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9章 我们离婚吧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28:50    状态:已完结
  黑夜笼罩着俞家庄园,俞亦然在黑暗里就如同躁动的野兽,衣衫不整,露出的肌肤还有刚刚一场云雨后的痕迹。

  “宴青......,宴青不会死,绝对不会”俞亦然不断的在重复这样的一句话。

  而雅昊思,他靠在黑暗里,看着俞亦然的一举一动,他就像是伏击在夜色之中的野兽,可那眼光看着他的猎物,不是占有,而是一种寂寥的悲伤。

  他受不了了,他的泪水划过了脸颊,爱她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日积月累,她今时今日变成这样子,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不会放弃她!

  离婚!

  这两个字在雅昊思的心底冒了出来,他要和孟润曦离婚,然后和俞亦然在一起,就算她一辈子都好不起来,这样疯疯癫癫的过下去,他都会用一生一世来陪她,用他一辈子来恕罪。

  至于金诚......,雅昊思的眼眸里露出了更深的痛苦,那座金融帝国就如山一样的压在他的脊背上,抛弃不去,舍弃不得。

  可这对比俞亦然呢,孰轻孰重,他自然知道。

  雅昊思忽然落下了决定,他豁然从黑暗里站了起身,这让原本一直在黑暗里徘徊着的俞亦然慌张得往后退了几步,她没有忘记刚刚雅昊思在客厅里是如何对待她的。

  “不要过来!”俞亦然缩在一边,露出了惊恐的叫嚷声。

  雅昊思咽下了一口苦水,他几步上前,将惶恐的俞亦然拽进了怀里,他的手抚摸着她凌乱的发丝,低沉道:“亦然,嫁给我,嫁给我后,我们离开这里好吗!”

  “不,我要嫁给宴青,我要嫁给宴青......!”俞亦然惊恐的推开了雅昊思。

  “等我!”雅昊思没有在逼迫俞亦然,他转身毅然离开了黑暗。他会承担起俞亦然的所有责任,就算是她这辈子心里都住着一个骗子。

  离开俞家庄园,雅昊思直接驱车来到了雅家大宅!

  几乎没有出现在这里一个多月的雅昊思忽然出现在雅家,这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而此时此刻,雅家灯火通明,豪华的客厅里,孟润曦靠坐在天鹅绒的沙发上,手中拿着盛着暗红酒水的水晶杯,看着雅昊思走进来,她一脸平静的微笑:“舍得回来了么!”

  在她的眼里,一个多月不见的雅昊思,憔悴得让她心疼,可是一想到这种憔悴是因为俞亦然那个贱1人而产生的时候,孟润曦的心底一种恨和妒忌在涤荡着。

  雅昊思很冷静,他在对面看着孟润曦,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开口道:“我们离婚吧!”

  我们离婚,这简短的四个字,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打在了孟润曦的脑门上,她略微的抖了一下,她没有猜到,雅昊思竟然提出离婚,要知道,如果他们离婚的话,那对金诚几天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我不答应!”孟润曦强压住了内心的波浪,她冷笑的看着雅昊思。没有爆发出像一个月前那样的争吵,反而是平静异常,只是这平静之下,波澜狂生。

  “我们还有必要坚持下去吗?”雅昊思冷沉的说道。

  孟润曦坐起身,将手中的的酒杯放下后,起身走向了雅昊思,站在雅昊思面前,她俯身,看着雅昊思,四目相对,她的眼眸里爆发出了强势的占有欲,她的指尖勾缠着雅昊思的脸颊后冷笑道:“雅昊思,当初你选择我结婚,那就是一辈子,你休想甩下我,你也甩不下我,因为你这一辈子根本就离不开我!

  “何必......!”

  “你跟我说何必?”孟润曦冷笑的截住了雅昊思的话,她的眼眸掩饰不了情绪,她阴狠的冷笑:“雅昊思,你娶我的时候,为的是金诚,你看中的是我身后的势力,可是雅昊思,你忽略了,我孟润曦能让你起死回生,一样也能让你再度跌落地狱,包括你的那个心爱的俞亦然!”

