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九章 做我朋友

作者:陌然    更新时间:2013-04-16 08:02:01    状态:连载中
  莫云踌躇地站在熙妃寝殿前,刚刚都要睡了,却被小林子叫了来要她换班,看样子熙妃是要跟她算下午的帐了。

  端着药碗的手紧了紧,莫云深吸了一口气,反正她做都做了,理由自然也是想好了的,死就死吧。

  进入内殿,莫云就发现一身红衣的熙妃正蜷着双腿,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绒毯之上,一双美目却怔怔地看着微微晃动的纱帐。

  虽然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可是那脸上的忧郁心伤,却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来的。

  原以为会被问罪的莫云乍一见这样的熙妃,反倒是愣了愣,随即才走前几步轻声道:\"娘娘,药来了。\"

  \"拿过来吧。\"熙妃淡淡地说了一句,却连头都没有动一下。

  莫云缓步上前,熙妃坐在地上,她也只能跪在了绒毯的外沿,然后将药碗递了过去,\"娘娘,趁热喝了吧,凉了会更苦的。\"

  熙妃终于抬头看向了她,然后又看了看她手中黑乎乎的药,眉头微微皱起。

  就在莫云以为她又要不肯吃药的时候,却见她竟然伸过手将药碗接了过去,然后另一只手拿起勺子轻捥了一些,只是在放到嘴边的时候,那眉头却皱的越紧。

  \"真难闻。\"熙妃居然跟个孩子般地撅了撅嘴,面带委屈地抬眸睨了一眼莫云。

  莫云了然地一笑,连忙将怀中装着梅子的锦囊拿了出来,取出一颗递了过去。

  熙妃微微一怔,随即有点犹豫地伸出手将梅子接了过去,含在了嘴里,然后才吞了一口药。

  \"还是很苦。\"熙妃的眉头依旧皱着,语气中有点淡淡的埋怨,好似莫云骗了她似得。

  莫云见此连忙道:\"若光含着还苦的话,娘娘你可以先把梅子咬开,这样酸甜味出来了,再喝药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苦了。\"

  熙妃一听,凤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你可真细心,比那些宫女都要细心。\"

  \"这是奴才应该的。\"莫云垂首,这熙妃总是话中有话,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女子身份是否暴露,只是这几天来,她却一字未提,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而且下午搬花的事情,她也没有提起,却在这里装忧郁,不知道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熙妃放下药碗,笑看着莫云,\"那些花,你给东日公主送去了吗?\"

  ……

  看吧,终于提起了吧。

  莫云微微垂头,恭敬地道:\"嗯,送去了,公主喜欢的不得了,还说要亲自给您来道谢呢。\"

  要装傻谁不会……

  \"呵呵……\"熙妃轻笑了一声,眸中神采奕奕,完全没了之前的忧郁样子,感叹道:\"小莫子,你可真当是让人又爱又恨呐。\"

  怔然抬头,莫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愕,却见熙妃已经别开了眼,抬头望上,叹道:\"本宫花了两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树立起如今的威信,可是你却压根就不放在眼里,处处跟本宫作对不说,而且你还处处有自己的理,本宫想找个杀你的理由都不成。\"

  \"娘娘杀人,还需要找理由吗?\"莫云的声音中带着笑意,甚至还带着一丝揶揄。

  熙妃回头,一脸无奈地看着她,\"你看你看,除了你,还有谁敢这样跟本宫说话?\"

  清浅一笑并不答话,只因莫云知道这个看似残忍的熙妃,内心里其实还有着另外一个熙妃的存在。

  呈现在表象上的,只是她微自己抹上的一层保护色而已。

  \"虽然本宫知道今日之事你必定不会老老实实一个人完成的,却不料帮你的人之中,竟然还有睿王。他不是一直对你颇有意见,甚至要杀了你吗,这会儿怎么就帮你了?\"

  \"因为奴才跟睿王说,若是谁敢帮助奴才,那么娘娘就会砍了他,所以他想试试娘娘到底敢不敢砍他。\"

  \"……\"熙妃愣了愣,随即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小莫子,你真是太好玩了。\"

  见熙妃笑得如此开心,莫云的心中也是一片轻松,\"谢娘娘夸奖。\"

  熙妃笑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歪着头好奇道:\"小莫子,你好像……很喜欢东日公主。\"

  \"啊?\"莫云怔了怔,随即坦诚道:\"没错,奴才的确是喜欢公主,那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喜欢。\"

  \"朋友?\"这两个字,她好久没有听到过了,久到几乎忘记了这两个字的写法。但此刻听莫云如此一说,心下居然微微一动,好似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一般。

  \"是的,公主说要和奴才做朋友,那么奴才就会拿出一颗真挚的心去回应她。\"莫云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很温暖,很迷人。

  熙妃直直的看着她,那样的笑容,让她忍不住想靠近莫云,想……

  \"那你也会拿一颗真挚的心来回应本宫吗?\"她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就问了出来。

