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0章 穷疯了!

作者:玄幻豆豆    更新时间:2013-09-07 11:02:01    状态:已完结
  当花姐听到苗冉冉身上的故事,气愤的同时,支持让韩小黑跟她回去。并且嘱咐韩小黑,收拾完东西,立马带苗冉冉回来。这么薄情寡义的舅舅和舅妈,花姐实在不忍心再让苗冉冉留在那儿受罪。

  对于苗冉冉来说,花姐他们都还是陌生人。可就是这些陌生人,让她感觉到了家的温暖。所以,苗冉冉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热泪一直未停过。

  花姐破天荒地让韩小黑开她的车,可这倒霉催的,车竟然在这时候坏了。

  大家就寻思着要不就去跟别人借辆车,或者找辆出租车。

  苗冉冉却说她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没有多少东西。

  花姐想了想,最后本着能省则省的精神,给了韩小黑五块钱。

  五块钱?

  出租车的起步价都十块钱了!

  花姐当然知道,她给的这五块钱不是出租车的费用,而是让韩小黑买冰棍的钱。

  花姐想的真是周到,天儿这么热,还给买冰棍的钱,这么为员工着想,真是个好老板啊。

  正当韩小黑沾沾自喜,以为只有自己才会享受到花姐的特殊待遇时。花姐却指着院子里那辆破二八,说:“既然冉冉的东西不多,那就骑着自行车去吧。你小子可别吃独食,吃冰棍的时候,记得也给冉冉买个!”

  花姐这句话,对于韩小黑来说,当真是一道晴天霹雳,把他的心都霹碎了。姐啊,现在老冰棍都三块钱一根了,您给五块钱,是让买一根,再加三分之二根么?也没有这样卖法的呀!

  韩小黑摸了摸空空的口袋,昨晚把所有的零花钱都给了龙黑强,一毛钱也没了。想想那些钱被龙黑强那个骚包烧成了灰烬,心疼死个人哟!

  最后,韩小黑只能苦逼地骑着那辆破二八,载着苗冉冉,向她舅舅家出发。

  苗冉冉笑了,让她觉得有趣的是,嬉皮笑脸、看着一点儿也不正经的韩小黑,如此听花姐的话。

  不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吗?

  可为什么总让人觉得他们两个,好像是那种关系呢?

  天儿确实够热的,这都下午四点多了,头顶上的烈日还是那么火辣。这狗日的老天爷,是真想把大地烤焦吗?

  有荫凉的地方还好,没荫凉的地方,把韩小黑那么水嫩嫩的皮肤,都快晒爆皮了。

  看着每隔十几米才有颗小树,韩小黑又忍不住对那些搞城市建设的ZF部门骂了起来,他娘的每天在新闻里都宣传着城市绿化,可为啥就没看到一点儿成果?上面拨下来的款项,都去喂那些人民好公仆了吧?!

  韩小黑担心苗冉冉会中暑,把车子停在路边,拿着那五块钱,一路小跑进了路边的小卖部。

  小卖部的老板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大爷,见这位顾客一表人才,穿的虽然有点不得体吧,但看上去也不算很穷。

  要两根老冰棍,老大爷就从冰箱里给他拿了出来。

  六块钱!

  怎么样?一根老冰棍都涨到三块钱了吧。

  韩小黑装模做样地掏着口袋,喊一声糟糕,钱包忘带了,只拿了五块钱。

  那老大爷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六块钱才行,五块钱不卖。

  谁想韩小黑无耻到了什么程度,把两根老冰棍的包装袋全部撕开,对那老大爷说:“六块钱两根,五块钱买一根,再加一根的三分之二。老大爷,你随便舔哪个,只要留够三分之二的就行了。”

  尼玛!

  见过脸皮厚的,还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区区几块钱,也能运用这么高超的经济战技巧。

  那老大爷彻底无语了,哪里会真的伸着舌头,去舔那三分之一。包装袋也被这小子撕开了,只好摆摆手,五块钱就五块钱吧。

  韩小黑在走的时候,还礼貌地说了声再见。

  那老大爷心说,再也不想见了。

  吃一口老冰棍,冰冰凉凉,爽啊!

