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五章 逼供

作者:东吴三少    更新时间:2013-07-06 14:36:54    状态:连载中
  第十五章 逼供

  韩家宗族,养生阁。

  “初步判断,韩彪体内经脉尽断,心脉气海破裂,恐怕这辈子再也无法玄修了!”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长衫的中年人,蓄着短胡子。此人正是韩家养生阁最为著名的玄疗师,人称“回春阁主”的韩斌。

  跟韩林私斗发生意外状况而倒下的韩彪此刻就躺在养生阁的床榻上,负责替他诊断的自然就是这位医术高明的韩斌了。韩斌不是一般的大夫,他是玄疗师。在至尊大陆,玄疗师的地位还是很尊贵的,尤其是掌握奇药异方的高级玄疗师,几乎能跟无比尊贵的炼器师相提并论了。当然,世俗中的二流大夫那就另当别论了。

  “二哥,你确定这诊断结果没有错?”韩别脸色略显难看,似乎也早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但还是不太愿意相信。

  “老四,你怎么不相信你二哥,我这回春阁主的名号又不是吹出来的。这点小症状我若是还判错,哪还有脸在韩家宗族担任养生阁主!”韩斌有些不悦,他的脾气并不像一般的大夫,有些古怪,而且话多,听得韩别不信自己,当场就连珠炮地说道:“这韩彪体内的情形有些古怪,还残存着一股灼热气息,四处乱蹿。如果我猜得没错,这应该是火系玄功造成的心脉破损!老四,今天不是藏经阁开放的日子吗?这小子还未及成年礼,应该还要入阁选修功法的,怎么……”

  “二哥,你实话告诉我,你能不能肯定,造成韩彪心脉破损的真的是火系玄功?你能不能判断出来,是什么火系玄功?”韩别没有回答韩斌的问话,反倒又连抛了两个问题。

  韩斌眉头一皱,本想发脾气,但看韩别一副煞有介事的严肃模样,终于还是把要说的话咽回去,认真回答道:“这个,我可以很肯定地说,确实是火系玄功造成的心脉破损,这是无庸置疑的。至于是什么玄功,这个不好说,得让我仔细研究一下……”

  “那好,二哥,韩彪就麻烦你了。我还得前往长老阁汇报这次事故,等下我会请来刑罚阁长老,到时麻烦你跟他说明吧!”韩别脸色严肃,说完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喂,这是怎么回事啊?也不说个清楚!好端端的居然弄成这样,真是可怜!”韩斌一边感叹着,一边重新给韩彪进行诊断。刚刚那是初步察看,能做出判断的东西非常有限。要想弄清楚是被什么玄功所伤,必须用特殊的方法,这方法,可不是一般的医师能够掌握的。也只有高级疗玄师才能够办到。

  “嗯?这是什么……咦!好奇怪……不会吧,竟然有这种事?原来是这么回事,乖乖,这真是奇哉怪哉啊……”

  韩斌一边给韩彪作更深一步的诊断,一边不断发出来各种古怪的感叹,时而摇头晃脑,疑惑不解,时而点头颔首,唏嘘不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疯了呢!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韩别就回到养生阁,随行的还有一位白发老者,精神矍铄,一副严厉模样。这位白发老者,自然就是韩别所提到的那位刑罚阁长老。

  这刑罚阁长老甫一迈进养生阁,一句客套话不说,当场便厉声问道:“韩斌,废话少说,赶紧把韩彪的诊断结果详细说来!”

  韩斌瞪了这白发老者一眼,看对方这态度他就反感,但好歹这人也是自己的长辈,也不能顶撞,只得老实回答:“回长老,这韩彪经脉尽断,心脉气海破损,恐怕这辈子玄修无望了……”

  “你告诉老夫,这韩彪是否已经突破神变境,达到第一重脱胎期?”刑罚阁长老不动声色,依旧是厉声问道,好像他就只有这一种说话的语气似的。

  “呃,这个嘛……”韩斌略微犹豫了一下。

  “快说!”长老厉声喝道。

  “这韩彪在经脉尽断之前,确实已经突破化气境的门槛,气海凝聚出来罡气,确实已经达到脱胎期……”韩斌话未说完,那刑罚阁长老登时便是气得暴跳起来,猛地转向韩别,怒声指责道:“韩别,你这个藏经阁执事是怎么当的!竟然在你的眼皮底下,还让两个孩子发生私斗意外!最不可饶恕的是,一个未及成年就已经达到神变境的天才,竟然就这样被废了……被废了啊!这对我们韩家来说,是怎样巨大的损失,你知道吗!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这件事确实错在我,请长老责罚!”韩别无言以对,只能坦然承认。

  “责罚?责罚你有用么!”刑罚阁长老怒不可遏,厉声道:“现在先不追究你的责任,你立刻给我去把肇事的相关人等带到刑罚阁,老夫要亲自审问,将这件事彻查清楚,谁也逃避不了相关责任!”

