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3章 再见妈妈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35:26    状态:已完结
  “总裁,您说那贺潞安真的是俞小姐吗?”

  俞家别墅内,深刻不安的梅姨问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话,因为她早就从报纸上看见了贺潞安的照片,真的如同力昂说的那样,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吧!”这是雅昊思的回答。

  此刻雅昊思穿着黑色西装,他一言不发的坐在俞家庄园的大厅,面对大门口,他在等一个人。

  她会出现的,一定会!

  她一定会来!

  雅昊思扭头看了看身后桌几上的一个用黑布蒙着的匣子。

  几朵白色的菊花放在黑布上,多了一道凄凉,旁边摆着的照片里,一个面容姣美的夫人正巧笑嫣然的看着一切。

  “总裁!”

  力昂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雅昊思低哑的问道。

  “您没看电视吗?今天是贺氏正是吞并张氏企业的日子,张氏企业会在今天正式更名为贺氏,贺潞安将会出席现场发布会,而刚刚张信从张氏企业顶楼跳下来了!”力昂一口气将所有话说出来顺便拿起了遥控器,打开了电视频道,几乎所有的电视台都在滚动着播出这一新闻。

  贺潞安会出席贺氏的发布会,雅昊思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只是张信会跳楼这让他诧异,因为他知道,张信一直胆小如鼠。

  “阿弥陀佛.......!”一旁的梅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忍不住双手合十的念叨了一句。

  雅昊思靠在沙发上,扭头看了看俞夫人的遗像,他嗤嗤冷笑:“那路口,又多了一条冤魂了!”

  商场就是这么残酷,弱肉强食!也如同战场一样,胜者风光如王,败者,纵使从百层楼跃下,血肉糟践街头,不管曾经几许风光都好,这一刻,他是永恒的失败者。

  雅昊思看着电视屏幕里,张信就那么覆盖着白布躺在马路中间,血水横流,张信的家人痛哭流涕的痛哭哀嚎的样子,都被镜头记录放大在了世人面前时,雅昊思拿起遥控器,将那熟悉的场面关上了。

  当年父母血肉模糊的样子再度袭击上脑海,雅昊思阖上眼,双手抵着眉心,深吸了口气,那是他永恒抹不掉的伤,也是日夜纠缠着他的噩梦。

  &

  同样的,在Z国最顶级的酒店总统套房内,贺潞安关了电视,顺手将遥控器丢在了一边,刚刚电视屏幕上,张信的老婆和孩子惶恐无助的表情,和失去亲人的痛苦哀嚎让贺潞安全身激起了一层寒栗,她想起了那一年,爸爸在狱中自尽的消息传来时,她和妈妈一样是那么的哀伤哭泣,在道妈妈抛下她一个人,和雅昊思的爸妈一起从金诚楼顶跳下来的时候,她一个人站在那街头,哭得是那么无助。

  “斯言!”

  “是,小姐,有什么吩咐么?”斯言从外头走了进来,作为贺佐指派给贺潞安的助手,他随时都在听候差遣。

  “我想见张信的儿子!”贺潞安低沉说道。

  “小姐,这恐怕不妥!”

  斯言诧异于贺潞安的做法,他快速的在脑海里分析过了,张信是因为企业被贺氏收购,所以才会走上绝路,现在他唯一的儿子会将所有的恨都投注在贺潞安的身上,所以此时不宜见。

  “没有不妥,你安排吧,在今晚发布会之前,让他在办公室里等我!”贺潞安不听斯言的劝告,一意孤行。

  斯言迟疑了一会,还是点点头道:“好吧,我尽量安排!”

  “斯言!”

  贺潞安再度叫住了正准备外出的斯言,她道:“我现在有点事要办,需要出去一趟,不要让我哥哥知道!”

  “小姐,你要去哪里?”斯言再度问道,她今天总感觉贺潞安有点问题,但是哪里不对劲,她说不出来。

  “我出去走走,在发布会之前会回来,记住办好我嘱咐的事情!”贺潞安简单明了的说道。

  斯言眨眨眼,她知道贺潞安决定的事情,除非是贺佐出言阻止,要不她不会听任何人的劝告,所以她也不在多言只是问道:“那需不需要派几个保镖跟着您?”

