关系吗?无论是你还是Sandy签,奖金对于我而言,一毛都不会少!不要像是刺猬一样,到处刺人!”

  “刺猬吗?如果我能变成刺猬,第一个绝对刺死你!”

  习卓放下报纸,腾地一下从座位弹起来,双臂撑着桌子,身体前倾。

  “你,就这么恨我?”

  沐小北一怔,习卓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那俊美的五官顷刻间近在咫尺,让她一时间语塞。

  习卓戏谑地勾起嘴角,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滑过沐小北的俏鼻。

  沐小北一个激灵,立即退后一步。习卓却不想放过她,长腿迈了几步就到了她身前。

  之前还有一个桌子挡着,沐小北还么那么紧张,而当习卓完美比例的身体,整个欺近她身的时候,沐小北立即屏住呼吸,瞪大水眸。

  习卓满意地看着沐小北的反应,“不过有恨可是从爱开始呢,难不成,你早就爱上我了而不敢说?”

  习卓充满磁性的声音幽幽从耳边响起,沐小北这才反应过来他在耍她。

  登时,怒气涌上头,沐小北一咬牙,一个哆嗦,直接勾起右腿,对着习卓的下身猛地一顶。

  “啊!”凄惨无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沐小北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经理,为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着想,最好别再惹我!”说完,沐小北自认为潇洒地转身,结果高跟鞋“咯吱”一声断了一截。

  这时,趴在门口看好戏的同事们纷纷跑回座位,沐小北脸登时黑了一半,脱下鞋,狠狠地瞪了习卓一眼,然后将坏的一半的高跟鞋摔在地上,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该死的习卓,明明看到外面有同事,还故意让他们误会!!!.......

  夜晚的青岛,是海上明珠。

  而“Feeling”酒吧更是明珠中,最耀眼的那颗。

  习卓坐在吧台正中央,冷眼看着舞池中央狂野舞动的人们。

  这时,一个大眼的金发女郎扭动着翘臀,媚笑着走到习卓身旁。

  “习少,好久不见。”金发女郎侧了侧身,用她那饱满的胸部,轻轻地蹭着习卓的胸膛。

  “我见过你吗?”习卓眼都没抬一下。

  “习少,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金发女郎发嗲地说完,整个身体都靠向习卓。

  “放开!”习卓放下手中酒杯,冷冷道。

  “习少----”

  “我不重复第二遍!”

  “你-----”金发女郎脸黑了一半,不情愿的直起身子。

  这时,有几个公子哥打扮的人立即凑了过来,其中一个,跟金发女郎使了使眼色,金发女郎会意,灰头土脸地走了。

  “习少,最近怎么了,很少出来玩不说,昨日竟然加班?是不是汪少逼得太紧了?”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加班?”习卓扬扬眉,随即自言自语,“又是叶四那个大嘴巴!”

  “YES,幸好你还记得我!”叶四从身后窜出来,搂住习卓的肩。

  习卓端起杯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他这几个兄弟,还总是能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适时出现。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跟着习卓一饮而尽。

  “话说,咱们习少是有了心上人,没看正烦着呢吗?”

  “谁说我有了心上人?”习卓斜睨了一眼说话的人,不知不觉又干了一杯。

  “熬了整个通宵,就是为了帮一个普通朋友改计划书,这也太不像你的风格了!!”叶四笑着调侃。

  习卓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眼神暗了暗,“她是二哥的女人!”

  习卓话音落下,四周立即没了声音。

  习卓苦笑了一下,又干了一杯。

  叶四尴尬地咳了咳,“习少,到底七年前的七夕你们‘京城三少’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突然销声匿迹,至今还呆在美国;一个从此不碰女人,过着和尚生活;而汪少却从一个极度专情的人变成一个月必换一个女人的花花公子;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们却完完全全像是变成陌生人。”

  “算了,不开心的事儿就别提了,既然习少看上了个女人,咱们兄弟怎么样都要弄到手,汪少从不缺女人,抢过来就是了!”不知是谁,突然冒出来这句话。

  习卓酒劲儿有些上来,迷迷糊糊的,“谁说我喜欢她?”

