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4章 他的女佣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44:01    状态:已完结
  “斯言,我有事,离开十天左右,不必告诉哥哥!”

  “可是......,小姐......!”

  “不用可是,就这样!”

  贺潞安挂了电话时,梅姨早以神速的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站在了她面前。

  “贺小姐,这几天将要麻烦你,我真过意不去!”梅姨一脸歉疚的说道。

  贺潞安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歉疚的人,她冷淡说道:“你废话这么多,难道你就不怕我反悔?”

  “这......,那我先走了,总裁就交给你了!”梅姨看着眼前这个脸色冷漠的女人,心里还真怕她会反悔,不得不赶紧的走人。

  梅姨走了,贺潞安站在俞家别墅的大厅里,看着没有一丝变化的装潢,往事浮上脑海,一阵汹涌的疼痛向她袭来,让她忍不住的颤抖。

  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答应这样的事!贺潞安小脸无神的坐在客厅里,心乱如麻。

  自己不想亏欠雅昊思什么,所以才会这样做的,与一切无关紧要! 贺潞安这样替自己辩解着。

  雅昊思从后院走进来的时候,看见贺潞安还没离开时,他微微一愣,拖着受伤的脚艰难的走到贺潞安身后,开口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雅昊思的声音忽然传来,让失神的贺潞安愣了一下,她扭过头,看着雅昊思站在身后,她冷道:“雅昊思,既然这样,我答应你!”

  “你答应我?”雅昊思眼眸一沉,他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这女人。

  “对,格梅不在的这十天,我留在这里,往后,我也不会欠你什么!”贺潞安淡然说道。

  格梅怎么不在这里?雅昊思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环顾四周果然看不见梅姨的时候,他扯着嗓子怒喝:“格梅.......!”

  “不用喊了,她走了!”贺潞安淡淡的说道。

  走了?雅昊思一愣,他有点明白梅姨的意思,他的眉心微微的动了一下,看着贺潞安一副漠然的样子,雅昊思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并非是自愿的,他的内心有点触动,他深吸了口气道:“贺潞安,离开这里,我不需要你在这里!”

  贺潞安看着雅昊思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她撇嘴蔑视,走过去,伸手朝雅昊思一推。

  “你干什么!”雅昊思不设防的,往后一晃,整个人跌坐在沙发上,他怒吼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女人。

  “雅昊思,看你这副样子,我只是可怜你,身边竟然连个人都没有,当然你也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欠你什么!”贺潞安冷笑。

  “所以,这样你就留下来了?”雅昊思脸色有点怒气。

  “对!”贺潞安的声音冷如冰霜。

  “好!”雅昊思忽然站起身,一步一步朝贺潞安靠近。

  “你干什么!”贺潞安看着步步逼近的男人,她的心生出了丝丝的戒备。

  雅昊思眼眸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仿佛是要将这该死的女人吞进肚子里,许久雅昊思眼神一沉,他的手掐起了贺潞安的下巴,四目相对,雅昊思冷冷说道:“好,既然你觉得,我救了你会向你讨回报,那好,我现在就讨回来!这十天内,也请你任劳任怨了贺大小姐!”

  下颚被这个男人掐得生疼,贺潞安迎接着雅昊思的目光,读出了男人眼中的愤怒,贺潞安明白,这十天,这卑鄙的男人势必不会让她好过,不过她都答应出去,说到定当会做到!于是她红唇微微一撇,露出一个清冽的笑容:“奉陪到底!”

  雅昊思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冷冷一笑,微微倾身,唇瓣朝贺潞安凑了过去。

  “你干什么!”贺潞安见这架势,她急得想闪躲,可雅昊思的手依旧控制着她的脸,她无路可逃。

  雅昊思的唇瓣并没有落在贺潞安的嘴唇上,反而是凑在了贺潞安的耳边,他的舌尖邪恶的戏弄过贺潞安的耳垂,湿热的气息轻薄的调戏着贺潞安的神经感官。

  “你在紧张什么!”