  “你到底想干什么!”雅昊思怒喝,他看得出这个女人眼中疯狂的怒火。

  “干什么?呵呵,我没想干什么,雅昊思,你别逼我!”孟润曦狰狞的笑着,她白皙的脸对着雅昊思不再是温柔,而是露出了原本该有的强势。

  “对你,我也有歉意,所以,金诚集团,我可以给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我们离婚!”雅昊思以冷酷对待孟润曦的怒火。

  “雅昊思,你知道我要什么吗?”孟润曦忽然仰头冷笑。

  “你要什么,我给得起你,我都会给你!”雅昊思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孟润曦指着自己,她笑得眼角滑出了冰凉的泪水,她反手指着雅昊思道:“我孟润曦要什么没有?可我只要你雅昊思一个人!所以,你想离婚,你死了这条心吧雅昊思!我在告诉你一次,你离不开我!也休想离开我!”

  “我们的谈判算是破裂了吗?”见孟润曦这样子,雅昊思在也克制不住,他伸手将孟润曦从身边推开。

  “谈判?雅昊思,我们是夫妻,需要谈判吗?”孟润曦倒退了几步,阴狠的笑容依旧挂在脸上。

  雅昊思站起身,他冷笑道:“事已至此,我们真的不必要坚持,我真的不爱你,对不起了!我会召开记者见面会,向他们公布这一消息!”

  “不!”孟润曦忽然尖叫了起来,她保住了雅昊思,颤抖的尖叫道:“为什么这么对我,你不爱我,当初你和我结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你需要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对不起!”雅昊思再度对孟润曦说了这句话,他掰开了孟润曦的手。

  “我不会离婚的,雅昊思,我不会离婚的!”孟润曦跌坐在地面上,她看着雅昊思无情的离开了,可是她依旧是那么爱着那个男人!

  “不,我怎么会输给俞亦然那个一无是处,又疯疯癫癫的贱1人,我不会输,我孟润曦怎么会输!”孟润曦躺在了奢华的雅家客厅里,爆发出凄厉的尖叫。

  她的昊思,怎么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这绝对不可能!孟润曦这一刻,眼里的狼光顿显,她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女人,绝对不是,她会让雅昊思知道,他绝对的离不开她,绝对。

  而雅昊思走出了雅家,他深深的嘘了口气,和孟润曦提出了离婚,他忽然发现他的肩膀孟的一轻,虽然他知道,他即将要面对孟家的强权,以及南宫集团的虎视眈眈,但这一切算什么,此刻起,他只想带着俞亦然离开这里。

  坐进车里,雅昊思沉思了许久,最终才拿出电话按下了力昂的电话。

  “总裁,有什么吩咐?”力昂显然是在深夜接到了雅昊思的电话而惊讶不以。

  雅昊思的脸带着一种坚毅,他低沉道:“让李博散出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力昂愣住了。

  “我将和孟润曦离婚的消息!”雅昊思一字一顿的说道。

  “总裁,你真的要这么做!”力昂虽然有料到雅昊思早晚会走这一步,只是没想到会忽然这么快。

  “照我的吩咐去做,最好在明天早上能上各条报纸头条!”雅昊思冷冷的下了命令。他等不了了。

  “可是,总裁,您真的不考虑一下,现在真的不是时候,你难道没有考虑到金立刚成立,目前还不稳定依旧是挂靠这金诚,而您和孟总忽然离婚,这势必会打击到金诚的股价,这无疑是自找死路,这样金诚会被冲垮,恢复到三年前的局面,你这几年来的努力就白费了!”力昂惊慌的劝解道,他知道雅昊思现在是想要来个鱼死网破,在孟家和南宫家行动之前,先发制人。

  “照我的话去做!”雅昊思阁下这么句话后,就挂了电话,他看着车外的黑夜,他清楚的知道,现在他理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只要孟润曦不同意离婚,他永远也离不了,更何况孟润曦身后有一个山般强势的孟家,这消息会被封死的。他永远的会呗孟家掣肘,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所有,他只有先发制人,在孟家有所行动的时候,在Z国内掀起流言,继而召开记者大会,到那时他不会隐瞒俞亦然的存在,他会带她出现在世人面前,不管世界如何看待他。他只想告诉世人,他三年前,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第五十九章 冶总的心

  “呵呵......!”