  “想证明很简单,你敢不敢赌?我赌你就是喜欢她!”

  “赌就赌,谁怕谁!说吧,要怎么赌!”习卓看着眼前的人影一晃一晃的,他有些看不清了。

  “明天,你骗她穿晚礼服高跟鞋,然后把她送到你们ICE新建的厂房那里,然后你开车离开,那里偏远,很少有车经过,她要想回来,至少要穿着高跟鞋走三十公里,所以,如果你忍心让她走回来,我们就相信你不喜欢她!赌注是你那辆宝贝法拉利!”

  “我也加注!”

  “切,小CASE!我的车库又要有两辆新车咯!”

  就这样,习卓迷迷糊糊地“签字画押”了。

  这个晚上,注定了不再平静。

  15

  翌日中午,沐小北刚刚吃完午餐,习卓就拉着她选礼服。

  “你发什么神经?”

  “‘桑罗’邀请我们参加晚宴,你总不能就这样吧?”习卓上下打量了一下沐小北。

  “什么晚宴?我怎么不知道?”

  “邀请函发到销售部,当然由我接收,你要是想取代我,就努力做出点成绩吧!”习卓一边说着,一边扔过来几件衣服。

  沐小北扫了一眼贵得咋舌的晚礼服,悻悻道:“我为何要跟你去?”

  习卓一扬眉,“你以为我想跟你去吗?Sandy的身材似乎更好呢,啧啧!”

  沐小北一听他说“Sadny”,一撇嘴,老实地去换衣间试装。

  首先是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沐小北穿上,慢慢地走出来,习卓看了一眼,摇摇头。

  接下来是一件淡青色礼服,袖口和领口用蕾丝点缀,有点可爱小女人的味道,习卓看了看,撇撇嘴。

  再换的是一件全黑性感网状礼服,今年的最新款,沐小北看着镜中的自己,就像一只性感的狸猫,身上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习卓看了明显一怔,但是随即,使劲地摇摇头。

  沐小北无奈,嘴里念念叨叨数落习卓,他绝对在故意刁难她。

  “哟,我当这是谁呢,这不是我姐夫的新欢吗?”一个犀利的女声传入沐小北耳中,沐小北循声望去,只见肖晴穿着她试过的第一件大红色露背礼服,站在另一个试衣间门口,挑衅地看着她。

  沐小北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没有搭话。

  “把她手里拿的那些,全部给我包起来!”肖晴指着站在沐小北旁边的店员,说道。

  店长为难地看了一眼悠哉地看着画册的习卓,“肖小姐,这些是习少选的.......”

  “他选的又怎么样?你别忘了这个店老板姓‘汪’不是姓‘习’!”

  “这.......”

  “这些给她包,你再去把那边架子上的,都给我拿来!”沐小北扬起一个好看的笑容,淡淡道。

  “那边也都给我包起来。”肖晴立即道。

  “是!”

  “肖小姐很有钱吗?有本事你就全部买光!”沐小北似笑非笑。

  “你以为我买不起吗?”肖晴怒瞪着她。

  “有本事就用自己的钱,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花我老公的钱,你不觉得羞耻吗?”沐小北故意将“我老公”三个字咬的异常响。

  “真不要脸,谁是你老公?”肖晴听到这三个字,脸都快抽到一块儿了。

  “你不是心里清楚吗?不相信,你大可以去汪傲非那看看我们的结婚证!”

  店员一听“汪傲非”三个字,脸登时亮了亮,店长立即赔笑,原来这才是正牌老板娘。

  肖晴气鼓鼓地瞪着她,“给我全部包起来。”说着,肖晴愤愤地拿出一张卡,递过去。

  “对不起,肖小姐.......”

  “都给她!”沐小北出声阻止了店长的话。

  店长看了一眼沐小北,对她的崇敬又上了一分,不但不像肖晴那样嚣张跋扈,而且还这么大度。

  接过肖晴的卡,店长快速地走向收银台。

  半响,店长轻蔑地看了肖晴一眼,“对不起,肖小姐,您的卡余额不足!”

  “什么?不可能!”登时,肖晴的脸涨得通红,怒瞪着店长。

  “旁边就是银行,肖小姐可以去确认一下!”