  雅昊思的声音沙哑而低沉的在耳边响起,伴随而来的湿热气息让贺潞安的心跳有些许起伏,但她极力的克制住了,并且露出了厌恶的表情道:“雅昊思,请你自重!”

  雅昊思听到贺潞安这样说的时候,他莞尔一笑,手松开了贺潞安的下颚,推开了贺潞安道:“贺潞安,我没有逼你,是你自愿的。既然你是要还我人情,那我不必客气,这十天,你就是我的佣人,记住随叫随到,没得放抗,这十天,我就是你的主人!”

  “主人?”贺潞安听到雅昊思这样说的时候,她忽然浑身一凉,她越来越发现,她自己挖了个坑,让自己跳了进去。她怎么就忘记了雅昊思的卑鄙与无耻,天下无敌。

  看着贺潞安的脸色变化,雅昊思的唇角噙上了一抹邪恶的笑容,他继续语气轻薄道:“我们又有新的协议了,这一次我没逼你,当然,或许你也可以放心,我伤成这样,怎么可能对我这么漂亮迷人的贴身女佣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你......!”贺潞安被雅昊思的话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确实,雅昊思说的对,这一次,是她太蠢,心肠太软,自动送上门来了。

  而雅昊思看着贺潞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窘迫样子时,他冷笑道:“当我的女佣也不做什么劳累的事,定当也不会委屈了贺大小姐你!”

  “你想让我做什么,说吧!”贺潞安撇过脸,不想在与雅昊思唇枪舌战下去。

  雅昊思有心想要惩罚一下这个女人,他环顾了一下俞家别墅后冷冽说道:“贺大小姐,应该知道我一向爱干净,我的地方容不得一丝灰尘,所以现在,请你将这里每一寸地方都给我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别留下一丝的灰尘!”

  “就这样?”贺潞安想不到雅昊思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要求。

  “动手吧,希望你在赶得上做晚餐,我靠你了!”雅昊思冷笑的看了眼贺潞安!他知道,对于做家务,这个女人绝对的是个废物。他就是故意要为难她。

  雅昊思的冷笑让贺潞安瞬间明白,他是故意的!这让她眉头微微一皱,纵使她家道中落,简单的家务对于她来说没问题,可是现在面对的是占地宽广的俞家别墅,要她在一天之内收拾完,还要准备晚饭,这摆明的就是为难她。

  雅昊思继续说道:“别假借他人之手,贺大小姐,请你带出你的诚意来完成!”

  “雅昊思,你真卑鄙!”贺潞安皱下眉低喝。

  “会么,现在才刚刚开始,我们还有十天呢,贺大小姐好好干,我先回房休息,晚饭时间请上来叫我!”雅昊思嘲讽的看着贺潞安后,丢下这么一句话,迈开并不平稳的脚步,吃力的走上了楼梯。

  “谁怕谁,不就 擦擦洗洗的活么!”

  贺潞安转身怒瞪了一眼正在吃力的瞪着楼梯的男人,如果可以,她很想冲上去,一脚将那该死的卑鄙男人踹下楼。

  ------------------------

  天色渐黑,俞家别墅死一般的寂静,雅昊思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被黑暗的客厅怔住了。

  “贺潞安!”

  雅昊思叫了一声,没得到回应时,他无奈一笑,也是,凭现在拿丫头的身份,她怎么可能真的留在这里给他使唤,应该是他一上楼,她转身就走了吧。

  可当雅昊思从楼梯上下来后,想打开客厅灯火的时候,他却愣住了,因为隐隐约约的光线下,他看到了客厅沙发上歪着一个人,似乎是睡着了。

  原来你还没走!雅昊思走了过去,看着手里还抓着抹布,却倒在沙发上昏睡的女人,他的心忽然有点悸动。

  看她的样子,是累透了吧!

