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3章:不同的案发现场版本!

作者:风中的阳光    更新时间:2013-06-30 07:16:40    状态:已完结
“那你什么时候才肯放我们走?不会是想把我们拖到野外,再杀人灭口吧?”

想到有可能会被歹徒弄到野外,杀人灭口,秦浪从魏素素那只左手上得到的成就感,顿时就荡然无存了:那种感觉是很爽,但前提时人得活着才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走!”

为首歹徒担心夜长梦多,根本不想再和秦浪墨迹什么,只是抬脚在他屁股上踹了一下:“你要是再墨迹的话,现在就会横尸当场了。”

九月份的白天,虽说比起冬季来说要长大约两个小时左右,但总有黑下来的时候。

就像燕宝儿的玛莎拉蒂再快,跟在警车后面跑的再远,可在找不到秦浪的下落后,也只能黯然驶回了市区。

驾车的乐思蜀,抬头看了一眼路边的街灯,然后问呆望着旁边的宝儿:“宝儿,我们现在回家么?”

宝儿对乐思蜀的问话,无动于衷。

“宝儿,我们是不是回家呢?”

她只好再次问了一遍。

“啊。”

在乐思蜀问出第二遍后,宝儿才从呆望中醒了过来,随即摇摇头:“不回家,我们去市局,去市局找子墨。”

韩子墨交给刘红军手枪时,宝儿也是看到了的,也明白那代表着什么意思,但却很熟悉那个妞儿的作风,知道她就算是被‘踢出’刑警队,她肯定也得追踪这件案子,所以才提出要去市局,准备问问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其实问也是白问,我们追出那么老远了,也没有看到秦浪他们的影子,更何况子墨还呆在市局内呢?”

心里这样不置可否的说了一句后,乐思蜀表面上却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随即加大了油门,十几分钟后就驶到了市局大门前。

乐思蜀驾驶着车子来到市局大门前时,追上了刘红军的车子。

滴滴……按了一声喇叭后,乐思蜀轻打方向盘,就擦着警车的右侧,抢先一步的进了大门。

乐思蜀的超车动作,让刘红军感到很不爽,不过却也没说什么。

在小巷胡同口发现那辆被歹徒遗弃的蓝色商务车时,刘红军就曾经和随后赶到的宝儿,进行简单的交谈过。

刘红军知道,这个女孩子和某位‘英雄’关系不一般,尽管她一再强调,秦浪只是她的保镖,她这个做雇主这样做,只是表示一下对他的关心罢了。

宝儿这种欲盖弥彰的说法,别说是瞒不过刘红军这个优秀刑警了,就是普通人也看得出,宝儿这番话只是碍于面子,不想让别人看出她对秦浪的真实感情罢了,假如天底下所有老板,都这样关心为自己扛活的人,那么就不会发生那么多起的民工讨薪事件了。

本来,刘红军想劝说、或者干脆严令宝儿不许再跟着警车的,可在看到她驾驶的车子是辆玛莎拉蒂后,就绝了这个想法:东方市的有钱人虽然够多,但这么年轻就开着几百万跑车、雇佣专职保镖的女孩子,还是不多见的。

更何况,这次帮了警方一个大忙的‘英雄’,又是她的保镖,他实在是没理由撵走人家不是?

可是,当刘红军看到宝儿又来市局后,才想起还不知道这个妞儿的底细,于是就把车子驶进大院,停下车后才问旁边的小亮:“杨亮,我让你查这个女孩子的,你有没有查出她是谁?”

刘红军在不方便撵走宝儿后,就暗中嘱咐杨亮(就是韩子墨手下的小亮)记下她的车牌号,和市局相关科室,查询她的来历了,只是在停车之前,他们一直在忙于搜寻歹徒的下落,所以直到这时候才有机会询问这件事。

杨亮点点头,随即打开手机,找到上面传过来的资料:“这辆车是去年十月份挂牌的,车主在交管部门登记的名字叫燕宝儿。燕宝儿,今年21岁,本身是东方交大中文系的学生,她的父亲呢,就是东方市赫赫有名的天宝集团董事长,燕怀天……”

“哦,原来是燕怀天的女儿,我说怎么开这样一辆豪车呢。”

刘红军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不过,这样一个亿万富翁的千金,为什么要那么关心一个保镖呢?难道说,她那个保镖也不是一般人物?”

刘红军说到这儿后,被自己的话给吓了一跳:“呀,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案子可就更加棘手了!”

见刘队长一惊一乍的,杨亮赶紧的追问:“刘队,什么这样啊?”

“没什么,我只是自个儿猜测,好了,下车。”

刘红军看了眼杨亮,推门下了车,向前面看去时,就看到宝儿俩人,已经脚步匆匆的向市局大厅走去,赶紧的快步追了上去:“燕小姐,请稍等一下!”

来市局就像来自己家那样的宝儿,正准备吩咐乐思蜀给韩子墨打电话时,就听到有人叫她,停步转身回头一看,就看到那位曾经自我介绍是刘队长的警官,快步追了过来。

对刘红军……其实对所有的警察,宝儿现在都没有了好感,所以在看到他追上来后,一双好看的黛眉,就皱了起来。

等刘红军跑到面前后,宝儿才淡淡的问道:“刘队长,你怎么知道我姓燕?”

刘红军笑了笑,回答:“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哦,对了,燕小姐,你来这儿是不是找韩子墨,想通过她来了解一下案情的进展?”

白天宝儿走出珠宝店时,韩子墨曾经跑到公路中央去接应她,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也猜出她们肯定会认识的,所以刘红军这样问。

可是,对刘红军本以为肯定的问题,宝儿却是这样回答的:“我认识韩子墨是不假,但我来这儿却不是找她的。”

刘红军顿时一楞:“不是找她的,那你找谁?”