  熙妃的声音很轻,却是清楚地落入了莫云的耳中,她愕然抬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熙妃,

  而熙妃却是微眯着凤眸,直直地回视着她,眸中有着希冀,甚至还有着一丝的紧张,她在等待着莫云的回答。

  看着她这样的神情,莫云幡然醒悟,随即捂着嘴笑了:\"娘娘,你的意思是,要和奴才做朋友吗?\"

  熙妃一听,面上忽然一红,连忙转开了脸,有点不自然地怒道:\"你个奴才真是没大没小的,谁要和你做朋友了?\"

  那红着脸的可爱表情,那详装发怒的别扭样子,让莫云笑意更浓,不由得调侃道:\"如果娘娘要和奴才做朋友,那么莫云就会把以前那个让人惧怕的娘娘从心里赶走,用着朋友的心态,来重新认识你。\"

  莫云说罢,熙妃眼睛一亮,但随即又皱了皱眉,似乎有点犹豫,有点踌躇,又有点不确定,好似在下什么决心一般。

  沉默片刻之后,她终于侧过脸来,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莫云见她点头,随即一挑眉,轻松而雀跃地道:\"那好,从现在起,我和娘娘就是朋友了。\"

  莫云的声音很是轻跃,那笑温暖的如沫春风,令人移不开视线。

  这就是熙妃想要看的笑容,那种一直能让自己温暖的感觉。

  熙妃满意地展颜一笑,那绝美的脸庞好似一朵绽放的莲花,在纱灯下的映照下,朦胧而清透。

  见过暴虐的熙妃,妖娆的熙妃,冷艳的熙妃,忧伤的熙妃,却没见过这般纯洁清雅的熙妃。

  莫云看着熙妃带笑的侧脸,微微有点怔忡。

  夜色静谧,灯影轻曳。

  一种奇妙的东西自两人之间徐徐散开,慢慢地融化在暖暖的空气之中,这是一种叫做友谊的东西。

  一时间,两人均是沉默不语,但那相视而笑的眼神,却让彼此间的距离更靠近了些许。

  妃子和太监之间居然讲友谊,那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是此刻的熙妃和莫云,却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很自然,很理所当然的一种感觉。

  \"莫云。\"不知道过了多久,熙妃突然出声。

  \"嗯?\"莫云轻轻地应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了她。

  而熙妃的目光却始终落在那轻曳的白纱之上,飘渺而悠然,\"我弹首曲子给你听可好?\"

  弹琴?

  莫云懵了一下下,还未等她回答,熙妃已经施施然地起身,走到了放在一边的古琴前席地而坐。

  这古琴一直就放在这里,可是莫云却从来没见她弹过,原以为只是做做样子的,却不料她竟真的会弹琴。

  如泉水般轻灵的声音自熙妃的指尖溢出,舒缓悠扬,洁净清越。可是还未等细细体会这等神怡间,琴声又忽的急越如飞瀑,荡气回肠,令人亢奋。可是下一秒,轻声又低缓了下来,越来越轻,越来越慢,如呢喃细语,如低低泣诉,悲凉凄楚。

  那种悲戚之感将莫云的心揪得紧紧的,她痴痴地看着熙妃凤眸微闭,动情弹奏的侧脸,几欲喘不过气来。

  琴声中的伤,脸上的悲,将熙妃整个人包裹在里面,这样的熙妃,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

  此刻的她,是在想着谁吗?

  寝殿屋顶之上。

  一道俊朗的身影迎风而立,黑紫色的袍角翻飞,金丝绣成的龙纹在月光下折射出点点金光。

  他双手负后,身姿挺拔,原本清冷的神情却在听到琴声的刹那微微一动。而后,俊颜轻扬,一双蓝眸望向了天际,寒风袭来,如墨玉般的长发随风而舞,而他那清冷的侧脸在月光下却倍显凄凉,带着浅浅的伤,浅浅的念想。

  高处不胜寒,好似就是这般的感觉。

  即便他是皇帝,他是至高无上的尊者,可是那种孤寂,那种落寞,却让人难受得心疼。

  就在北辰逸静静地站在屋顶聆听着琴音的时候,一个黑影忽的急速跃来,在屋顶上几个飞跃之后落在了北辰逸的身边,将腰间的佩剑一扶,抱拳单膝跪地道:\"主上。\"

  突来的声音让北辰逸俊眉轻皱,而后不满地侧头斜睨了他一眼。

  接收到那道清冷的眼神之后,黑衣男子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莽撞,立刻噤声不语,跟着北辰逸一起倾听着这道难得的琴音。

  几个轻扬的尾音之后,琴声终于停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男子才出声道:\"是风堂主?\"

  北辰逸微微点头,而后一声轻叹,好似这才从被琴声所营造出来的氛围中走了出来。

  \"好久没有听到她弹的曲子了。\"黑衣男子听后,也是一脸的享受,要知道风堂主的琴技可是一绝,今日有幸一闻,实乃幸事。

  北辰逸依旧背对着男子,视线落在不知名的黑暗处,只是神色凛了凛,沉声道:\"秦阳,事情如何?\"