  “既然钱不够,就别在这显摆,等赚足了钱,再把眼睛放到头顶上,那样,才有资本!”沐小北淡笑着。

  肖晴死死地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一眼沐小北,一甩手,愤恨地向门口走去。

  “等等,肖小姐,请把衣服换下来!”

  肖晴低头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身上还穿着那件大红露背装礼服。

  “不必了,这件礼服就当我送给肖小姐的礼物。”虽然这件礼服的价钱让她心疼,但也比不上让肖晴吃瘪让她爽,所以咬咬牙,沐小北忍了。

  肖晴的脸青一块紫一块,衣服也没换,直接摔门而去。

  沐小北这才看向习卓,他的脸很沉,幽深地看着她,黑瞳中似乎有什么在翻涌。

  一时间,沐小北有些语塞。

  “就包这件黑色的吧,和刚刚的那件礼服,一共多少钱?”沐小北也失去了试衣服的兴致,直接道。

  “夫人,您尽管挑,总裁已经吩咐了,您可以随便拿!”店长毕恭毕敬道。

  “夫人?总裁吩咐?”沐小北讶异。

  “刚刚肖小姐那张卡,的确是总裁名下的,所以我请示了总裁,并且汇报了刚刚的情形,总裁让我转告您,都是自己家的,您随便挑,并且他会立即停掉肖小姐的卡。”

  听到‘自己家的’几个字,沐小北的脸登时涨红。但是心里却有一股暖流滑过。但是转念又想到刚刚跟肖晴说的话,传到汪傲非耳中,他肯定又以为她别有居心。

  天啊,谁来救救她,怎么不能忍一忍???

  ===========

  换好礼服,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沐小北艰难地跟住了习卓的脚步。

  习卓一直一言不发,脸色沉的可以打酱油。

  看着车窗外一排排的树,沐小北的右眼看是不自然地跳动起来。

  是因为刚刚和肖晴的对峙,还是因为汪傲非的话,亦或是?

  车子来了一个紧急制动,沐小北身体猛地向前一趔趄,然后后脑又撞上了座位。

  沐小北捂着发痛的后脑,低咒一声,“你又发什么神经?”

  “下车!”习卓冷冷道。

  沐小北环视了一周,眼前是一片刚刚建好的厂房,四周很空旷,一个人影儿也没看到。

  “这里是公司的新厂房吗?不是说还没投入使用,为什么来这里?”沐小北一连窜疑问。

  “下车!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沐小北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情愿地打开车门,双脚刚刚沾地,只听“咯”一声,习卓的车反锁上,下一秒,法拉利绝尘而去。

  沐小北瞠目结舌,呆愣地看着眼前一点点消失的黑影,还未能反应过来。

  天色渐渐暗了,一阵冷风袭来,沐小北一个哆嗦。

  远处隐约有几个烟头的火光,忽明忽暗。

  沐小北心一紧,一股不详的预感袭来。

  16

  ICE五十八楼总裁室

  Jane拿着一堆文件,一个一个给汪傲非汇报。

  “这里是华盛顿分部的报表,请您过目。”

  “这是新股东的股份。”

  “这是…。”

  十五分钟,一分不差,Jane汇报完所有工作,但是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汪傲非有一丝诧异,这个精明干练的属下会出现这种表情,还是第一次。

  “怎么了?”

  Jane蹙了一下眉,“有两件事儿。其一,美国那边已经有了消息,关于七年前那件事的罪魁祸首他们已经有了眉目,据说那个女人还生了孩子。”

  汪傲非一听,黑瞳一亮,腾地一下站起来。

  “是谁?”

  “资料一个星期内会传过来。总裁,也许那个女人也是受害者,您真的要……”

  “如果那个女人是受害者,那么安妮呢?不用说了,出去!”

  Jane的脸色沉了下来,咬了咬牙刚要转身。

  “还有一件事呢?”

  “肖小姐找了黑道的人,向咱们新厂房的地方去了,似乎要报复什么人!”

