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章 恨意滔天,欺上门来

作者:刘魔王    更新时间:2013-03-26 09:06:05    状态:已完结
  昨日清晨,黑风崖。

  这黑风崖海拔较高,灵力较其他地方浓郁,特别是清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灵力精纯异常。只要不是天气异常恶劣,刘不平都会到此修炼。

  练拳之后,照例是呼吸吐纳一个时辰。

  修炼之时,心神沉浸其中,五官反而异常敏锐。感觉到背后不远处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刘不平即刻停止了修炼。

  回头,便是一个全身黑衣,将自己的脑袋遮掩得结结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袍人。

  “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来人那身见不得人的装扮,刘不平立马变得警惕起来。

  “听说,你已经汇聚阴阳漩涡,阴阳炼骨了?”对方的嘴里含了东西,说话的声音比较奇怪。

  但是,刘不平还是从那声音中,听出了一丝嫉妒。

  “不错。”刘不平对自己的天资也是比较自傲,他有自傲的资格。

  黑袍人一声冷笑。

  “年仅十四岁的炼骨武师,你可以去死了!”

  炼武四步。

  灵力画皮的武者,被称为画皮武徒。灵池修脉的武者,被称为灵池武士。阴阳炼骨的武者,被称为炼骨武师。先天洗髓的武者,则被称为先天武宗!

  话音一落,黑袍人已经冲到刘不平的身前,挥拳直捣胸口!

  好快的速度!

  刘不平在间不容隙间,无法闪避,只能挥拳迎击。

  两拳还未触碰,黑袍人就收回了拳头。

  黑袍人看上去蓄谋突袭的一拳,竟然是虚招。

  而刘天平全力一拳打在了空气之上,身体顿时失重,隐隐向前扑倒。便在这时,黑袍人的左手突然印在了他的小腹之上,他只觉一股庞大的力量自黑袍人的左掌之中喷吐而出,直入小腹。

  黑袍人至刚的灵力犹如一柄锋利的金剑,在他的小腹内横冲直撞,搅乱了阴阳漩涡,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灵池洞穿,震裂了丹田根基。

  这股庞大的力量震碎了刘不平的衣衫,在小腹之上留下一个清晰红肿的掌印,更是直接将刘不平拍得倒飞出去。

  刘不平的身后,就是断崖深渊。

  刘不平被击飞黑风崖,掉了下去。

  空中,刘不平怒呲欲裂,“混蛋,你毁我丹田!”

  黑袍收掌而立,讥讽道,“别担心你的丹田了,担心担心你的尸身吧,被豺狼果腹,可就尸骨无存了。”说完,不再看一眼,转身即走。

  便是这一转身,正在下落的刘不平发现,黑袍人的背影似曾相似!

  黑袍人,定是自己认识之人!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绿叶端着小米粥,一进屋就发现了少爷那要吃人的表情。

  刘不平瞬间惊醒,怒不可竭,“滚,滚出去!”

  绿叶眼圈一红,把小米粥放在桌上,哭泣着跑出去了。

  刘不平还未从那恨意这种清醒过来。

  黑袍人!

  毁我丹田!

  毁我修炼根基!

  毁我未来!

  自己,再也无法修炼!

  自己,再也不能向父亲证明自己!

  自己,害死了母亲!无法修炼,一事无成,就对不起母亲给自己的这条性命!

  恨!

  好恨啊!

  黑袍人,以大欺小,倚强凌弱,无耻!

  黑袍人,偷袭暗算,卑鄙!

  毁我!

  杀我!

  此恨滔天!此仇必报!

  我认得你的背影,我认得你,我一定要找到你!

  找到你!折磨你!杀死你!

  “啊——”刘不平拼命挥动着右拳,对着床铺猛砸,怒啸!

  “咯吱!”

  “蓬!”

  床板断裂,床铺塌陷,罗帐掉下,将他盖住!