  “少爷,您笑什么?”开车的小张忽然听见车后座的南宫冶发出嗤嗤的笑声时,忍不住的问道。

  南宫冶放下手中的报纸,拿下金框眼镜,轻笑道:“雅昊思竟然真的放出消息要和孟润曦离婚了!”

  “雅总裁不像是这么愚蠢的人才是!”小张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南宫冶呲之以鼻的说道:“有时候,自以为是很聪明的人也会做出最愚蠢的行为!”

  “那现在孟家应该人仰马翻才是!”小张再度没有经过大脑的开口说话。

  南宫冶眼眸一闪,他冷笑道:“小张,你越来越多嘴!”

  “抱歉少爷,那现在您是要去哪里!”小张的心露了一拍,他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

  “当然是南宫集团!”南宫冶冷笑道。

  “好的!”

  车在J城最繁华的街面上划过,南宫冶靠着椅背,单手抵着下颚,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车水马龙,他充满邪气的眼眸里有着光影在浮动。

  他当然知道,他的那颗棋子精神失常了。

  他当然知道,雅昊思的和俞亦然最近的一举一动。

  他的计划成功了一半,只是当听到那个女人,在离开不就后,就发疯了时,他想起她明媚的笑容时,一颗心竟然隐隐的疼了起来。

  但是,有什么办法,这个社会,尤其是商人,为了利益,牺牲一个女人算什么。

  他不是雅昊思,他是南宫冶,女人对于他来说,新鲜感一过,就如泥土都不如。

  鲜少会来南宫集团上班的南宫冶,忽然出现在南宫集团时,还是惹来了异议,尤其是集团内,那些翘首企盼了许久的美丽秘书们。

  “少爷,今天怎么这么好心情,来看我们呢!”

  “想你们呗,美丽的花儿们!”

  南宫冶随口一个油嘴滑舌的回应便惹来了一阵疯狂的尖叫,这对于他来说并不奇怪,只是他今天略微奇怪的,脚步匆匆的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伊洛斯,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南宫冶靠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迅速的拨打了一个电话。

  “好的,冶总!”电话另一边传出一个平和的男人声音。

  冶总这个称谓似乎是让南宫冶的眉头微微一皱,但他还是以一贯优雅兼并幽默的语调说道:“或许,我还是比较喜欢你称呼我为少爷!”

  电话的另一头,没有回应什么,电话却挂掉了,只是不多时,南宫冶的办公室门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南宫冶的手心里依旧握着电话。

  门推开来,一个面容严谨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从他的走路的脚步和神态就能看出这个人做事应该是那种凌厉而一丝不苟的人,他就是伊洛斯,南宫家族的管家,也兼并着南宫集团总裁,南宫冶父亲的秘书。

  伊洛斯在南宫冶面前没有丝毫的恭维,他拉开椅子,径直落座在南宫冶对面,并且打开了随身携带过来的电脑道:“冶总,正如你所料,最近因为对雅昊思不利的绯闻和负面新闻所致,金诚集团的股价不断下挫!”

  冶总.......!

  南宫冶靠在大背椅上,看着伊洛斯严谨的容颜,他忍不住的用手指掐了掐眉心后和闫瑞瑟的道:“伊洛斯,在说这些事之前,我能先和你谈论一下这个沉稳问题吗?”

  “冶总有什么意见?”伊洛斯从电脑前抬起脸,真色的看着南宫冶。

  “你能和别人一样,叫我少爷,或者南宫冶都行?”南宫冶忍无可忍的说道。

  “抱歉,这里是南宫集团,您是南宫集团的总经理,冶总没有逾越的地方!”伊洛斯推了推脸上的无框眼镜后平缓的说道。

  “你.......!”南宫冶的唇瓣略微有些许颤抖。

  伊洛斯似乎将南宫冶的神情收在了眼底,他冷哼出声:“不管你如何变现,有些事情改变不了!”

  南宫冶放在桌子下的手因为伊洛斯的这句话而握紧成了拳头,他知道伊洛斯所指的是什么,不过就是他的身份,冶总,呵呵,说得好听点是南宫集团的总经理的简称,说难听的,是野种!

