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8章 疯了,才会在你身边

作者:春花秋开    更新时间:2013-10-14 17:45:57    状态:已完结
  黑夜在不安之中度过了,天亮,Z国的宁静将不复存在,孟翔的丑闻就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Z国炸开来。

  觉得信任被玩弄的人如同火上沸水般翻腾了起来。

  而与外界的热闹不同,俞家庄园依旧保持着宁静。

  “雅先生,您的伤势恢复得不错!”卧室内,医生一边坚持着雅昊思腰背上的伤痕,很是惊叹这个男人的强健体魄,那么重的伤,恢复得竟然如此的好。

  “本来就没什么事,不过是格梅和力昂小题大做而已!”雅昊思不屑的说道,清晨的阳光打在了他赤*裸的脊背上,蜜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尽管上面纵横交错着醒目的淤血伤痕,但似乎更增添了男人阳刚气息的性*感。

  “还是需要注意些好!”医生无奈的笑了笑,或许年轻就是资本,这个男人现在或许穿上衣服,应该没有人会发现他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痕。

  雅昊思重重的嘘了口气,他拿起镜子,看了看到脸上的淤血消退了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深邃的笑容,或许他躲在这里的日子可以结束了。

  “雅先生,我留点药在这里,你注意擦一下,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了!”医生将药水放下后,收拾东西走出了房间。

  “顺便叫那女人上来!”雅昊思忽然开口说道。

  “哦,好!”医生点了点头,他对那女人还印象挺深刻的,因为今天他一进门就发现了坐在客厅里,一脸阴沉的女人。

  果然,医生走下楼时,她依然还在。只不过是现在她在看电视。

  “小姐,雅先生让我顺便叫你上去!”医生感受到了这个女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

  “他恢复得怎么样!”贺潞安抬起阴沉的眼眸看着医生。

  “还可以!”医生点点头后,逃似的离开了,因为实在受不了这个阴森森的女人。

  贺潞安回过头,视线重新回到了电视屏幕上,电视屏幕上的重点新闻报道是,Z国社会各方人士要求孟翔下台的示威,以及孟翔迫于压力,将会在今天下午,给出答复。

  “想以下台平息,没那么容易!”贺潞安关了电视,起身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卧室内,雅昊思依旧光这上半身,坐在窗前的沙发上,手里拿着药,似乎是在涂抹着,整个卧室里充满了药物的味道,这让贺潞安一进来就皱着眉头。

  沐浴在阳光中的男人还是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因为这样子,很熟悉!可是随即,贺潞安还是惊醒了过来,她站在 门口冷冷说道:“你叫我上来干什么?”

  “昨晚,睡得怎么样!”雅昊思没有看贺潞安,依旧是在忙活着自己手中的事。

  “谢你好意,我睡得非常好!”贺潞安咬牙切齿的说道,昨夜的闹剧,让她知道,这个男人的伪装还是蛮厉害的,在她眼前,一副病歪歪的样子,其实都是装的,十个她都会被这个所谓身受重伤的男人生吞活剥,所以,现在她不会靠他太近。

  雅昊思抬起眼,看着站在门边上的贺潞安,他撇了撇线条完美的唇瓣后,冷笑:“既然休息的不错,那也就可以干活了!”

  “你又有什么鬼心思?”

  贺潞安皱着眉头问道,她想不出雅昊思会弄出什么名堂来整她,她在这边四天了,每天几乎都被他个各种各样的借口玩弄得筋疲力尽。

  “过来!”雅昊思淡淡的开口说道。

  “你想干什么!”贺潞安满脸的戒备,进过昨晚,她在犯傻,那她就没救了。

  雅昊思将手中的药瓶丢在一边,看着贺潞安道:“你不必满脸写着警戒这两个字,大白天的,我还对你提不起什么兴趣,不过你要还想勾引我的话,我可以勉强接收!”

  “你!”

  贺潞安恼羞成怒的阖上眼,她在强压着怒火,可是她实在是忍无可忍,脱下自己的一只鞋子朝雅昊思砸了过去。

  “呵呵......!”

  雅昊思轻易的躲过了朝自己飞过来的鞋子,他开怀大笑的看着贺潞安窘迫的样子,眼角竟然笑出了泪花。

  “回来!”

  见贺潞安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雅昊思止住了笑,喝住了她。

  “我没必要和你在这里开这么无聊的玩笑!”贺潞安扭过头恶狠狠的说道,脚步并没有停止。

  雅昊思干脆站起身,追了出去,一把拽住了贺潞安的手道:“我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贺潞安想甩来雅昊思的手,可这男人的手就如同铁钳一样的抓着她的手腕,力道大得让她感觉到了疼痛。

  “要怎么样,你才收手?”

  雅昊思将贺潞安拽到了身边,距离拉近了,两人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什么收手,雅昊思你胡言乱语什么?”

