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九章 玄兵

作者:东吴三少    更新时间:2013-07-10 15:49:00    状态:连载中
  第十九章 玄兵

  冷月高悬,几只老鸦拣尽寒枝不肯栖,在夜幕中悚然哀号。

  一条小路,在凄冷的月光下延伸向远处。道路两旁是杂乱无章的坟墓,远远望不清有多少。那斑驳的石碑,久经风霜,有的已经歪在一边,泥土滚落,露出腐败的棺木。空气里满是腐朽的味道,也不知是泥土、棺木,抑或是尸体。

  韩林小心翼翼地走在月光下的这一条小路上,在他的前后,各有一个中年大汉护卫着。这两个大汉均是韩家宗族刑罚阁的护卫。

  能在韩家宗族担任护卫的,即便只是看门的,最低修为都已经达到神变境第一重脱胎期。而这两个大汉,则是刑罚阁的执刑卫,修为尚在护院卫之上。

  走在前面开路的大汉一脸粗犷的钢须,身高九尺,非常强壮,仿佛是一头牛变成的人形。这大汉姓李,名铁,修为达到神变境第二重换骨期。

  神变境三重天,脱胎、换骨、神变。

  脱胎,就是修炼出护体罡气,灌注周身肌肉、窍穴之中,极大程度提高自身的防御,水火不侵,有如脱胎。

  换骨,就是玄气入髓,强化骨骼,配合护体罡气,能够空手入白刃,刀枪不入,如同给自身换了一副骨架。

  神变,就是玄气外放,能够注入兵器之中,对于兵器的使用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并借此意境,令精气神变,产生无穷潜力。

  李铁一身肌肉有如钢铁铸成,皮肉底下,更是一副铮铮铁骨,玄功运转,刀枪不入。这是换骨期的强者特有的本质。一个换骨期的强者,远比一个脱胎期的玄修士要厉害得多,境界上的差异,不可弥补。

  而跟在韩林身后的中年大汉,身材要比李铁略小一号,但也比韩林强壮得多。这是一个阴鸷的中年人,话不多,眼神却很是犀利,仿佛猎鹰一般,凶光熠熠。这中年人姓薛,名通,修为比李铁更高出一重天的境界,赫然已经达到神变境第三重神变期。

  据韩林所知,大凡神变期的玄修士,对于兵器都有着本能的执着。因为神变期的玄修士能够将玄气注入兵器之中,人器合一,威力倍增。能够拥有一件上好的兵器,将大大提升一个神变期玄修士的战斗力。

  至尊大陆盛行玄修,玄修士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玄修士又划分为几个大系,虽然地位比之世俗凡人尊贵得多,但却随处可见的玄修士被统称为玄师。

  玄师之中,主修医疗玄功的又被称为玄疗师,玄疗师相当于世俗中的医生、大夫,但以玄功治病,甚至能够续断肢、肉白骨,非常神奇。玄疗师的地位和世俗中救死扶伤深得平民百姓爱戴的大夫一样深得玄师的尊重和敬佩。

  而另外一个派系,就是修炼奇术、禁术的玄术师,掌握诸般奇异神通,手段通天,甚至能够左右人一生的命运,掌握生死之道,有如传说中的神仙一般。玄术师大多性格怪异,极不合群,数量极少,但每一个都能够独当一面,动辄兴风作浪,影响甚大。一般人都怀着对玄术师的敬畏,躲避得远远地,敬之如鬼神。

  最后一个派系,那就是至尊大陆上最为稀缺、身份地位最为尊贵的炼器师。

  至尊大陆,玄修士遍地都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自然就免不了杀戮、战争。对于战争来说,最重要的自然就是兵器。拥有一件上好的兵器,将能够扭转一场战局。玄修士达到神变境就能够玄气外放,注入兵器之中,人器合一,威力大增。但是普通的兵器即便能够跟使用者达到人器合一的地步,却根本不足以支撑玄修士强大的力量,从而折损、毁灭。

  任何一个玄修士,都渴望能够得到一件上等的兵器,寻找到一种能够跟自己本身强大力量相匹配的兵器。既能跟使用者人器合一,又能够支撑强大力量的发挥,这就是玄兵!

  玄兵就是为玄修士量身打造的兵器,就是兵器中的玄师。

  玄兵的铸造非常讲究,而且难度极大。

  首先是材料,作为能够支撑玄师强大力量的兵器,在选材上,是任何凡铁都无法取代的。一般打造玄兵的材料,都是取自各种绝地、秘境的天材地宝,拥有各种奇异能力,打造出来的兵器,才足以支撑强大的力量。

  有了材料,没有特定的锻造方法,也是无法成就一件玄兵的。材料固然重要,但是锻造师却更重要,锻造玄兵的玄修士,就被称为炼器师。炼器师除了要有强大的修为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必须精通锻造之法。任何天材地宝,都有着不一样的性能和特质,能够将种种天材地宝,按照每一个玄修士的要求融炼打造出适合的玄兵,才有资格被称为炼器师。

  因为种种苛刻的条件,令得炼器师的数量少之又少,炼器师这个职业,在至尊大陆非常金贵,简直万金难求。同时也因为炼器师的稀缺,导致玄兵的数量极少,每出一件玄兵,都会引起一番明争暗夺。大陆各地,为争夺玄兵或者天材地宝而大打出手,甚至大肆杀戮的事情屡见不鲜。这似乎已经成了至尊大陆的一种特色。

