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8章 抓住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24:34    状态:已完结
  “昊思……!”

  “昊思……?”

  “啊?”

  饭桌前的雅昊思醒过神来,才发觉,岳父和孟润曦的眼神都在他身上。

  “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孟润曦温柔的问道。

  “啊,没什么,就公司里的那点事!”雅昊思投给孟润曦一个微笑之后,转眼看向孟翔,果然迎接到了两道不悦的目光。

  “我吃饱了,爸,润曦,你们继续!”雅昊思放下筷子,快步走出了餐厅。

  “哼,我看着小子心里有鬼!”孟翔没好气的瞪了眼雅昊思的背影。

  “爸,别胡说好么!”孟润曦抗议了一句。

  “我看,有些事,可不是什么空穴来风,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为什么那些个记者偏偏要逮住雅昊思和于心的事来写!”孟翔不悦的说道,他都不知道雅昊思给女儿灌了什么迷药,才让他这个精明细致的女儿变得这么糊涂。

  孟润曦跨下脸来道:“爸,求求你别跟南宫冶一个样好么,你不看昊思的脸,你也要给我点脸啊,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我自然有自己的拿捏分寸!”

  “行,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别到时找我哭诉就行了!”孟翔冷笑道。

  “行了,还让人吃不吃啦!”孟润曦索性放下筷子不悦的说道。

  “吃,怎么不吃,看你最近瘦成什么样!”孟翔说这句话的时候,全然没了政客必备的强势气场,反而是多了些许父爱的光芒。

  “我饱了!”孟润曦在父亲的面前就如同一个任性的小女孩,放下筷子就走出了餐厅。

  可一走出餐厅,在通往客厅的过道落地窗前,孟润曦站住了脚步了,她从落地窗处看到窗外,花园里,雅昊思正坐在藤椅上,不断的抽烟。

  一个星期了,那个贱1人被宴青带走都有一个星期了,雅昊思的食不知味,寐不成眠的样子,孟润曦是看在眼里的,而看着雅昊思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吸烟的样子时,孟润曦的手握成了拳头,她就不信,离开那个贱1人,雅昊思就会那么的难受。

  而忽然,雅昊思掐灭了烟头,站起身时,看见了站在落地窗前的孟润曦,他莞尔一笑。

  哪样的笑容,直接如同利箭一样刺进了孟润曦的心怀里,她最爱的就是他这样笑了,多年前,第一次邂逅他的时候,他也这样笑过,虽然是对着另外一个女人,但是这也阻碍不了孟润曦喜欢上这个笑容。

  雅昊思呆呆的看着落地窗内的孟润曦,他之所以笑,是因为他刚刚站起身的一瞬间,双眼一恍惚,看见那身影,就象是看到了俞亦然。

  别忘记了,多年前,这里是俞亦然的家,雅昊思比任何人都熟悉这里……!那个位置,是俞亦然经常站在那里朝他招手的地方……!

  可当眼神定住后,孟润曦的面容突然显现,雅昊思的笑容僵住了,随之消失无踪,他朝孟润曦走了过去,敲了敲玻璃,示意孟润曦将落地窗旁的一扇玻璃窗推开来。

  孟润曦都没有发现这里原来有一扇窗户,带着诧异的表情,她移开了玻璃窗后,看着雅昊思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扇窗户!”

  “我刚刚路过,看到的!”雅昊思平静的说道,他总部会告诉孟润曦,多年前,俞亦然多次在这里打开窗户,朝他招手,笑嘻嘻的从这扇窗户里跳出来,走捷径出来么!

  “说吧,你刚刚在想什么?”孟润曦忽略掉了这个略微有点傻的问题,直接的切入的正题,虽然内心早以知道了雅昊思在想什么,但是孟润曦还是想要知道,这个男人,还想要编造什么借口来骗她!

  雅昊思淡然一笑:“没什么,就公司里的那些事!”