  贺潞安沉下目光,冷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知道他一贯是敏锐的人,有些事绝对瞒不过他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眸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为何要将恨迁怒到别人身上!”雅昊思说道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眸软了下来。

  “呵呵......,很好,你知道我恨你!可你不知道,我没有将怒迁怒到别人身上,我只是将我泼向我父母的脏水,还给他们!”贺潞安看着雅昊思由冷笑到怒吼,怒睁的双眼充满了泪水。

  “俞亦然!”雅昊思得到这个回应的时候,他大声怒叱出了眼前这个女人原来的名字。

  “叫我贺潞安!”

  两双同样泛红的眼眸对视着,碰撞出了火花,他看到了她眼里的浓郁得化不开的仇恨,他不想,不想要她被那种可怕的仇恨所淹没,因为当初他就是被那仇恨控制住了,所以才对她做出了那么深刻得没得挽回的错误。

  “你有证据说是孟家陷害你父亲么?无凭无据,不要胡乱猜测。”雅昊思深吸了口气。

  “你有证据说,那份遗书是真的么,你有证据说当初我父亲连累了你们金诚么?”贺潞安反问,眼泪早以从眼底滑落,现在这个男人开始问她证据了,那么当初,他无凭无据,不听她解释与辩解,就将她打落地狱时,他怎么不这么说。

  贺潞安的话戳到了雅昊思的内心的歉疚,他看着满脸愤怒的女人,他忽然感到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雅昊思,我要让你体味一下,真正被拖累的滋味是什么!”贺潞安甩开了雅昊思的手,冷笑的说道。

  雅昊思摇摇头道:“好,就算是孟家陷害你们俞家,那孟翔下台了,你满意了么,你可以收手了么?”

  “收手?谈何容易,孟翔害我家破人亡,让我父亲受尽千夫所指,含冤而死,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放过他!”贺潞安狞笑着,转身就走。

  “贺潞安!”雅昊思匆匆的追下楼。在楼梯口抓住了贺潞安,他今天势必要在这里将所有事情说开。

  贺潞安转过身,恶狠狠的盯着雅昊思道:“雅昊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排了人,搭好阶梯让孟翔顺路而下,但是你估计不到,这阶梯下来,是刀山还是火海!”

  “我只知道,你所有的恨来自于我!”雅昊思对贺潞安的背影怒吼道。

  “虽然你有点自以为是,但是没错,我恨你,所以,孟翔之后,死的会是你,所以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都难保的你,还是好好的谋划谋划你今后该怎么过吧!”贺潞安给了雅昊思一个狞笑之后,绝决的走下了楼梯。

  她不会留在这里了,在留在这里,她就是个傻瓜。

  雅昊思走下楼梯,看着那女人的背影朝大门口走去的时候,他满眼悲伤的看着她离去,她的恨深似海,该如何是好。

  而当贺潞安走到大门,拉开门时,门口站着的女人让她一愣。

  同样的门口的女人看到贺潞安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她眼里闪过了一抹吃惊。

  “孟润曦!”贺潞安给了门口这个一脸苍白,满脸疲惫的女人一个狞笑。

  “贺潞安......,你怎么在这里!”孟润曦吃惊过后,拦住了正准备要离去的女人。

  “这里,呵呵,我怎么会在这里,你问得真好!”

  孟润曦看到了贺潞安眼底的仇恨就如同一只野兽一样的要吞没她,这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叫毛骨悚然的滋味。

  “我知道,对付我们孟家的人是你!”孟润曦努力的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和眼前这个满目狰狞的女人说话。

  “知道就好,就怕你们不知道!”贺潞安撇嘴一笑。

  “要怎么样才原谅我们孟家?我爸爸会在今天宣布辞职,这够了吗?能让这件事平息吗”孟润曦颤抖的说道。

  “你说够吗?你爸欠俞家的,雅昊思欠我的,你们三人粉身碎骨都还不清!”贺潞安冷笑的看着孟润曦。

  “俞亦然!”孟润曦大叫住想走的女人。

  “俞亦然已经死了,我是贺潞安!”

  女人给了孟润曦一个冷笑后转身决绝离去,这让孟润曦体会到了什么叫冷凉彻骨的感觉。她摇摇晃晃的站在门口,仿佛一阵轻风都能将她刮倒,此刻她脸上一贯的傲然当然无存,换乱与惊慌占据了她的全部表情。

