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1章 孩子是总裁的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29:37    状态:已完结
  隐藏在树林后的俞家庄园有一丝的灰暗,尽管阳光灿烂着。

  别墅客厅内,俞亦然呆呆的坐在客厅里,手里抱着枕头,脸上的表情,一会哭,一会笑着,诡异非常。

  她的衣物还是今天早上,梅姨替她穿好的,脖颈上还留有昨夜雅昊思强要她时留下的允咬痕迹。

  “呵呵......!宴青.......,呵呵,宝宝......!”

  她的笑声在宽敞的俞家庄园里回响着,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梅姨站在不远处,看着独坐在沙发上的俞亦然,她无可奈何的摇头叹口气。

  “梅姨,这餐桌好好的,为什么要换!”手下人走了进来,看着崭新的座椅不解的问道。

  梅姨回过神,走回餐厅,看着长方形的餐桌道:“这餐桌,边角太利,万一撞伤俞小姐就不好了!总裁早就吩咐要换了的!”

  “哦,明白,那我们就抬出去了啊!”手下人再次问了一句。

  “行吧,反正法国定制的圆桌都到了!”

  梅姨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看着手下四五个人吃力的将做工精美的餐桌抬了起来往外走。

  餐桌被搬走了,原来的位置有那么一点灰尘,梅姨反正闲着也没事做,她自己拿着扫把过去准备打扫。

  可这时候,梅姨的眼睛忽然有点发直,她看到了那一点灰尘下,有一颗蓝色的小药丸。那抹颜色在灰尘里,蓝的真是触目惊心。

  梅姨手中的扫把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她忽然僵直了腰身,扭头看出去,看了看坐在客厅里的俞亦然后,俯下身,捡起那颗小药丸后,发了疯的朝俞亦然奔了过去。

  “俞小姐,告诉我,你多久没有吃过这个东西了!”梅姨可不管俞亦然现在的精神状态。她记得,最后一次让俞亦然吃这个药丸的时候,她药丸放在了餐台上的,每个月不多不少就给一个,怎么餐台下会有一个!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俞亦然吃漏了,或者这个药丸掉了,她没吃!那没吃的结果......!梅姨想到这个结果的时候,她的脊背有点发凉。

  俞亦然睁着涣散的眼眸,看着梅姨手中的那颗蓝色的小药丸时,她咯咯的发出渗人的冷笑后,拿过梅姨手心里的药丸扔进了嘴里。

  “我吃......,我吃!”

  “吐出来,这不能吃的!”

  梅姨使劲的扣着俞亦然的嘴巴,想要将那脏兮兮的药丸抠出来,可是让俞亦然吞下去了。

  “你到底有没有吃,到底有没有吃!”梅姨忍不住了,抓住了俞亦然的肩膀摇晃着,俞亦然如果没吃,那么就意味着,那个被雅昊思流掉的孩子,根本就是雅昊思自己的亲生骨肉。

  “我吃啦,我吃啦,我才不想要那个魔鬼的孩子,我要宴青的孩子!”俞亦然依旧咯咯的冷笑着。

  梅姨豁然起身,她等不及了,甚至来不及换身衣服就叫了司机,她要去医院证实一下。

  可当她来到医院,翻看到俞亦然的病历时,她浑浊的眼泪顿时滑落了下来。

  孩子两个多月呢......,两个多月前,俞亦然或许压根就还没认识那个叫宴青的男人呢!怎么就会怀上那个男人的孩子。

  梅姨浑浑噩噩的带着病例回到俞家庄园时,俞亦然依旧是如同刚刚她出门时的样子,呆坐在沙发上。

  看到俞亦然这个样子的时候,梅姨在也忍不住了,她扑上去抓住了俞亦然的肩膀道:“为什么不说啊!”

  “别碰我,别碰我!”俞亦然拼命的往后退着。

  “作孽啊,你们真是作孽啊,孩子都两个多月呢!”梅姨的脸颊滑落了泪水。

  “胡说呢,宴青的孩子,一个月都不到!”俞亦然笑眯眯的将手放在了小腹上,眼泪如泉涌般的滑落在了她的笑颜上。

  “孩子都两个多月啦,你不可能不知道,还是你自己故意不说的?”梅姨忍不住的将病历甩在了俞亦然的脸上,因为她觉得,这种事情,作为一个女人不可能不知道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压根就是故意的,不愿意留下雅昊思的孩子,那么她现在还装疯作傻干什么!是在折磨雅昊思报复么,难道她就没看到雅昊思为了她的病痛不欲生么。

  俞亦然呆呆的看着梅姨,又拿着病历在手里把玩着,嘴里还呢喃道:“宴青听到孩子的时候,可高兴了呢.”