  雅昊思在贺潞安的身边坐了下来,轻轻的将贺潞安的脑袋拨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让她靠着他睡。

  客厅并没有开灯,黑暗之中,雅昊思一直就那么坐着,听着贺潞安在身边均匀的发出呼吸声时,雅昊思的脸色露出了一丝的浅笑,有满足也有着无奈。

  宴青----

  当这个名字,从睡梦之中的贺潞安嘴里脱口而出时,雅昊思听到的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他心碎的声音。

  黑暗之中,眼泪划过了他的眼角,他的手颤抖的抚摸着贺潞安柔软的发丝。

  俞亦然,忘记那该死的爱,就那么难吗?你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将那个男人驱逐出你的梦境?

  俞亦然,对不起,也请你让我用另外一种方式来爱你,守护你。

  轻声细语的呢喃,实如刀割在心尖上的声音,锐利的疼在雅昊思的眼底全数涌现,却淹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他没有搂抱那睡着的女人,只是坐在那里,让她靠着他的肩膀,用破碎的心凌迟着自己,若她能平静如初,那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第二天

  贺潞安从睡梦之中骤然惊醒,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就睡在了俞家别墅大厅的沙发上时,她坐起身看了看角落里的落地钟,竟然是早上的八点多了。

  懊悔的摇了摇头,昨天她在俞家别墅里忙里忙外的收拾了一天,在傍晚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了,想着在沙发上睡半个小时的,没想到竟然就睡着了。

  该死!

  贺潞安站起身,活动一下全身酸疼的关节,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饥饿声让她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是她活该,才自找苦头!

  咕噜----

  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浓郁咖啡香气传来时,贺潞安的肚子再度翻腾了起来,这让她不得不循着味道,直接的往餐厅走去。

  可当她走到餐厅门口时,脚步却止住了,因为她看见雅昊思站在餐台前,似乎是在煮咖啡,和做早餐!

  不可思议!

  贺潞安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男人没有一桶冷水泼醒她,拎她起来做早餐,反而是自己动手做了,他的脑袋是不是被打坏了?

  雅昊思知道身后站着一个人,但是他没有回头,而是一边有条不紊的将煮好的咖啡冲进了骨瓷杯中,一边开口说道:“贺大小姐,你醒了!”

  贺潞安一怔,她将目光从雅昊思的背影上收了起来,她不屑的说道:“为什么不叫我起来!”

  雅昊思端着冲好的咖啡杯转过身来,走向餐桌,不紧不慢的落座后,双目冷冽的看着贺潞安道:“贺大小姐,说好的诚意呢?”

  贺潞安被雅昊思这么一说,脸上有一丝的燥热,她站在原地,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雅昊思的话。

  雅昊思喝了口咖啡,看着站在一边满脸窘迫的贺潞安,他面无表情的一边拿过面包刷着牛油,一边讥讽道:“你觉得身为一个女佣,需要主人起床叫你起来安排早餐?”

  “我......!”

  “别找借口!你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女佣!”

  贺潞安刚要开口辩解一下,可话却让雅昊思掐住了,雅昊思依旧有条不紊的看着贺潞安道:“看在你是贺大小姐的份上,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不和你计较!”

  “雅昊思,你真混蛋!”贺潞安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让雅昊思撇嘴冷笑:“你自找的,还有,我刚刚在客厅里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贺潞安忍着心中的怒火,雅昊思说的没错,她这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脑袋坏掉的才是她,她平白无故的跑过来报什么恩,雅昊思这种无耻又卑鄙的人,哪里需要报恩,被打死活该。

  雅昊思看了一眼贺潞安,知道此刻这个女人一定是在内心里将他大卸八块,不过他还是要说的,他顺手指向了客厅的方向,冷言冷语道:“难道贺大小姐没发现,你越收拾,越脏吗?”

  “你说什么?”贺潞安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昨天她累死,累活的干了一天,雅昊思竟然说什么越收拾越脏这种混蛋话。

  “你跟我来!”