  “呼——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从罗帐之中传出!

  良久,刘不平用右手掀开罗帐,露出通红的脸,还有因疼痛而流出的冷汗。他已经慢慢平静下来。

  “母亲选择生下他,用自己的性命换取了他的性命!他要证明自己,是想让已经死去的母亲知道,儿子没有白白辜负母亲的选择!”

  “没有辜负母亲用性命换取来的生命!”

  “父亲恶他,给他取名为不平。那是父亲的怒气啊,怒天地不公平!父亲的怒气,成了他终生的诅咒!不平!不公平!”

  “他要向父亲证明,自己并非那么无用,上天给了你一个优秀的儿子!”

  “但这一切,因为那一掌而毁掉了!”

  “从此注定只能是弱者!”

  “执着修炼十年,所有的努力,因为那一掌化为乌有!”

  刘不平默默的想着,对自己这具身体的前任表示深深的理解。

  “他自幼缺少关爱,更是变得自闭而极端!才有了这滔天的恨意!”

  “因为极度的在乎,所以才极度崩溃。那心凉如死的感觉,便是他丹田被毁,希望不存,彻底崩溃所遗留在这个身体内的情绪!”

  “刘不平啊,你已经死去,却还影响着我!”

  “放心,我会替你找出黑袍人,想尽一切办法,杀了他!”

  “至于修炼,丹田被毁,真的就完全不能修炼了吗?”

  刘不平不知道。

  他看着桌上的小米粥,心想,待会得跟绿叶道个歉才行。

  哎,肚子真饿啊。现在,看着吃的吃不着,更饿了!

  这床也塌了,我的手我的腿,好痛啊!

  拜托,怎么还没人来啊,我伤口又崩开了,又流血了!再不来真的会死人的,拜托!

  刘不平竭尽所能的大叫起来。

  “绿叶,快回来了,对不起啦!快回来行不行!”

  “喂喂喂!有人没有啊,有活的吭一声啊!”

  ……

  养伤一个多月。

  期间,除了绿叶服侍,大夫换药之外,只有自己的爷爷刘腾云来了一次。

  刘腾云复杂的看着刘不平,重重的叹一口气,留下一小瓶药,便走了。

  那丹药乃是续骨膏,对骨折及身体损伤有速效。正是靠着续骨膏,刘不平一个多月就恢复了七八成。

  今天,他已经拆掉夹板,左臂和左腿都可以正常活动了,只是不能太用力。

  在房间憋了一个多月,早憋坏了!

  一出门,刘不平就被浅红色的天空吸引住了,什么情况,这神土大陆的天空难道不是蓝色的?

  “绿叶,这天是怎么回事?”

  绿叶今天穿着绿色的上衣,下身则是白纱裙,清丽的面容在这装扮下更是养眼。

  绿叶应道,“我也不太清楚。听府内的老人说,每隔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天空就会变一次。开始是深红,然后是浅红,最后才恢复正常。这个时间,要持续一个月甚至几个月呢。老人都叫它地狱烧火天。少爷是第一次见吧,绿叶也是第一次见呢。”

  “地狱烧火天?真是古怪!”

  “少爷,我陪你出去走走吧。”说着,绿叶就自然的扶住刘不平,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受伤也挺好,有美女照顾啊。”刘不平暗暗偷笑。

  刘府很大,占地足有十几里。

  单单刘不平住的这个绿竹苑,就有足球场那么大,分前院和后院,有厢房、书房、客房若干,有假山、水池、阁亭,还有专门的练武场,栽种着一片青翠的竹林以及各种花草,应有尽有。

  当然,家族是把这绿竹苑配备给刘不平一家人的,只是刘不平母亲已亡,父亲离家,对刘不平、绿叶及几个服侍的下人来说,的确宽敞了一点。

  两人出了绿竹苑,便信步而走。

  随处可见的园林楼阁,还有那奇花异草的芬芳,让刘不平心情大畅!

