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8章 钟离和渊的警告

作者:那年猪小胖    更新时间:2013-09-12 01:25:19    状态:已完结
  林悦听着北宫律的话,一下子觉得无比内疚,回头歉然地看着北宫律低声说:“律哥哥,对不起,但是我……”

  “林悦!”是刚刚上来的钟离和渊喊了她,语气严厉,一看这苗头就不对。

  林悦要对北宫律说的话自然被打断了,她带着敌意回头。钟离和渊正在对北宫律说:“你先下去一下,我有点话要单独和她说。”

  林悦不同意了,说:“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钟离和渊对北宫律倒是很好,拍拍他的背说:“正事,你先下去。”

  北宫律其实放心不下,但是想不到理由拒绝只得同意说:“好。”接着北宫律对林悦说:“等下你再跟我说。”

  林悦看着北宫律离开了天台才不耐烦地说:“麻烦你有事快说!”

  钟离和渊语气硬邦邦的:“为什么要那样做?”

  “你在说什么?”林悦明知故问。

  钟离和渊也不耐烦了:“为什么要弄断梅婉蕴的佛珠?为什么要推她下楼?你是不是想趁乱推她下楼然后诬陷是那些妖怪做的!”

  林悦不肯承认,而且听了最后一句极为冒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钟离和渊认定了都是林悦做的说:“你跟梅婉蕴才认识几天?你跟她有多大的仇?你知不知道杀人偿命?”

  林悦争锋相对:“你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

  钟离和渊逼视林悦说:“我在医院一楼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上都是六阴女的阴气,你一握紧拳头就受伤是因为你手里藏着刀片,我一上去梅婉蕴的佛珠散了一地,你还要什么证据!”

  林悦死不承认说:“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你要怎么说都可以了!”

  钟离和渊继续说:“在医院天台上面,我和北宫律亲眼看到你要推她下去,你告诉我,这还要不要证据!”

  这回林悦赖不过去了却依旧强硬地说:“关你什么事了!

  “你妈妈不在,我替你小姨管教你!”钟离和渊说地理直气壮,“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是六族的人就不要插手阴阳之事。妖怪为什么单单抓你而不是别人,整个医院里面,除了梅婉蕴就是你身上阴气最重,不捉你捉谁?害人终害己!”

  林悦不服气地说:“自以为是!我妈妈不在,还有爸爸,轮不到你这种人身上来!”

  “你爸爸?”钟离和渊极为不屑,“他见过鬼怪没?他知不知道什么是六族?他心脏好不好?”

  和渊这一问一问的,硬是把林悦问得无话可说。“不要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在说谎!谎言就是谎言,就算是编的再好,也终究有被人发现的一天!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害梅婉蕴,你知不知道这是一条人命!”

  林悦冷笑,说:“你说我害她性命,行,请你去报警。”

  钟离和渊没有掉进林悦的套里面,换了一个方法治她:“你不说是不是?行,我现在把你的机票也定下来,明天跟我一起回北京,你自己跟你小姨交代!”

  这样一说,林悦也就怕了,但还是不肯示弱:“莫名其妙,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跟你走?”

  钟离和渊知道林悦现在也怕了,然后说:“那你必须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害梅婉蕴了!”

  林悦吐字清晰有力:“我不会跟你去任何地方!我也不会给你做任何保证!如果你认定我有罪,请报警!”

  林悦语毕便大步离开,钟离和渊把她手臂拉住说:“你给我听清楚了,我明天会去你小姨那边,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暂时不跟她说,但是将来,如果你再敢害梅婉蕴,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林悦甩开钟离和渊的手,头也不回地说:“有本事就来,我等着你!”

  一个男人坐在房间的最深处,此处没有任何灯光。但他似乎能把跪在远处门边的两人看得清清楚楚。

  房间深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隽永伤在龙剑钟离氏的手上,常锐伤在希夷叶阳氏的手上?”

  隽永皱眉说:“妖衍尸玉被、被钟离和渊烧死了……”

  男人毫不在意地说:“它能活到现在,算它走运了。”

  常锐说:“都怪鬼王,用他的招魂幡把医院和江边的鬼魂都收走了,要不然钟离和渊不会那么快找到我,叶阳辰也不会半路杀出来。”

  男人的手指擦过嘴唇说:“先留着六阴女也无妨,迟早都是我的。”

  女孩将头叩在地上说:“主人,隽永没用,没能帮您把她带回来。”

  “找到就行,时辰没到而已。”

  夜已深沉,钟离和渊站在酒店的窗边看着远处灯火阑珊的江滩。

  钟离和荆终于摆脱了澹台芸的纠缠打着电话赶去江边的酒吧,等待他的是泛滥的酒水和女人。

  叶阳辰坐在了鬼王的地下室里面,环顾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问了他一句:“为了她,搞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后不后悔?”

  鬼王千思万绪之中摇摇头,回以一笑。

  林悦穿着叶阳茜的睡衣坐在床上,陷入重重沉思之中。刚刚洗完澡的叶阳茜跑上了床热情的把林悦一抱,笑嘻嘻的说:“老婆,你好久没有在我家过夜了!”

  林悦似乎被叶阳茜感染了,跟着开怀地笑起来:“太好了,你爸爸明天放我们的假。”

  北宫律和澹台涉又在同一个房间了。后者极为精神完全没有睡意,不停的讲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所以说,你表妹太傻了。你这个当表哥的以后一定要好好教她怎么逃命!”

  北宫律靠在床头枕着手臂,仿佛在回忆什么:“她从小就是这个样子的。”

  月色之下,澹台絮在亭子里面湖而坐,神情怡然。澹台芸坐在她的旁边双手托腮,问道:“姑姑,你说我们还可以再续前缘吗?”