  由此可见,炼器师这个职业有多尊贵。一个炼器师走到哪里,都会引来一场轰动,甚至引发各个家族之间的死斗,两败俱伤甚至是门灭族亡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按照韩林的猜测,这个薛通既然已经达到神变期,本应该时刻带着属于自己的兵器才对。玄兵的千金难求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即便投靠哪方大家族,这些散修也不太可能得到家族赏赐下来的玄兵。因为绝大部分的大宗族,连普通子弟都得不到玄兵,也只有那些天纵奇才的杰出子弟,得到重点栽培,才会被赐下一件玄兵,地位尊贵。

  这薛通明明达到神变期,却不带兵器在身,这实在有些奇怪。就连那换骨期的李铁,都已经提前为踏入神变期而准备了一把上好的大斩马刀,背在后背,威风凛凛。

  这一路走来,韩林已经疑惑了半天,但又不便询问。

  他现在是带罪之身,在这两位执刑卫眼中,就相当于世俗中官兵眼里被押解流放的罪犯,身份地位截然不同,早已不是什么韩家少爷了。走在前面的李铁倒还好,性格大大咧咧,倒是跟韩林偶有交谈,并没有表露出对他的一丝不敬。而后面那薛通则就从头到尾没跟韩林说过一句话,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只跟李铁交流过几句,都是一两个字的问答,言简意赅。

  这人很神秘!

  韩林不禁这样想。

  赶了半天的路,已经离开韩家宗族所在的岳麓城很远一段距离了。此刻冷月高悬,一行三人走在偏僻郊野墓地之间的小路上,气氛颇有些压抑。韩林虽然年龄不大,只有十八、九岁,但熟读医书,知道这世间是没有鬼魂之说的,所以也不害怕,悠闲自得地在中间走着,还时不时环顾四周,似乎是在研究着那些墓碑上刻着的名字。

  走在最后的薛通一直一阴沉着脸,也不知道他是性格使然,还是一张脸得了小儿麻痹,永远只有这么一个表情。他犀利的目光很少离开韩林的背影,直勾勾盯着眼前的少年,似乎怕他一个眨眼就消失了一般。

  韩林行走之间,总是有种芒刺在背的异样感觉,但他并没有刻意回头去看,只在心中暗暗疑惑。

  月光下,三人又行出了很远一段距离,最后终于离开了墓地小径,踏入了一片枯木林中。

  呼——

  一阵阴风刮过,卷起了地上的枯叶,在空中打着转,撞在韩林身上。远处传来一声夜枭凄厉的啼鸣,声音沙哑就像老妪夜哭,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吗?”韩林裹紧了略显破旧的棉袄,忽然问道。

  “嘿嘿,小少爷,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知道这里是哪吗?”前面那李铁嘿嘿笑道:“这里可是顶顶有名的波若寺地界,这片枯木林里传闻有噬人精血、食人脑髓的夜叉出没,你该不会是想在这里夜宿吧?”

  “般若寺……夜叉?”韩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这里就是那个传说中在上千年前被夜叉鬼族灭掉的般若寺地界!李铁叔叔,夜叉鬼族真的存在吗?”

  “虽说是传闻,但确实有不少人在这一带遭遇不测,被吸干精血、啃食脑髓。这样的死法,让人不得不认为夜叉这东西是真的存在的!”李铁说道:“但是在我看来,这个夜叉鬼族,大概就是像妖兽一样的存在。至尊大陆上,妖兽智慧低下,大多都躲藏于深山老林,或者神秘境地之中,普通人一般很少能够见到。这个夜叉鬼族或许是一种智慧较高,并且喜欢吃食人类的妖兽吧!”

  “真的是这样吗?”韩林不大相信。

  “呵呵,我这也是听别人说的,不过我倒觉得有些道理。”李铁见韩林神色间有恐惧,于是哈哈笑道:“不过小少爷你不用怕,就算真有夜叉,我老李这把斩马刀也不是吃素的,包准一刀给你斩下一个头来!”说着,还伸手去背后将收在鞘中的大斩马刀拔出一截来,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森森寒光。

  “老李!”

  正在李铁安慰韩林的时候,突然站在最后面的薛通发出了一声警告。

  李铁神色一变,第一时间护在韩林面前,一对铜铃豹眼警惕地环视着四周。

  韩林惊了一下,心头狂跳,但他很快冷静下来,凝神静气,感受着周围的异动。练成赤帝裂阳道之后,韩林的眼睛可以看到比普通人更远一倍的距离,耳朵也能听到比普通人更小一倍的声音。

  扑腾、扑腾……

  一阵怪异的声响从空中传来。

  韩林猛然抬头,便看到一轮冷月之中,唰地一下闪出一道黑影,从空中飞扑而下,竟是朝着三人中间的自己飞掠而来。一道寒光乍现,鬼魅一般,携带着死亡的威胁,似乎要收割韩林的头颅。



温馨提示:
九阴绝脉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九阴绝脉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九阴绝脉全文阅读和九阴绝脉txt全集下载。九阴绝脉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九阴绝脉 第十九章 玄兵   第十九章 玄兵   冷月高悬,几只老鸦拣尽寒枝不肯栖,在夜幕中悚然哀号。   一条小路,在凄冷的月光下延伸向远处。道路两旁是杂乱无章的坟墓,远远望不清有多少。那斑驳的石碑,久经风霜,有的已经歪在一 2013-07-10 15:49: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