  “咦,这不是天才弟弟吗?怎么,已经康复啦?”一个明显讥讽的声音,把“天才”二字咬得特别重。

  说话者是个峻峭挺拔的少年,身着一身白衣,头戴银饰,项挂宝珠,腰悬玉佩,手拿一折扇,虽不热,却悠然扇动,风流二字写在他的眼中,倜傥二字印在他的眉心。

  刘不平稍微一想,便记起此人是谁。

  这是二爷爷的亲孙子,叫做刘龙牙,比自己大三岁,天资虽不如自己,但在芸芸修炼者之中也算不错,已经是灵池修脉后期的灵池武士了。在刘家所有三代子弟的少年之中,除了刘不平这个变态,便属刘龙牙最拔尖。

  常年被比自己小三岁的刘不平压制,刘龙牙是嫉恨交加。但无奈实力摆在那里,他又打不过刘不平,因此平日里自觉过得十分憋屈,常常在外寻花问柳,释放压力,成了名符其实的风流浪子。

  听闻刘不平丹田被废,修为大退,刘龙牙当即就跳起来开怀大笑,直叫苍天有眼!

  这下子,刘氏三代子弟就他最优秀了,他将获得家族最多的资源培养。有了这些资源培养,他就可以快速突破。

  这不,刘不平出事一个多月,他便得到了一个多月的资源倾斜。短短一月,加上心情舒畅,就在昨天,他硬是从灵池修脉后期突破到了修脉圆满。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汇聚阴阳漩涡,成为炼骨武师。

  想起多年来的憋屈,一大早,刘龙牙就招呼了三五个跟班,来刘不平这里耀武扬威,好好出口恶气。

  而且,他对绿叶,早有垂涎之心。虽然以往的刘不平生性木讷,但他也不敢欺负到刘不平的头上。但现在不一样了,刘不平已废,在家族的地位一落千丈,自己只要不害死他,欺压玩弄一下,家族也最多碍于情面骂自己两句罢了。

  最好能在刘不平面前,将绿叶占为己有。脑补了一下这个画面,刘龙牙的目光便淫亵起来,毫不顾忌的放在了绿叶的胸前腿间,肆意品味起来。

  刘龙牙的身后,几个跟班都起哄起来。

  “天才固然是天才,不过,现在起,就要加上几个修饰字眼了,叫做,过去的天才!曾经的天才!或者,被废的天才!哈哈!”

  “一个丹田被毁的废物,只是废物!”

  “没有人会看你的过去,只会看你的现在,现在,他就是个废物!”

  “真替家族感到心疼啊,当年投入了那么多资源,看来是打了水漂了。早知道,就投给龙牙哥了,家族现在肯定都悔死了,后悔没有生就火眼金睛啊!”

  “绿叶这小妞真是越来越漂亮了。绿叶,来来来,陪龙牙哥去喝一杯,叙叙旧!”这跟班说着就伸着咸猪手来拉绿叶。

  这些跟班,大多都是庶出的家族子弟,地位不高,想要有所作为,就只有巴结嫡系。现如今,刘龙牙便是最热的嫡系,所以争先恐后的逢迎。

  绿叶赶紧缩到刘不平身后,畏惧之色浓浓。

  刘不平的眉头皱了起来!



作者的话:
本书买断,更新稳定!要是喜欢,别忘了放入书架哦!O(∩_∩)O

温馨提示:
魔瞳妖孽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瞳妖孽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瞳妖孽全文阅读和魔瞳妖孽txt全集下载。魔瞳妖孽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瞳妖孽 第2章 恨意滔天,欺上门来   昨日清晨,黑风崖。   这黑风崖海拔较高,灵力较其他地方浓郁,特别是清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灵力精纯异常。只要不是天气异常恶劣,刘不平都会到此修炼。   练拳之后,照例是呼吸吐纳一个时辰。   修炼 2013-03-26 09:22: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