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057章 冤家不来,地都荒了!

作者:龙门锦鲤    更新时间:2013-08-02 00:02:01    状态:连载中
  一辆警车平稳的行驶着,司机腾出一只手,扣上后视镜。后座上上演着一出少儿不宜的场景,这司机深知“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的最高精神,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后座上一男一女,体型略胖,浑身肥肉的正是公安局的副局长涂永亮,他正心满意足的眯着眼,仰躺在后座上面。身上盖着一件警服上装,里面鼓鼓囊囊的,一个人头上下起伏,吞吞吐吐的动作让涂永亮好一阵心旷神怡。

  双手抚摸在李娇春那浑圆的臀部上面,涂永亮肆意的揉捏着,那曾经在涂永亮胯下呻吟娇喘的身体,正被涂永亮揉捏成种种古怪的形状。享受着李娇春带来的贴身服务,涂永亮心情大好。

  那个医生秦帅怎么说来着?涂永亮五行属火,最忌木属性的女子,不过,万事皆有变通,涂永亮还是很钦佩自己的,那玩意不进入,不表示不能享受别的服务……

  “快,快,再快一点……”涂永亮浑身忽的绷紧,大声叫道。

  盖在身上的警服下面,李娇春吞吐的速度骤然加快,涂永亮还是不够满足,大手隔着警服压在李娇春的脑袋上,使劲的往下一压!

  “蹭……”警车在同时也骤然加速,猛地从四十迈提升到了八十迈,正在享受的李娇春和涂永亮两人被这司机骤然加大油门带的一个趔趄,随即涂永亮啊的叫了一声,一巴掌把李娇春推到一边,“你个贱.人,咬到老子了……”

  李娇春的脑袋还被那警服包裹着,传来闷声闷气道歉的声音,“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谁让这司机突然开了这么快……”

  原来在司机提速的时候,李娇春也正吞吐加快,一个不小心牙齿咬在了涂永亮的命根子上面,顿时疼的涂永亮玉火顿消,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涂永亮骂骂咧咧的拉上裤子拉链,一巴掌扇在那司机的后脑勺上,“尼玛你怎么开车的?差点要了我的老命!会不会开车,不会开,赶紧收拾东西下岗滚蛋,打扰老子的兴致。”

  司机减慢了速度,缩着脖子,“涂局,这不能怪我,你刚才不是说,‘快,快,再快一点’……”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就是刚才……”

  “啪”,涂永亮怒极反笑,一巴掌又扇在司机的后脑勺上,“尼玛你个小臂玩意,刚才那句话是跟你春姐说的,让她快一点,尼玛你快个蛋啊!快快快,尼玛催死啊。”

  好不容易想出来的一个折中方案就这么被破坏掉了,涂永亮顿时没有了兴致,招呼司机停车,把已经“用完了”的李娇春放在路边,也不管李娇春撒泼一般怒骂涂永亮没良心的话,车子再次汇入车流,向着市工商局的方向行去。

  早些的时候,涂永亮接到过肖长亭的电话,肖长亭在电话里说,他认识一个来自香江那边的中医,专门治疗各种男女疾病,什么阳痿不举,举而不硬,硬而不射,射而无精,端的是九代单传,疗效奇佳。一次见效,永不复发,当场见效,无效退款。

  涂永亮最感兴趣的就是“当场见效”那句话了,虽说经手秦帅的治疗,多少也见到一点效果,精神状态好了不少,但是已经习惯了无女不欢的生活,骤然过上禁欲的日子,涂永亮憋的浑身难受。

  时间不长,到了市工商局,涂永亮径自去了肖长亭的办公室。

  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是认识涂永亮的,毕竟涂永亮常来常往,和肖长亭关系不错。

  一个工作人员走上前来,“涂局长,您好,您是来找肖局长的吗?”

  涂永亮停下脚步,哈哈一笑,“你好,我是来找老肖,怎么,老肖不在?”

  那工作人员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肖局长被人打了,先一步回家休养去了,您要找肖局长,恐怕要去肖局长家里了。”

  “老肖被人打了?”涂永亮大吃一惊,堂堂一个局长都被人打了,怎么自己也没接到报案的消息?难道说公安局里面争权夺利想上位的人太多,竟然把这个消息压了下来没有说给自己知道?

  “我去家里找他。你去忙吧,谢谢你了小同志。”

  “不用谢不用谢,你太客气了涂局长,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涂永亮从工商局出来,对司机道,“去昌平小区,老肖家。”

  半路上在一家花店买了一个花篮,时间不长到了昌平小区肖长亭家门口,涂永亮拎着花篮下车,走上前去摁了摁门铃,“叮咚,叮咚。”

  一个四十上下,打扮入时,保养得很好的中年女子迎了出来,一见到涂永亮来了,立刻满脸堆笑的把涂永亮拽了进屋,顺手接过涂永亮手里的花篮。

  “死冤家,你再不来,我这地都荒的长草了……”女人正是肖长亭的老婆,胡乱的在自己身上上下抚摸着,顺手一把抓住了涂永亮的命根子,死命的揉捏着,顺手抓着涂永亮的手,就往自己怀里塞,里面连个罩罩都没有,一片真空状态。

  “老肖不在家?”涂永亮一边上下其手,一边问道。

  “不在不在,他若是在家,你还敢来么?”