宝儿冷笑一声:“哼哼,我是来找你们市局领导的。”

不等刘红军再问什么,宝儿就很干脆的说道:“我们天宝集团每年上缴的税务,应该是很可观的,其中一部分就应该用在了市局。但你们今天的表现,却让我感到很不满!在歹徒持枪抢劫行凶时,反倒是指望我的私人保镖来解除危机。而且,你们对我私自驾车寻找他的行为,应该很不满。所以呢,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要问问你们,你们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却在遇到突发事件时起不到丝毫的作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只要是在案发现场的人,都亲眼目睹了东方警方在面对歹徒时,做出的反应,是多么的迅速和正确。

尽管结果很不让人如意,但韩子墨奋不顾身的扑上商务车的那一幕,也的确反应出了警方的勇敢,以及他们誓把歹徒绳之以法的决心,所以宝儿说这些话,确实有些冤枉市局这些警察了。

但是,对宝儿这咄咄逼人的质问,刘红军却无言以对,因为人家说的也都是实情,只能脸色有些发红的喃喃回答:“燕、燕小姐,对不起。其实你应该看出,我们警方也的确尽力了,现在所有的警力都派了出去,同时也通知了其他郊县的同行,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

刘红军刚说到这儿,就被宝儿摆手打断:“你所说的这些,是你们警方应该做的,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只想问问你们的领导,能不能保证秦浪、就是我的手下,平安无事的回来!”

“唉,到底是有文化、有背景的人。这要是放在普通老百姓身上,谁敢在这儿咋呼着要找领导啊。”

刘红军在心中埋汰了宝儿一句,表面却很客气的说:“好的,燕小姐,先请你跟我到会客室,等我请示一下局长,看看他有没有空见你。”

看到刘红军这样说后,宝儿也不再拿话来挤兑他了,而是点点头说:“嗯,好的,你最好让韩子墨也过来。”

“行,没问题的,请随我来吧。”

刘红军点点头,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后,当先走进了市局大楼的大厅。

把宝儿、乐思蜀俩人安排在了一个小型会客室内,又亲自给他们端上一杯清水后,刘红军很快就去请示局长了。

手里端着纸杯的乐思蜀,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距离案发时已经过了七个多小时了。

假如是在别墅中时,宝儿应该早就去休息了,再等上两三个小时,那么她就会穿着睡袍,出现在客厅中……

宝儿不说话,乐思蜀也不说话,俩人就端坐在沙发上,等。

俩人等啊等,等了足有十五分钟了,可刘红军和韩子墨,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乐思蜀就有些沉不住气的说:“宝儿,我们是不是先给子墨打个电话?也许她在开会呢。”

宝儿点点头:“嗯,你给她打一个吧,我没有储存她刚更换的手机号。”

“好的。”

乐思蜀点点头,放下纸杯刚想去摸电话,会客室的门却开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警官走了进来。

这个人正是东方市局的一把手,楚赫勇。

假如不是因为秦浪是宝儿的保镖,假如不是案发现场目击者提供的信息,和警方开始张望的完全不一样,别说是宝儿了,就算是她老子燕怀天亲自到来,楚赫勇也不一定会来见他的。

因为代表金钱的商人,和手掌大权的官员相比起来,嘿嘿,算个鸟啊?

楚赫勇进来后,也没有客气什么,只是走到宝儿俩人面前的沙发前,开门见山的说:“请问,哪位是燕小姐?我是东方市局的局长,楚赫勇”

别看刚才宝儿对刘红军时,态度不怎么友好,但她在楚赫勇这种手握实权的一局之长面前,还是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子逼人的上位者气息,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楚局长好,我就是燕宝儿。”

楚赫勇上下打量了一眼宝儿,随即点点头:“坐下说话。”

宝儿很听话的坐了下来。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东方市局,对燕小姐说声抱歉,因为正是我们的工作不力,所以才让你和其他人受到了惊吓。”

楚赫勇说着,站起来对燕宝儿俩人,抬手敬了个礼。

不等宝儿和乐思蜀站起来推辞什么,楚赫勇右手往下一压,随即坐在了沙发上:“其次呢,燕小姐你做为案发现场目击者之一,我有几个问题,想向你了解一下,还请你实话实说,因为你所说的话,对我们警方的下一步破案,有着非常大的影响。”

楚赫勇说到这儿的时候,手里拿着个记事本的刘红军,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把记事本放在了茶几上,准备开始记录。

听楚赫勇这样说后,宝儿和乐思蜀互相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咦,这个楚局长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

“刘红军,开始记录吧。”

楚赫勇吩咐了刘红军一句,接着缓缓的问宝儿:“燕小姐,请你先详细叙述一下,你在珠宝店内所看到的一切。”

宝儿虽说很纳闷楚赫勇刚才说的那些话,但也没多想什么,而是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把自己所看到的真实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末了才忍不住的问道:“楚局长,刚才听你那样说的意思,好像应该有和我不同的案发现场版本吧?”



温馨提示:
护花强男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护花强男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护花强男全文阅读和护花强男txt全集下载。护花强男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护花强男 第103章:不同的案发现场版本! “那你什么时候才肯放我们走?不会是想把我们拖到野外,再杀人灭口吧?” 想到有可能会被歹徒弄到野外,杀人灭口,秦浪从魏素素那只左手上得到的成就感,顿时就荡然无存了:那种感觉是很爽,但前提时人得活着才行! 2013-06-30 07:16:4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