  “哦,就这样嘛!”孟润曦温柔的探出手抚摸了一下雅昊思俊逸的脸颊。

  “润曦,今晚你留在这里吧,我去公司了!”雅昊思撇下孟润曦的手后,吻了吻她的手背后,不给孟润曦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

  这个地方尽管现在早以换了主人,但是俞亦然的身影在这里满世界的充斥着,在不离开,他将要失态了。

  “去吧,反正你找不到她,慢慢的,你就会忘记那个贱1人了!”孟润曦冷笑着。

  离开了孟府,雅昊思开着车在盘山的公路上玩命的飞驰着,他的眼神满是焦虑,因为整整一个多星期了,宴青和俞亦然这两个该死的家伙就如同人间蒸发一样的没有丝毫的消息。

  “俞亦然,俞亦然,你这该死的女人,你到底跑哪里去了!”雅昊思发了疯般的锤打了一下汽车方向盘后,踩住刹车,将急速前进的跑车,忽然停靠在了路边。

  车轮摩擦柏油马路时发出了刺耳的声响,雅昊思如同一座雕塑一样的坐在驾驶位上,双眼通红,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就算是俞亦然逃到天涯海角,她都会去的一个地方!

  主意落定之后,雅昊思的眼眸里忽然起了一团希望的光芒,他急急的踩下刹车朝着目的地飞速前进。

  ----------------------------

  俞亦然在宴青租的房子里安静的度过了整整一个星期,这段日子里,因为感冒,宴青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这让她感动不已,也更加的依赖宴青。

  而今晚,宴青临时有事出门了,一个人在家的俞亦然,内心深埋着的一点心事在蠢蠢欲动,因为妈妈还在雅昊思安排的那家医院里呢!

  现在去,应该没问题!俞亦然看了看时间,都接近晚上十点了……!

  翻身下床,还是有点头晕目眩,有点干呕的冲动,但是俞亦然管不了那么多,她换了身简单的休闲装后急急出门。

  宴青答应过她的,等她感冒好了,就找个时间,偷偷的将妈妈转院出去到别的地方,可是现在俞亦然等不及了,因为她已经自私的将妈妈晾在一边整整一个星期了。

  搭乘着计程车,俞亦然很快就来到了郊区的疗养院,深夜,医院多了一层宁静,这也正是俞亦然想要的。

  熟悉的来到妈妈所在的楼层,病房门前的护士正在打瞌睡,俞亦然没有打扰她就悄悄的走进了病房。

  站在病床前,看着依旧是昏迷着,枯瘦的母亲时,俞亦然的腿一软,跪在了病床前,她将脸贴在了俞夫人瘦骨嶙峋的手背上,轻轻的磨蹭着,哽咽道:“妈妈,然然自私了,竟然一个星期都没来看望你,你会不会原谅我……!”

  俞夫人依旧是半睁着灰暗的眼眸,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就像是一具死尸,所以回答俞亦然的声音,依旧是被那些医疗器械发出的滴答声音代替了。

  “妈妈,然然找到幸福的依靠了……!就是上次来见你的那个宴青!”

  “妈妈,然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向世人宣布我的爱人了,您为我高兴吗?

  “然然勇敢的找到了自己所要的爱,所以,然然并没有错的对吗!”

  “妈妈,你什么时候,才能开口回答我一声呢?什么时候能看着然然幸福的和喜欢的人结婚呢?”

  “妈妈,你回答我一声啊……,哪怕你只应一个字都行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俞亦然在也说不下去了她伏在病床前,开始痛苦的哭泣了起来。

  雅昊思走进了疗养院,一样熟悉的走到了俞夫人所在的楼层,一靠近走廊,就看见护士小姐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病房门前。

  俞夫人出事了?雅昊思内心一惊,急忙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问那护士道:“怎么了……!”

  “雅……!”

  “嘘……!”

