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5章 这手段,狠!

作者:玄幻豆豆    更新时间:2013-10-12 10:00:34    状态:已完结
  走了半路,三个人忽然就变得提心吊胆。天呐,不会是师父知道他们去了那种地方,然后是要用这些东西惩罚他们吧。

  所以,他们打了退堂鼓,想半路折回去。可是一想要是不遵从师父的命令,后果更加严重,只要硬着头皮来了。

  他们虽然很害怕师父,但也不会因为这,而舍得放弃去跟女人风花雪月。现在一听韩小黑在威胁他们,立马都是一副讨好的笑。

  燕横咧嘴笑着,道:“老大,我们也不知道师父要做啥子,你跟我们一同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韩小黑看着他们三人真诚的眼神,他们或许真不知道姓白名翁的老头子要做啥。没好气地道:“以后少给哥哥说瞎话,还什么月光晚餐,月光你妹,晚餐你妹啊。对了,我那张卡呢?”

  燕霸挠着头皮,回道:“在小帅手里呢。”

  “那小子回来了没?”韩小黑心里隐隐觉得有点危险。

  果真,韩小黑的猜测是对的,他们三个都在摇头。意思就是说,闫小帅那小子还在那里快活着呢。

  尼玛!韩小黑的心都在滴血了,那可是他一年的粮草啊,闫小帅这个不要脸的。去把那张卡冻结了去,让他最后付不起帐,让他卖菊花!

  韩小黑随着他们师兄弟三个,一起进了那片茂盛的草丛。

  进去之后,韩小黑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心里暗暗自责道,韩小黑啊韩小黑,你啥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呢?

  原本以为地上躺着的,会是几个光着身子的女人。谁想根本不是,而是两个老爷们。

  韩小黑忽地变得一副咋舌的模样,我的个妈呀!不会是姓白名翁的臭老头,他就好这口吧?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看到韩小黑也跟着呢,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对他的三个爱徒痛斥道:“让你们来,怎地还把宠物给带来了!”

  韩小黑气的上吐下泻,这姓白名翁的臭老头说啥,宠物?这不是明着骂人嘛。这气不能受,立马反击道:“臭老头,你才是宠物,你全家都是宠物。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以后再欺负我,我就让你菊花败谢!”

  韩小黑只能用嘴巴反击了,谁让实力不如人家呢。唉!一想起在万妖山上,跟姓白名翁的臭老头交手时。自己用尽了全力,而人家不仅是坐着没动,还只用了两条甩袖。就被打得屁滚尿流,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哟!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没再理会韩小黑,走到徒弟三人面前,看着他们手里端着的刺猬,仙人掌,火钩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把仙人球和刺猬放到他们裤裆里去。老三,你把火钩子烧红了,往他们身上烫!”

  我靠!这么狠啊,仙人掌,刺猬身上都那么多刺,放在裤裆里,那地上那俩人的那啥,不就得废了么?

  真的是虐啊,韩小黑都有点不忍心看下去了。这地上被五花大绑,嘴巴还被堵着,貌似还昏迷了的俩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这个姓白名翁的臭老头哟。

  幸好他们昏迷了,要是没昏迷,知道马上就要遭受的严刑,还不得被吓尿啊。

  不止是韩小黑觉得狠,那三个师兄弟也是浑身的鸡皮疙瘩。不过他们三个暗暗庆幸,来的时候,他们以为师父知道他们去了那种地方,要用这些东西惩罚他们呢。现在被惩罚的人不是他们,当然要庆幸了。

  都是男人,男人何苦为难男人呢。

  只是,师命不敢违,只要遵照着师父说的去做了。

  韩小黑插着空隙,问道:“白老头,这俩家伙是怎么招惹到你了,至于这样对他们么?”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背过身去,道:“他们没得罪我,不过至于对他们这样。”

  “切!你丫心里扭曲,心里变态是咋地?不管了,反正是你的罪孽,我只是来打酱油的。”韩小黑不会去插手,因为他知道这师徒四人不是坏人。

  “你可不算是打酱油的,这可都是为了你哟!”姓白名翁的臭老头意味深长地道。

  “为了我?去死吧你!”韩小黑纳闷了,在心里暗暗祈祷,老天爷,这事儿可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您老要是惩罚,就惩罚他们四个家伙。

  韩小黑想离远点,不小心把脚下的石子踢到其中一个家伙的脸上。那家伙醒了过来,当他看到有人要把仙人掌放到他的裤裆里,剧烈地挣扎着。

  可是,他被五花大绑,根本挣扎不开。看他那可怜的眼神,在哀求,在后悔,好像还想说什么。

  这个醒来的家伙,年龄得四十几岁了,废了就废了。可是旁边那家伙,年轻的很呢,最多也就二十五六岁。要是就这么废了,等他醒来后,肯定会想死的心都得有了吧。

  韩小黑感觉小小黑像是被仙人掌扎着似的,浑身难受,头皮都发麻了。实在不忍看下去,心里在呐喊着: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停!

