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95章 凌波微步?

作者:玄幻豆豆    更新时间:2013-11-25 11:00:14    状态:已完结
  谁料到女内衣贼答应的很爽快,说:“好啊,这没问题,你先把我放开再说。”

  韩小黑不答应,说:“那可不行,你先教我,我再放你!”

  “可我要是教给你了,你不放我怎么办?”

  “那我要是放了你,你不教我怎么办?”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不放开我,我就不教你!”

  “你这人也不咋地,你不教我,我就不放开你!”

  “随便!”

  “是你说随便的,那我可就对你随便了!”

  韩小黑邪恶地笑着,双手又开始慢慢往上滑,屁股也一点点的往前挺。

  不教可以,有法子逼她教。

  可是女内衣贼呢,韩小黑不放,她一点法子都没有。

  所以,看似两个立场持平的人,其实女内衣贼是处在劣势。

  谁让她遇到韩小黑这么既龌龊,又下流无耻的人呢。

  韩小黑的手,马上就要摸到女内衣贼的胸部了。

  女内衣贼这下慌了,奋力的挣扎着,嘴里还骂道:“色狼,你这个不要脸的色狼,你不得好死!”

  韩小黑心理素质好得很,很少因为别人骂他几句,他就跟别人生气的。

  况且,女内衣贼骂的也对,咱就是个色狼。

  要不要脸,要脸干嘛,你亲啊?

  随着韩小黑的手,慢慢地朝着女内衣贼的胸部靠近。一阵恶心感油然而生,女内衣贼实在不想再尝到刚才那种滋味了。

  可是对方这么厚颜无耻,只是骂他几句,显然是行不通的。

  那就哭!

  先不说性倾向有没有问题,好歹也是个女人嘛。

  而且,别人不都说,男人最见不得女人哭了?

  说哭就哭!

  女内衣贼扯着大嗓门,用干打雷,不下于的方式,哭得稀里哗啦。

  “你欺负一个女孩子,你还算是男人吗?我恨你,就算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呜呜!”

  还算是男人吗?

  是啊,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确实有点不男人啊。

  韩小黑叹息一声,一脸悲情状,道:“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我把裤子拔下来,让你验证一下?”

  “不要!”女内衣贼情绪更加激动了,她好像真的很害怕男人的大家伙呢。

  可不是么,她身上是有故事的,要不然性倾向也不会错位,更不会如此排挤男人。

  在十几年前的一个雨夜,她跟妈妈走丢了。年幼的她,独自走在人流密集的大街上。

  可怜的她,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帮助她。

  雨淋湿了衣裳,好冷。

  来到墙角下,蜷缩着冻得瑟瑟发抖的身子。

  她好像在下一秒睁开眼的时候,妈妈就站在她面前。

  可是,一次次的睁开眼,就代表着一次次的失望。

  妈妈没有来,却来了一条小狗。

  那是一条没人要的小白狗,就算被雨淋了,身上也脏兮兮的。

  它应该也是觉得冷了,才会来这里避雨取暖。

  原本,小狗有点害怕,一点点的往这边靠近。直到觉得女内衣贼不会伤害它,它才蹲坐下来。

  地上冰冰凉凉的,女内衣贼担心小狗会更冷,找了一个纸盒子,垫在小狗屁股下面。

  甚至,非常善良的女内衣贼,还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小狗的身上。

  小狗是暖和了,可她却更冷了。

  冷是冷,可看着小狗不再瑟瑟发抖的身子,她很开心。

  更让她开心的是,小狗把她当成了朋友,对她放松了警惕。甚至,还伸出热乎乎的舌头,舔着她的小手。

  人与狗这样相处,这是多么一幅和谐温馨的画面啊。恐怕也只是小孩子,才能做到。

  因为有小狗的陪伴,女内衣贼心里的恐慌,也渐渐的减少了一些。

  女内衣贼相信,她妈妈会很快回来找她。等妈妈来了之后,她就带着这个小狗回家。

  在热乎乎的家里,与小狗玩耍。在零食堆里,与小狗抢着零食。在柔软的床上,与小狗相偎着睡觉。

  好幸福啊!