  护士小姐在看到雅昊思忽然造访的时候,惊得正想打招呼,却被雅昊思制止了,透过病房虚掩的门缝,雅昊思看见了那道,他找寻了很久的身影。

  “她什么时候过来的!”雅昊思压低了声音问道。

  “刚刚……!”护士小姐含糊其词的回答,因为刚刚她也是被哭声吵醒的。

  “下去吧!”雅昊思示意护士小姐离开后,他悄悄的拉开门,跻身走进了病房。

  俞亦然似乎没有发现身后正站着一个虎视眈眈的男人!正当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之后不可自拔时,她忽然感受到了背后有一阵强大的压力,让她犹如背部要被劈开一般。

  当她转过身,看到了雅昊思盛气凌人的脸时,她还没来得急发出惊恐的尖叫声时,她的唇瓣,早就被一步上前来的雅昊思堵住了。

  贪婪的允咬,仿佛要将这一个星期来的思念全部一次性讨还过来,雅昊思不顾俞亦然的抵抗挣扎,而死死吻着她的唇不放。

  因为承受了来自雅昊思体重的压力,俞亦然几乎整个人坐在地上,她的唇被雅昊思侵占,她睁大了双眼,脸上的表情是又惊又恐,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雅昊思竟然会这个时候出现在妈妈的病房里。

  唇齿勾结在一起,俞亦然挣扎着退缩,雅昊思的手扣紧她的脑袋,丝毫不让她有逃离的机会,她睁着眼,他同样的睁着,怒目相视,剑拔弩张,火花四溅,仿佛随时都要点燃一颗重磅炸弹。

  “唔……!”

  俞亦然不断的挥舞这双手,企图推开雅昊思的禁锢,可她发现这样根本就是徒劳,她不是雅昊思的对手,上次不是试过一次了么。

  上次……!

  俞亦然忽然想到了上次雅昊思忽然回国,在小公寓里强要她的那晚,瞬间,恐惧转变为愤怒,动用了她唯一的武器,用牙齿狠狠的在雅昊思的舌尖咬了下去。

  血腥味顿时在彼此的口腔内蔓延了开来,雅昊思没想到俞亦然竟然这般凶悍,疼让他松开了她。

  “混蛋……!”获得自由的俞亦然,唇角带着属于雅昊思的血迹,她眼角泛着蕴含了悲愤以及受辱的眼泪,扬起手就想朝雅昊思打过去。

  雅昊思单手抓住了俞亦然的手腕,另一只手抹去了唇角的血迹,他看着俞亦然,情绪忽然再度被点燃,他将俞亦然拉近,阴深深的低吼道:“告诉我,你这星期去哪里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俞亦然冷笑这,看着眼前这个嘴角还在渗出血水的男人。

  “你和那个宴青住在一起?”

  “如你所料,我们在一起了!难道这需要你批准么?”

  从雅昊思冷沉的声线可以听出,他一再的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可俞亦然一直在挑衅他的底线。

  “你说的是真的!”雅昊思单手掐住了俞亦然的脖颈,眼眸充满了红血丝,他受不了这个女人的背叛,而去还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呵呵……!我们住在一起呢,我爱他,我从来都没有想这样爱过一个男人,我们该做的事情都做了,雅昊思先生,难道你不知道么!”俞亦然双眼冷笑着,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个疯子,十足的疯子。

  “你们早就认识了?”雅昊思的声音带着隐忍的颤抖。

  “呵呵……,雅昊思,我们认识够久吧,从我们出生开始认识到现在,二十几年了,我没有爱上你,所以什么时候认识的,对我爱没爱上他,是无所谓的!”俞亦然涨红了双眼,她可以承认,如果没有两家的变故,她爱过雅昊思,只是,是他将她那点爱完全的消耗殆尽。

  “贱1人,我能给你的,宴青能给你么?你要的东西,只有我给得了你,你明白么!”雅昊思怒吼着,他就快要受不了了。

  “你给我的,并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你不懂,你也给不起!只有宴青给得了我!”俞亦然大声的嘲笑着雅昊思。