  燕霸和燕横都是闭着眼睛,把仙人掌和刺猬放进那两人的裤裆里。

  残忍啊,血腥啊!

  原本醒来的中年男子,往他裤裆里塞得是仙人掌,痛的他面部的肌肉不停地抽粗着,青筋暴漏,双眼尽是通红的血丝。

  他想挣扎,他想把裤裆里的仙人掌给丢的远远的,更想把面前这几个折磨他的家伙杀死。不,杀死他们还不够,还得杀死连带着他们每个人的全家!

  一旁的青年男子,裤裆里被塞进去的则是那只刺猬。刺猬原本蜷缩着,觉得没人抓着它了,便伸开了懒腰。

  瞬间,青年男子痛的醒了过来。这种痛,比得过撕心裂肺,比得过肝肠寸断。更要命的是,刺猬在动,再不停地动。刺猬每动一下,就让青年男子痛的险些昏厥过去一次。

  终于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两个家伙的眼神,从原本的仇恨,很快就变成了乞求。他们服软了,不管对方要问他们什么,他们都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的一干二净。

  可是,姓白名翁的臭老头,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

  此时,燕江湖已经将火钩子烧得发红。

  看着那发红的铁钩子,他们三兄弟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难道说,真要用着火钩子,去折磨那两个家伙么?

  师父啥时候变得这么狠了?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走到火堆前,从燕江湖手中拿过火钩子。下一幕,别说是那三兄弟了,就是韩小黑都有点咋舌。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竟然赤手去摸火钩子被烧红的那一端。天呐!他难道不是血肉之躯么?难道就不怕烫么?

  烧红的火钩子,在姓白名翁的臭老头手里,就好像是橡皮泥,被他弯成了一个圆圈。

  不,那不止是圆圈,圆圈里面好像还写着一个‘日’字。

  韩小黑看着有点眼熟,却一时又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姓白名翁的老头,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三个徒弟,而后走到那两个家伙面前。毫不犹豫地将烧红的那端,贴在那个中年男子赤着的臂膀上。

  嗤啦!

  铁钩子烫熟了中年男子的肉,飘出一股烤熟,不,是烤焦的味道。

  中年男子裤裆里放着仙人掌呢,即便是再痛,他也不敢挣扎。在他心里,一条胳膊,远远没有下面的命根子重要。只能咬着牙,坚持。

  姓白名翁的老头脸上没有一丝动容,好似躺在他脚下的不是人,而是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等他降火钩子拿开之后,中年男子的臂膀上,多了一个印记。

  韩小黑脸色一惊,那印记,怎么那么眼熟?

  是代表龙刺的太阳徽章,没错,就是龙刺的太阳徽章!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为何会在中年男子的臂膀上,烙上龙刺的标志?

  他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接下来就是旁边的青年男子了,姓白名翁的臭老头,同样把火钩子贴在青年男子的臂膀上。可是火钩子热度不够了,印记不太清楚。所以,又把火钩子放在火堆上烤了烤,烤的通红之后,第二次烙在青年男子的臂膀上。

  青年男子那个恨啊,一次还不够,这可是让他连着受了两次皮肉之痛啊。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对他这么不公平!

  青年男子的臂膀上,同样是那个代表龙刺的太阳徽章印记。

  韩小黑忽然心生警惕,这个姓白名翁的臭老头绝对不简单,说不定他还会和龙刺有着某种关联!

  那三个家伙,看着师父烙下的印记,也是一脸的疑惑。

  燕霸忍不住问道:“师父,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说道:“汉字博大精深,日有很多种意思,可以拿它说是太阳,也可以说它是男女合欢之意。”

  燕霸再问道:“那师父的这个是什么意思?”

  姓白名翁的臭老头面漏尴尬,斥道:“自己去想!”

  燕江湖偷偷地笑道:“师父的意思,肯定就是男女合欢之意了。”

  燕霸不明白,为啥师父在人家身上烙上这样的印记。

  最鬼精的燕横阴笑着说道:“那俩家伙不是要废了么,师父他老人家,是想告诫他们,能日则日,不能日,则不日。好像也不对,都废了还怎么去那啥。”

  “乱了乱了,反正师父就是想让这两个家伙余生中,不管是想日,还是准备日的时候,都得想到今天。还是有点不对吗,乱了,乱了,我也解释不清楚,不说了。”



温馨提示:
最强护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最强护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最强护卫全文阅读和最强护卫txt全集下载。最强护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最强护卫 第95章 这手段,狠!   走了半路,三个人忽然就变得提心吊胆。天呐,不会是师父知道他们去了那种地方,然后是要用这些东西惩罚他们吧。   所以,他们打了退堂鼓,想半路折回去。可是一想要是不遵从师父的命令,后果更加严重,只要硬 2013-10-12 10:00: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