  她知道,贺潞安的恨来至两处。

  一处是父亲对她俞家的过错。

  一处是雅昊思对她的所作所为。

  父亲的错,孟润曦无可辩解,因为那是事实。

  而雅昊思的错,孟润曦愕然,有多少其实是她做的,雅昊思只是背了黑锅而已。

  追根究底,这其实全都是孟家的错,因为贪婪权势,因为贪婪的想要占有本来就不属于她的心。

  孟润曦恍恍惚惚的走进了俞家别墅,一进门,光线不明的客厅里,她看见了雅昊思一个人呆呆的坐着的时候,她悔恨的泪水绝提而下。

  这一刻,她知道她错了,可是似乎迟了。

  “你来干什么?”雅昊思听到轻轻的抽泣声时,他回头竟然看见孟润曦满脸泪痕的站着的时候,他低沉的问道。

  “昊思,对不起!我错了。”孟润曦站在原地,她止不住的哭着。

  雅昊思凝望着孟润曦,他的心上的缺口越大,看着那一贯傲娇的女人竟然哭得那般狼狈,雅昊思阖上了双眼。

  她错什么,错的不是她,是他。

  如果不是那时他为了在最快的时间挽回金诚而接受了她的爱,她也不会和他过着互相折磨的婚姻。

  她有错,那也是被他逼的。

  “傻瓜,你不是一贯最注重仪容的么,哭成这样子,多丑!”雅昊思站起身,走到了孟润曦的身边,张开手臂,揽住了孟润曦,压进了自己的怀抱。

  “昊思......!”

  在雅昊思的怀里,孟润曦睁大了双眼,她感受到了雅昊思的心跳声,但是她知道,这心跳并不属于她,而是属于哪个疯狂的女人的。

  “对不起!”雅昊思低沉的说道。

  “昊思!”孟润曦的眼泪再度涌了出来,事到如今,为什么他要跟她说对不起!

  “不要哭了,没事的,你还有我!”雅昊思阖上了眼眸,他知道,这一刻,孟润曦就如同无助的孩子,如同当初哪个俞亦然。

  可是那时,他没有这样拥住了无助的俞亦然,而是用另外一种带着仇恨而绝决的办法,将她打入地狱,在炼狱里折磨着她,以她的苦痛助兴,以她的崩溃为乐。

  如果当初,他没有推开她,那如今,事情应该不会道这种地步。

  “昊思,我们愿意离婚,我去找贺潞安解释,这一切,都是我,所有的错都是我做的!”尽管心疼,可是孟润曦,知道,她必须要替这个男人做出一些补救。

  “孟润曦,我不会和你离婚,也请你答应我,这些事,永远不要告诉贺潞安,你知道,我知道就够了,没必要让第三个人痛苦!”雅昊思淡淡的说道。

  “可是她恨你啊!”孟润曦眼泪不断的滚落下来,为什么他要这么傻。

  “无所谓了!”雅昊思无奈一笑,现在说与不说,其实无所谓的了。

  “雅昊思,我一直都不愿意承认,你爱的是她......!”

  “不必在说,孟润曦,求求你,不要说,尤其是宴青的秘密,请你不要让她知道!”雅昊思的声音在颤抖,他想象不到,当真相赤裸裸的大白天下的时候,那傻丫头该如何面对,该何去何从。

  “昊思......!”孟润曦在也站不住了,她脚一软,整个人坐在地面上。

  雅昊思似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淡淡的说道:“她想要的结果,就是我的失败,这我明白,现在就算你父亲倒了,这都解不了她心中的恨,所以,该怎么做,最后一步,我还是有办法的!”

  “昊思,你想干什么!”孟润曦吃惊的看着雅昊思。

  雅昊思俯身,用手拭去了孟润曦的眼泪后,咧嘴一笑:“没事的,润曦相信我一次,所有的事情都会平息的!”

  “昊思,你不要吓我!”孟润曦紧张的看着雅昊思,她觉得雅昊思的笑容有点不对劲。

  “润曦,我这样的人,遇到一次就够了!”雅昊思的唇瓣忽然落在了孟润曦的额头上。

  孟润曦阖上了眼眸,任由眼泪不断的滑落,她感受到了雅昊思的吻毫无温度的冰凉,她爱这个永远都得不到的男人,爱得深入骨髓,可为什么天意弄人,不让她比俞亦然早一步认识他。

  “回去吧,好好准备,你爸爸只有这一次机会!”雅昊思低沉的说道。

  “昊思,谢谢你!”

  孟润曦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捂住嘴巴,迈开脚步,飞快的跑出了俞家庄园。刚刚她只知道来这个地方找雅昊思,看着她,她才能感受到那种久违的安全感。

  父亲常常说她嫁错人,可是她知道,她没选错人,她选了个好男人,只可惜,这个男人选择的不是她。

  这种遗憾让她撕心裂肺,也让她竭斯底里的做出了一些疯狂的举动。

  现在连累了她所爱的人时,她才醒悟,她错了,可是一切都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所有的一切都晚了。

  



温馨提示:
恶魔的秘密玩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恶魔的秘密玩宠全文阅读和恶魔的秘密玩宠txt全集下载。恶魔的秘密玩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恶魔的秘密玩宠 第88章 疯了,才会在你身边   黑夜在不安之中度过了,天亮,Z国的宁静将不复存在,孟翔的丑闻就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在Z国炸开来。   觉得信任被玩弄的人如同火上沸水般翻腾了起来。   而与外界的热闹不同,俞家庄园依旧保持着宁静。   “ 2013-10-14 17:45:5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