  继续出发。

  苗冉冉的舅舅是公务员,舅妈在国企上班,经济条件相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肯定不错。

  他们所住的小区,在宁济市来说,也算是中高档小区了。就那个位置来说,房价每平方应该在两万五左右。

  不过那个小区,所有的资金都是政府投的,说是什么来着?对,事业单位职工宿舍。尼玛!别人买的话两万五,他们公务员买的价格,却是要便宜一半还多。

  到了任兴小区大门口,苗冉冉指着门口那些保安说:“他们查的好严呢,必须要出入卡才能进去,我先给舅舅打个电话。”

  果真是事业单位的宿舍哟,那些保安们各个都是尽职尽责,对进出的人查的仔细着呢。

  苗冉冉拿着韩小黑的手机,走到一边,才犹豫着拨通了她舅舅的电话。在电话里说了什么,韩小黑没听到。不是他听不到,是他没兴趣听。

  苗冉冉在电话里,跟她舅舅简短的说了几句话后,走了回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对韩小黑说道:“小黑哥,我舅舅......”

  “有什么话就说嘛,跟我用不着这么客气。”

  “我舅舅他们一家在百货大楼呢,说是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来,让我去找他拿钥匙。”

  “哦,他知道咱们是骑着自行车来的么?”

  “我说了,可是有舅妈在,他.....”

  “我明白了,这有什么,哥的体力好着呢,上车!”韩小黑在心里忍不住大骂起来。

  这狗日的俩东西,一个是公务员,一个在国企,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有车。既然有车,都特么不说把钥匙送来,反倒让外甥女顶着大热的天儿,骑着自行车去拿钥匙。这哪是狗日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东西!

  对于苗冉冉来说,韩小黑毕竟还是陌生人,最多也就是普通朋友。所以,她很不好意思。可是,韩小黑却没表现出来一点不耐烦,这让她更加感动。再想想舅妈那副心肠,让她忍不住默默地流了一路子眼泪。

  百货大楼就在太白路上,再往南一点就是金沙滩。意思也就是说,韩小黑要骑着自行车原路返回去。

  韩小黑心里不由得升上来一股怒气,见到苗冉冉的舅舅和舅妈,真想抽他们两个嘴巴子。可又回头一想,他们毕竟是苗冉冉的舅舅和舅妈,还是算了吧。

  来到百货大楼,苗冉冉的舅舅把钥匙送下来,这应该能行了吧?可苗冉冉的舅舅却说在领着女儿看首饰,让她上楼去拿。

  上楼拿就拿吧,反正里面有中央空调,凉快着呢。

  嗯?刚才听苗冉冉说,她舅舅还有个女儿?

  韩小黑邪恶地想着,不知道长的怎么样,要是长的还不赖的话,要不然也收了?

  糟蹋算不上,就算是帮着苗冉冉出口气。

  苗冉冉说,她的表姐跟她是同一年的,今年刚考上大学,就在宁济市重点大学。

  说到这里,苗冉冉尽是羡慕之色。

  以她的成绩,考上宁济市重点大学,绝对没有问题。

  可她的家境却阻碍了她的学业,她嘴上说不在意,可她真正想要的,却是跟表姐一样,无忧无虑地去大学深造。

  当韩小黑问苗冉冉,表姐对她怎样时。苗冉冉都是说还可以,还不错。可看她的表情,她的回答是违心的。看来,她的那什么表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也对,一对连狗都不如的夫妇,能生出来怎样的女儿?!

  果真是有钱人,在什么生大周里购物呢。

  韩小黑穿的跟要饭似的,苗冉冉虽然长得水灵,但穿的太朴素了。所以,当两人出现在生大周,生大周的营业员都是爱搭不理的。

  从乡下来的打工仔吧?也有资格结婚么?结婚就结婚吧,也敢上这儿来买东西么?

  所有生大周的营业员都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们是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苗冉冉有点怯生生的,她哪里来过这种地方,那柜台里面珠光宝气的首饰,要很多钱才能买到吧?

