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一章:管你八吨还是九吨

作者:烧开水    更新时间:2008-06-19 19:34:10    状态:连载中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都崇尚武德,街上很少出售文房四宝的店铺,偶尔还可以看到成群的孩子聚在一起舞刀弄枪。

  风靡学校也不像想像中的那么遥远,一道大门,四个守卫笔直的站着,眼光直看着前方,似乎习惯了行人进进出出,无论什么行人出入,他们都微微一弯腰。

  余飞刚一进校门就被一头发比女人还长的男人堵住了去路。他个头不高,仅比余飞高几个厘米,长得也不怎么帅气,可就是不让余飞过去,余飞朝左他也朝左,朝右他又跟着挡在右边。余飞横着走他就横着走,竖着走他就竖着走,你说他这不是成心气我吗……

  “妈了个比的,你滚开。”余飞怒从心起,一见他那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就不爽。

  “操,你叫谁滚开?”长发男人也来火了。

  “我活了大半辈子从没见过像你这么没素质的人,好好的一个男人非得留什么长头发,想做女人滚回娘胎里去,少在这丢人现眼,快~~~滚。”看着他那怪里怪气的样子,余飞实在气得冒火。因为李亚琴有事要离开一会儿,余飞更没得顾及,想到什么就骂什么。

  “你~~~~~你,你。”长发男人指着余飞,气的脸都要绿了:“小子,你有种,在风靡学校还没人敢对我这样,说,哪个老师教出的大话筒。”

  “妈个比,老子没工夫和你瞎扯,快滚,我还要找媳妇,错过了非叫你脸上开花不可。”

  “吼——”对方一跺角,地面也跟着震了震:“靠,我可告诉你,我可是独孤·烈的独生儿子——巴顿,我在这里说一不二,你最好放尊重点,要不然,要不然……”指着余飞的手指一抖再抖。牙齿也一咬再咬。

  “妈的比,独孤·烈算个鸟,他儿子算个鸟蛋,我管你八吨还是九吨,到了老子手里就通通不是吨。”独孤·烈大大呀,你千万别介意,我可不是有意要骂你的。

  “啊!~~~~天啊~!你,你,我跟你拼了~~~”本来气得全身发抖的巴顿突然发疯,一把抓住了余飞的头发,双手一压,把没留神的余飞一下拌在地上。

  好在余飞以前练过两下,当即双腿一夹,巴顿一时失去平衡,跟着摔在了地上,两人立时滚成一团,除了揪衣服就是抓头发。再不就是抓大腿,抓耳朵,抓鼻子,挖嘴巴。

  巴顿的头发实在太长,几乎打几个结就可以用来荡千秋了,吃了大亏,没几下就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1!呀~~~啊!!……”

  “这回你该老老实实的滚了吧。”余飞忍着被揪住的两个耳朵,惨道。

  余飞的头发短,抓在手里也没感觉,这耳朵自然成了首选目标。

  “操你妈的比,你敢玩阴的,看我不废了你这个大话筒。”说着巴顿换手猛的一抓,狠狠的抓住了余飞的阴部,一阵凉丝丝的惊颤让余飞耳根子都竖了起来。

  “妈的,老子要是废了非要你偿命不可。”余飞扯着巴顿头发的手陡然增了十倍以上的力道,这回他是真的怒了。

  “啊!~~~!!天啊~~!~”

  “你服不服。”余飞还在使劲扯。

  “我——不——服。”余飞不知巴顿哪来的力气,竟然感觉自己的阴根都要给扯脱了,这小子够狠的。

  “啊,!~~~~啊~~~,巴顿,巴顿,有话好说,好说。”靠,这叫什么架,跟驴滚驴似的。

  “你放开我。”巴顿大喘着粗气。

  “你先放。”

  “我操。”

  “妈个比的。”

  终于把这两个人逼疯了,两人开始对骂起来。余飞不得不承认,他的骂技还真不赖。

  两个人身上滚满了灰尘,唾液珠子,一个双手抓着头发,一个一手抓着耳朵,一手抓着阴根。从东滚到西,从南滚到北。

  “我是来找我媳妇的,好好的你挡什么路。”余飞实在受不了巴顿那只握着阴部的手。

  “靠,我今天死也要拉着你,反正我这一窝头发也被你抓的差不多了,我要你绝子绝孙。”

  “妈了比,你想怎样?”