  可是,她盼了好久,等了好久,妈妈还是没有来。

  等来的却是另外一只狗。

  那只大狼狗,比当时女内衣贼的个头还高,凶神恶煞的。

  吓得女内衣贼蜷缩在墙角,动也不敢动一下。

  那只小狗也害怕,想要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可是小狗没有成功,被大狼狗的两只爪子,按倒在湿漉漉的地上。

  小狗拼命挣扎着,它汪汪汪的叫声中,充满了绝望。它的双眼,望着在一旁的女内衣贼。

  女内衣贼能读懂当时小狗眼神里的信息,它需要帮助。

  可是,女内衣贼只是一个年幼的小女孩啊。那只大狼狗的个头比她还高,她害怕啊。

  女内衣贼虽然很想去帮助小狗,但她害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狗被大狼狗欺负。

  大狼狗压在小狗的身上,磨蹭了好久,好像才找准位置。

  紧接着,大狼狗疯狂地扭动着屁股,往前一顶一顶的。很用力,很粗暴。

  而下面被压着的小狗,汪汪汪的叫声中,除了绝望之外,又全是痛苦。

  女内衣贼知道小狗很痛苦,实在不忍心再看小狗被欺负了。女内衣贼从地上捡起一根三尺多长的木棍,去打大狼狗。

  大狼狗冲着女内衣贼,凶狠地叫着。那一双透着寒光的眼神,好像都能把女内衣贼给吃了。

  女内衣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也没把大狼狗打跑。

  不过,原本跪在地上的大狼狗,从地上站了起来。

  而还没大狼狗腿高的小狗,屁股好像与大狼狗分不开,就这么被吊着,叫的更加痛苦了。

  女内衣贼慌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小狗和大狼狗之间,好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样?

  小狗狗,你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说明白了,才能帮你与可恶的大狼狗分开啊。

  女内衣贼就这么一次次地问着,路过的人有听到的,全都莫名其妙的在笑。

  女内衣贼恨那些笑的人,他们不过来帮忙,救小狗也就算了,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大狼狗好像也想甩开小狗,又蹦又跳的。而被挂着的小狗,就跟坐过山车似的,肯定更加痛苦。

  不过,看到大狼狗与小狗想要分开,女内衣贼放心了不少,握着木棍,静观其变。

  女内衣贼以为大狼狗是害怕她了,害怕她再拿着木棍打它,所以不敢再欺负小狗了。

  既然这样,就等着大狼狗与小狗分开,然后再带着小狗回家。

  可女内衣贼怎么也没想到,大狼狗与小狗分开的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

  小狗的叫声中有痛苦,大狼狗的叫声似乎也很凄厉。

  不过,女内衣贼不心疼大狼狗。谁让它上来就欺负小狗的,活该痛苦,这叫自作自受!

  终于,大狼狗和小狗分开了。大狼狗太过用力,一下子把小狗甩到了马路中间。

  太危险了!

  女内衣贼想要跑过去,把小狗抱回来。

  可是,一辆轿车疾驶而来。

  小狗来不及躲闪,一声凄厉的惨叫。等轿车疾驰而过之后,小狗刚才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了一片鲜红的血迹。

  小狗不见了!

  它死了,它的尸体被挂在轿车下面,一点点的被碾成了碎肉。

  女内衣贼哭得嘶声力竭,她恨自己,要是刚才保护好小狗,小狗也不会死了。

  她更恨那个大狼狗,要不是它的出现。现在可能她和小狗,还在屋檐下嬉戏呢。

  可是现在,小狗死了,它死了!

  女内衣贼望着离去的大狼狗,在大狼狗的后腿中间,耷拉着一根红红的,细细的东西。

  那时候的女内衣贼不知道那是什么,可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很恶心。

  不止是大狼狗的那东西,包括整只大狼狗,都让她觉得很恶心!

