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2章 胡言乱语澹台芸

作者:那年猪小胖    更新时间:2013-08-30 00:32:27    状态:已完结
  那时鬼王正一边擦着手中古老的油灯一边听着隔壁游玩者传过来的惊叫声,和渊跟季恒就走进来了。

  “两位师兄怎么一起来看我了?”鬼王笑着放下油灯说,“快请坐,我来泡茶。”

  季恒坐下说:“客气个什么,先别泡茶了,过来一起坐。”

  和渊跟季恒坐在一起,说:“妖衍尸玉的事情算是消停了一下,我们才有时间过来你这里谈点私事。其实我们今天过来是想找你帮个忙,季恒是今天晚上的飞机回去,时间还有点紧。”

  “什么事?”鬼王坐到了他们旁边的沙发上。

  季恒从口袋了拿出一张写了字的纸递给鬼王,说:“这个是我老婆的姐姐,已经过世了,但是我们还有些事情还没有了结,很重要的事情,所以,师弟你能不能帮我找到她。”

  鬼王接过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和生辰八字。

  和渊补充说:“这个人是3个多月之前病逝的,死的时候才三十多岁,应该是阳寿未尽,所以我估计她应该还在阳间,但奇怪的是我在这里却没办法召回她的魂魄,应该是她对我心存怨怼,这一块是希夷叶阳氏的地界,而你又是中原鬼王。所以,希望师弟你能帮忙找一下。”

  鬼王放下纸条说:“真的不好意思,这个人的魂魄我前几天就找过了,但是,她好像真的不在阳间。可能在枉死城或者地府其他的地方。”

  季恒吃惊地说:“什么?你又是为什么找她?”

  鬼王回答说:“我也是受人所托。”

  和渊但是很平静地说:“是不是林悦要你帮忙找的?”

  鬼王平平淡淡地撒谎:“是的,她说她很想她妈妈,自从她妈妈过世之后,她爸爸就病倒住院了,她有些话想跟她妈妈讲。”

  季恒叹了口气,心疼地说:“都怪我们,让悦儿吃了这么多苦。”

  和渊却并没有动容的样子说:“阳间找不到她,那就要去请幽冥公西氏帮忙了。”

  “也只能这样了,我先送老婆回去,再过去找公西文吧。”

  悦儿回去茜那边的时候,客厅里面律正在教茜做数学题。涉跟裔在一旁聊天。

  涉第一个看到悦儿,开心地说:“你终于敢回来了,继续打针!”

  茜抬头看了涉一眼,鄙视地说:“你这个恶毒的人,老婆在我叔叔那里打过针了,你刚才没听到我说吗?”

  律和裔也一起鄙视了涉一眼。

  涉失望地说:“是吗?”接着,他马上又眉开眼笑地说:“你在鬼王哪里又被扎了几针?”

  “有没有搞错啊!”茜把手里的笔扔到了一边,说,“我叔叔技术可好了,你以为希夷叶阳氏个个都像王师兄啊!”

  “别理他,”悦儿坐到了茜的身边,说,“这是典型的弱智儿童欢乐多。”

  裔仔细看了涉一眼说:“确实很贴切。”

  律笑道:“严重同意。”

  涉无奈的摊了摊手,说:“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趁叶阳辰不在,他们几个在家里玩起三国杀来了。涉的人物牌是吕布,他开心的扔了一张手牌对裔说:“杀!”

  裔的人物牌是貂蝉,就只剩一滴血了,而且没有闪,跟人物牌是甄姬的茜说:“主公,桃子!”

  茜断然道:“你又不是忠臣,我救你干什么?”

  裔理所当然地说:“他们几个人都打我一个,我不是忠臣是什么?你什么智商啊?”

  “你别想忽悠我,”茜拿出一张桃子在裔的面前晃悠着说,“你这个反贼,我就是不救你!”

  裔懒得理她,跟其他人说:“桃子!”

  涉得意地说:“我看你这回是求不到桃子了,快死吧,别拖拖拉拉的了!”

  “主公要弃掉所有手牌!”裔没好气的丢掉手牌,然后翻了身份牌,果然是忠臣。

  “啊?怎么会这样?你明明打过我的!”茜无辜地说,“那你刚才为什么打我?”

  裔说:“你懂不懂什么叫战略。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机场大厅,即将登机的晴楚抱着悦儿舍不得松手,广播里面甜美的提示音又响了起来,季恒温柔的对晴楚说:“好了,老婆,我们该走了。”

  晴楚松开悦儿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她向前方张望片刻,说:“和渊怎么还没有来?”

  背着大包的裔说:“是啊,和渊叔叔怎么不来送我们?”

  季恒说:“应该在忙吧,他要留下来帮叶阳辰捉尸玉。现在管他干什么,要上机了,老婆。”

  “悦儿,”晴楚拉着她的手说,“记得放假跟律一起回来。有什么事就跟小姨打电话,和渊叔叔人很好的,他跟我们是很要好的朋友,你有什么事,也可以找和渊叔叔,知道吗。”

  悦儿可能是被和渊的名字给影响心情了,只得说:“我知道了,小姨,你真的该走了,要不然就误机了。有事我们可以通电话的,不用担心我。”

  季恒只得拉着晴楚离开,晴楚跟悦儿挥着手,一直不愿转身。季恒边走边说:“悦儿,不准调皮哦,我会让和渊帮我看着你的!”