  “冶总,我们切入主题,聊一聊我们关于金诚集团的事情!”伊洛斯的唇角荡起了冷笑,在他的眼中,这个南宫冶不过是南宫晴在外的私生子,不过是幸运的,南宫晴的原配生的长子不幸车祸罹难,南宫家后继无人而被带进南宫家的而已,说到底,也不过是个替身。

  “行,说吧,现在南宫集团背地里收购了多少金诚集团的股份了?”南宫冶吞下了一口恶气,尽管他现在眼底有怒火,但是没有办法,因为南宫晴那老头子,信赖伊洛斯比信任他这个当儿子的还深。

  “目前只有百分之十五!还是隐藏着收购,并没有曝光出来的。”伊洛斯简单扼要的说道。

  “才百分之十五!”南宫冶拧着眉心低沉说道。

  伊洛斯的手飞快的在电脑键盘上翻飞,并没有理会南宫冶的反应,而南宫冶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据我所知,孟润曦手中有金诚集团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雅昊思又百分之五十!”

  伊洛斯的手停止了,他抬起头,看着南宫冶道:“目前还有百分之十是在那些小散户手中,他们抱着观望的态度在看事态!”

  南宫冶听着伊洛斯的话,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断的在巨大的玻璃墙面前来回徘徊,脑袋在不断的飞转着,许久,他在玻璃墙幕前站住了脚步,看着窗外巨大的深渊,许久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脑海里浮了起来。

  “伊洛斯!”南宫冶忽然转过身来,看着眼前这个虽然看不起他,但是绝对是工作好帮手的男人。

  “说吧!”伊洛斯再度从电脑屏幕前抬头。

  “把我们手中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价打散,变成散户小份额,然后不断抛售!”南宫冶冷笑着。

  “你想扰乱市场!”伊洛斯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要知道这百分之十五可是好不容易才收购回来的。

  “没错,目前雅昊思要离婚,金诚的那些小股东应该跳脚了,原本股价就因为雅昊思最近传出病了的消息而狂跌,要是忽然出现抛售,坐不住了的小股东们该恐慌的跟着抛了!”南宫冶阴狠的说道。

  伊洛斯点点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到时候,我们在张大嘴,一次性吞了那百分之二十五!”

  “没错,也许能说服孟润曦,逼走雅昊思!”南宫冶阴狠的冷笑着。

  “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伊洛斯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个冷淡的笑意,伸手阖上电脑,收拾一切,起身正准备离去。

  “对了,老爷有事找你!”临出门之际,伊洛斯冷冷的对南宫冶说了这么句话。

  离开了南宫集团,南宫冶直接的让小张将他送到了位于郊区山顶Z国最顶尖的疗养院。

  装修奢华的疗养院,南宫冶并不陌生,他穿过大堂,直接的进入电梯,直达顶楼。

  “叮!”

  电梯一声响,随着电梯门缓缓的打开来,映入雅昊思眼底里是顶楼的露台,只是这个露台并非一般的露台,而是被人工扑成了高地不平的草坡,加之露面宽敞,不仅有小山坡,还有人工的小水泊,俨然就是一个私人的高尔夫小球场。

  不远处,一个面容看似有些许倦怠,黑发之中夹杂着白发的男人,正挥着球杆在击球,他就是南宫集团的主人,南宫晴。

  “爸!”南宫冶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叫唤了声。

  南宫晴看了眼南宫冶之后,一边将球击出去,一边低沉道:“我听伊洛斯说,难得你今天出现在了集团里了!”

  “伊洛斯真是您的一条好狗,一有风吹草动的,即刻狂吠着预警!”南宫冶冷冽的说道,原来他还没过来呢,伊洛斯就先来打报告了。

  “伊洛斯不仅是我的好狗,将来也会是你的好狗,就看你驾驭得住不!”南宫晴冷笑着看着儿子说道,顺势的将手中的球杆交给了助手后,转身走向一边的座位。

  “我听伊洛斯说,你最近在猛烈攻击金诚集团!”南宫晴低沉说道。

  “没错,我会让你知道,我不比伊洛斯差!”南宫冶轻哼。

  “比他强干什么呢,懂得利用他的强悍不就行了!”南宫晴冷笑道。

  “爸.......!”

  南宫冶刚要说什么时,南宫晴却伸手示意他住嘴,并借着说道:“你这样做,不就是跟你舅舅,还有孟润曦作对么!”

