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六章 睿王变异

作者:陌然    更新时间:2013-04-14 12:02:01    状态:连载中
  睁开眼,莫云看到熙妃正一手撑地地狼狈起身,连忙起身扶住了她,一脸疑惑地道:"娘娘,您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站直了身子的熙妃狠狠地甩开了莫云的手。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是因为偷看而被她吓着了,只能扯开话题,美眸一瞪,怒斥道:"好你个小莫子,晚上值夜的时候偷懒睡觉也就罢了,这大白天的,居然也在这里偷懒,还做起白日梦来了?"

  "这……"莫云一惊,这才想起刚刚确实因为太阳照得太舒服,就趴在这里睡着了,而且……还真的做了梦。

  "奴才该死……请娘娘责罚。"俯首低头,她老老实实地承认错误。

  "哼!"熙妃冷冷地哼了一声,明明是奴才们最常说的一个"该死",从莫云的口中说出,她听在耳中却是万分的不爽。

  这哼出一个字之后,熙妃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她原本就是来偷看莫云睡觉的,却不料发生了刚刚的意外。

  眸光一转,瞥见了墙角那一排开得正艳的盆栽,顿时计上心来,沉声道:"死罪就免了,但活罪难逃。你赶紧把那些花给本宫送到冬日公主的寝殿去,记住,一次只能搬一盆,搬完了才能用晚膳。"

  "……"

  这算哪门子的惩罚?

  莫云朝着墙边看去,却在下一刻瞪大了眼,那里满满地排着一长溜的花盆,少说也有三十个以上,这要她来回三十几趟?

  可是熙妃既然已经开口,她也只能恭敬地回道:"奴才遵命。"

  熙妃嘴角勾起一丝得逞的笑,而后转身离去,可是刚走了两步,又回头道:"若是让本宫看到有人在这里帮你搬花,就连带你一起砍了。"

  红色的身影翩然离去,莫云苦着脸满心的无奈,这个熙妃真当是个会折腾的主,惩罚人居然想出这么缺德的法子。

  埋怨归埋怨,该做的事情还是做,毕竟是自己犯错在先嘛。

  莫云认命地走到墙边搬起了一盆海棠花,抬步朝着东日灵的寝殿走去。

  这花盆的分量虽轻,东日灵的寝殿离这里也不过是五分钟左右的路程,可是这来回就要十分钟,就算它三十盆花,加起来就得三百分钟,整整五个小时……

  天!

  莫云无语问苍天,只能加快了步伐,争取早一点完成任务,不然这晚饭,就真的不用吃了。

  可是就在她经过留云轩的时候,脑中忽然浮现出之前做的那个白日梦。

  梦中,她看到一个黑衣女子迎风站在一处悬崖之上,那么高,那么陡的崖壁。

  那个视线角度,莫云觉得自己是站在山下,可是山顶上女子那清冷绝丽的容颜,那悲戚决然的神情却是均数落入了她的眼底。

  这人,正是留云轩内画上的女子,月云。

  她,这是要做什么?

  莫云正想着的时候,忽然看到月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那笑倾山倒峦,那笑魅惑众生,然后她居然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崖。

  一道惊天动地的声音在莫云的耳边炸响,熊熊烈火之中,女子带着凄美而留恋的笑,薄唇微动,只吐出了一个字,而后灰飞烟灭。

  莫云想要去救她,可是却连脚都动不了,她只能喊着叫着,"不要,不要……"

  "砰!"

  过度的沉思和悲切让她忘记了看路,就这么一头撞上了挡在她前面的人。

  花盆掉落在地摔成了碎片,莫云这才惊然醒悟,抬头一看,顿时头痛不已,"奴……奴才参见王爷,奴才该死!"

  一天之内说了两次该死,之前逃过一死,这次看样子难逃一劫了,因为她撞的这个人,居然是睿王北辰洛,她的死对头啊。

  可是这一次的睿王却是出乎了莫云的意料,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低头垂眸的莫云,再低头看看地上碎裂的花盆,然后淡淡地道:"碎了的花盆,还能再补起来吗?"

  莫云一怔,一时间不知道他话中的意思,却听得他又追问了一句:"本王在问你,碎了的花盆是否还能修补如初?"

  这下子,莫云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偷偷抬眼看了北辰洛一眼,却见他只是直愣愣地盯着地上的花盆,脸上没有半丝的怒意,却有着一份凄凉怅然。

  这样的北辰洛,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想了想,开口道:"能修补,但不论多高超的技术都会留下痕迹,破镜难圆,就是这个道理。"

  莫云的声音淡定无波,北辰洛抬头看向她,俊眸中闪过一丝诧异,继续问道:"那么心呢?"