  再加上那些营业员鄙夷的目光,苗冉冉只得低着头,在店里面找着舅舅一家的身影。

  苗冉冉没看到舅舅,她舅舅却先看到了她。跑过来后,就要拉着苗冉冉出去说话。

  苗冉冉的舅舅陶武金,长得肥头大耳,不知死活地在手腕上带着价值几万的劳力士。老婆和女儿就在那边挑选着首饰呢,女儿刚看上一件蓝宝石耳坠。

  那可是斯里兰卡蓝宝,两千八一克。那对耳坠的价格要三万左右,陶武金不舍得买,老婆却说要买,说是作为女儿考上宁济市重点大学的奖赏。

  尼玛!三四万的首饰说买就买,可连剩饭都不舍得给外甥女吃,真特么不是东西!

  陶武金正拉着苗冉冉往店外走,身后却响起老婆的声音:“站住!”

  苗冉冉的舅妈王桂华,身材肥的流油,穿金戴银,一看就是个富婆。就是这位富婆,长得也太磕碜了点儿。

  陶武金是个标准的怕婆子,王桂华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往北,他不敢往南。

  所以,陶武金乖乖地停住脚步,带着讨好的笑转过身,晃了晃苗冉冉的手,说:“快喊舅妈。”

  苗冉冉鼓足勇气,才敢抬头看了舅妈一眼,怯生生地道:“舅妈,表姐。”

  陶武金笑着说:“呵呵,你看这孩子多有礼貌。”

  王桂华看到苗冉冉,依旧是非常厌恶的表情。他们的女儿陶秋依也是一副不待见的模样,冷哼了一声,继续看那对蓝宝石耳坠。

  王桂华走过去,横着脸对陶武金说道:“陶武金,有什么话还不能当着我们娘俩儿的面说?又要偷偷给她钱了吧?”

  陶武金解释道:“我哪有,冉冉不是找到工作了嘛,她工作的地方管吃管住,想回家收拾行李。可又没钥匙,她这是来跟我要钥匙呢。”

  王桂华撇着嘴,讽笑道:“就她这样儿,也能找到工作?不过也好,省的老是赖在咱们家里蹭吃蹭喝,烦都烦死了!”

  陶武金提醒道:“桂华,这儿这么多人,注意点,啊。”

  王桂华不乐意了,提高嗓门,喊道:“人多怎么了?人多我就不能说了啊,她来咱们家半拉月,屁事儿不干,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还不兴我说几句啊。你们也太欺负人了吧?”

  别看王桂华在国企干了一辈子工作,可她素质一点也没提高,就是个十足的泼妇。而且看她这样子,有点倒地打滚撒泼的架势啊。

  陶武金连忙笑着脸,说:“老婆,我错了,别生我气了,回家你再打我,让你消气。”

  “这还差不多!”王桂华这才收敛了一些,瞪了一眼苗冉冉,道:“你把钥匙给她,不怕她把咱家偷光了啊,等会儿买完东西,一起回去!”

  王桂华说一就是一,陶武金哪敢多说什么,只能让苗冉冉等会儿。尼玛!怕婆子怕到这种程度,可以死去了吧?

  苗冉冉低着头,委屈的泪如雨下。原来,他们一家都把我当成贼防着了。可是,我再穷,再没饭吃,也不会去偷,去拿。

  陶武金和王桂华两口子就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继续给女儿挑着首饰。

  更可气的是为他们一家服务的营业员,说什么?说现在穷亲戚啊,根本不能联系。今天要钱,明天要钱,怎么不去要命啊。

  那营业员就是迎合着王桂华才这么说的,所以,王桂华听了很是高兴。让客人高兴,才是他们营业员的宗旨嘛。

  至于那个穷酸的小妮子,得了吧,她又不是客人。

  这个时候,南边方向,号称是这家店摆放着最贵、最奢侈珠宝的柜台前,响起一个声音:“营业员,把这五件都给我包起来!”

  那.....那是韩小黑的声音?



温馨提示:
最强护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最强护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最强护卫全文阅读和最强护卫txt全集下载。最强护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最强护卫 第30章 穷疯了!   当花姐听到苗冉冉身上的故事,气愤的同时,支持让韩小黑跟她回去。并且嘱咐韩小黑,收拾完东西,立马带苗冉冉回来。这么薄情寡义的舅舅和舅妈,花姐实在不忍心再让苗冉冉留在那儿受罪。   对于苗冉冉来说,花 2013-09-07 11: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