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章 警察?

作者:玄幻豆豆    更新时间:2013-08-12 16:33:00    状态:已完结
  脱衣服?

  没错,门外的美女在脱衣服!

  穿着连体紧身赛车服,是嫌太热了吗?

  她修长的手指染着蓝色的指甲,此时,就算是从她指甲里掉出来泥巴,这些雄性牲口们都愿意像哈巴狗一样,伸着舌头去舔进嘴里。

  拉链拉到胸部位置,沟!

  不仅有沟,还是一条非常深的沟!

  没有停止,再往下拉,那36D?不,得是36E的双子峰在脱离紧身衣束缚的那一瞬间,就好似忽然膨胀。不,不止这么大,因为她身上穿着比基尼,她的双子峰在于比基尼继续做着斗争,想要破衣而出。

  大!不仅大,还非常的挺!

  依旧没有停止,继续往下拉,到了,快到了,快到那个另所有男性牲口最为期待的部位。

  所有男性牲口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被慢慢往下拉的拉链,包括鼻梁被打断和手腕骨被敲碎的两个家伙,此时也都忘记了伤痛。

  所有男性牲口们都在期待,期待她里面没穿小内内,期待一饱眼福,更期待今晚能与她共度良宵。

  可是拉链到了尽头,这样就算完了?不行啊,还没看够呢!

  美女冲着院里的男性牲口们娇媚地笑了笑,坐上摩托车,继续往下脱。

  没有停止,对,没看错,她没有停止,她在继续脱!

  两条修长而又白皙的腿,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白色的光晕。对于那些雄性牲口们来说,就算是能每天搂着美女的两条美腿睡觉,这辈子也满足了。

  完美的身材,绝色的尤物,美女中的美女,诱惑中的诱惑!

  诱惑,这对于天底下所有的男人来说,这是绝对的诱惑!

  可惜她没有继续,拿出了一件红色连衣裙准备穿上。

  花姐看着这些雄性牲口们没出息的样子,美又怎么样?天底下就她一个美女吗?姐要是打扮起来,也不比她差!

  当花姐看到韩小黑馋的已经流了一地的口水,更加生气地揪住他的耳朵,骂道:“臭小子,再多看一眼,我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喂狗吃!”

  韩小黑面容呆滞地咧嘴笑了起来,说:“美,很美,而且两条腿夹得那么紧,说不定是个雏儿。”

  韩小黑看得这么入迷,竟然连花姐的话都听不进去,可把花姐给气坏了。

  不知道为什么,不止是这一次,之前有无数次,花姐看到韩小黑盯着别的女人看,她就会莫名其妙的生气,心里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酸溜溜的。

  吃醋?怎么可能!花姐无数次为自己辩解,自己是绝对不会爱上韩小黑这个油嘴滑舌、一点儿也不着调的小色狼的。不会,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

  因为,她还在傻傻地守望着另外一个男人。

  可花姐就是生气,更加用力地揪着韩小黑的耳朵,提高嗓门骂道:“臭小子,你作死啊!”

  韩小黑猛地醒了过来,不是被花姐的大嗓门喊醒的,而是因为门外的美女已经套上了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而且正往这边走过来。在美女面前,韩小黑自然要装的绅士一点,大方一点,纯洁一点。不,纯洁不用装,咱本身就纯洁。

  韩小黑擦掉嘴边的口水,才发现自己的耳朵正被花姐揪着呢,疼,真疼啊。委屈地道:“花姐,怎么又揪我的耳朵?”

  花姐咬着银牙‘咯咯’直响,狠狠地道:“刚才我说话没听到是不是?”

  说话?花姐刚才有在说话吗?韩小黑的脑子以一亿两千万的速度迅速转动着,可还是没想到花姐刚才说了什么,嘿嘿一笑,说:“姐,你刚才问我肚子饿不饿,是不?”

  “是,是,我是担心你肚子饿!”花姐咬牙切齿地说完,猛地松开韩小黑的耳朵,在地上找着那根竹竿。找到竹竿后,二话不说,朝着韩小黑的屁股就是一顿猛抽,“你个没良心的,看到别的美女,连我都给忘了,看我不打死你!”

  韩小黑一边躲,一边嬉皮笑脸地说道:“哈哈!花姐,你这次该承认是吃醋了吧。打吧,打是亲,骂是爱,你打的越重,骂的越大声,我心里就越开心。”

  花姐娇嫩的脸上浮出了两片羞红,脸上火辣辣的,好烫。丢掉竹竿,没好气地道:“你还不如去死啊,姐有那么没眼光吗?”

  韩小黑刚要说话,走进来的美女冷着脸喊道:“你们俩别闹了,我刚才看到你们在聚众斗殴,有没有什么要说的!”

