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四章 围观吻痕

作者:夏尾花椒    更新时间:2013-09-09 16:04:33    状态:连载中
  三十四、围观吻痕

  清晨,太阳还徘徊在地平线下,只在天际漫洒出一片轻薄若无的金黄色,告诉世人忙碌的一天又将来到。

  二楼最中间的套房里,肤色白皙,容颜俏丽的短发女子,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

  头还有些痛,嗓子也冒烟似的,都是昨晚溺水的后遗症,乔妙果不禁笑了笑。

  昨晚,她临时起意,假装掉进湖里,只是想试验他会不会游泳,现在想来,这样的行为,真是太犯险了。

  如果元鹤占不会游泳,以当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情况下,那她就只能淹死了;

  如果元鹤占会游泳,但只要他元大总裁一个不悦,譬如说,觉得她这等平民玷污了他上等的湖水,然后决意袖手旁观的话,她还是有可能会淹死。

  所以,她当时什么都没想的就不跳下去,是太希望他会游泳,还是太笃定不管他会不会游泳都会救自己?

  从头开始被水波淹没,到意识模糊前被那双胳膊笨拙地搂住的刹那,她甚至觉得一切都是自己多想了,元鹤占还是元鹤占,上次那个为了救她拖她下水的人和现在这看她落水而下水救她的人,是同一个人。

  但是,前者的熟识水性和后者来自本能的无法表演的对水的恐慌,如铁的事实,已经印证了她一直以来都引为错觉的猜想:之前从元氏庄园放她走的那个和元鹤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根本是另外一个人!

  既然那天那个人不是元鹤占,那他一直以来,就真的只是个恶魔而已?令她意外的是,这个不可一世的嚣张大恶魔,却在不熟水性的情况下,冒着溺毙的危险救了自己,为什么?

  而那个“天使”,真的是个天使吗?为什么会突然地出现在庄园,又悄无声息地消失掉了,从来没有听谁提到过。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为什么和元鹤占长的一模一样?

  天使和魔鬼终于撕裂开来,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而从来没有人说过,桥的尽头是什么,路的尽头又是什么。

  真相看似撕开了一角,但一旦沿着它走进去,便陷入了更为复杂的谜团。

  乔妙果只觉得越想越头痛。

  究竟她是为什么要去思考这些事情嘛?!早知道元鹤占不善游泳,就应该从背后一脚把他踢到湖中心,至少现在自己已经自由了,重新做回自己的医生,不用再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了。

  揉了揉头,乔妙果掀开被子,翻身起床。

  拉开窗帘,天际的薄光正漫洒着庄园,像一片淡金色的轻纱萦绕在少女的躯体上,广袤的草地一片清新之色,像是少女青碧的头发,湖泊清澈晶莹、与其说像滚落草地之间的露珠,还不如说是流动在少女眼角的泪珠。

  一时间,乔妙果突然觉得这个看似繁华到嚣张的庄园,黄金面具之下,其实愁容薄雾,忧伤缭绕。

  她拉开窗户,将手缓缓的伸了出去,视觉差的效果下,她的手好像抚上了湖和草地相衔接的边缘——少女的眼角,指尖轻轻在湖边一划,沾染一片湿凉,她轻轻为她拭去了眼泪。

  “乔姐姐,你在干什么,快关上窗!”后面出来少女的娇斥。

  回头,是白喜,穿着胸前绣小熊的粉色棉质睡裙,站在门口,看见她回过头来,一副愣愣的表情,她随手关上门,一个箭步上来,为她拉上了窗子。

  “早上寒气大,你之前肺里就有寒气,昨晚又落水了,刚刚爬起来,就往窗口站着吹风了。”白喜语气微微责怪道。

  “没事啦,我刚站过来不到一分钟呢。”乔妙果笑着看着白喜,“咦,你怎么也这么早?”