  汪傲非一听,忽然一张纯净的脸庞浮现在他脑中。想起之前礼服店店长的来电,他原本想借着她远离肖晴,会不会……

  想到这里,汪傲非立即拨通的沐小北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对不起……”

  汪傲非脸色一沉,放下电话,立即抓起外套,飞步奔电梯走去……

  +++++++++++++++++++++++++++

  “feeling酒吧”

  习卓沉着脸,闷着头喝闷酒。叶四等人围在旁边,个个都不敢开口。

  这时,习卓忽然放下酒杯,斜睨叶四,“你们有人跟着?”

  “当然,有两个兄弟在看着她,刚刚还电话说那个女的还在厂房,还没有开始走的意思。”

  习卓抿了一下嘴,面无表情地转过头。

  他的指尖有些发白,冷冷地攥着杯身,似乎在隐忍着。

  忽然,叶四的一个手下急匆匆地跑过来,一脸惊慌。

  “不好了、不好了!”

  “干什么惊惊慌慌的?”叶四有些不耐烦。

  “咱们两个兄弟都被搁到了,说去了一帮人,都是冲着那个女的去的……”

  叶四一愣。

  这时,“啪”地一声响起,习卓原本端着的酒杯,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落,摔在地上,鲜红的红酒犹如血液一般,在他面前划开。

  习卓猛地起身,趔趄地被高脚凳拌了一下,就跑了出去。

  ==

  沐小北看着眼前越走越近的几个男人,森林的感觉涌遍全身。

  出于本能地,她一步一步向后退。

  为首的男人眯着眼,掐灭了手中的烟,“兄弟们,轮着上。”

  沐小北听到他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猛地往后跑。刚跑了两步,她的高跟鞋一歪,脚腕就被扭了一下。

  这时,那几个猥琐的男人yin笑着,三步跨成两步,伸手一抓,就够到了沐小北的裙摆。沐小北一怔,后退向后一腿,细高的跟,猛地踩上了抓她裙摆的男人的手臂。

  “妈的,该死的婊口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行!”猥琐男低骂一声,狠狠地一拽。

  “撕拉”一声,沐小北裙子的下摆就被拽出了一个弧度。这时,有一只咸猪手也搭上了沐小北的肩,她的腰,也被一只大掌袭上。

  沐小北的浑身汗毛孔都竖了起来。七年前的那晚的感觉又如梦魇一般回到她脑中。

  她咬紧牙,忽然像是发疯般,握紧拳头向四周使劲地挥了出去。

  这时,后背一股强劲的力道袭来,将她推倒在地,紧接着她肩头的衣服又被撕扯开。

  “啊——”沐小北拳打脚踢,指甲像是一只尖锐的猫一般,狠狠地像四周挥舞。

  有一只大掌抓上了她的头发,有一脚踹上了她的肚子……

  沐小北一手捂着肚子,头狠狠地扭过去,对着抓着她头发的那只手,狠狠地撕咬下去。

  “啊——”一个男人的惨叫声显得更加诡异。

  “妈的,这娘们儿真辣,一起上!”为首的男人把烟狠狠一扔,其他原本看热闹的几个人也立即扑了上去。

  巨大的屈辱感和死亡气息扑向了沐小北,沐小北憋足了一口气,对着这些撕扯她衣裳的男人们,歇斯底里地攻击回去……

  忽地,一阵猛烈的急刹车的声音划破了夜的寂静,几个伤痕累累的猥琐男一惊,抬起头。

  黑色大奔的车灯瞬间照亮了这一角。

  车门一开,一个挺拔的身影,拎着一只棒球棍,从车上走下来。

  “老大,来人了?”

  “先搞定他!”