  “住口,孩子根本就不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孩子是总裁的!”梅姨嘶吼道。

  俞亦然狂笑的指着自己道:“胡说!怎么会是那个恶魔的呢?我哭着求他不要杀孩子呢,我哭着跟他说过,孩子可能是他的呢,可是他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杀了宴青的孩子呢!”

  “你们真是作孽啊,斗气都拿一个孩子来斗气!这孩子明明就是总裁的,你为什么不说你没吃药,为什么不说!”梅姨的手不断的拍打着俞亦然。

  俞亦然的眼眸忽然有些许发愣,她的手有点颤抖,她忽然发了疯的翻着病历,嘴里呢喃着:“我没吃药啊,我没吃药......!”

  “孩子是总裁的,孩子是雅昊思的啊,不关那男人的事!”梅姨悲哀的哭泣着。

  “哈......,哈哈.......,哈哈!”俞亦然忽然一把将病历撕碎了,她狂笑不已,缩起了双膝,将自己抱得紧紧的。

  “你为什么早不说,为什么不说!”梅姨呵斥着,此时此刻,她眼中的俞亦然就是在装疯卖傻了而已。

  孩子不是他的,他发现了,所以他离开了?俞亦然忽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尖叫不已,这一刻,她想起了那日她站在这个熟悉的地方,拿药,喝水,可药没吃成,掉了,她转身就离开了。

  她看着病历上,白纸黑字,明明白白的写着胎儿八周。

  一瞬间的,她破碎的心忽然被一股报复了的快感治愈。虽然这种治愈办法很残忍。

  但是那个魔鬼,怎么都会猜不到吧,他亲手扼杀的孩子,还真的是他的!

  别怪她狠,她很高兴,这恶魔的孩子离开她的身体,离开得干干净净的,真好!

  “哈哈......!”

  俞亦然狂笑着在宽敞的客厅里徘徊着,她跌跌撞撞的顺着走廊,走回了自己的卧室,将自己关了起来。

  梅姨忍不住自己内心为雅家的第三代竟然就这么被扼杀而痛苦的哭泣,她正想找俞亦然说个明白的时候,起身的瞬间却愣住了。

  雅昊思双眼发红的站在了门边,看他的表情,很显然刚刚所有的一切,他都听到了。

  “总裁.......!”梅姨抹了抹脸颊上的泪痕。

  “别逼她了,她自己不知道,她以为那孩子就是宴青的,一直到现在都这么以为,要是她知道孩子是我的,她不会疯!”雅昊思默默的说道,他的声音带着颤抖。

  “那总裁你......!”梅姨忽然惊恐的看着雅昊思,她似乎从雅昊思最近的表现里知道了些什么。

  雅昊思在也抵挡不住那种悲伤,他缓缓的蹲下身,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肩膀不断的颤抖。

  “总裁,你是什么时候知道,那孩子就是你的骨肉的!”梅姨的声音同样颤抖着。

  “从她失踪回来后,我就知道了!”雅昊思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那么的崩溃,他被内心的痛苦压制得就快要死去。

  “作孽,我早就说这是作孽的了!如果当初,你不那么坚决,留下一丝善念,现在俞小姐不会疯,孩子也在,那该多好!”梅姨厉声的指着雅昊思,这还是第一次。

  “这是我的报应!”

  雅昊思嘶哑而哀伤的说道。他不仅亲手将俞亦然抓到了产房,亲口下令拿掉孩子,还站在那里看着孩子一点一点被取出来的样子。

  梅姨看着痛苦不堪的雅昊思,她悲伤的在雅昊思面前蹲下身,如同长辈一样的伸出手抚摸着雅昊思,就像是在怜惜一个难过的孩子一样。梅姨说:“补偿她吧,用尽你的爱弥补她,也救赎你的错误!”

  俞家别墅似乎瞬间的被悲伤划分为两个区域,一个客厅,一个为卧室。

  俞亦然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黑暗的卧室里,苍白的脸,空洞的眼,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放在沙发上的巨大玩偶。

  雅昊思摇摇晃晃的走了上来,推开门,一道光影透了过去,他看见了她的瘦弱的背影,悲伤再度涌上了心尖。

  几步路,犹如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雅昊思在俞亦然面前蹲下身,看着俞亦然清冽的容颜,他忽然抱住了俞亦然的大腿,将头搁在俞亦然的怀中。

  “然然,原谅我......!”