  美女的手里拿着一个牌牌,仔细一看,许晴晴?任城区太白街道派出所?我的妈呀!警察?可不是么,照片都在上面呢,跟眼前的美女是同一个人。

  警察队伍里,竟然会有这么美若天仙的大美女,与那些成天板着脸,严肃冷酷的警察有点不相符啊。

  那个鼻梁被打断的鼻钉青年轻笑了一声,笑倒不打紧,关键是这一笑,牵动了他可怜的鼻子,立马又是一阵剧痛。

  他想说话,可又生怕一开口说话,鼻子又痛,只能抿着嘴,含糊不清地道:“我跟你们所长是老交情,熟得很。你看我的鼻子,还有我兄弟的手腕,都被他们打成什么样了。快给他们上手铐,带回去给他们判刑,狠狠地判,最好让他们一辈子都在监狱里蹲着。对了,还得让他们赔偿我们医疗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什么的!”

  花姐心里一紧,都说这官匪一家亲,万一真要是这样,那还不得被勾结的官匪给冤枉死了啊。焦急地说道:“是他们先来滋事的,再说了,你看他们一个个都拿刀带棍的,长得那么结实,谁能打得过他们。他们的伤分明就是自己弄得,要不然就是在外面被别人给打得,想赖在我们头上。警察同志,你可一定要明察秋毫......”

  “我让你说话了么?”警察美女许晴晴冷冰冰地打断了花姐,而后又用同样的语气对那鼻钉青年说道:“还有你,你说给谁判刑就判刑,让谁蹲监狱就蹲监狱,你算老几?”

  鼻钉青年吃了一堵,也不管许晴晴是不是美女了,恼怒地叫嚣道:“我再跟你说一遍,我认识你们所长,我跟他是老交情,你少在这儿给老子摆臭架子!”

  谁想就算是鼻钉青年搬出来所长压人,许晴晴也不吃这一套,道:“所长?你脑子是不是被门给挤了?你以为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官么?我告诉你,在我这里,公事公办。我刚才亲眼看到,你们在这里很嚣张,还想打人。这么目中无法,该受惩处的人是你们,都给我好好呆着,待会儿我同事来了,请你们去所里喝茶。”

  鼻钉青年恼怒地道:“去就去,你给我小心了,我舅舅是罩着宁济市整片天的东爷,别说是你的所长了,就算是太白区的局长见了东爷,那也得给东爷三分薄面。你一个小小的警员,我玩死你!”

  后面唯一一个不是胖子,长得有点尖嘴猴腮的家伙小声提醒道:“虎哥,昨天东爷刚训完咱们,这个时候再麻烦他出面,有点不妥啊。”

  鼻钉青年嚣张的气焰减弱了许多,可不是么,前几天他带着这帮兄弟在一家夜总会快活。在走廊里看上了一个女人,人家那女人是跟着老板来陪客户的,不是夜总会里的陪酒小姐,是个正经女人。

  可王天虎非得要人家陪酒,陪酒也就算了,后来又把人家给轮了。

  最后那个女人报了警,人家在官场上也有关系,反正这事儿闹的挺大,昨天才算是真正摆平。

  要不是有东爷出面,王天虎这帮杂碎早就被关起来了,哪里还能在这里嚣张。

  王天虎从上中学开始,仗着有个在道上当老大的舅舅,便三天两头的惹是生非。王天虎还是个没胆量的种,大祸不闯,小祸不断。要不是他跟东爷有着这层亲戚关系,东爷才懒得管他的破事儿。

  虽然东爷帮着王天虎把事儿摆平了,但昨天还是把王天虎训了个狗血淋头。并且把王天虎安排到一个朋友的饭店里,让他规规矩矩地在这儿当个内保。其实,东爷就是想眼不见,心不烦。

  这个节骨眼再惹是生非,闯个小祸也就算了,可要是闯了大祸,比如殴打警务人员之类的,王天虎可没能耐自己摆平,还是得劳烦他舅舅东爷出马。

  王天虎担心真的把舅舅惹烦了,那他可就没了靠山,到时候还不得被以前结下的仇家乱刀砍死。

  所以,王天虎准备撤了,带着兄弟们先去医院治伤。当然,王天虎不会就此罢休。

  只是现在有个警察插了一脚,而且明显偏袒对方,只能先忍着这口恶气,以后再想法子整他们!

  “你们都给我等着,再提醒你们最后一次,我舅舅是东爷!花艳艳,宁济市已经不是你老子的天下,等死吧你们!”王天虎狠狠地说完,带着他的兄弟们悻悻离去。

  花姐看着许晴晴,心里有些不明白,难道这个年代,在警察系统里还有这么铁面无私的人?

  刚才那个叫王天虎的家伙,可都把太白区的公安局长都搬出来了啊,许晴晴就不怕丢了职务?而且,王天虎还是东爷的外甥啊。整个宁济市谁不知道,得罪了东爷,那就相当于提前在阎王爷那儿报名了。

  花姐不明白也就算了,连韩小黑也疑惑了。好像刚才教训那帮砸碎的时候,这个叫许晴晴的美女警察还没来吧?

