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六章 新的玩法

作者:夏尾花椒    更新时间:2013-09-09 15:46:10    状态:连载中
  二十六、新的玩法

  将近半个月的调养,乔妙果渐渐痊愈了。

  元鹤占不在家的时候,白喜就会带着她在庄园里四处转悠。虽然之前领略过元氏庄园的大,但是一路走来一路看,乔妙果还是再次为其设施之齐备,装饰之豪华所震惊到了。

  来到马厩的时候,乔妙果细细地看着几匹马,目光停驻在了一匹毛色乌亮的黑马身上,仔细看了看臀后,有一块白斑,正是那天她逃离庄园时的马。

  这一下,勾起回忆和心绪无限。

  马后温柔的气息,水中霸道的呼吸,昏暗中善意而戏谑的笑容,意味深长的话语……乔妙果有些怔怔,猛然间抬头问向一旁的白喜:

  “白喜,元鹤占他有亲兄弟吗?”

  正在对乔妙果盯着一匹马的行为感到好奇的白喜,被这样突然的一问吓了一大跳。

  “乔姐姐你怎么会这么问?”

  “额……只是看到这么大的庄园,想到元氏这么大的家业,难道都是元鹤占一个人在支撑么?”

  “董事会里也有几个元老级的叔伯们帮忙一起打理公司啦,但是,那还是元哥哥小时候的事了,现在主要还是元哥哥在弄。我小时候来庄园玩时,元哥哥也才16岁,我却没见过元哥哥的父母,更别提什么亲兄弟了。我也问过我爸,元哥哥的父母是死了还是怎样,老爸却把我训斥了一顿,让我以后再也别问了。总之,元哥哥现在这样的个性,估计跟他没有父母兄弟,从小就要学会独立支撑、打理这么大的公司有关系吧。”白喜说道。

  “原来如此。”虽然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乔妙果也好似理解了一些什么。

  无数影视剧告诉她,豪门当中,争权夺利的斗争非常残酷,而商海之中,更是尔虞我诈。如果换做是她,少年时代就必须撑起这么一条大船,没有亲情的温暖,只有乘风破浪的残酷,估计性格也会变得很烂的吧……

  “不过,乔姐姐,你刚才盯着这马看个不停,难道是想骑马?”白喜打断她的思绪,问道。

  “骑马?”乔妙果喃喃。

  “是呀,不过你会骑吗?”白喜扑闪着大眼睛,一脸好奇地问。

  突然,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两个下人走了进来。

  “让开,让开,我们要挑马!”

  其中一个人不小心地撞到了白喜,白喜站稳脚步,不满地嘟起嘴,“急吼吼地,这是要干什么啊?”

  “哟,是白喜啊,不好意思。”来人看清楚是白管家的女儿,立马赔了个笑脸,解释道,“少爷来了客人,命令我们挑两匹好马到跑马场去,这不,赶紧地我们就来了,没想到,是你带着客人在这里参观啊,不小心冲撞了,真是不好意思。”

  “什么客人?这是少爷的私人医生乔妙果乔小姐,这段时间会常住庄园。你们可要认清楚了,别以后也这么冒冒失失的,冲撞了贵宾,间接影响了少爷的身体健康你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白喜朗声道。

  看着白喜拿腔拿调,小姐气势十足的样子,乔妙果不禁有些好笑。到底是豪门庄园里管家的女儿,就算年纪尚小,性格爽直,但那套以上压下的生存之术,耳濡目染,却是不学也会,自然天成的。

  想到她这样也是为了维护自己,乔妙果不免还是有些感激。

  而那个下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遍,嘴里虽说着“记住了”,表情分明一副“哪里蹦出来的这号人物从来没听说过”的样子,却让乔妙果最终苦笑了一下。

  他们两人,左右挑选,最终选中了一匹棕色的马,另一头则是一匹黑色的马,臀后有块白斑——正是乔妙果逃离庄园时的马。

  挑好马后,向白喜和乔妙果两人打过招呼,两人便牵着马走了。

  看着两人牵着马向马场方向走去,白喜突然一脸兴奋地说,“要不,我们也跟过去马场看看。”

  “啊?!” 乔妙果惊讶出声。

  “元哥哥的马术很好的,我还是在十年前看他和别人比赛时看过,那叫一个精彩啊……”白喜一脸回味,满眼“小星星”,“要不是一早知道那个人的性格很烂,估计我会因为元哥哥骑马时的帅气对他一见钟情呢!”