  “舅舅根本就是默许我这样做,因为他也知道雅昊思就是一条白眼狼,现在他也看到了,雅昊思即将要抛弃孟润曦!”南宫冶不屑的说道。

  “傻孩子,你还不够锻炼啊,说到底都是他女婿,孟润曦一句话的事儿,你不仅前功尽弃,还落了个不是,左右不是人!”南宫晴低沉冷笑。

  “爸,五年前没做到的事情,我就是要做到!”南宫冶忽然沉下了眼眸阴狠的说道。

  南宫晴叹了口气:“你有这个心是不错的,五年前,你也知道,你爸我费尽心思,甚至昧着良心和那孟翔做出那种龌蹉事情来,想的就是吞并金诚集团,到头来还不是功亏一篑,就因为孟润曦整个心里都装着雅昊思!”

  “所以,这一次怎么的都要让孟润曦彻底的离开雅昊思,只有这样,舅舅才会真心实意的帮我们整垮金诚!”南宫冶淡定说道。

  “谈何容易,润曦那孩子,一哭一闹的,孟翔的心就该软了!”南宫晴淡漠的说道。

  南宫冶深吸了口气道:“这一次应该不会了,雅昊思的事情做的太绝!”

  “希望是如此!这件事你好好的筹谋,现在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想知道!”南宫晴忽然说道。

  “爸,您想知道些什么?”南宫冶微微挑眉,他很想知道,南宫晴想要知道些什么。

  南宫晴喝了口茶之后,才说:“我听伊洛斯说,最近孟翔一直想要撮合你和潘薇儿的婚事!我们整个家族都欣然接受和等待着,只是你一直在抗拒!”

  南宫冶一听是这件事的时候,他简直就是跳起来说道:“凭什么,要我娶潘薇儿来巩固孟家的政治地位?”

  “我觉得,娶潘薇儿不是在巩固孟家的地位,而是会让我们南宫家多一道靠山懂么!”南宫晴低沉的说着,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他没有南宫冶的那种浮躁,反而是慢理丝条的。

  南宫冶沉静下来,看着自己的父亲,他不懂的这句话的含义,而南宫晴扭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儿子道:“现如今,我们南宫家最大的靠山是你舅舅,也就是孟家!但是目前五年一次的大选在即,孟家能不能继续把持还不一定,加之最近孟家负面新闻不断,如果一旦败选,不管是金诚也好,南宫集团都好,那势必会有一场不小的震动,好比当年俞孟两家的相争下的金诚集团!”

  “所以,现在舅舅拼命的拉拢潘家!甚至不惜要我去攀附潘家,好在他大选的时候能有一股得力的支持?!”南宫冶吸了口气说道。

  “你还是不懂,这不是在为孟家攀附潘家,而是在为我们南宫家在某一条后路,你必须明白,不管到时谁得势都好,潘家是立于不败的地位,也就是说,潘家虽然没有把持政局,但是潘家的地位是不容小看,也不是谁能动摇得了的!”

  “呼......,我明白了,爸,你是想说,不管孟家有没有继续得势都好,攀上潘家,我们就如同攀上了一座稳固的大山!”南宫冶嘘了口气。

  “是,我们只为南宫家族自己开路!”南宫晴冷冽一笑,自从孟翔为了自己女儿而再度让金诚在雅昊思手中东山再起之后,他就觉得孟家绝非可靠,所以,难得这一次孟翔那越老越糊涂的家伙,竟然想利用南宫冶去拉拢潘家来稳固权势。他们南宫家何不借力用力,用孟翔来替南宫家的后路开道,毕竟孟家的权势不是永恒的,总会有失去的一天,而潘家虽然对外早就号称不理政事,可背后谁都知道,潘家地位在Z国,一言九鼎的资格,是任何人都动摇不定的稳固。

  南宫冶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开口道:“爸,我懂了,但是,我还是不接受潘薇儿,我会向你证明,南宫家的实力不需要靠外援,更不需要像雅昊思哪样,为了东山再起,而去娶一个强权的女人。

  ”呵呵......,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当初雅昊思如若没有娶孟润曦,那金诚早就是我们的囊中物!不过也不急,因为我们南宫集团还不至于跟当年的金诚集团哪样!“南宫晴冷笑着。

  南宫冶豁然起身,他忽然觉得他有点窒息,不起身道:“爸,我还有点事,先告辞!”