  那帮砸碎的鼻梁和手腕都断了,为啥她都像是没看到似的,反而偏袒这一方?

  嗯嗯!许晴晴肯定是另有心思,啊?难道她是看上哥了,所以她才会帮忙?那她肯定要求回报的,难道她想要的回报,是哥的身子么?

  不行,不行,哥这么纯洁,怎么就这么轻易被她给.......不过她要是非这样不可的话,那哥只能委曲求全了。

  “哼!早就看这帮人不顺眼了,一帮杂碎!”许晴晴气的爆起了粗口,又回头对花姐说道:“这帮人不好惹,还有,刚才王天虎提到的东爷更厉害,整个宁济市都没多少人敢惹他,你们最好小心点儿。”

  “我知道。”花姐忧心忡忡,她怎能不知道东爷。她父亲还在时,与东爷各占着宁济市的半壁江山。

  很明显,花姐的父亲和东爷是死对头,现在花姐的父亲没了,最高兴的自然就是东爷,最想要落井下石的自然也是东爷。

  花姐眉头紧锁地道:“你不是警察么?帮帮我们?”

  “呃.......对啊,我是警察,我会帮你们的。”许晴晴说的有些牵强,毕竟东爷的势力太大。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了。”花姐不会把一个无辜的人拉下水,一个小小的警员,怎能管的了这样大的麻烦。

  花姐真的累了,难道非得被逼着离开这里么?

  “唉!臭小子,收拾一下这里。许警官,今天多谢你了,我先失陪了。”花姐心烦意乱地叹了口气,转身向住的小木楼走去。

  她的背影很憔悴,很无助,很可怜。

  韩小黑心里酸酸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别说是惹上那什么狗屁东爷,就是天王老子,谁敢再欺负花姐,那也要遇神杀神,见佛杀佛!

  许晴晴在韩小黑背上拍了一下,道:“喂!小子,你是这里的人,对这周围熟悉不?”

  “还行吧,咋?许警官这是要急着找地方了?附近没有酒店,野战的话,也没有隐蔽的地方,不如就去我房间吧。”韩小黑就是这样的人,总是这么嬉皮笑脸的。

  不是他没心没肺,是因为那什么狗屁东爷,根本不足以让他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酒店?野战?你房间?”许晴晴好一会儿后才悟出韩小黑的话中之意,咬牙切齿地骂道:“流氓,不要脸,你作死啊!”

  呃.....这个美女的脾气好像也有些泼辣,跟她这漂亮的外貌有点不相符啊。

  韩小黑挠着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难道是我想多了?还是.....你不好意思?”

  “滚犊子!再给我多说一个字,我就阉了你!”许晴晴快要被气死了,算了,不跟这样的小流氓一般见识,“我问你,你熟悉隔壁的猛子大排档么?还有那些T台上走秀的模特。”

  “.........”

  “你说话啊!”

  “不是你不让我说话的么?”

  “你........好,我不生气,我一点也不生气,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哦,你说隔壁的猛子大排档啊,还算熟悉吧,不过我更熟悉T台上的那些女人们,我知道她们的秘密。”韩小黑笑的太邪恶了。

  “什么秘密?说来听听。”许晴晴似乎真的不生气了,还有些欣喜。

  “就是......她们都不纯洁了。”

  “切!这些又不是正经的女人,当然不纯洁了,还用你放屁!”

  原本韩小黑会再被许晴晴大骂是流氓呢,谁想她是这样的反应,难道这个秘密就这么没有爆点么?

  许晴晴看着T台上的那些晃来晃去的女人们,眉头微蹙,说:“我刚才帮了你们,你也帮我个忙。”

  “我早就说嘛,你是回求回报的,那个......我三天没洗澡了,待会等我洗干净.......”

  “滚犊子!再给我贫嘴,我一枪崩了你。走,陪我去那些模特们换衣服的后台。”

  “啊?不行啊,万一不小心撞到她们换衣服,我可就真的成流氓了啊。”韩小黑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当然,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解救刚才那名被强行拖进猛子大排档的女子。

  “你不就想看么?别给我装纯洁了,快跟我走。”

  “我没装纯洁啊,我真的很纯洁啊,别拉我裤衩子,我没系腰带,里面也没穿内裤........”



温馨提示:
最强护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最强护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最强护卫全文阅读和最强护卫txt全集下载。最强护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最强护卫 第3章 警察?   脱衣服?   没错,门外的美女在脱衣服!   穿着连体紧身赛车服,是嫌太热了吗?   她修长的手指染着蓝色的指甲,此时,就算是从她指甲里掉出来泥巴,这些雄性牲口们都愿意像哈巴狗一样,伸着舌头去舔进 2013-08-12 16:40: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