  “什么?”悦儿的声音很小,只有她自己和身边的律听得到。

  走远的裔朝他们挥挥手,说:“律,照顾好悦儿!”

  “好!”律大声回答。

  晴楚在眼泪快掉下来时才转过身背对悦儿,身边的季恒看见她黯然拭泪,紧张的搂住她,不停地说些安慰的话。一旁的裔忍不住笑他们两个。

  坐在回学校的出租车上,悦儿问了她很早就想问的问题:“律哥哥,我好久都没有回去,这些年,家里有没有什么变化啊?”

  本来看着悦儿的律,眼神中突然有些闪躲,轻声说:“基本上没什么变化,都是老样子,就是装修过一次,还有就是……”

  前面的司机惊呼一声,好像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悦儿和律都猝不及防的撞到了前面的椅背,还没时间给他们两个缓过神来,后面的车也撞上了这辆出租车,两人在里面一下子被撞得七晕八素的。听到外面有人惊叫,司机口中连连念着“完了、完了”慌忙打开车门冲了出去。悦儿按着被撞到的前额,眼睛没有闭上,脑海中却又一个人影在闪,是一个男人模糊不清的轮廓,伴着憎恶的诅咒:“是他害死我妻子,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律忍着撞伤的疼痛焦急的问她:“悦儿,你没事吗?”

  悦儿闭上眼睛,不去听外界的声音,试图看清楚那个人的容貌,律见她没反应,更是着急了,紧紧抓住她的手臂,说:“你怎么了,别吓我!”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嘈杂,好像很多人围观过来,她脑中的画面终于消失为一片漆黑,悦儿睁开眼睛,看着律忙说:“没事、我没事。外面怎么了?”

  律惊魂未定的看着悦儿,目光没有移开,悦儿看向窗外,真的好多人围了过来,看着车前方的地面,司机好像是拿着电话在叫救护车:“没有流血,也没看到外伤,但是就倒在地上,帮个忙,快点过来……”

  旁人也是议论纷纷。

  “好重的酒气!”

  “好像没碰到,突然就倒了!”

  “可惜啊,这么还这么年轻……”

  悦儿好奇的下车,看见一个女孩子躺在出租车的车轮前,正在奇怪这个女孩子似曾相识的时候,走到她身边的律又惊又忧地说:“澹台芸!”

  这段路已经堵了有一会儿,围观的这圈人里面不断有来的也有走的,交警在一边做记录,当医护人员准备把澹台芸抬起来的时候,她突然醒了,然后费力的看着穿白衣的人说:“你们是谁?”

  一旁的悦儿跟律说:“她好像没事?”

  接着澹台芸歪歪倒倒的站了起来,一个一个指着身边的人音调时高时低地问:“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刚刚打完电话的律无奈地说:“看来又是醉得不轻。”

  悦儿说:“澹台涉怎么还没有来?”

  律看着路况说:“可能是有点堵,不好过来吧。”

  “你是谁?”澹台芸终于指到律这里,律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醉醺醺的澹台芸歪着脑袋凑近他,然后看到老朋友一般的笑了,说:“哦,书生、笨书生!”

  澹台芸身子微晃,很熟络似的拍了拍律的肩膀,说:“笨书生,你这个笨蛋,近来可好?”

  悦儿很意外的听到这这称呼,律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你是谁?”澹台芸又指到了悦儿这里,她移过来了一步,用那醉的几乎睁不开的眼睛去辨别悦儿的样貌,悦儿没想理她,猛然,澹台芸的眼睛圆睁,憎恶的瞪着悦儿,大叫着朝悦儿扑了过去:“是你!”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澹台芸跟发疯了一样伸手去抓悦儿,嘶声力竭的大喊着:“你怎么还没有死!”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悦儿吓得一时失声而叫,直往后退,律赶紧抓住澹台芸的双手,拦着她不让她靠近悦儿。

  看见澹台芸身强体壮挣扎着要打架的样子,一旁的司机倒是松了口气。律一边拦着澹台芸一边解释说:“不是她,不是她,你醉了,你认错人了!”

  “你骗人!”澹台芸疯狂的挣扎着,开始用脚狠狠的踢律,“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这么笨!”

  “你又在这里发什么疯!”怒气冲冲的涉跑了过来,抓住澹台芸的后颈的衣领往后一拽,她最后一下没有踢到律。跟涉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浑身上下有一股难以被任何人忽略掉的成熟而高雅的气质,她拉住澹台芸,严厉地说:“芸,你在干什么!”

  澹台芸看见是这个女人,收敛了一些,没有再打人,但是,还是仇视着悦儿,指着她说:“姑姑,你看,是她!她还没有死!还没有死!”

  律把悦儿护在身后,小声说:“要不你先回去吧。”

  涉看见她指的是悦儿,极其反感地说:“喂,你有完没完啊!”

  “姑姑,我要杀了她!血债血偿!”



温馨提示:
七族事件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七族事件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七族事件全文阅读和七族事件txt全集下载。七族事件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七族事件 第42章 胡言乱语澹台芸   那时鬼王正一边擦着手中古老的油灯一边听着隔壁游玩者传过来的惊叫声,和渊跟季恒就走进来了。   “两位师兄怎么一起来看我了?”鬼王笑着放下油灯说,“快请坐,我来泡茶。”   季恒坐下说:“客气个什么 2013-08-30 00:32:2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