  时间过去了很久,等女内衣贼长大了,这件事情,依旧被印刻在她心里。

  好似,那件事情对她已经形成了一块,无法抹去的阴影。

  在无数个下雨的晚上,女内衣贼都会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而年幼时发生的那一幕,都像是过电影似的,冲击着她的脑海。

  女内衣贼长大了,她什么都懂了。她知道那天晚上,大狼狗对小狗做了什么。

  她也知道,大狼狗后腿耷拉着的东西,是什么!

  大狼狗是公的,小狗是母的,大狼狗对小狗那啥了。

  在女内衣贼里,这就跟男人对女人一样。

  而大狼狗的那东西,自然就跟男人的那东西一个性质。

  女内衣贼恨大狼狗,就恨起了男人。

  女内衣贼对大狼狗的那东西恶心,就对男人的那东西也恶心。

  所以,这或许就是女内衣贼的性倾向为何有点错位的原因。

  不过,女内衣贼并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女人。

  她只是因为可怜小狗,而觉得女人都很可怜。

  她只想用一点办法,去接近女人。这种方式,就好像让她接近了小狗。

  所以,她才会一又一次地去偷女人的内衣。

  孩子时期,不管是接触到什么事情,或许都会对孩子产生一辈子的影响。

  所以,一定要给孩子一个健康向上的童年,才能使他们健康成长。

  要是让韩小黑知道女内衣贼的这个悲情故事,肯定会……无语的!

  虽然狗是人类的好朋友,但也不能把狗跟人比较吧?

  狗就是畜生,发情的时候,满大街的去找狗。

  再说了,公狗发情找母狗,找着就上。

  母狗发情的时候,也会满大街找公狗啊。而且,也是找到就撅屁股。

  这原本就是上天给它们的本能,没什么错与对。

  或许,那只小狗很可怜,那只大狼狗很可恶,可也不能一竿子把所有的狗全都打死哟。

  不过说真的,那只大狼狗真不是狗东西。它自己那么大个,小狗那么一点点。就算小狗没被汽车碾死,被大狼狗搞了这么一次,或许也会受不了哟!

  现在被韩小黑这么搂着,不由得让女内衣贼想到儿时的那一画面。

  她好委屈,她觉得自己好可怜。

  她感觉自己就像那只小狗,而背后这个可恶的男人,就是那只可恶的大狼狗。

  再也不是干打雷,不下雨的抽泣。泪水狂涌而出,哭得很是伤心呢。

  真的哭了?

  韩小黑看着她脸上的面纱,都被泪水打湿了,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份了?

  连忙又把手放在女内衣贼的腰部,道:“别哭啊,我也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小狗,呜呜,可怜的小狗!”女内衣贼回忆的太深入了。

  莫不是她哭得不是自己,而是那只小狗?

  韩小黑被搞得一头雾水,怎地就莫名其妙地喊起小狗了?

  不会是被捉弄的,脑子出问题了吧?

  尼玛!

  原本性倾向就有点问题,这下脑子又出问题了,韩小黑觉得自己真是个罪人啊。

  要是在她身上没什么企图,韩小黑现在早应该把她放走了。

  “咳咳!”韩小黑装着深沉,“你把逃身术教给我嘛,以后你要再想要女人的内衣,我帮你偷,行不?”

  当然了,韩小黑是不会,去偷他自己老婆们的内衣的。

  “滚!讨厌死了,给!”

  女内衣贼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本破烂的小本子,丢给韩小黑。

  “凌波微步?”韩小黑看着上面已经有些不清楚的四个字,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这不是金庸前辈武侠小说里面,段誉的功夫么?

  难不成,真的有凌波微步?

  韩小黑又看了看书的背面,差点就吐血。

  零售价,一块五?!



温馨提示:
最强护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最强护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最强护卫全文阅读和最强护卫txt全集下载。最强护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最强护卫 第195章 凌波微步?   谁料到女内衣贼答应的很爽快,说:“好啊,这没问题,你先把我放开再说。”   韩小黑不答应,说:“那可不行,你先教我,我再放你!”   “可我要是教给你了,你不放我怎么办?”   “那我要是放了你,你 2013-11-25 11:00:1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