  “我有什么不敢来的?你个扫货,上次我来的时候,不是咱俩一起把老肖灌醉了当着他的面弄的?!”

  “还有脸说呢,招惹的人家不上不下的,那次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吧?”

  “这不是最近工作忙吗!下次,下次有机会,一定喂饱了你。”

  “下次?下次你再来,老娘都成了黄脸老妖婆了,不行不行,就现在来。”

  肖长亭的老婆一边说着,双手一扣,就把涂永亮的裤子扯了下去。正准备有什么继续的动作,忽的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声响,吓得正准备偷情的两个人迅速穿好衣服,一本正经的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

  两人刚刚坐好,肖长亭就打开门走了进来,脸上粘着三四个创可贴,穿着一件短袖衫,漏在外面的皮肤青一块白一块的满是淤青。

  “老肖回来啦!”涂永亮强自镇定,打了个招呼说道。拎起摆在一边的那个花篮,“我去局里找你,听说你被人打了,特意过来看看……你这是……”

  肖长亭苦笑一声,“刚从医院上了点药回来,亏得你还惦记着我。”

  肖长亭的老婆见事情没有露馅,上来关切的询问了一番肖长亭的伤势,这才扭动着小蛮腰,去给两个人沏茶倒水。

  肖长亭的伤没什么大碍,都是些皮外伤,“医生说,消消毒吃点消炎药,有两三天就能好了。”

  “谁这么不长眼把你打成这样?跟我说,我立刻就把他抓了给你出气!”涂永亮怒道。

  肖长亭摆摆手,“算了,说了也没用。”

  “说了没用?那肯定是被女人打的?难道是你在外面养的那个小四?我早就说过,那女人是个泼妇……”

  “不是她,是她倒好了。”肖长亭一阵苦笑,这玩意被市长的女儿打了,没地儿讲理去啊!“算了,你别管了,你就算知道了也惹不起对方,平白给你添乱。”

  “你这是信不过我?!在东江市市面上,有什么我不敢惹的?别忘了我这个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涂永亮大义凛然的说道,玩过人家的老婆,出点力也是正常的。“你不说就是不拿我当兄弟,看不起我。”

  “这个……好吧,说给你听,是凌月洛的女儿打的。”

  “我这就去把这个女人抓起来!——嘶……你说谁?凌月洛?凌市长啊……”涂永亮坐了下去,“这玩意,你个老货,你说你调戏小姑娘也就罢了,怎么招惹那个母老虎的女儿,你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自己命长了么!”

  “我不说,你偏让我说,说出来,你不照样怂了?”肖长亭苦笑一声,“你无事不登三宝殿,别说我的事情了,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涂永亮不好意思的道:“还不就是上次说的那个香江的中医的事情?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哈哈哈哈……”

  “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那中医留下了两瓶药,比仙丹尼玛都管用,我特意给你留了一份。”

  肖长亭带着涂永亮进了书房,反锁上书房的门,从一边隐秘处的一个小抽屉里面,摸出两个小瓶子来。“那个中医来自香江,叫张永元,正准备在咱们市开一间店。只是这店铺的位置还没定下来。”

  “这药要是有用,这店铺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涂永亮拍着胸脯说道。

  “好像那间店被一个叫什么秦帅的小毛孩子和他母亲承包了下去……”

  “秦帅?”涂永亮听到这个名字身子一颤,转而想到,如果叫张永元的这个医生治好了自己的病,还在乎他秦帅不成?效果那么慢。还让自己禁玉半年,“别说秦帅了,秦始皇都不行!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这药这么用……这个是外用的,抹在上面,那个小瓶子是内服的,浓缩丸一次八粒儿,一天一次,立刻见效。”肖长亭一边解释,一边恨恨的想到,尼玛你个秦帅,我收拾不了凌月洛的闺女,还收拾不了你?!

  “立刻见效?”涂永亮大喜,眼珠一转,想起肖长亭老婆那骚浪的模样,笑道,“今儿我高兴,咱们哥俩喝两杯。”



温馨提示:
重生之金牌卧底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重生之金牌卧底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重生之金牌卧底全文阅读和重生之金牌卧底txt全集下载。重生之金牌卧底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重生之金牌卧底 第057章 冤家不来,地都荒了!   一辆警车平稳的行驶着,司机腾出一只手,扣上后视镜。后座上上演着一出少儿不宜的场景,这司机深知“全心全意为领导服务”的最高精神,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后座上一男一女,体型略胖,浑身肥肉的正是 2013-08-02 00: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