  被叫做秦阳的黑衣人,低头回禀:\"回主上,南月国那边传来消息,说有一女子跟阁主长得很像,属下已经派人详细调查,不出两日就会有消息。\"

  \"此话当真?\"北辰逸一听猛然转过身来,满目惊喜,神情激动。

  \"只是初步消息,属下会尽快查清的。\"秦阳依旧垂着眸,声音平静。

  这样的消息两年来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了,但是每次都是抱着期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归,所以他已经很淡定了。

  北辰逸的双手紧了紧,自然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只要有一丝希望,他就绝对不会放弃。

  \"你下去吧。\"

  \"是。\"

  秦阳一个跃身消失在夜空,北辰逸闭了闭眼,蓝眸闪过一丝伤痛,而后抬头远眺着天际的一弯新月。

  月盈月缺,半月之后,又是一轮圆月,可是属于他的月亮,何时才能圆满呢?

  而与此同时的屋顶之下,熙妃寝殿内,红衣女子一曲刚罢,莫云便不可遏止的鼓起掌来。

  这是她听过最动听的曲子,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可是那时而清幽舒缓到让人忧伤,时而又高昂激越到让人亢奋的调子,却能将自己心底的那些柔软的,坚硬的东西一一激发出来。

  真当是神曲了。

  \"真的是太棒了!\"

  莫云拍着手夸赞着,笑得眉眼弯弯。

  可是熙妃却恍若未闻,她的手依旧放在琴弦上,莹白的手指轻轻抚过一根一根弦,长长的睫毛微遮着眼帘,凤眸中是淡淡的伤。

  莫云看着她悲伤的侧脸,知道她还沉浸在自己曲子的悲伤之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可是这种哀伤的分为却让莫云觉得分外的难受,偷偷抬眼看了下熙妃,而后视线落在琴弦上,莫云忽的心间一动,开口道:\"娘娘,我也来给您弹一曲吧。\"

  熙妃原本沉浸在自己的臆想之中,乍听之下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侧过脸怔怔然地看着莫云,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笑容袭上面颊,一脸趣味地道:\"好啊,那你就弹一首给我听。\"

  说着,熙妃挪了挪身子坐到了一边,将位置让给了莫云。

  莫云看了看熙妃,然后在古琴前面坐了下来,手,轻轻地放了上去。

  其实她根本就不会弹琴,只是在大学期间选修过两节古筝课,后来没兴趣就不去上了,好在至少记住了基本的指法和音符。

  用指尖轻拨了一个音,而后偷眼看了看一边的熙妃,发现熙妃的兴致很浓,正一脸希冀地看着自己。

  莫云无奈地白了白眼,轻咳一声正了正身子,然后手指拨动起来。

  熙妃原本满怀希冀的脸一顿,随即抽了抽,这……这也算曲子吗?简直就是乱七八糟嘛。

  正想着,却见莫云嘴一动,居然随着那乱七八糟的琴声唱了起来:\"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感冒时的你还挂着鼻涕牛牛……猪!你有着黑漆漆的眼,望呀望呀望也看不到边……猪!你的耳朵是那么大,呼扇呼扇也听不到我在骂你傻……猪!你的尾巴是卷又卷,原来跑跑跳跳还离不开它……

  熙妃先是因着她的歌声怔了怔,随即蓦地大笑了起来。

  这曲不成音,歌不成调,基本是弹一下唱一个字,再加上那歌词的内容,笑的她都停不住了。

  莫云见她笑自己,顿时手上一顿,停了下来,然后假装气呼呼地道:\"娘娘你笑我,不弹了,不弹了。\"

  \"哎吆,小莫子你真是要笑死我了。\"熙妃抱着肚子,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猪什么来着,还挂着鼻涕……?哈哈,太好玩了。\"

  莫云脸色微红,恨不得找个地洞转进去,可是心里却很是欣慰,至少现在的熙妃笑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忧伤地让人心疼。

  而屋顶之上,原本正看着月亮的北辰逸却是猛然一顿,这……这算什么曲子?什么歌?

  只是,虽然曲子乱七八糟,歌词让人啼笑皆非,可是他却很喜欢那种轻快的感觉,心中的伤和忧也好似随着这些音符消散了一般。

  耳中是熙妃那欢快的笑声,北辰逸嘴角一勾,一抹浅笑在嘴角浮现,蓝眸中一片释然,心情不由得也轻跃起来。



温馨提示:
二嫁邪君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二嫁邪君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二嫁邪君全文阅读和二嫁邪君txt全集下载。二嫁邪君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二嫁邪君 第四十九章 做我朋友   莫云踌躇地站在熙妃寝殿前,刚刚都要睡了,却被小林子叫了来要她换班,看样子熙妃是要跟她算下午的帐了。   端着药碗的手紧了紧,莫云深吸了一口气,反正她做都做了,理由自然也是想好了的,死就死吧。    2013-04-16 08: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