  “今天我本来是在这里等李亚琴的,刚刚一身打扮全给你弄乱了,我可告诉你,现在亚琴就要来了,要是被她看见我这一身狼狈,我三年的努力就要白费,这都是你惹的货……。”

  “操,她是我媳妇,你打什么主意,我可告诉你,你要再打主意,我非让你变成一光头。”

  “好小子,我追了她三年,她是什么人,平常和什么人来往我会不知道,她要是你媳妇,我现在就去墙上撞几下。你要再胡说八道,我让你变成一太监”巴顿火正烧得旺。

  妈的,我余飞平时骂遍天下无敌手,从来没遇到像今天这样的强敌。“鸟蛋,这是你自己说的,她要真是我媳妇你就去墙上撞死去。”

  “撞就撞。他要不是你媳妇,看我阉了你”

  “妈的,今天我还怕了你不成。”

  “好!你有种,我跟李亚琴从小一块长大的,哼,哼,你就等着做太监去吧,啊!~~~~,你放手。”

  “你先放。”

  “你先放。”

  余飞才不吃他那一套:“现在这社会,诚心不值钱了,我数一二,三一起放手,谁不放的是孙子。”

  “孙子就孙子。”

  “一~~~……二,……三,放手。”

  “呼,呼,呼,呼。”巴顿不停的摸自己的头发,生怕有什么损伤:“小子,你有种,八段魔法师他儿子你也敢动。”

  两个人坐在地上,不停的大喘气,余飞瞪了他一眼:“你就等着撞墙吧你。”

  “哼,你还是做好心里准备去当太监吧。”

  余飞看了看远方,正好李亚琴回来了,见他们两一副狼狈相,李亚琴又露出那副笑容:“啊,两位帅哥,你们这是怎么了,干吗你一眼我一眼的瞪来瞪去?搞同性恋呀?”

  在话一出口,李亚琴自己的脸先白了一半,心想:这余飞不会真的搞同性恋吧?

  “哈哈,你就去做太监吧。”巴顿奸诈一笑,转头对李亚琴道:“亚琴,这个大话筒说你是他媳妇,这不可能吧,你快告诉他。”

  李亚琴穿着一白色衬衣,淡绿色中短裙,配合精致的五官,此刻正巧挂起一阵微风,吹拂着她乌黑的过肩长发,实在美得不可方物,饶是和她同过床的余飞,也不禁惊住了。

  这世界上凡漂亮的女人,上帝总是把女人最完美的各个部分都安装到她一个人身上。

  太美了!这是余飞由衷的赞叹,

  “有什么不可能,我就他媳妇。”

  “啊——”

  余飞总算是露出了笑意,“啊什么啊,快撞墙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见巴顿一副失魂落魄的酸样,李亚琴哑然。

  “厄~~~~,没事,你刚刚去见谁了,结果怎么样?”余飞抓过李亚琴的手,从巴顿身边饶了过去,这回他没有再阻挡。只跌下两个眼珠溜溜打转。

  “嗨呀,师傅已经答应收你为徒弟了,走,现在我带你去见他。”李亚琴边走边激动。

  “你师傅?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人贩子?”

  “切,我再说一遍,你不可以叫他人贩子,他是伟大的七段魔法师,要是被他听见了,你非少一层皮不可。”

  远远的,李亚琴突然回过头,对巴顿笑喊道:“巴顿,你真能骂。”



温馨提示:
芙蓉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芙蓉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芙蓉浴全文阅读和芙蓉浴txt全集下载。芙蓉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芙蓉浴 第十一章:管你八吨还是九吨 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都崇尚武德,街上很少出售文房四宝的店铺,偶尔还可以看到成群的孩子聚在一起舞刀弄枪。 风靡学校也不像想像中的那么遥远,一道大门,四个守卫笔直的站着,眼光直看着前方,似乎习惯了 2008-06-19 19:34: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