  “原谅,呵呵......!我为什么要原谅你?”

  俞亦然忽然的冷笑让雅昊思瞬间睁大了双眼,他抬起头来,在黑暗之中对上了俞亦然的双眼,一瞬间的,心尖被一种狂喜淹没。

  她醒了......,她终于从她自己的世界里醒了。

  俞亦然冷笑的探出手来,抚摸着雅昊思的眉宇,阴森森的讥讽道:“原谅你什么,原谅你杀了自己的孩子,可笑!”

  雅昊思抓住了俞亦然的手,颤抖道:“我离婚,然后我们结婚,我们离开这里!”

  “呵,呵呵......!”俞亦然忽然抽出被雅昊思抓着的手,狠狠撩在了雅昊思的脸颊上,她仰头大笑,看着雅昊思错愕的样子,她道:“雅昊思,你还当我是那么好骗的人,或许五年前,十年之前,你这样说,我会很高兴的和你抱成一团,可是现在,我只想问你,亲手杀掉自己孩子的滋味如何?是不是很不好受?”

  “俞亦然,嫁给我,我向你求婚!”雅昊思抱着俞亦然大声的嘶吼。

  “呵呵,雅昊思,到现在我看你,依旧还是那么可怜,记得我说过么,我卖身是为了妈妈的命,你呢,别忘了,你卖身给了孟润曦,为的是什么,说到底你比我还不堪,比我还可怜的寄人篱下!”俞亦然推开推开了雅昊思发了疯的嘲讽着。

  “要如何,你才能原谅我!”雅昊思几乎跪着抱住了俞亦然的腿,亦如当初俞亦然在医院抱着他腿时的样子。

  俞亦然的脸因为笑而变得有些许狰狞,她一字一句道:“把宴青还给我!”

  宴青,一听这个名字的时候,雅昊思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竖起来,他的心迅速裂开一道缝,犹如万丈深渊的峡谷。他绝对不会把真相告诉俞亦然,她不想看到她受第二次伤害。

  “他在哪里,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俞亦然厉声的质问着。

  “呵呵......!”雅昊思忽然冷笑了起来,他仰起头,看着俞亦然道:“宴青,这个世界不再有宴青这个人存在,你懂么!”

  俞亦然一听雅昊思这样说的时候,她的全身血液瞬间凝固,她俯下身,抓着雅昊思的衣襟道:“你到底把宴青怎么了!”

  “俞亦然,你觉得,一个让你背叛我的男人,有什么下场!”雅昊思嗤嗤的冷笑了起来,事到如今,他依旧只能将所有事情揽在身上,这就是他的报应。

  “不.......,你对宴青做了什么!”俞亦然的眼眸里盛放出惊恐。

  “我要一个人的命应该很容易,你的宴青从这个世界消息了,所以,你想见他,下辈子吧!”雅昊思的脸色似乎恢复了以往的无情,没错关于宴青这个人,他只能无情对待俞亦然,因为这宴青只会是俞亦然的伤,他最好的下场就是死了。

  “不......,你骗我,你骗我!”俞亦然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惊诧的睁大了双眼,她不信,可是雅昊思的手段,容不得她不信。

  “呵呵,忘了他吧,和我在一起,我会和你结婚!”雅昊思冷笑的看着俞亦然,可笑容的背后,他的眼眸深处的悲伤并不亚于俞亦然。

  “我恨你!”凄厉的尖叫之后,俞亦然忽然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并推开雅昊思,发了疯般的夺门而出。

  雅昊思并没有去追逐俞亦然,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他整个人无力的躺在了柔软的地毯上,眼泪划过了他的眼眸,他这是在赎罪。

  手摸出了电话,打通了力昂的电话。

  “力昂,发布消息,明天下午三点,我要召开记者会!无须任何证件,是个记者都能参加。”

  “.......是!”力昂在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许久,最终才简短的回答了雅昊思。

  而当雅昊思刚刚挂了电话时,梅姨却慌慌张张的跑了上来道:“总裁,不好了,俞小姐跑出去了.”

  雅昊思不为所动的看着梅姨道:“她难过就让她跑出去透一透气,反正她妈妈在疗养院,她跑不了!”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61章 孩子是总裁的   隐藏在树林后的俞家庄园有一丝的灰暗,尽管阳光灿烂着。   别墅客厅内,俞亦然呆呆的坐在客厅里,手里抱着枕头,脸上的表情,一会哭,一会笑着,诡异非常。   她的衣物还是今天早上,梅姨替她穿好的,脖颈上 2013-10-14 17:29:3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