  "无法修补!"笃定的四个字出口,北辰洛明显一愣,脸色微变,却听的莫云继续道:"心碎了是外力所无法修补的,但只要心的主人有想补的决心,那么它会不补而愈,而且保证没有痕迹哦。"

  原本紧绷的脸明显地缓了下来,北辰洛的眼中有着一丝不可思议,"小莫子,本王终于知道为何你能三番两次逃过一劫了。"

  小莫子?

  莫云挑了挑眉,这厮可是第一次开口叫他,而且是用着这么正常的语气。

  顿时低头道:"王爷请明示。"

  谁知莫云的话音刚落,北辰洛居然蹲下身去拨弄地上的那株海棠花,压根就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只见他一边清理着花瓣上沾染着的沙土,一边好似自言自语地:"以前的本王,其实就像是这株花。"

  莫云不解,却也没开口问。

  果然,停顿了一下北辰洛又接着道:"就这么被泥土和花盆牢牢地保护着,不管有什么困难,都有他们帮本王挡着,而本王的使命就是把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众人欣赏。"

  这不就是温室里的花朵吗?

  莫云撇着嘴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但是当时的本王却没有想到,花盆会有碎裂的一天,泥土会有干涸的一天,而花儿也会有凋谢枯萎的一天。而那一天,很快就出现在本王的身上了,花盆碎裂了,泥土崩溃了,花儿……也即将枯萎。"

  北辰洛的声音中满是苦涩凄凉,听莫云的心里很不舒服,可是她也意识到自己居然看到了这个霸王脆弱感性的一面,若是等会他从悲伤中回过神来,说不定又要对自己喊打喊杀了。

  要不趁着现在赶紧闪人?

  莫云这么想着的,脚不由自主地朝着边上挪了挪了,可是才动了两下,就听得北辰洛喝道:"本王跟你说了这么多,你这是想跑么?"

  "嘿嘿,怎么可能呢,奴才这不认真听着吗?"

  莫云讪讪一笑,不甘不愿地停住了脚步,却见北辰洛缓缓地站起身来,手中拿着已然和泥土分了家的海棠花,转身对着莫云道:"如果你有办法让这花和泥土,还有花盆永远不分离,那么本王以后就不要你的命了。"

  "……"莫云很想破口大骂,她就说吧,这霸王怎么可能会转性?

  花盆都碎了,泥土都散了,花儿都被折断一半了,这要她怎么弄才能让它们永远不分离嘛?

  他摆明了就是要针对她!

  而且她都被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她还有三十来盆的花要搬,这么下去,就算他不杀她,她也会被熙妃给饿死的。

  北辰洛抬眼间,就看到了莫云紧咬着下唇,一脸愤怒地看着自己,那样的表情,那样的眼神,让他心中一阵恍惚,却听得她咬牙道:"好,奴才试试。"

  说着,莫云左右一寻找,在一边找到了一块坚硬的竹片,然后就在留云轩墙边的土地上挖了起来。

  "你这是要做什么?"北辰洛满心的疑惑。

  莫云头也不抬,只是愤愤地道:"种王爷啊。"

  "……"北辰洛被她的话说的莫名其妙,思索片刻,这才意识到了她话中的意思,顿时哭笑不得。

  眼看着她挖出了一个不小的坑,然后又捡起了地上碎成好几块的花盆,在土坑里小心翼翼地组合起来,一边组合,一边用土在边上的固定着。

  片刻之后,原本四分五裂的花盆在土坑里又变成了完整的了,然后莫云又把之前花盆里的土装进了花盆,最后,从北辰洛的手中拿过海棠花,仔细地栽了进去。为了固定几乎折断的枝干,莫云将用来挖土的竹片跟海棠的枝干固定在了一起。

  "好了,大功告成!"看着重新挺立起来的海棠花,莫云拍了拍手上的泥土,笑的一脸灿烂。

  北辰洛看看她脸上的笑容,再看看被埋在墙角下的海棠花,嘴角微微抽了抽,"这都行?"

