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0章 无须低调的潘家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33:59    状态:已完结
  贺潞安做了一个沉长的梦,那个梦里,许久没有出现的宴青,紧紧的抱着她,习惯性的将脸搁在她的颈窝,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愉悦。

  只是宴青忽然不见了,如同一缕清风,一眨眼就消失了。

  “不.......!”

  睡梦里的贺潞安皱着眉头,焦躁的摇着头。

  “不,不要走!”贺潞安忽然睁开了涨红的眼眸,可睁开的一瞬间,眼眸之中原本的换乱,却一下子沉淀了下来。

  她从淹没整个人的复古大花床单里坐起身,脑袋的沉痛让她忍不住的用手掐了掐眉心,继而身体酸疼的几乎散架的状况让她抽了口气。

  环顾一下还不太熟悉的环境,贺潞安知道,这里是酒店的套房,看着半透的窗帘隐约透着的阳光,贺潞安知道是早晨。

  踏下床,酸疼的身体让她几乎站不住脚,更有一种眩晕在头脑里作怪。

  忍着不适,贺潞安走出了卧室,却在门口站住了,她看见正坐在客厅悠闲的翻着报纸喝着咖啡的贺佐时,脸上闪过一丝的诧异。

  贺佐一身休闲打扮,他从报纸里抬起头,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贺潞安时,温和一笑:“醒了!”

  “哥哥,你来多久了?”贺潞安狐疑的问了一下,因为现在是清晨。

  “两天!”贺佐收起报纸依旧笑的温和,可是这个答案却让贺潞安一愣。

  贺佐似乎看出了贺潞安的困惑,他站起身道:“丫头,你睡了两天!”

  “两天!”贺潞安拍了一下脑袋,睡了这么久,难怪她会觉得头疼。

  “吃点东西吧,记住,以后别喝那么多酒,这样不安全!”贺佐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哦,前晚酒会是我失态了!”贺潞安歉意一笑,她还是记得她在酒会猛喝烈酒的事的。

  贺佐无所谓的摆摆肩膀,轻松一笑:“知道错就好,快吃点东西,然后跟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贺潞安问道。

  贺佐眼皮都没抬起来的说道:“潘家!”

  “潘家!”

  “嗯!“贺潞安点点头,转身走回卧室洗漱。

  浴室里,当她脱去衣裳的时候,热水打在她身上,她低头看着身上若隐若现的红痕时,有一丝丝的诧异,却也不当一回事,既然佐哥哥所她睡了两天,那就是一定的,佐哥哥从来不会骗人。

  从浴室里出来,贺潞安简单的化了个淡妆,将头发盘了起来,然后换上了一身高贵却不失简洁的洋装短裙,绝对符合贺家大小姐的身份。

  再度走出卧室,坐在餐桌,贺佐又在看报纸,他从报纸里抬起头来,看了眼贺潞安后轻笑道:“漂亮!”

  “哥哥真爱开玩笑!”贺潞安咧嘴轻笑。

  贺佐道:“我说的是事实!”

  贺潞安没有在和贺佐搭话,因为她实在是饿了。

  “潞安,我派两个保镖给你吧!”沉静许久,贺佐忽然开口说道。

  “为什么?哥哥认为我不安全?”贺潞安狐疑道。

  “倒不是,但是有防备总比没有的好,在怎么说,贺氏的身份实在太招摇!”贺佐低沉说道。

  “好吧!”贺潞安虽然觉得怪怪的,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了。

  贺佐继续说道:“在来说说潘家吧,你应该也知道,明面上,潘家人不沾染政坛的事情,可是其实潘耀明,人称潘老,实际上才是政坛背后的老大,当年你爸爸是他的门生,现在孟氏一样也是!”