  优雅的澹台絮单手拿起高脚杯将里面的红酒饮尽,再出神地注视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说出了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情:“人生如梦,且行且珍重。“

  一个男人拿着一个黑色阴文印花的档案袋乘夜机而来,在空中俯视这个即将入睡的城市感慨万千:“又是这里。”

  第二天是星期五,本来是要上学的,但是叶阳茜的爸爸这次竟然格外开明的帮他们请了一天的假。所以叶阳茜今天从起床到吃早餐笑得格外频繁,吃到嘴里的豆皮还掉出了一粒豆干出来。

  林悦给自己盛了一碗小汤圆荷包蛋坐在茜的旁边,不觉得请假这事好笑,倒觉得叶阳茜可爱的很好笑。

  梅婉蕴坐在了餐桌对面,紧绷的气氛冲散了叶阳茜的悦色,后者看了前者一眼,然后刚才还笑得合不拢的嘴巴终于能够合上了。也好,她可以安心吃早餐不怕食物会漏出来了。

  叶阳茜和林悦交换了一下眼神,叶阳茜还是忍不住问了梅婉蕴一句:“你退烧了吗?”

  此时餐厅里面没有人,梅婉蕴看对面两人不爽,露出不带善意的笑容说:“谢谢关心,我昨天死不了,让你失望了。”

  叶阳茜一听这话,马上想解释,林悦把她一拉,向一边看去,正好北宫律走了进来。叶阳茜闭上了嘴,听见北宫律跟她们打招呼:“早上好!”

  接着北宫律坐到梅婉蕴的身边温柔地问:“退烧了吗?”

  “好像差不多了。”婉蕴温柔的回答。

  “没有量体温吗?”

  梅婉蕴的回答是垂头歉然一笑。

  “我昨晚不是跟你说过早上起来先量体温吗?”刚坐下的律北宫又起身说,“我去跟你把温度计拿过来。”

  婉蕴甜甜地笑道:“谢谢律。”

  正好澹台涉走了过来,腿还有点跛,看神色明显是没有睡好稍带一些烦躁。北宫律顺口问候一句:“早啊。”

  澹台涉看清是北宫律更烦了,说:“早你妹啊!”

  北宫律被问候的莫名其妙,说:“你怎么每次起床都这么大的火?”

  澹台涉胡乱摸着自己的头发说:“就是因为跟你一起睡啊!”

  北宫律还是不明白,但是倒也不在意离开去拿温度计了。澹台涉慢慢的走到了桌边坐下,叶阳茜马上八卦的往涉那边凑去问:“北宫律睡觉打鼾吗?鼾声很大吗?”

  澹台涉睡眼惺忪摇头说:“不记得了、不记得了。”

  林悦对澹台涉说:“快点过早,然后陪你去医院换药。”

  澹台涉听到这句话,情绪明显缓和了下来,接着看着悦儿笑了,一边看着一桌的早点思考要吃些什么一边说:“好啊,马上!”

  叶阳茜很凄凉的一个人在客厅里面写作业,正咬着笔骂数学作业难做的时候,钟离和荆进来了。虽然这个年轻的男人没有大她多少岁,但她还是礼节性的问候道:“师叔好,我爸爸在书房里面。”

  “我不是来找师兄的。”钟离和荆环视屋子说。

  叶阳茜指着里面说:“和渊师叔也在书房里面。”

  钟离和荆好似听到他哥哥的名字就烦说:“我才不找他!其他人呢?”

  叶阳茜如实回答他:“北宫律陪梅婉蕴去寺庙修佛珠了,悦儿拉澹台涉去医院换药了。你是找……”

  “林悦是不是去了昨天那家医院?”

  “是啊。昨天澹台涉是在那边包扎的伤口呢。原来师叔找我老婆啊。”

  钟离和荆摆手说:“不要再叫我师叔了,我大不了你多少。就叫我和荆就可以了。以后走在路上让那些美女听到了会增加距离感的。”

  叶阳茜不解地说:“可是你昨天一直要澹台涉叫你师叔……”

  钟离和荆坏笑着说:“我整他的,暂时保密啊。林悦走了多久了,电话多少,给我。”

  叶阳茜拿起桌上的手机翻电话本说:“我找找,他们刚走的样子。你找她干什么啊,她又不是六族的人。”

  钟离和荆解释说:“她身上说不定有线索。我昨天想来想去都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两只突然跑出来的妖怪不捉别人却要捉她。捉了不说,还不知道捉去干什么。这些妖怪明显没有人性,居然还没有伤害她,其中一定有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只是巧合而已。”和渊从里面走到了客厅说了这句话。

  钟离和荆不以为然说:“你又知道了?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钟离和渊强势地对自己弟弟说:“我说了是巧合就是巧合,你要找血魔就不用在她这里浪费时间了。”

  钟离和荆懒得理他,转头对着叶阳茜说:“来,把电话号码给我。”

  钟离和渊说:“难怪你这么久都没有头绪,总是把精力放在错误的事情上面。”

  钟离和荆看也不看他,自顾对着叶阳茜的手机把林悦的电话存下来,说:“那就走着瞧。”



温馨提示:
七族事件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七族事件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七族事件全文阅读和七族事件txt全集下载。七族事件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七族事件 第68章 钟离和渊的警告   林悦听着北宫律的话,一下子觉得无比内疚,回头歉然地看着北宫律低声说:“律哥哥,对不起,但是我……”   “林悦!”是刚刚上来的钟离和渊喊了她,语气严厉,一看这苗头就不对。   林悦要对北宫律说的话 2013-09-12 01:25:1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