  "为什么不行?"莫云歪头看着他,一脸的不服气,"这样一来,就算花盆碎了,也能承载了里面的泥土,保护着泥土里面的花儿,而花儿虽然受伤了,可是泥土还在哺育着它,所以只要它借着一点点的外力支撑,就能坚强得活下来。"

  北辰洛默默地听着莫云的话,脸上的神情从疑惑到迷茫,又从迷茫到了然,最后神光一闪,目光灼灼地看着莫云道:"好,本王姑且相信你一次,若是这花能活下来,那本王不仅不会杀你,还会好好地奖励你一番。"

  "谢王爷。"莫云知道自己暂时算是过关了,心中惦记着熙妃交待的事情,不由得急道:"王爷,奴才还有事情呢,可否容奴才先行告退。"

  北辰洛眉头一皱,不满神情顿显,自己都落下王爷的架子跟她说了这么多话了,这小子居然这么急着要走,心中真当是不爽的很,不由得沉声问道:"有事?何事这么重要?"

  "是熙妃娘娘交待的事情。"虽然知道北辰洛对熙妃有意见,可是莫云还是据实告知。

  果然,莫云的话一出口,北辰洛的脸色就黑了下来,忽然眼珠子一转,喜道:"小莫子,看你这么会说话,干脆到本王身边当差吧。"

  "啊?"莫云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惊讶地看着北辰洛。

  北辰洛却以为莫云不乐意,瞪了瞪眼道:"啊什么啊?那个妖妃性格怪异不说,还动不动就要杀人,跟着本王,可比她好上百倍呢。"

  莫云哭笑不得,这北辰洛的思维未免转的也太快了吧,而且他自己不也是动不动就要杀人?

  不过,这个睿王还真是好忽悠的很,自己也就随便讲了一些似是而非的道理而已,他居然这么快就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照这样来说的话,她想从他口中套出关于月云的话来,也不是不无可能。

  想到这里,莫云故作感激地道:"奴才谢王爷厚爱,只是……"话没有再说下去,莫云的脸色却是一片凄然。

  "只是什么?"果然,北辰洛上钩,眯着眼疑惑的道。

  莫云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左右看了看,这才小声地道:"只是奴才有样很重要的东西在熙妃手中,若是不在她身边待满一年,就无法取回,所以……"

  "好了好了,本王懂你的意思。"北辰洛挥挥手打断了她的话,身为皇家之人,自然知道莫云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皇宫里的主子们为了控制住自己的奴才,让他们对自己忠心不二,一般都会用些小手段的,比如说利用一些对他们很重要的人事物,而对于太监而言,最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

  北辰洛的视线缓缓地落在莫云的下身,眼中浮起了一抹同情之色,而后叹息着摇了摇头。

  莫云意识到了他的目光,却只能低着头不再说话,额角都快渗出汗水了。

  她是真的汗啊……

  这个事情还是她听小林子偶尔提起的,当时她还很好奇地问小林子的有没有被熙妃控制着,换来了他的一记白眼。

  所以刚刚一时情急之下,她只能胡乱瞎掰,冤枉熙妃一下了,却不料这傻大个还真当是信了。

  见北辰洛不再说话,莫云低了低头道:"王爷,那奴才先告退了。"

  "去吧。"不耐地挥了挥手,可是眼看着莫云转身,北辰洛又忽的出声道:"你还没告诉本王,那妖妃要你做何事?反正本王今日闲着无聊,若是有本王在,说不定还能事半功倍。"

  莫云脚步一顿,嘴角勾起了一丝狡黠的笑,转身将熙妃惩罚她的事情照实跟北辰洛说了,完了才笑着问了一句:"王爷,您可是要帮奴才?"

  北辰洛的嘴角抽了抽,刚刚这大话是他先撂下的,这会儿总不能反悔吧。只是先不说要去的地方是东日灵的寝殿,而且他堂堂睿王爷,难道真的要亲自搬花盆?

  眼神闪烁,表情犹豫,莫云看着北辰洛的样子,眼底闪过了一抹偷笑,拱了拱手道:"奴才跟王爷说笑呢。您是千金之躯,怎能做如此粗活,而且熙妃说了若是有人帮忙,就会砍了那人的。那奴才就先走了。"

  说完,莫云转身即走,可是才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北辰洛咬牙切齿的声音:"你去把花搬出来,本王在这里接应。"



温馨提示:
二嫁邪君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二嫁邪君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二嫁邪君全文阅读和二嫁邪君txt全集下载。二嫁邪君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二嫁邪君 第四十六章 睿王变异   睁开眼,莫云看到熙妃正一手撑地地狼狈起身,连忙起身扶住了她,一脸疑惑地道:"娘娘,您这是在做什么?"   "做什么?"站直了身子的熙妃狠狠地甩开了莫云的手。   她当然不会说自己是 2013-04-14 12: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