  雅昊思忽然起身,拽起贺潞安的手腕就往客厅里走。

  “干什么!”客厅中央,贺潞安甩开了雅昊思的手尖叫道,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男人的触碰。

  “你看看着水渍,难道你不知道,水没搽干净,在玻璃上会出现灰尘一样的东西吗,看起来不觉得肮脏吗?”雅昊思指着一个玻璃台面说道。

  “我在擦一遍就是!”贺潞安撇了撇嘴。

  “然后,这里,你擦过了没有?”雅昊思指着一个花台问道。

  “擦了!”贺潞安皱下了眉头道。

  雅昊思用手指一抹台面后,伸向贺潞安道:“这是什么?”

  “什么都没用!”贺潞安盯着雅昊思的手怒叱道。

  “你瞎了么,难道你没看到上面的灰尘?”雅昊思拍了拍手提高了音量说道。

  贺潞安似乎明白了过来,雅昊思这摆明了就是在刁难,于是她忍着怒火道:“行,有肉眼看不到的灰尘可以了吧,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从新给我收拾一遍!”雅昊思冷笑道。

  贺潞安这一下火了,她推了雅昊思一把后尖叫道:“雅昊思,你这变态,你至于这样为难我么,堂堂一个金诚集团总裁,这么鸡蛋挑骨头的为难人,传出去不怕人笑话你小肚鸡肠?”

  被贺潞安这么一推,雅昊思往后倒退了几步,不过他依旧讥讽嘲笑:“所以说,贺大小姐,你的诚意,睡了一觉后,发现没带齐是么!”

  “行,雅昊思,你就尽管的使出你全身力气,在这十天里尽情的折磨我吧,往后有你苦头吃!”贺潞安冷眼看了眼雅昊思之后,转身就要离开。

  “贺大小姐,在你开始一天工作之前,我还想麻烦你一件事!”雅昊思冷笑的说着,看着这个女人一脸气急败坏的样子,雅昊思的内心澎湃不已,他情愿看着这样的她,也不愿意看到冷如冰霜的她,那太假。

  “什么事!”贺潞安眉头皱了皱,她想不出这个混蛋男人还想会想出些什么办法折磨她。

  “去门口,把今天的报纸取过来谢谢!”雅昊思看着恶声恶气,一脸戒备的女人,他实在是忍不住的,在脸色露出了一抹笑容。

  贺潞安微微的松了口气,她瞪了一眼雅昊思之后,转身就朝外跑去,在取了报纸回来时,雅昊思已经回到了餐桌前。

  看着悠闲享受早餐,一派优雅的男人,贺潞安忍不住的拿起报纸砸在了雅昊思的面前,

  “客气点贺大小姐!”雅昊思瞪了眼贺潞安后,打开报纸,却被头条吸引了目光,这同时他的脸色也变了变。

  咕噜----

  这时候,贺潞安的肚子忽然发出咕噜的声音,这让她忍不住的看了看雅昊思前面那些食物。

  雅昊思阖上报纸,抬起头看着贺潞安,很显然他刚才也听到了贺潞安肚子发出的声音,他冷笑的看着贺潞安道:“肚子饿么?”

  “谁说的!”贺潞安撇过脸,底气不足的说道。

  “想吃?”雅昊思看着贺潞安道。

  贺潞安扭过头来看着雅昊思,想承认不行,想否认也不是。

  “想吃,自己做吧!还有,你最好手脚利索点,中午你还得准备午餐,我喜欢吃什么,你应该知道!”雅昊思丢下这么句话后,抓着报纸就走了出去,只是离开了餐厅,他刚刚那副玩味的样子即刻消失了,换而之是深锁的眉头,因为报纸之中的头条的利害关系,金诚集团首当其冲。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84章 他的女佣   “斯言,我有事,离开十天左右,不必告诉哥哥!”   “可是......,小姐......!”   “不用可是,就这样!”   贺潞安挂了电话时,梅姨早以神速的收拾好简单的行李站在了她面前。   “贺小姐,这几天将要 2013-10-14 17:44: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