  “贱1人……!”雅昊思在也忍不住了,他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俞亦然的脸颊上,力道之大,让俞亦然苍白的脸颊上立马五指红痕闪现。

  “混蛋!”挨了一巴掌,俞亦然愣了一下后,反应了过来,她伸手猛的推开雅昊思之后,如同发了疯的母狮子,对雅昊思又抓又打。

  “你想离开我,只有死,只有死了你才能离开我,我们的协议才算终止,所以,你别做着离开我的白日梦!现在你必须跟我回去,乖乖的呆在你的笼子里。”雅昊思怒吼着,他抓住了俞亦然散开的长发,扯着她直接的往病房外拖。

  “放开我……!”头发被扯着,俞亦然的头疼的发麻,她尖叫的声音传遍了疗养院的走廊。

  有人悄悄的探出头来看,却被雅昊思铁青的脸色吓得又缩了回去。雅昊思拖着俞亦然,面无表情,却凶狠得犹如是一条牢笼里跑出来的野兽让人胆寒。

  俞亦然抓着雅昊思的手,她是绝对不会让雅昊思带回去的,就算死也不会,如果被带回去,那么她就别想要在出来!那她还见得到宴青么?

  见不到宴青!

  这个念头让俞亦然瞬间惊醒,这可是比要她的命还残酷,所以她绝对不会被雅昊思抓走,情急之下,她拼命的挣扎着,就算是扯断头发,她也要从雅昊思的手里逃出去。

  “俞亦然,你最好乖乖的跟我回去……!”面对俞亦然的不断挣扎,雅昊思忽然停住了脚步,一手将俞亦然的衣领提了起来,低声恐吓道。

  俞亦然也抓住了这个机会,张口就往雅昊思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

  “呃……!”手背一阵刺疼让雅昊思将俞亦然重重的丢了出去,他看着俞亦然摔坐在地上时,他看着手腕上的腰痕时冷冽道:“我还忘记了,你会咬人这回事……!”

  话说到一半,雅昊思忽然住嘴了,他站在原地,看着俞亦然躺在地上曲卷着身体,一脸苍白,冷汗不断的从额头上滑落,表情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俞亦然,你怎么了?”雅昊思似乎看出情况不对,情绪略微冷静了下来后,他蹲下身,看着抱着肚子不断呻吟的女人,忍不住的伸手想要去触碰她。

  “走……,走开!”俞亦然苍白的尖叫着,摔倒后,腹部一阵猛过一阵的疼痛让她快受不了了,可是她依旧不想要让雅昊思触碰。

  “俞亦然……!”雅昊思的情绪完全冷静了下来,他看得出,俞亦然是出状况了,因为他们不止打过一次架,俞亦然没有一次出现这种状况。

  “不用你管,不用你管!”俞亦然抱着自己肚子,抻着墙壁缓慢的站起身,可站起身的瞬间,腹部那种撕裂般的疼痛,一下袭击了她全身的每一处神经,头脑一片空白之后,她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俞亦然……,俞亦然……!”用脚踢了踢俞亦然之后,雅昊思见躺在地上的女人一动不动的样子时,他开始慌张了,略带惊慌的吼道:“俞亦然……起来……!”

  俞亦然依旧是一动不动,她的身下逐渐蔓延出来的鲜红血液瞬间的让雅昊思整个人空,他颤抖的俯下身拼命的摇晃着俞亦然道:“亦然,醒醒……!”

  “俞亦然……!”毫无反应的人让雅昊思怒吼了一声,他俯身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急急忙忙的往急症室跑去。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48章 抓住   “昊思……!”   “昊思……?”   “啊?”   饭桌前的雅昊思醒过神来,才发觉,岳父和孟润曦的眼神都在他身上。   “你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出神?”孟润曦温柔的问道。   “啊,没什么,就公司里的那 2013-10-14 17:24: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