  “去吧,年轻就是好!”南宫晴有手抓了抓半百了的头发后,仰头轻笑。

  “您好好养着吧!”南宫冶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转身离去。而他身后的南宫晴却冷笑了起来,他哪里是病了,他只不过是装病,在躲着孟翔呢,这南宫冶一再的推却孟翔的注意,他也没办法,在怎么说,现在也不好撕破脸皮,所以无奈之下,南宫晴只能住进了疗养院,以养病这个借口躲开了,至于集团内的事就全部交由伊洛斯去打理了。

  南宫冶离开了顶楼,搭乘电梯,一直到了楼下,刚刚走出电梯时,却正好撞见了一个身影,闪了过去。

  “雅昊思!”南宫冶一愣,雅昊思来这个地方干什么!好奇之下,南宫冶悄悄的,远远的跟在了雅昊思的身后,一路尾随。

  从雅家出来之后,并没有回俞家庄园的雅昊思,满脸的疲惫与劳累,或许是心中的杂念太多而导致他没有发觉身后有一双不善意的目光在追随着。

  直接的来到了俞亦然妈妈的病房,雅昊思示意让看守在门前的护士离开后,直接的推门走了进去。

  当雅昊思走进了病房时,南宫冶快步上前,顺势的那起护士小姐前台的备案。

  “于夫人?”南宫冶看见这三个字的时候,瞬间明白了过来,俞亦然的妈妈原来是藏在了这个地方!虽然他知道俞夫人还活着,也知道俞亦然因为这个原因而受困雅昊思,但是他还没有发现,原来俞夫人是藏在这里!

  放下备案表,南宫冶悄悄的靠近了病房的门叶,推开了一道门缝,他想知道雅昊思,过来这里是想干什么。

  而雅昊思进入病房之后,他站立在俞夫人的病房前,此时此刻,他看着那枯瘦得几乎不成人形的女人,眼里的神情是复杂着的。

  他恨这个女人,曾经他将这股刻骨的恨转移到了俞亦然的身上,可是如今,他发现,他在也恨不起俞亦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一道感情才好。

  病房里的医疗器械发出滴答的声音,雅昊思在沉默了许久之后,他还是蹲下身,犹豫了许久,才探出手,握住了俞夫人骨瘦如柴的手,并低沉道:“俞妈妈,我很恨你们,但是,请你放心,我不会将对你们的恨延续在然然身上了,我会善待她,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我会照顾她一生一世,你们可以放心!”

  俞夫人依旧是那副样子,她半睁着眼,灰白的眼眸里,忽然似乎有水意在转动。雅昊思抬头的瞬间,似乎看到了,他的表情有些许的诧异,他睁大了双眼,看着俞夫人眼里的水意逐渐汇聚在了一起之后,竟然滑出了眼眶。

  雅昊思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他以为是幻觉,但是俞夫人枯瘦的脸颊上那一道醒目的水痕提醒着他这是真的。

  “俞妈妈,你听得到我讲话!”雅昊思激动的伸手摇晃了一下俞夫人,因为这几年来,俞夫人几乎都如同一块木头一样,丝毫没有生气的活着。现在竟然流下了眼泪,那说明她还有知觉。

  可雅昊思摇晃了那么几下,俞夫人依旧还是老样子,半睁着眼睛躺着,无奈之下雅昊思只能拼命的按动这床沿的按钮,叫来了医生。毕竟这一发现,或许能查出俞夫人的病情有新进展,这对俞亦然的精神恢复或许有帮助。

  而门外的南宫冶在大波的医护人员赶到后,他转身离开了,刚刚雅昊思对俞夫人说的那些话,他听得到。

  忽然觉得,很好笑,他恨俞家什么呢,俞家比他们雅家可怜多了。不过怪谁呢,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59章 我们离婚吧   黑夜笼罩着俞家庄园,俞亦然在黑暗里就如同躁动的野兽,衣衫不整,露出的肌肤还有刚刚一场云雨后的痕迹。   “宴青......,宴青不会死,绝对不会”俞亦然不断的在重复这样的一句话。   而雅昊思,他靠 2013-10-14 17:28: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