  “所以呢!”贺潞安喝了口咖啡,对于潘家的底细,她也早就一清二楚。

  “潘老的一句话,决定了一个人的从政的道路,也是Z国背后不可违逆的权威,这一次贺氏能重回Z国,背后我拉拢潘家没少费工夫,当然潘家也看中了贺氏在国际上的影响!”贺佐低沉的说道。

  贺潞安眼眸一沉,她道:“哥哥,既然孟氏是潘老亲手扶持起来的,现在我们拉拢潘家有用么!”

  贺佐听到贺潞安这么说的时候,他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潞安,这你就不懂了,政坛和商场一样,无非讲究利益二字!当初潘老睁只眼闭只眼的看着孟氏攻击你父亲,无非是他知道拿捏分寸,不得罪人,也不扶持谁,任由你们争抢个你死我活,谁得势了,他才出来支持谁,反正他心中有数,这也是他潘家这么些年来屹立不倒的原因!”

  “所以对付孟氏,就算潘老知道也无所谓!”贺潞安品尝了口咖啡后冷笑的说道。

  “是的,谁当政,对于潘家来说无所谓!据我所知,潘老对孟家掌权早有所不满,这一次孟翔能连任,靠的是南宫冶和潘薇儿的婚事拉拢!”

  “利益婚姻!”贺潞安再度冷笑,想当初那南宫冶不是自信十足不会像雅昊思哪样用婚姻来维护利益,没想到还是一丘之貉。

  贺佐继续说道:“别以为南宫家就只是为了孟家,其实他们也自认有自己的野心!他们也一心的想要拉拢一个比孟家更硬更结实的靠山!”

  “哥哥,你不用说了,让我来说吧,潘家,孟家,南宫家这三家人看似关系紧密的连接在一起,孟家向拉拢潘家巩固地位,所以迫不及待的拉上南宫家,而南宫家表面上是为了帮助孟家巩固政权,其实暗地里为了自己的后路,所以这个三角形其实并不圆满,真正结合在一起的是潘家和南宫家,而孟家早就被划分在了三角形之外,随时会被孤立!

  贺佐点点头道:“对的,现在如果传出孟家出点什么丑闻,潘家和南宫家立刻就会倒戈相向,因为他们压根就不需要孟家!”

  “孟家一倒,金诚再是无坚不摧的,也抵挡不住流言,亦如当年,也比当年严重,金诚的总裁作为孟家的女婿,自然逃脱不了干系!”贺潞安挑眉说道。

  “对,所以,潞安,贺氏在Z国立足,并非是急于成立一个门户,而是该仔细想想,应该怎么替孟家制造点丑闻,让孟家权威树倒猢狲散,金诚自然也脱不了干系!”贺佐简单明了的说着。

  “这还不容易,跟孟翔当年对付我爹哋哪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贺潞安阴狠的笑着。

  “不急!”贺佐走过去搂着贺潞安笑得一脸温和,他道:“走吧,在这之前,我们可是要先和潘家打好关系!”

  “你不是说要去拜访 潘家么,现在就去吧!”贺潞安笑的冷冽。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害她俞家家破人亡的孟氏会有什么下场,而去她也非常迫切的想要看着雅昊思失去他最为看重的金诚集团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丧家之犬的样子。

  ------------------------

  潘家的仿古欧式别墅屹立在山坡上,就如同是中世纪欧洲大陆上的那些贵族的城堡!

  贺潞安坐在车里,透过车窗,看着远处那栋显眼的建筑,她淡然一笑。

  “你笑什么!”同坐车内的贺佐听到贺潞安的笑声时,他扭过头来问道。

  贺潞安冷笑:“潘家还真是不低调,我们还在山脚下就已经看到潘宅了!”

  贺佐听了贺潞安的话,顺着看出去,他看着那栋占地宽广的青灰色建筑时,他淡然一笑:“潘家根本就无须低调,他的门生遍布天下,压根就没有人能撼动潘家的地位!”