  “可是,既然他有客人在,应该不希望有人在旁边围观吧。”乔妙果打断少女的狂想。许是那天马背上的一切都太深刻太玄妙,说实话,乔妙果也有些好奇元鹤占骑马时的样子,但是她可不想因为这个不小心触怒他。

  白喜看了看她,面上露出狡黠的笑容,“那我们就找个他们发现不了的地方看……跟我来吧。”

  原来马场位于庄园后方不远的地方,天然的半山平地,将近两千多平米的绿草茵茵,简直让乔妙果感叹了下富人生活的奢华程度。

  马场一隅,两棵高大的金叶刺槐,因为季节进入了秋季,叶子已经由黄绿色变为橙黄色,点点阳光从树叶间娑婆垂落,错落盛开在篱笆架子上的白色和紫色的木槿花,因此也沾染了一片镂金错彩的耀目之色,好在这花开得茂盛,花架子足有两个屏风那么大,两个人躲在后面,很难引起场内人的注意。

  场内,两个身量同样欣长挺拔的人已经全都换上了骑马装备,白色镶领结衬衣,外套黑色骑士服,白色裤子的裤脚扎进黑色皮革的马靴里,轻轻地蹬在马镫上,马儿安静地咬着口衔,保持着“受衔”姿势,随时等待着马上的骑手发出指令。

  “哎呀,这到底是谁跟谁啊?”白喜低声嘟囔道。

  一棕一黑马背上的两位骑手,都保持着上身笔直,姿态一样的轻柔优雅,闲适得仿佛不是要进行一场马赛,倒像是游侠骑士并驾齐驱,一起游览着中世纪美好的乡村风光。

  衣服相同、气势相同、再加上又戴着头盔,再加上乔妙果和白喜所躲藏的地方,距离马场起点又有一段距离,这样当然看不清楚谁是谁了。

  不过,话说回来,前方只摆了五道垂直障碍物,比起国际赛事标准中的12道少了不少,看来这两人的确是即兴娱乐,然而,这五道障碍物,每一个都约1.6米高,偏又是职业选手的障碍物高度标准。

  因为骑马,从而对马术赛略知一二的乔妙果也不仅好奇起场上这两人的比赛了。

  马场中央靠围栏边,立着一个黑板架,黑板架两边分别站着刚才挑马的两个下人,前方则站着一个裁判模样的人,嘴中含着口哨,胸前挂着怀表,手上拿着小旗子,只听见口哨声“呼哨”一声响,裁判手中旗子一挥,那匹黑色的骏马便风一般地奔了起来。

  片刻就到了第一道障碍物前,障碍架上固定着一面白色小旗子,按照“左白右红”的原则,黑马必须向左边跳。只见马上的人缰绳一提,马腹轻轻夹起,在障碍物前步伐稍稍一滞的黑马,后腿一蹬,前腿同时提起,一个漂亮的纵身,只是轻轻擦过障碍架,便朝左飞跃跨过。

  接二连三地,它又按照左右右左的方向跨过剩下的四座障碍物,如此近似Z字形的路线,全部在7分钟内完成,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精彩绝伦,让躲在一旁观看的乔妙果和白喜两人,都忍不住想大喊出声。

  终点标志杆处,马背上的人此时也摘掉了头盔,黑色的骏马上,那人掀开头盔,露出整个英俊的脸庞时,周身的阳光似乎都黯然失色了一下,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反射着光,嘴角上挂着一缕得意的笑容,悠哉地驱着马漫步折回起点处,颇为玩世不恭地拍拍了棕色马匹上的那人的肩膀。

  “要不是一早知道那个人的性格很烂,估计我会因为元哥哥骑马时的帅气对他一见钟情呢!”前方起点处,绿草骏马,骑士手执马鞭,一个扬起似乎便可以征服世界……阳光明媚得有些过分,不知怎么地,让乔妙果想起了之前白喜所说的那句话。