  “那个……我昨晚确定你没事就回房睡啦。”白喜打了个哈欠,“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早上自然醒了,就过来看看,还以为你继续在睡呢,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好了。”乔妙果笑意更盛,说道。

  两人正在说话间,就听到窗外一阵风驰电掣声。

  向窗外一看,一辆银色跑车停在了庄园前,锃亮的车面板,流畅帅气的线条,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推开车门,元鹤占从里面走了出来,米白色的衬衫扎进白色的牛仔长裤里,太阳还没有出来,他却戴着墨镜。

  “咦,占哥哥昨晚出去了吗?现在才回来。”白喜疑惑的说。

  “一大早还带着墨镜……”乔妙果接过道。

  “半夜出去保卫地球了?”白喜说。

  “蝙蝠侠?蜘蛛侠?还是超人啊。”乔妙果接过。

  不知道是早上空气微凉还是感受到了别人的议论,元鹤占打了喷嚏,走到庄园门口时,抬起头来看了看头上方的二楼。

  这一仰脖,加上元鹤占刚好在窗户下方,脖子上的一片红色的淤印便完全落入了楼上两人的眼中。

  乔妙果和白喜两人虽都未经男女之事,但也明白,这是吻痕……

  原来,昨晚出去“采草莓”去了啊……

  两人脸上不由露出诡异笑容,元鹤占的眼睛却刷地一下扫了过来,在他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之前,乔妙果慌忙从窗边闪了开来。

  只有白喜还站在窗口,没有注意到元鹤占皱了皱眉,她拉开了窗子,“元哥哥,早上好啊。”

  “好。”元鹤占鼻子里哼出这句来。

  那个女人原来已经醒了,一大早不好好躺在床上,居然胆敢在窗子边观察议论他。

  走进屋子里,他直奔二楼。

  “咚咚。”元鹤占敲响了二楼乔妙果房间的门,却没有人应。

  他又敲了两下,还是没人应。

  聋了吗?他烦躁地想,“喂,开门!”他喊道。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听到白喜回道:“元哥哥吗?”

  “当然!快开门。”

  “来了来了!”白喜答应着,打开了门。

  元鹤占已经摘到了墨镜,白喜却没有和他对视,视线直接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忍不住地“嘿嘿”地笑了笑,“元哥哥,昨晚……”

  元鹤占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副“少八卦,别多嘴”的冷冷表情,白喜立马噤声。

  一把推开门,元鹤占两步跨进房内,却愣了愣。 紫色富丽的大床上,空无一人,房间里除了他和白喜,看上去再没有多余的一个人。

  “人呢。”元鹤占问。

  “什么人啊?”白喜四处看了看房间里,问回元鹤占。

  “当然是乔妙果,我刚才在楼下,看到她了,她不是醒了吗?”

  “哦……哦,那个啊,她早就醒了,不过我一来她就出去了,说要透透气。”

  刚才在楼下,虽然只是一瞥,但他分明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窗口,如果不是他眼花的话,这么短的时间,她不可能跑出去。

  “我一进门,就直奔这里了,怎么没碰到她。”元鹤占盯紧白喜。

  “那是……那是因为她比你出门早啊元哥哥。”白喜说道,表情颇不自然。

  “哦?听上去好像是这样的。”元鹤占抬起头,凝起眼神,环顾房间,房间里,终于让他发现,那台大四门衣柜的门夹缝里,露出了几乎会被无视掉的衣服一角。

  “白喜。”元鹤占喊道。

  看到元鹤占一脸怀疑警惕四望房间内,白喜本来就紧张起来,现在被他这么单独地一喊名字,更是吓了一跳。

  “啊,什么?”

  “既然你乔姐姐想透透气,那应该要不了多大会儿,我就在这里等她吧。”

  元鹤占瞥了柜子一眼,重重的强调了下“透透气”三个字,不再看向那边,转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两手轻轻松松地摊开,笑着对白喜道。

  哼,那个女人,看来昨晚不是内脏进水,而是脑子进水了,不然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居然要避开他,他倒要看看她到底又想玩什么把戏。

  “啊!”白喜惊惶地叫了一声。



温馨提示:
冷少的医女游戏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冷少的医女游戏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冷少的医女游戏全文阅读和冷少的医女游戏txt全集下载。冷少的医女游戏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冷少的医女游戏 第三十四章 围观吻痕   三十四、围观吻痕   清晨,太阳还徘徊在地平线下,只在天际漫洒出一片轻薄若无的金黄色,告诉世人忙碌的一天又将来到。   二楼最中间的套房里,肤色白皙,容颜俏丽的短发女子,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 2013-09-09 16:04: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