  留了一个猥琐男还跟沐小北撕扯,其他几个纷纷挂着彩,跑向了汪傲非。

  汪傲非看着被按在地下衣衫凌乱的沐小北,极大的怒气充斥了全身神经。

  他扬起棒球棍,对着第一个奔向他的猥琐男的头,狠狠地就挥了下去。

  身后的猥琐男一跳,跳上了汪傲非的身,勒紧他的脖子。

  汪傲非向后一躬身,一个过肩摔,直接将猥琐男搁到在地。

  忽地,一个猥琐男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只瓶子,对着汪傲非后脑一砸。

  “碰”鲜血流出的同时,猥琐男的天灵盖,直接硬生生吃了一棍……。

  不出多时,原本干净的地上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鲜血和衣服的布料。

  猥琐男们见占不到便宜,有个捂着头有的抱着腿,狼狈地跑开了。

  汪傲非捂着满是鲜血的后脑,缓缓地走到沐小北身边,蹲下身,轻轻地将外套搭在她身上。

  沐小北呆愣着,双眼无神,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地上。

  “没事了,没事了……。”汪傲非的声音很轻很轻,他的手臂也轻轻地搭上了沐小北的肩膀,柔声道。

  沐小北死死地咬住下唇,夜的黑虽然掩盖住了她惨白的脸色,却无法掩盖住她的惊悚。

  不知是怎样被汪傲非带上的车,也不知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沐小北就像一只毫无生气的陶瓷娃娃,双眼无神,一言不发。

  汪傲非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但是他的心,却被怒气堵得说不出没了缝隙。

  他已经七年没碰车了,却不想,在知道她有危险那一刻,竟然会毫不犹豫走向被他遗弃七年的车。

  他原本以为是他是抱着不想让肖晴闯出大祸的心情去救她,然而,当他看见她和几个男人撕扯的时候,他的心像是被沾盐水的鞭子抽一样痛。

  握着方向盘的指尖已经攥得发白,他不会放过跟这件事有关的所有人,绝对不会!

  17

  习卓赶到的时候,除了地上星星点点的血渍和残破的衣衫,什么都没有。

  登时,他的心紧抽一起,指尖被他攥得惨白。

  叶四等人的车也随即赶到,刚下车,习卓就挥起拳头,对着叶四的脸狠狠地打了过去。

  叶四捂着脸,一语不发地看着双目猩红的习卓,心中知道事情不妙。

  这样的习卓,这样的表情,只有再七年前才有过一次。

  “发动所有人,把那些人给我找出来!”习卓沙哑的吩咐完,跳上他的保时捷绝尘而去。

  “叶四,你没事儿吧!”

  “只有七年前的那场事故,他才出现这样的表情,快去找把。”叶四仿佛在瞬间苍老了几岁一般,淡淡说道。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无语。

  =========

  另一侧,汪傲非将沐小北带到了他的别墅。

  沐小北像是一个没有生气的瓷娃娃,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

  汪傲非轻轻地拿下外套,外套下瘦弱的肩膀明显瑟缩了一下,汪傲非的心也紧紧收缩了一下。

  刚刚他并没有仔细看,这时他才发现,沐小北的后背已经被抓得血肉模糊,肩膀、手臂、大腿,到处都是紫黑的淤青和皮肤被划破的伤痕。

  “不行,必须要去医院处理一下!”汪傲非抿着嘴,低声道。

  微弱的灯光下,汪傲非鹰一样的黑瞳氤氲了一层雾气。

  汪傲非试探地扳了一下沐小北的肩膀,刚要往门口带。

  沐小北忽然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浑身一哆嗦,一把抓起桌台上的水果刀,直指汪傲非。

  “ok,冷静、冷静,我们不去医院!”汪傲非眼皮一跳,随即双手放在半空中,有节奏地摆动了几下,脸上努力挤出一抹自认为和善的笑容。

  沐小北跟着他的节奏,呼了几口气,咬着唇,戒备的水眸,渐渐暗淡下来。

  汪傲非缓缓地向前迈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握住刀的刀柄,沐小北的手抖了一下,水果刀瞬间到了汪傲非的手中。

  汪傲非将水果刀放回原处,单手轻轻地拍了拍沐小北的后背,“听话,你的伤口必须处理,如果真的不去医院,你自己去浴室处理一下,OK?”