  失神间,那匹棕色的马也在裁判的号令声中跑了起来,起跳、跨栏、落地……虽然比起之前黑色骏马的动作少了许多炫技的优美,但却多了几份沉稳,五道障碍物稳稳跨过,竟然只有一座擦到物面,而之前元鹤占则擦到了两座……

  再看两人的比分,因为两人马都没有碰掉杆,也都没有拒跳或者跳反方向,因此都没有扣分,因为是即兴性比赛,因此剩下的就是看完成障碍跨越的时间了,黑板上一左一右,分别是:7分钟:7分钟。

  原来赛成了平手。

  元鹤占“啪啪”两声鼓掌,笑道,“不愧是英国圣烈治大赛的问鼎者,闻名不如一见,这马着实赛得漂亮。”

  棕色马匹上的人挽着缰绳,谦虚道:“都知道你元大总裁14岁就因为表现惊艳,打破了16岁才可注册成为职业骑手的限制,要不是后来你突然放弃了资格,只怕当届国际马术赛最年轻选手非你莫属了。今次要不是你把这阿尔捷金马让给我,以我那点根基,铁定是要落入你元大总裁的下风的,哪还能这么险的跟你打个平手。”

  两人嘴上虽然都互相承让着,但心中都知道,既然打成了平手,就还得一战,不然以后商场上正式“兵戎相见”,先便落了这一截气势。

  花架后面,乔妙果听着棕色马匹上人的夸赞,原来元鹤占有着这样精彩有趣的一笔过去,心中一面觉得佩服,但又不想承认,只是闷哼一声:马骑得再帅又怎样……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此时,一阵微风拂过,白喜突然伸出手来揉了揉鼻子,“你怎么了?”乔妙果关切地问道。

  “唔,好像有花粉被吹进鼻子了。”白喜嗡嗡地回答。

  还是元鹤占先开口:“在我的地盘上,马性都随我,如果不把更好的马给你,那也太不公平了。不过我这匹马,也是英格兰纯血马,虽然比不上汗血马,但也自负骄傲,不然,我们再战一场?”

  对方还未点头,只听花架后面传来一声“啊嚏!”

  元鹤占不免眉头一皱,厉声道:“谁在那里?!出来!”

  原来是白喜终于奇痒难耐,禁不住打了个喷嚏。乔妙果不由心中暗暗跺脚,只听到元鹤占又一声厉喝,只好牵着白喜从花架后走了出来。

  见是他们两人,元鹤占稍微愣了一愣,目光从乔妙果扫到白喜,继而落回在乔妙果身上,面上浮起一丝诡谲的笑:“你们偷偷在后面看着,是想也加入进来么?”

  根本不等乔妙果和白喜回答,或者说,根本不想要他们回答,元鹤占继而问向棕马上的人:“我有一个新的玩法,你想不想试一下。”

  此时,棕色马上的人也掀起头盔来,眉如远山,眼如秋水,鼻如悬梁,不厚不薄的唇里逸出惊讶的话语:“是你!”

  茶楼厕所里,面目柔和俊美,却在下一刻就把她推倒墙上强吻的男人看着乔妙果,完全不知道她心中比他更迷惑:嘿——元鹤占,海成渊,上次你们俩还一副好像互相不对付的样子,现在怎么就在一起赛马了!

  联想到刚才元鹤占说“新的玩法”,看着眼前两人,一个一脸危险,一个一脸惊讶,她心中不禁升腾起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温馨提示:
冷少的医女游戏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冷少的医女游戏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冷少的医女游戏全文阅读和冷少的医女游戏txt全集下载。冷少的医女游戏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冷少的医女游戏 第二十六章 新的玩法   二十六、新的玩法   将近半个月的调养,乔妙果渐渐痊愈了。   元鹤占不在家的时候,白喜就会带着她在庄园里四处转悠。虽然之前领略过元氏庄园的大,但是一路走来一路看,乔妙果还是再次为其设施之齐备,装 2013-09-09 15:46: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