  “呵呵.......!”贺潞安轻轻一笑,看了一眼那建筑之后,在也不多言一句。

  黑色的房车一路盘山而上,一直到了一处平原前,被一道雕花的铁门挡在了门外。

  司机下车与门卫沟通了几句后,铁门缓缓打开,车驶入铁门内,映入眼帘的平原山坡,山坡被装点成了花园,如同迷宫一样分布的低矮灌木丛,被修饰的边角整齐,山坡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不远处的蔷薇花架,傲放的花儿层层叠叠的美得让人叹息,而在看过去,高高的台阶上,就是潘家那栋庞大的城堡,所以这个欧式园林为了和那栋庞大的建筑相呼应而营造出,欧洲特用的皇家园林样式。

  “贺先生,大小姐,到了!”司机在巨大的门廊前停住了车,扭头对贺佐和贺潞安说道。

  与此同时,从潘家内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管家模样的男人,上前来,打来车门,俯首对贺佐恭敬说道:“贺先生,潘老等您很久了,快请进!”

  “让潘老等,真是抱歉!”贺佐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后,扭过头对贺潞安道:“潞安,走吧!”

  “好的哥哥!”此时此刻的贺潞安,乖的就如同是个听话的小女孩。

  被管家领进了潘家,潘家的奢华自然不是一般言语能够形容,贺潞安沉静的跟在贺佐身后,走过宽敞却又点冰冷的客厅。

  大理石打造的地面,回荡着走过去发出的清脆声音,与寂静的客厅形成强烈的对比。

  当走过大厅,管家直接将贺佐和贺潞安引领到了后花园时,贺潞安才发现,俞家庄园与这里相比较,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因为仅仅这后花园,就能容纳一个湖泊。

  不等贺潞安反应过来,贺佐已经迈开脚步朝湖泊正中央的八角亭走了过去,贺潞安定睛一看,八角亭里有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正在垂钓。

  “潞安,过来!”已经和那男人寒暄过了的贺佐,朝呆立在一边的贺潞安招了招手。

  “潞安,这就是你潘伯父!”贺佐将走过来的贺潞安拉倒了花白头发男人面前。

  “潘伯父,你好!”贺潞安见贺佐态度都那么谦卑时,她俯首乖乖的打了声招呼。

  “这就是潞安,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不过还是真人漂亮!”潘耀明精明的眼神扫视了一眼贺潞安,眼底微微有一丝的诧异闪现。

  贺潞安眉心微微一皱,因为与潘老的对视之间,她看到了他眼底的流光,但是她还是咧嘴一笑:“潘伯父夸奖,谁不知道薇儿是Z国的第一美人!”

  “啧,说道薇儿这丫头,我就上火!整天只知道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哪像潞安,年纪轻轻的就将要出席贺氏Z国集团的总裁!”

  潘老一听到唯一的女儿时,他的神色一变。人人都说他潘老权势顶天,可惜没有后传之人,因为他只有一个女儿,但是这个女儿却只喜欢花天酒地,压根就不是个可造之材。

  贺佐接过话题,他在潘老的身边坐下来,轻笑道:“现在年轻人有年轻人自己的想法,您不是还有个得力的未来女婿么!”

  “你是说冶儿!”说到南宫冶,潘老的眉头才稍微的舒展开来,薇儿再不济,可也算是找了个得力的丈夫,也算是未来有个保障。

  “南宫冶也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能力有目共睹的,这些年,他不也将南宫集团打理得风生水起么!”贺佐淡然说道,他自动忽略了南宫冶在外花名不输给潘薇儿的事,反正那两人是臭味相投,一丘之貉,天生的一对。

  “呵呵......,可惜你看不上我家薇儿!“潘老忽然这样的开口直接说道,这句话也瞬间的让气氛略显尴尬,其实在一年多前,潘薇儿还没与南宫冶订婚的时候,那时候贺佐来潘家拜访,潘老就有意提起这件事,只可惜贺佐拒绝了。

  陷入了尴尬,连贺佐都不知道如何斡旋,他更猜不透潘老说这句话的意思,一时之间,谈话似乎陷入了僵局,而贺潞安在一边看着也不好插嘴,因为来之前贺佐就吩咐过她,只需要在旁边看着,不需要插嘴。但她也在瞬间看出了,潘老的弱点就是潘薇儿。

  潘薇儿她几年前是见识过了,确实只是个刁钻跋扈的大小姐,身边围绕着的人都是想要拉拢潘家的人,被众星拱月一样的捧着的酒囊饭袋草包一个!