  “不了,我只是在这附近!”贺潞安拒绝了。

  “那好,小姐注意一下安全!”斯言留下这一句话后,她转身就离开了。

  &

  砰----

  俞家庄园的大门被推开的声音,光线从洞开的大门外直接的闯入了光线昏暗的大厅,雅昊思被光线刺激了双眼。

  但他依旧看得到站在光线之中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黑色合身的及膝A字形连衣裙,毫无粉妆的素颜,乌黑柔顺的长发被黑色蕾丝笼罩着,尽管是这种全黑的打扮,她依旧是精致得让人惊叹,只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一种清冽的冰冷能让人不寒而栗。

  雅昊思一直看着那背光着的女人,他知道,她穿着的是丧服,她母亲的丧礼,她整整迟到了一年多,现在她总算回来了。

  “俞小姐,您还活着!”梅姨看见来人竟然是活生生的俞亦然时,她忍不住哭了,走过来想触碰站在门口的女人时,女人却冷如冰霜的怒叱:“别靠近我!”

  “俞小姐......!”

  梅姨看着女人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她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对于雅昊思恨之入骨,所以雅昊思身边的人,她难免会抵触。

  贺潞安的视线从来没有在雅昊思身上停留,她越过了他,直接失魂落魄的走向了雅昊思身后的那张桌子。

  妈妈,然然来了----

  贺潞安拿起照片,用额头抵着相片之中巧笑嫣然的俞夫人,阖上的双眼,还是有眼泪不停的涌出来,无声的滴在了桌面上的白色菊花之中。

  她想起了妈妈人生最后几年的悲惨。

  她更想起了雅昊思拿着妈妈那条呼吸管的最后一刻。

  她痛彻心扉,更是恨得入心入肺。

  雅昊思没有起身,他坐在沙发上,深吸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该置你母亲于不顾!”

  “你没资格跟我说这句话!”贺潞安的声音冷如坚冰。

  雅昊思没有理会贺潞安对他的反感,他继续说道:“我替你母亲准备了墓地,可惜你一直没出现,所以,你母亲至今都没下葬!”

  贺潞安的眼神下移,她的手拂过了黑布下的匣子,她知道,里面装着的是母亲的骨灰时,她的因为悲伤而有点眩晕,那日,火化妈妈的时候,她在的,只是远远的看着。

  雅昊思站起身,看着贺潞安的背影,他道:“你终于来了,送你妈妈一程吧!”

  妈妈对不起----

  贺潞安俯首,她的吻落在了匣子上,她的手颤抖的捧起了匣子,转身一步一步的走出了俞家庄园。

  “我送你过去!”雅昊思走了出来,拉住了贺潞安。

  贺潞安转过身来,暗红的眼角死死的盯着雅昊思,眼底的恨意几乎将雅昊思的影子眼眸。但她还是坐进了雅昊思的车,因为今天她要了解跟雅昊思的所有联系。

  车开出了俞家庄园,一路前行,同坐车内的雅昊思和贺潞安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贺潞安一直抱着俞夫人的骨灰盒子,一句话都没有开口。

  雅昊思有一丝担忧的看着贺潞安,因为这个女人过分的冷静,反而让他担心。

  贺潞安的手一直在轻轻的抚摸着盒子,她的眼睛瞟向了车窗外,车已经开到了盘山公路上,一边是万丈深渊,一边是青山绿水,景色美不胜收。

  “停车!”贺潞安忽然对司机喊道。

  “可是目的地,还没到!”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雅昊思,眼神视乎在向他请示。

  “停车吧!”雅昊思也不知道贺潞安为何要半路停下,但他还是依照贺潞安的要求做,要不这个性格倔强的女人,可能会打开车门跳下去。

  咯吱----

  车停靠在靠山的一边,贺潞安抱着匣子下车时,一阵长风打散了她的长发,头上的黑纱更是迎风飘扬。

  “亦然,你干什么?”当雅昊思看着贺潞安竟然朝悬崖边走去时,他惊恐的叫住了贺潞安。

  而贺潞安去如同中邪了一样朝悬崖边走去,雅昊思的惊叫就犹如一阵过耳的长风。

  “亦然!”雅昊思几步上前,扯住了这个中邪了一眼的女人,他大吼:“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说啊!”