  见沐小北没有说话,汪傲非缓缓地带着她,走向浴室。

  关上了浴室的们,汪傲非终于舒了一口气。

  他竟然沦落到哄女人都要这么小心翼翼了。

  无奈的摇摇头,身心疲惫的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角挂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忽然一阵冷风吹来,汪傲非一个激灵,撑开眸子,墙上的闹钟指向十二点。

  柔了柔发痛的后脑,汪傲非缓缓地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浴室的灯暗了,但是床上却没有人。

  汪傲非迅速起身,大门还是反锁的状态,证明没有人出去。

  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汪傲非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每个房间的门都被陆续打开,然而,他看到的结果都是一样----没有沐小北。

  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汪傲非缓缓地打开了主卧浴室的门。

  门把手和瓷砖发生碰撞的瞬间,他看到了一个人影,窝在浴室的角落里。

  汪傲非的心凉了一截,“啪”地按下开关,一时间,光明驱赶了黑暗,照亮了浴室的每个角落。

  沐小北瑟缩了一下,用手遮了遮眼睛。

  看着浑身湿淋淋却依旧穿着残破衣衫的沐小北,汪傲非怒气涌上。

  “为什么还不洗?”他的声音很冷、很冷。

  沐小北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偷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我再问你,为什么还不洗?”汪傲非大步上前,一把抓起坐在地上的沐小北。

  沐小北害怕地躲了躲,身体开始发抖。

  “如果你还这样一副好死不活的样儿,就给我滚出这里!”

  沐小北惊骇地看了他一眼,面如死灰。

  她死死地咬住唇,低下头,双臂环住自己,缓缓地向前迈了一步。

  汪傲非低哼一声,长臂一伸,环住她的腰,就要往怀里带。

  “放开我!”沐小北猛地一颤,对着汪傲非拳打脚踢。

  汪傲非也火了,大掌一翻,直接将夹着沐小北就将她按到浴室里。

  “撕拉----”挂在沐小北身上最后的衣料直接被扯掉。

  “放开我!”沐小北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之后,大颗大颗的泪水涌了出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扳过她的身体,将她的头按在她肩上。

  沐小北哭得更凶了。

  “没事了,有我在这儿.......”

  .......

  不知过了多久,沐小北终于哭累了,靠着汪傲非的肩睡着了。

  汪傲非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脱下沐小北剩下衣服和裤子。

  原本美丽的胴口体,到处都是伤口,汪傲非攥紧了淋浴头,鹰眸湿了。

  翌日清晨,汪傲非刚走到总裁室,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靠着墙,耷拉着脑袋。

  汪傲非低下头,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习卓?”

  听到声音,习卓猛地抬起头,他脸上挂着浓浓的疲惫,黑瞳中布满了血丝。

  “二哥。”

  汪傲非叹了一口气,对于他的来意,也猜了八九不离十。

  “进来吧!”

  汪傲非前脚迈进去,习卓后脚就把门死死掩上。

  “二哥,你昨天又碰车了是吗?是你带走了沐小北对不对?她还好,是吗?”

  汪傲非抿了一下唇,鹰眸冷冷地看着他,“你们这次玩的太过火了。”

  习卓明显怔住了,一脸不解。

  “对于肖晴,你向来比我还要放纵她,别以为在礼服店你们装作不认识就能混过去,真正不知道实情的,只有沐小北一个人而已。”汪傲非缓缓道。

  习卓身体晃了一下,“二哥,你就这么看我?我宠着她,并不代表我会跟她同流合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下手!”

  汪傲非扬了扬眉,“是你把沐小北带去那里的,昨天的一切,你难辞其咎!”

  习卓身体一个踉跄,脸跨了下来,“真的出事了、真的出事了.....”

  汪傲非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习卓的脸蒙了一层雾色,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

  汪傲非看着习卓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习卓本性不坏,但是太爱玩了,他没告诉他真相,就是想让他自责一阵子,好好反省,却不想,习卓对沐小北的感情,因为他这次含糊,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温馨提示:
休掉亿万爹地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休掉亿万爹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休掉亿万爹地全文阅读和休掉亿万爹地txt全集下载。休掉亿万爹地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休掉亿万爹地 九、我没做好准备   美丽的空姐适时的出现,解决了沐小北的窘境。   沐小北坐好到座位上,偷偷地瞧了几眼汪傲非,汪傲非的脸色如常,依旧低头看着文件。   他的侧脸很好看,少了正面的霸气和冷漠,显得柔和许多。   他的鼻子 2013-01-15 13:40: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