  就在全世界平静,各怀心思的时候,潘老忽然再度开口了,他没有看贺佐,只是平静道:“贺佐,一年之前你来拜访我,和现在拜访我的目的是一样的,我算是默许你们贺氏再度重返Z国,因为这对经济上也一样有好处!但是,我不希望Z国的平衡被打破!”

  “Z国的平衡!潘老意指为何?”贺佐微微的皱了眉头。

  潘耀明收起上钩的鱼儿后,再度将鱼钩抛入湖水之中,继而低沉道:“现如今,Z国的两大商业巨头是金诚和南宫,虽然我也知道他们暗里没少斗争,但是总的来说,明面上是相安无事,毕竟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如今你们贺氏忽然杀回来,这种平衡似乎很难以维持!

  贺佐看了眼身边的贺潞安,在看看潘老后低吟轻笑:“潘老的意思我懂,维护这种平衡的是孟氏!”

  “我没这说!”当贺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潘耀明的眉尾微微一挑,语带笑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贺佐依旧淡定,他深吸了口气:“太阳落下,月亮升起,平衡什么时候会破过!”

  “呵呵......!”

  一语道破天机,懂的人自然听得明白,潘老只是微笑,并没在回应,似乎是默许了。

  贺佐收住了清风般的笑容,看着潘耀明后,淡然一笑:“不打扰潘老做渔翁的雅兴,贺佐告辞!”

  “潞安,走了!”

  “贺佐,站住!”

  贺佐招来贺潞安,正准备走时,潘耀明忽然起身了,他没有转过身,只是直接开口:“太阳陨落无所谓,我只想要月光下的星星闪耀Z国!”

  贺佐的唇瓣咧出了一抹笑容,他搂着贺潞安,一边走下台阶,一边回复潘老:“懂了!”

  “哥哥,这星星会是南宫家?”贺潞安将信将疑的问道。

  “那是当然,潘老算是认可了将来孟家在Z国可有可无的地位,但是他必须要保证他的女儿的未来!”贺佐冷笑道。

  “哦,弃车保帅,姜还是老的辣!”贺潞安冷冷一笑。

  “谁要孟家近几年那么猖狂,越来越不把潘家放在眼底,若不是南宫家的面子,孟家想连任,那是做梦!”贺佐淡然一笑。

  “呵呵,我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孟家树倒猢狲散的样子!”贺潞安说这句话的时候包裹了满满的恨意,从贺佐的嘴里,她知道了父亲倒台的罪名,其实都是孟家强按上去的,他们利用流言逼死了父亲,所以这让她家破人亡的仇怎么能不报,这一报,也顺带的将她的满腹苦痛一并还给了雅昊思,因为孟家一倒,雅昊思自然的也逃脱不了关系!

  “现在不说这些,对了潞安,看中了哪里作为贺氏的Z国集团地址了没?”贺佐忽然问道。

  “嗯,最佳的地点当然是金诚集团的帝国大楼!不过那只是最终的目标,现在先和他并驾齐驱,就他对面的张氏吧!”贺潞安冷笑道,听不到任何的感情1色彩。

  贺佐眼眸里闪过一丝的光芒,但是他淡然道:“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哥哥支持你!”

  “谢谢哥哥!”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70章 无须低调的潘家   贺潞安做了一个沉长的梦,那个梦里,许久没有出现的宴青,紧紧的抱着她,习惯性的将脸搁在她的颈窝,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愉悦。   只是宴青忽然不见了,如同一缕清风,一眨眼就消失了。   “不... 2013-10-14 17:33:5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