  “是……”韩别无奈,只得转身离去,朝藏经阁而去。

  韩斌刚刚话才说了一半,就被这个脾气比自己还要烂十倍不止的老头子打断,现在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韩别远去的背影,神秘兮兮地窃笑起来。

  很快,一众韩家子弟就被聚集在了刑罚阁。

  刑罚阁乃是韩家宗族执行审讯、刑罚的场所,由三位长老阁的长老担任阁主和执事。阁中大厅坐着三人,正中慈眉善目的老者便是刑罚阁阁主韩栋,左侧略显肥胖的老者是左执事韩修,右侧精瘦严厉的便是刚刚随韩别前往养生阁的右执事韩烈。这三位长老在长老阁中地位都不低,属于主持大局的高层,握有生杀大权。

  韩林跪在大厅中央,像待审的犯人。

  “韩林,你可知罪?”韩烈厉声质问道。

  “韩林知罪。”韩林虽然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但早在事情发生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幕了,所以他表现出来的惶恐恰到好处,既不会被吓到不知所措,也没有表现得若无其事,惹人嫌疑。

  “你犯了什么罪,自己说来!”韩烈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厉声道。

  “我……”韩林低着头,浑身微微颤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抬起头来,坦白交待!”韩烈怒声喝道。

  韩林惶恐地抬起头来,眼中神色慌乱,被韩烈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浑身颤抖个不停。

  “三弟,不要吓着他。”这时候,正中的刑罚阁阁主韩栋开口说话了:“始终还是个孩子。韩林,你不要怕,实话实说就行了。”

  “谢长老……”韩林感激地看了一眼韩栋,他小时候记忆中,这个韩栋长老还曾经帮他看过怪异的体质,那时候这位长老就已经是夺命境的大高手,都束手无策。

  “今天是三年一度藏经阁开放的日子,我为了替父亲寻找治病的医经,苦练外功多年,三年前入阁却没找到有用的医经。”韩林镇定下来,开始讲述:“今天也抱着同样的希望前来宗族,但却像上次一样,遭到韩彪的羞辱,我气不过,就和他打了起来……”

  “是谁先动的手?”韩烈忽然插进来打断韩林问道:“说清楚,是哪一个先动的手?”

  “是……是我。”韩林想了想,答道。

  “哦,你承认是你先出手的,那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就在你了!”韩烈赶紧打蛇随棍上,厉声质问道:“你可知道你这一动手,我们韩家就白白损失了一个天才子弟!这对我们韩家是多么巨大的损失么!你最好老实给我交待清楚,以你这半吊子的修为,不过破窍期,就能够让一个脱胎期罡气护体的神变境玄修士经脉尽断、心脉破碎?老实招来,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卑鄙下作手段?”

  “什么?!经脉尽断……心脉破裂!?”韩林如遭雷击一般,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那韩彪居然经脉尽断,心脉破裂!这怎么可能?”

  “当时他明明还好好的,而且已经制住了韩林,怎么突然就……”

  “这未免也太诡异了吧!心脉破裂,那岂不是要变成废人了!”

  一众韩家子弟震惊不已,纷纷议论起来。这消息太过震撼,以致于他们一时忘了正身处刑罚阁这样一个严肃的地方,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放肆!”那韩烈大发雷霆:“这里是刑罚阁,再敢议论,同罪论处!”

  一众少年顿时禁声,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了。

  “韩林,你最好老实交待,如有半句不实,便以残害手足的罪名,将你一身修为废去,逐出韩家,再流放三千里!”韩烈如毒蛇一般的目光死死盯住韩林,一股骇人的威压几乎要将韩林压得喘不过气来。

  “三弟,这是审讯,不是逼供,勿须太过严厉。”这时候,左侧的肥胖老者韩修也开口劝说韩烈。

  “哼。”韩烈冷哼了一声,收回施加在韩林身上的威压,但仍以凌厉的目光盯着韩林。

  韩林怯懦地缩了缩身子,半晌才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韩彪说让我三招,我打到第三招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反击了,而且我还被他制住,就要失败的时候,他突然就惨叫起来……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狡辩!”韩烈厉喝道:“韩彪他只跟你过招,如果不是你下的毒手,他怎么可能会这样?”

  “禀长老,韩林所说确属实情。”这时候,在一旁实在看不过眼的韩别终于开口替韩林说话了:“当时我也在场,我承认确实是我抱了私心,想借着二人比试的时候摸清楚韩彪的实力,只是没想到……”

  “韩别,你不要以为你声名在外,又曾任皇朝重职,就可以自把自为!在这刑罚阁内,就算是家主来了,也要按照刑罚阁的规矩来。你先退下,这件事你也逃脱不了干系!”韩烈厉声打断韩别道。

  韩别欲言又止,望向正中的阁主韩栋,后者示意他先行退下。韩别也只得退下,心烦意乱,不知如何计较。

  “韩林,我听说你学过几年医术,你最好老实交待,你是否暗中藏了什么隐秘手段,诸如毒药、银针、袖箭之类的,用来偷袭韩彪?”韩烈继续质问韩林。



温馨提示:
九阴绝脉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九阴绝脉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九阴绝脉全文阅读和九阴绝脉txt全集下载。九阴绝脉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九阴绝脉 第十五章 逼供   第十五章 逼供   韩家宗族,养生阁。   “初步判断,韩彪体内经脉尽断,心脉气海破裂,恐怕这辈子再也无法玄修了!”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长衫的中年人,蓄着短胡子。此人正是韩家养生阁最为著名的玄疗师,人 2013-07-06 14:36: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