  站在悬崖边,贺潞安用通红的眼睛,笔直的看着雅昊思,哪样的眼神让雅昊思忽然惊恐了起来,就如同是那夜俞夫人死时,俞亦然的反应。

  可贺潞安在这种恐怖的眼神看着雅昊思的情况下,她忽然咧嘴一笑,甩开了雅昊思的手,单手扯开了一直蒙着匣子的黑布。

  “你想干什么!”雅昊思看着黑布消失在了悬崖下时,他不解的看着贺潞安。

  贺潞安冷冷一笑,忽然转身迎着风,啪嗒一声打开木匣子,瞬间的原本装着匣子里的骨灰,顺着凌厉的山风,如同雪花一样的消失在了空旷的世界之中。

  “俞亦然,你疯了!”

  雅昊思愣住了,看着俞夫人的骨灰就这样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他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俞亦然进入会做出这种事。

  “呵呵......!”贺潞安笑出了眼泪,她的手沾染着白色的粉末,她将手心伸向了悬崖,朝着灰白的天空大喊:“妈妈,再见!”

  再见妈妈----

  眼泪从眼眶之中决堤而下,此时此刻她这样做,谁知道她的痛是如何深刻,可是她不会留机会让这个禽兽一样的男人掣肘她。

  “为什么这么做,俞亦然,你为什么要这样!”雅昊思看着满脸泪痕的女人,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要这样来处理妈妈的后事。

  “不要叫我俞亦然,我是贺潞安!”贺潞安转过脸来,看着雅昊思的时候,满眼是凶残的恨意。此刻她恨不得将雅昊思这样推下山谷,可是她不会这样做,因为这对于雅昊思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我明明听俞伯母准备了墓园!”雅昊思怒吼着。

  “谁稀罕你为我妈妈准备的墓园?”贺潞安冷笑的看着雅昊思,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非常的好笑,他是失忆了还是怎么了,难道他忘记了,是他亲手结束了母亲的性命。

  雅昊思被贺潞安的行为还有话语激怒了,他面对这个疯狂的女人,他扬起手,想要打她一耳光,可却打不下手。因为贺潞安的一句话让他顿时如同雷击。贺潞安是这样说的:“雅昊思,从你拔下我妈妈的呼吸管开始,你就永远都不值得原谅!”

  雅昊思的手松软了下来,他摇摇头,眼前有些许发黑,原来俞亦然一直的都还认为俞妈妈的呼吸管是他拔下来的,可明明不是,但是,“不是”这两个字,他怎么也说不出口,难道他要告诉俞亦然说,这条管子是孟润曦拔下来的,让她去找她报仇?

  他能这么做么,当初孟润曦回做出如此疯狂的事情,还不都是因为他一手导致!所以错的都是他,所以就算现在俞亦然误解他,他依旧没有权利替自己辩解。

  贺潞安冷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可笑的男人,她冷笑道:“雅昊思,别妄想在用我妈妈来牵制我,我们的所有关系,到此结束!”

  到此结束!

  雅昊思看着贺潞安,他脸色有些许苍白,到此结束是什么意思?

  “雅昊思,我会让你的所作所为得到应有的报应,再见!”贺潞安推开了雅昊思,头也不回的走了。

  雅昊思看着那个黑色的背影,一行清泪从他的眼角滑落,那女人,对她的恨都带着误解,可是他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能有,因为这归结起来,都是他的错,孟润曦对俞亦然的恨都是因为他而起。

  她走了,应该是去贺氏在Z国正是启动的发布会。

  明日起,她就会变成他的对手,并且满怀仇恨。

  而他,无条件接受战书。

  只是他的爱,她什么时候能懂。

  他爱她,以前他跋扈的想要束缚住她,可是现在,他一样深爱她,只是他不在想要束缚她。

  他不解释,因为他或许能等到她懂的时候。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73章 再见妈妈   “总裁,您说那贺潞安真的是俞小姐吗?”   俞家别墅内,深刻不安的梅姨问最多的就是这一句话,因为她早就从报纸上看见了贺潞安的照片,真的如同力昂说的那样,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说是就是,不是就不 2013-10-14 17:35:2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